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8drd9优美言情小說 我乃路易十四笔趣-第三百七十章 哈布斯堡的公主們相伴-l6a3l

我乃路易十四
小說推薦我乃路易十四
人们所知的亨利八世,没什么可说的,一个残暴却又不失圣明的君主,之前新教教派虽然发展的如火如荼,但如亨利八世这样,身为国王又宣布自己身为英国最高宗教首领的……他还是第一个,可能也是最后一个,这个羁傲不逊的国王一生为之苦恼的可能就是他的继承人问题。
亨利八世最初的时候也没那么疯狂,他十六岁娶了他兄长的妻子阿拉贡的凯瑟琳,虽然妻子大了他好几岁,但少年人最爱丰满的果实,他们之间也有过一段柔情蜜意的日子,直到二十多年后,凯瑟琳为亨利八世生了好几个孩子,但存活的依然只有一个女儿,也就是日后的血腥玛丽。年近四十的亨利八世终于开始恐慌,他的目光频频落在年轻的贵女身上,但一个国王固然可以拥有无数爱人,但要让他们的孩子有继承权,就非得有教会承认的婚姻才行,不然等到亨利八世百年之后,英格兰的宫廷肯定会动荡不安。
之后正如历史上记载的,为了解除凯瑟琳与自己的婚约,亨利八世不惜与罗马教会彻彻底底地切断了联系,他自立新教,并自己担任教首——这件事情震撼了整个基督世界,因为之前也有国王很遗憾的没有亲生的继承人,但他们最后也都决定将这件事情交给他的遗孀与大臣们去解决——一般而言,他们会寻根溯源,找到教会法与继承法肯定的另一个君王,或是君王之子来担任国王。
但亨利八世如此,他人也无从指责,只是之后他的行为也不禁令人倍感疑惑——第二个王后安妮.博林的死亡还能说是因为她过于轻浮以及没有生下一个儿子,那么在珍.西摩之后呢,西摩王后已经为亨利八世生了一个儿子,但他似乎还无法从中得到满足,因为西摩王后死在了产床上,他又娶了克里维斯的安妮,安妮嫁过来没几个月就成了国王的“姐妹”。亨利八世的妻子换成了美艳的凯瑟琳.霍华德,但不久之后,凯瑟琳.霍华德又和当初的安妮.博林一样因为通奸罪被处死,国王的王后又变成了一个寡妇凯瑟琳.帕尔。
最终,除了事实上没有戴上王冠的克里维斯的安妮还有凯瑟琳.帕尔之外,亨利八世的六个王后之中有四个都算是死于非命——就连当初的阿拉贡的凯瑟琳也是如此,她孤身一人死在了修道院里,官面文章中这位王后是因为年老和身患重病,郁郁寡欢,但……
豪門日常重生
“但巫师们都知道并非如此。”瘦高个的黑巫师愉快地说道:“你们常说,所有的事情都由上帝安排,我们则说,所有的事情都有梅林安排,但事实上,只有命运能够掌控一切——您听过一些传说吧,”他转而看向王太后玛利亚,“在你们的传说中,时常有女巫出现,她们一眼就能看出某人将来的命运,尤其是那些大人物,因为他们在时间的长河中留下的痕迹会非常厚重,难以磨灭,还有的就是女性——主要是婚姻和孩子,”他比了一个手势:“这并非虚言,只不过……”他突然顿了顿:“总之,像是亨利八世那样的人,一定会有人告诉他,他会绝嗣,除非……”
只要你愛我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王太后玛利亚不痛快地喊道。
盛世王妃
“英国的巫师也有着相当悠长的历史,梅林是他们的嘛,”瘦高个黑巫师说:“他们一定有一些我们不知道的手段,不过就博斯曾经猜想过的,亨利八世的继承人是要用尊贵的血去换的,”他笑了笑,这个笑容让在场所有的人不寒而栗,“当然喽,要说摆在祭坛上的祭品,有血肉的要比无血肉的好,活生生的要比死了的好,高贵的要比低贱的好,”他摸了摸下巴:“当时的英国,除了国王,最尊贵的人莫过于王后,他用阿拉贡的凯瑟琳,一份光荣的血脉作为第一份献祭,只可惜还不够,所以又有了安妮.博林。安妮.博林痛苦的死亡终于让西摩王后生下了一个儿子……西摩王后是第三个。”
“所以你就是在胡说八道,”帕蒂尼奥打断他道:“既然如此,之后的几位王后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瘦高个黑巫师只耸了耸肩:“很显然,亨利八世食髓知味,他还想要个约克公爵。”
胡安.帕蒂尼奥低着头,斟酌了一会:“最终那个王子也没能活多久。”
“亨利八世死的太早了,”瘦高个黑巫师说:“他又太贪婪了,如果他愿意将另外两位头戴王冠的牺牲转给他的儿子,不,应该说,来自于神圣罗马帝国的克里维斯的安妮身边应该也有巫师,她才会那么痛快地决定让出王后的位置,这样亨利八世才不得不放过她,不过之后的凯瑟琳.霍华德就没有那样的好运了,凯瑟琳.帕尔是个幸运儿……”
溺愛成婚:腹黑大少寶貝妻 井嫣
“亨利八世还来得及,你说的是这个意思吧。”
“要不然呢,固然她非常富有,但亨利八世之前可没在乎过他的王后应该有多少嫁妆,之前她还有过两次婚姻,面容寡淡,国王决定娶她的时候,她正在与托马斯.西摩商谈婚事,当时人们都感到惊讶,因为她实在不像是亨利八世会喜欢的类型。”
瘦高个黑巫师说完之后就回到卡洛斯二世的房间里去了,王太后玛利亚与其他人面面相觑一会之后,做作地笑笑:“真是一同胡言乱语,是吧,诸位。”
没人回答她,她也不需要回答,房间里的人,包括唐璜公爵,都是希望卡洛斯二世至少在健康长寿这方面不亚于其他国王的,因为如果卡洛斯二世在没有继承人的情况下死了,就意味着,外国的势力就会伴随着新王直接取代他们,房间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如此。托莱多大主教低声说道:“这是魔鬼在诱惑我们。”但也知道这只是无比虚弱的最后挣扎,从他们将黑巫师邀请进宫廷的第一天,他们就注定了无法从泥沼中脱身出来了。
王太后玛利亚与胡安.帕蒂尼奥对望了一眼,对现在的卡洛斯二世,他们只觉得棘手,并不觉得宽慰——因为他们一开始想要的是一个温顺但身体康健的傀儡,而不是一个疯癫却寿命短暂的“国王”,卡洛斯二世的教师们称赞年轻的国王具有超人的智慧,能够在短短几年间赶上别人十几年的辛苦,但这种……这种智慧只能让卡洛斯二世意识到自己的权力却无法意识到自己的义务,他就像是个顽劣的孩子,因为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地位,而有意胡作非为。
他不是乖乖遵照王太后的命令回来的,而是与他随行的何塞.帕蒂尼奥与阿尔贝罗尼在他的酒里掺了曼陀罗,把他麻倒了才运出凡尔赛的,因为他坚持要娶大郡主玛丽,但不说法国人并没有多少诚意,西班牙人也很难答应将弗里斯兰卖给法国,毕竟西班牙人原先拥有的佛兰德尔被法国人无耻地夺去后,西班牙在低地地区也只有那么一处立足点了。
这桩婚事不成,有人失望地叹息,但也有人因为庆幸而举杯,只有很少的人知道,这桩婚事不成最大的坏处,就是西班牙王室最少要到四年或是五年后才能有一个正统的继承人,卡洛斯二世的情况忽好忽坏,还有那个不幸的侍女……王太后等人实在没什么信心保证下一个孩子就是健康的。
也许卡洛斯二世也意识到了这点吧,就何塞的回报,大郡主确实彻底地成熟了,她已经做好了成为一个妻子与母亲的准备,如果卡洛斯二世的妻子是她,也许几个月后他们就能听闻喜讯——“再为国王陛下准备几个侍女。”王太后玛利亚叹着气:“告诉我,孩子,”她和善地对何塞说:“法兰西的大郡主有着怎样的容貌呢?”如果卡洛斯二世喜欢的是那张脸和身体,他们倒不也不介意给他几个,如果不讲究身份——可以挑选的余地就更大了。
溫柔首席:驚情十五年 空氣中氧氣
極品狂仙 夜雨寒城
确切点说,王太后已经不打算为卡洛斯二世准备有身份的贵女服侍了,上一个是帕蒂尼奥的亲眷,为了西班牙,他可以做出牺牲,但别人就很难说了,至于那些身份卑微的平民,小贵族,死了多少都不会有人注意——她或许也可以如亨利八世……如果要说身份尊贵,谁能比上哈布斯堡的公主?
君臣介
“据说大公主安东尼娅已经是个成熟的女人了。”王太后玛利亚说——既然男人们都不愿意开口,那么作为一个母亲,她可以让步:“利奥波德一世既然有意将婚事提前……诸位,那么我很愿意满足他的愿望。”她说,眼神平静地看向大臣和主教,如果是为了哈布斯堡,为了哈布斯堡的血脉能够继续在西班牙延续下去,她能够嫁给原先的公爹和舅舅,她的女儿也能嫁给她的舅舅利奥波德一世,那么她的外孙女也应该能够接受她的命运。
这就是哈布斯堡公主的命运——她一边这样说道,一边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手绢,没有什么时候,能够比现在更让她对她的继女,也就是法国的特蕾莎王后嫉妒异常,虽然同为哈布斯堡的公主,但她是多么地幸运啊,一个尊敬她和愿意保护她的丈夫,两个健康可爱的儿女,而且听说她又怀孕了……
——————
在普鲁士的王太子与法国奥尔良公爵的女儿的婚事谈判,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时,西班牙国王卡洛斯二世与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利奥波德一世的女儿,大公主安东尼娅的婚事谈判也正式被提上了日程,这件事情毫无疑问又要罗马教皇的特许,因为新郎的年纪够了,新娘却还差得远,不过介于利奥波德一世声称大公主已经是个女人了——这桩婚事也不是没有转圜的可能,于是在大郡主还在愉快地品味爱情与青春的甜蜜时,比她小了七岁的安东尼娅已经被送上了前往西班牙的船只。
对于年方八岁的女孩来说,她的婚姻就是一座炼狱,而她的新婚之夜就是与一个魔鬼同床共枕,据说,当时房间的证人都转过头去,不忍目睹当时的惨景——虽然王太后玛利亚和托莱多大主教告诫过卡洛斯二世,不能真的对他的新娘做什么……但那只野兽从来就没想过要遵守承诺,在他企图二次施暴又被人拉开后,他生气地嗥叫着,狂暴着,认为自己有权利对自己的新娘做任何事情。
在几天后辗转得知此事的奥尔良公爵菲利普看着被撕下来,作为证物的一角床单,和曾经的大郡主那样心底生寒,他跑进国王的房间里,跪在路易的脚下,亲吻兄长的脸,差点让路易从椅子上翻过去——“你这是怎么啦?”路易问道,虽然兄弟关系亲近,但现在他们都已经是快要做祖父的人了……菲利普还能这么做……嗯,他怀疑地摸了摸脸,猜测这是不是弟弟在恶作剧他,别说,在境况宽松后,不但是他,就连菲利普都变的要比少年时更无所顾忌了。
别人不敢捉弄国王,菲利普就很难说了,上次晚餐的时候,他还分享了一块夹着黄芥末的白肉肠给国王呢。
“我在感叹,”奥尔良公爵说:“幸好您有时候不那么像是一个国王。”
“谁说的,总有人抱怨我太过国王,并因此看我不顺眼。”路易说:“不过我知道了,你是为了那件事情吧。”他当然也看过那份情报,不过他看的比奥尔良公爵更远一些。
“是的。”奥尔良公爵说。
“这就是为什么,如果有一丝可能,我就不想让玛丽嫁到西班牙的原因。”路易说:“正好,几分钟后我的特别护卫团团长和我的御医维萨里会来和我禀告一些发现,你也一起听听吧。”
法国巫师的意见与西班牙黑巫师的没什么区别,普通巫师虽然不如黑巫师精通那些邪恶的法术,但大家族至少会知道一点,他们又轮番嗅闻,品尝和用魔法测试过那张染了鲜血与体液的碎床单,确认了卡洛斯二世的生命可能不会超过五年,顶多七年到八年。
“那么他有没有可能孕育子女?”奥尔良公爵问道。
“能。”巫师说:“但您要知道,要让一个这样的病人变得健康,他们肯定用了不少恶血——就是狼人或是吸血鬼的血,巫师们之前也有人尝试过,毕竟,”他含蓄地示意道:“强壮,青春与悠长的生命谁不喜欢呢,但最恶劣的影响很快就出现了,就像你们看到的,狼人的血会让人变得狂暴,吸血鬼的血会让人变得疯癫……”他摊开双手:“要不然,现在您们与我们的位置就要调换一下了。”
维萨里咳嗽了一声。
***
長生途 溫控儀
上次有读者不太明白为什么腓特烈会给香肠剥皮——我在这里度娘一下。
那种香肠叫做慕尼黑或是巴伐利亚白肠,由小牛肉、猪背油、烟熏猪肉和洋葱碎、欧芹、豆蔻等调料混合制成,讲究一些的还会加入烤小牛头皮。
白肠和法兰克福香肠相似,一般在热盐水中烫熟,需要剔去肠衣后蘸着略带甜味的黄芥末一同食用,再搭配扭结饼(Brezel)和白啤便是一顿地道的南德早餐。制作香肠时脂肪的选用比瘦肉考究,通常选用猪背油,优点是气味清淡,同时硬度足够且融点高,在室温搅碎时脂肪不会融化,冷食时也不会有颗粒感或呈糊状。
我在彩蛋章放了一张白肠的图……大家,应该都吃过晚饭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