靈異小說

1t7iv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人間苦 甲六一-第1288章 變態之路展示-6yfdl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这个…
被蔡根揭露了事情的本质,共康惠有点不知道咋往下说了。
整的好像自己也没啥理由,胡乱打蔡根解气。
到最后就是单纯想趁人之危,随便找个借口削蔡根一顿的样子。
蔡根敏锐的感觉到了共康惠的思维延迟,觉得这是一个了解自己,或者说了解苦神仁心的机会。
君心難逑
“惠哥,为什么我给仁心,身体会吃不消啊?
明明我做得是好事,受伤的为什么是我呢?”
共康惠吧嗒吧嗒嘴,看了看旁边的火焰山,略微思索了一下,试探着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劍翼 小小澪
“我觉得,这是你前任,摸索出来的变强。
不,变态之路。
也不知道对不对,这个事情操作起来很是复杂。
很多环节的前因后果,我也想不通。
我只能说,这些都是我认为的大方向。
至于会不会误导你,我不负责啊。”
说完这句后,共康惠略微停顿,好像这个免责条款很重要一般。
蔡根赶紧签字画押打对号,无论对错,至少碰上个愿意说的。
以前遇到的,除了客气的打招呼,干完活就跑,都是一问三不知来着。
“惠哥,请说出你的看法,对错都无所谓,我谢谢您。”
得到了蔡根的肯定,共康惠好像在整理思路,希望用蔡根能够听懂的逻辑来表述。
“你能理解的,修炼,变强,实力增长是什么?”
蔡根一下子,脑子里充满了小说里的情节。
什么运用天地之灵气,什么运用自然之法则,什么什么的。
星武神訣 發飈的蝸牛
不过这些话,到了嘴边,发现也都是一知半解。
老实的摇了摇头,还是不要装了。
“不知道啊,不理解啊。”
“哎,你连个基本的概念都没有,让我咋说啊。
咱们还是打个比方吧。
就像你砍树,不断的练习,日积月累的经验,掌握了角度,速度,以及树木生长的规律,然后越来越熟练,最后事半功倍,成为了合格的伐木工。”
蔡根点了点头,表示这个自己能明白,也很认同。
“一般人修炼,就是这个熟练的过程,发现规律,借用身外之力,强悍自身,增强实力。
当然了,那些先天强悍的物种,不需要修炼,吃老本喘气就够了。
萌萌煙波醉悠悠 糾結的冬菇
比如我,呵呵,就是那种只要喘气的时间够久,就会变得很厉害。”
这个自夸倒是没啥毛病,祖巫一族,先天神祇,确实比后天修炼的要有很强的优势。
“那么,一般意义上的修炼,重点是在借用,无论是灵气,还是能量,又或者是规则。
大都是在明白规则之后的借用,算是顺势而为,大家互相给面子,最后实现双赢。
我来了这里后,推测出,你前任非常变态。
他变强的重点,不是在借用,而是更加粗暴的对抗。
他好像是在故意破坏世界固有的平衡。
然后依靠打破平衡以后的反噬之力。
来摧毁自己的弱点,让自己变强。
就像明知道触电很危险,严重的会全身烧成焦炭一命呜呼。
一般人会选择带绝缘手套,或者其他安全的方式方法。
但是你前任就厉害了,简粗暴直接不断的摸电门。
在生死之间增强自己的抗电性,从而增强自己。
可能我举触电的例子不太贴切,毕竟他打破的平衡,都是世界层面的,要比触电还要凶险一万倍。
万劫不复是常态,一线生机算运气。”
田園誌 天藏風
哦,要是这样说的话,蔡根还真的明白了一些。
口赐仁心,就是在打破这个世界因果报应之类的平衡,所以会受到反噬。
那么反噬之力作用到自身,就会先可着软柿子捏。
自己哪里弱,哪里最先扛不住。
只要自己扛下来,那么相应的就会变强。
道理也很简单,就像骨折后,愈合的骨头更坚硬一些。
回首自己走过的路,蔡根不自觉的开始总结了。
一开始反噬之力比较轻,所以自己头发白了。
后来,随着反噬之力逐渐增强,由于长期熬夜喝酒,肝脏比较弱,所以得了肝癌。
现在反噬之力又到了一个临界点,由于长期抽烟,自己的肺子也出了问题。
蔡根觉得这样的说法,有点无法自圆其说呢?
如果真的那么凶险,尝试一次不就挂了吗?
怎么会有不断尝试的机会呢?
得到总归是需要付出吧?
好像缺失了某些环节呢?
“惠哥,咱们先不管变态的事情。
如果反噬之力都是世界层面的,那肯定凶险异常。
那度过这些危机,火中取栗,肯定是有代价的吧?”
共康惠指了指旁边的火焰山,表示这不是明摆着吗?
“代价当然有啊,这不都是你前任给你准备好的吗?”
就说嘛,这样才说得通,蔡根恍然大悟。
没有什么事,是无缘无故的。
冷如月
白发以后,努努就再没有出现过。
肝癌之后,燧人氏也没再出现过。
随即,蔡根又想到了新的问题。
“惠哥,如果现在我付出的代价,是苦神帮我准备好的。
那苦神是怎么走出这条路的呢?”
共康惠老实的摇了摇头,看向了远处的苦海。
“我真不知道你前任,在没有任何协助的情况下,是如何做到,在不断作死的道路上,奋勇前进,而且还没有死的。
不过我猜测,他付出的代价,肯定更加残酷吧。
这些都是我到这里以后,根据这里的情况自以为的想法。
是不是真的,我也说不准。
降龍無極 烈陽天
你前任这个物种,秘密太多,心机太重。
很多事情,不是他亲口说出来,都做不得准。
甚至,有的时候,他亲口说,也不一定就是真的。”
说到这,共康惠突然一脸委屈,指向了苦海中残缺不全的独见。
“我自责了这么多年,一直认为,是我的错。
是我刚愎自用,是我走错路,是我喝酒误事。
所有后果,我来承担责无旁贷。
可是,来到这里,我竟然见到了浮游。
特么的,你前任那个老阴货。
就是他带走了浮游,才导致我们迷路。
那么撞不周山,压根就是他计划好的。
哪里有什么意外啊?
他是把意外都算在了计划里啊。
而且,他还无所顾忌的,让我来这里。
压根就不怕我看到浮游,你说,他啥意思?
你再说,替你前任挨顿打,冤不冤?”
这个…
蔡根迷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