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ri5sn火熱小說 重生之搏浪大時代-第四百九十七章 自己選的路閲讀-r8y12

重生之搏浪大時代
小說推薦重生之搏浪大時代
这是方蛰没想到点事情,随后又觉得这方面自己完全不懂,理解不了很正常。
“你有什么建议么?”孟庭芝看到了方蛰的窘迫,忍不住露出微笑问一句。这个消息,看来对方蛰太突然了,起到了措手不及的作用。
“没什么建议,我对这方面了解不多。”方蛰果断的做出回答,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情,胡说八道会影响到孟庭芝的判断。
“组织上的意思,我去了做市1长,过去几年,江城的经济迟迟没有太大的发展。省里的意思,江城有地理上的优势,希望我能够做出一点成绩来。”孟庭芝还是继续解释,她总觉得,方蛰就算给不了太有用的建议,也能介绍一下当地的基本情况。
網遊之辟邪葵花 一夜知夏雨
蛇王選妃,本宮來自現代
方蛰沉默了,露出思索的表情,下意识的伸手端茶杯却摸了个空。原来云珏拿走了杯子,回来是手里换了一杯咖啡递给他:“你习惯喝这个。”
慢熱總裁,嬌妻別想逃 適我願兮
接过咖啡喝了一口,摸出烟来时本能的看一眼孟庭芝:“可以么?”
“随意!”孟庭芝发现他的重视态度后,再看看女儿,心里舒服了很多。眼前这个家伙,还是知道轻重,知道谁跟谁是自己人的?没错,抛开方蛰个人的财富不提,如果云珏还是把人领回来了,孟庭芝觉得自己大概是要承认的。她不认为自己是为了方蛰的财富才接受。
方蛰的表现让孟庭芝看他越发的顺眼,他没有拒绝,而是在竭力的想法子提建议。这个就很不容易了,轻松的一句话就能拒绝的事情,却不愿意简单的对付。
萌妻在上:首席老公太心急 槑槑萌
“江城是交通要道,重要的水陆码头。那里有从南到北渡江的火车轮渡。如何充分的发挥地理位置的便利,应该是成败的关键点。我个人建议,如果您去江城上任了,第一件事情应该是抓治安,江城那个地方有个特色,贼多!其次,我建议您最好在任上能解决长江大桥立项的问题,如果这个问题解决了,您在就算离任也能得到江城人民的感激。”
说到这里,方蛰停了下来,没有继续往下说的意思。孟庭芝很认真的听完,抬头疑问:“没有了么?如何发展当地的经济,难道没有更好的建议?”
末世之死神降臨 陽左
“这个我真不行,我也不知道您能调动多少资源,只知道一个地方要发展经济,就必须有企业,或者说是打造一个产业。具体的操作,我真没法给建议。”方蛰很谨慎的回答,没有根据记忆来胡说八道。
“嗯,你很稳重,年前你在松江见到老云了,以后云珏就拜托你照顾了。”孟庭芝心里不管有什么想法,在既成事实面前,她选择了尊重云珏的选择。而不是说一些,心里希望如何来增加砝码。这个做法,是根据方蛰的一贯作风来做出的判断。
晚饭后方蛰告辞离开时,孟庭芝还是吃惊了一下,但没有挽留的意思,而是送到楼下。云珏开车送到酒店,没有跟上去,而是直接掉头回来。
孟庭芝见到云珏回来不免有点意外:“你们不是在一起了么?怎么让他一个人住酒店?”
王爺,哪裏逃!
云珏笑着解释:“他来帝都还有事情要办,我回来是陪您一段时间的。等到十五过了,我还要去南方,那边现在是关键时刻,牵扯到一大笔资金呢。”
孟庭芝知道云珏在港城,但细节并不了解,拍拍身边的位子随口笑问:“有多少资金,我看看你现在到底是个多大的老板。”
云珏坐下后挽着孟庭芝的手臂,脸靠着肩膀轻轻的摇晃身子:“我想想啊,年底汇总的时候,汇丰、花旗、高盛的账户上,加起来差不多十个亿,邱小优那边的有多少账户,我不太清楚,估计能有两三个亿的资金吧。”
“十几个亿港币啊?那可真不少了。你那个基金是干啥的?你能让下面的人服气么?”孟庭芝真的被惊着了,眼睛都瞪圆了,没想到云珏现在手里能处理这么大的一笔资金。
“服气?为啥要他们服气?不服气就卷铺盖滚蛋好了,现在港城乱作一团,人心惶惶的,有一份安稳的工作,奖金给的也多,谁敢尥蹶子我就开除谁。还有啊,我说的是美元。”云珏坐直了身子,一副我现在就是大公司的总裁的嘴脸。
“美元?”孟庭芝的声音陡然提高了好几度,平和的嗓音尖锐了起来,一会才恢复道:“这么多啊,都是方蛰的钱么?他哪来那么多钱啊?”急切的三连问。
鎖重樓之一世荒唐 濁河刑銘
絕對時速
“本钱是他这些年从米国市场赚的呗,他还开了一家电影公司,赚了一个多亿呢,不过那边的资金去了邱小优的渠道。我这边的钱,都是从米国那边的投资公司过来的。这次亚洲金融风暴,国际游资吃肉,我们跟着喝汤,本金翻了一点五倍的样子吧。去年下半年,提前布局做空恒指,又赚了十个亿的港币呢。刚才还没算这笔钱。”
云珏越说,孟庭芝越发的心惊,这简直就无法想像,看来以前真的对云珏关心不够啊。
“这么说来,他在国内的企业,反倒不是资产的大头。”孟庭芝大概算了算,问一句。
“这个没详细了解,不过我大概能算的出来,远大公司旗下的制衣产业,最值钱的是伊人这个服装品牌,算上固定资产在内的全部价值,怎么也能有个五六个亿人1民1币。飞达电脑的价值应该也差不多,毕竟起步比较晚一点,但是后劲更足。”
“这才几年的时间啊,当初他在松江的时候,起家的本钱好像才几百万吧?我找人了解过,他倒腾邮票,用几十万买了豫园的股票,变戏法似得赚了大钱。”
云珏听她提起往事,不禁感慨道:“当年跟他合租,听他说过很多话,总觉得他是为了追我吹牛皮。后来那些话呢,一一兑现了,我跟做梦似得。每次他去米国,都能玩出点花样来,股市就跟他的提款机一样。这个人有点好,他从来不赚最后一块钱。”
孟庭芝听了点点头:“这是谨慎,也是智慧。说起来,你也够不容易的,竞争对手多呢。”
云珏知道母亲所指,笑着摇头:“自己选的路嘛,当然坚持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