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g5dia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白首妖師笔趣-第二百九十章 松下老屍鑒賞-54n3u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这斩尸观,居然是这样出现的?”
看到了那小小道观时,方寸心里多少生出了些诧异之色。
这一路上,他虽然忙于跟着云霄学习《大道经》,但也没有完全不关注他们的行径,只觉得这一朵云气,基本上就是在空中乱飞,有些时候,刚刚向东走了一柱香功夫,然后被风吹来,便又顺着这风改变了方向,向北走去,可走不了多远,又向西行,竟是在绕圈。
但就是这么胡乱走着,莫名的,居然就忽然来到了这道观?
……
……
“斩尸观果然是外人找不到的……”
而女神王看到了那小小道观之后,却神色微凝,轻轻颌首。
那道观看起来极小,也极破烂,一点也没有道蕴神光,倒像是个破败了不知多少的土地地庙,但她在看到了这道观的第一眼,便已疑心尽去,缓缓按落云端,向道观内行去。
“唉,我也好多年没回来了,居然还真能找得到……”
云霄与方寸跟在了后面,似乎也有些庆幸,小声的嘟嚷着。
“这就是道家圣地,斩尸观?”
方寸有些好奇的踏着野地,缓缓走向山坡,打量着那道观,口吻略有好奇。
云霄在一边笑道:“方兄是否觉得此观与想象中不同?”
方寸没有否认,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我们想象的,都是依着我们如今的境界去想象的,但真正的圣地却往往与我们想的不同,原因便是人家的境界本来就比我们高,所思所建,自然也就不同,就像咱们都以为仙殿里的皇族平时锄地用的都是金锄头,却没想到,人家吃大饼的时候,不但放葱,还蘸酱呢……”
望着云霄满面感慨的模样,方寸看了他一眼,笑道:“斩尸观之名,是如何来的?”
……
光緒中華
……
女神王率先到了观前,伸手便将那虚掩的木门推开了。
小小道观内,一切景物,顿时皆纳入眼帘。
只见这小小道观,只有三室,正对木门,乃是一个个小小的殿宇,大门敞开,可见里面供着道祖像,院里有一口水井,井沿上长满了青苔,而在左边,则生着一株古松,古松之下,盘坐着一个老道,方寸在看到了这老道的第一眼,便是微微一怔,目光难以挪得开去。
那老道声息全无,肉身死寂,分明便是一具尸首。
“这便是道宗的尸首?”
此前已经听云霄讲过了“斩尸观”之名的由来,方寸自然也知晓。
斩尸观,便是如今的隐宗圣地,与净宗圣地涅槃寺齐名。
据说隐、净二宗现世以来,便纷争不断,尤其是在那上古末尾,极大纷争之时,隐、净二宗传人弟子,更是前后不知辩道、厮杀多少次,大多是以隐宗落败,这纷世后来到了极点,居然惊动了两方圣宗,亲自出马,要以一场道辩,确定二宗的义理,真正的高下之别……
此辩之意义,无法形容之大,曾有人言道,此辩结果,将会定下净隐高下!
为了此辩,道宗与佛宗于山外山相见,定下论题。
论题定后,满天下的净、隐二宗门人,皆在磨拳擦掌,等着这个问题。
一品女仙
可在那论题定下之后,却出现了让人意料未及的一幕。
净宗之主自那一日之后,便已消失,扔下了涅槃寺的一大摊子,离山而去,从那之后,再也没有人见过他的身影,又因不知其生死,整个净宗,至今为止,仍无佛宗在位……
而道宗则是回到斩尸观后,言曰悟道,坐于松下,再无声息。
是以,如今的净隐二宗,皆是前所未有之变局。
一者没有佛宗在位。
另一者,则是虽有道宗,但这道宗,却是一位死尸!
不朽仙尊 吝嗇依然
……
……
入得观内,女神王来到了松前,看了一眼松下的老者尸首,缓缓揖礼。
面对曾经的道宗,便是女神王,也不可有半点失礼之处。
而见到此状,方寸与云霄便也皆跟在了神王身后,向着那松下老者尸首恭敬行礼。
所不同的,便是方寸与女神王一般,施揖礼。
而云霄,则是双膝跪地,行大拜之礼。
方寸心间还有一些疑惑,若是道宗数百年前,便已坐化于松下,化作一具老尸,那么云霄这个斩尸观未来的观主身份又是怎么来的,如果他算是这道宗的隔代弟子的话,那一具尸首,又是如何收了他做弟子的?若无道宗开口,又有谁敢代替这位道宗做主择徒?
不过,这些问题云霄也没有回答,只是简单讲了斩尸观的来历。
他自是有些隐瞒,但这个隐瞒,方寸也知趣的没有去问。
“神王身份之尊,来我这小小道观,实在令小道惶恐之甚……”
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却是一个身穿青色道袍的老者,缓缓从旁边偏殿里走了出来,此老须发皆银,眼睛浑浊,面上的皱纹密密麻麻,看起来已是风中残烛,随时都会逝去一般。
“拜见大师兄……”
云霄听见这声音,便也赶紧转过身来,又是行大礼拜下。
那老道士只是看了云霄一眼,没有回答。
而方寸则是从话里已经了解到,这老道士,便是当年的道宗大弟子。
道宗化尸之后,便是他一直守在此间,不让人打扰。
“既是化外之人,便休说这等客套话了,以你这身份,还会因我而惶恐?”
女神王冷淡的看了那老道士一眼,道:“我此番过来,是有要事,想借你道殿一用!”
说着话时,她看向了那挂着道祖像的矮殿一眼。
方寸也有些好奇的跟着她看了过去,心想这就是可以蒙蔽天机的地方?
老道士看了女神王一眼,目光又落在了方寸的身上。
然后他缓缓摇头,道:“不借!”
女神王没想到他拒绝的如此干脆,神色微冷,道:“我亲自过来,却连道殿也借不得?”
棄後重生之風華
老道士缓声道:“神王当年曾对道宗有恩,若借道殿,自然没什么,但以神王的身份,想借道殿,定是为了蒙蔽天机,做一些事情,此事定然非同小可,却令小道不敢答应!”
说着,他抬头看向了女神王:“小道此言说的可对?”
“若神王可以保证,借道殿不是为了做麻烦事,那便是在其中饮酒,我也答应!”
女神王目光微寒,但却没有否认他的话。
一边的云霄,在行完大礼之后,便起身站到了一边,一副不关我事的样子。
反正你们要来斩尸观,我便带你们过来了。
能不能借来道殿,就不关我的事了……
以女神王的脾气,如今被人直接拒绝,居然没有生气,她只是沉吟了片刻,抬头看向了老道士,但口中却在向着方寸说话:“老二,此人乃是石道人,你是晚辈,来行个礼吧!”
方寸闻言,也不问究竟,直接上前,揖了一礼。
那老道士看着方寸,拂尘微摆,还了一礼,但却没有说话。
女神王道:“他是方尺的弟弟!”
老道士仍是沉默着,良久没有开口说些什么。
桃花難渡:公子當心 征文作者
小小道观之内,气氛显得有些沉重,清幽的风,缓缓吹拂。
“方二公子之名,我也有所耳闻!”
老道士沉默了许久,才缓缓开口,道:“此前方二公子在清江城洗云楼,曾传道众生,讲起三毒七伤之论,倒与净宗某些经义相吻,所以如今的世人,倒多有传言,只说方二公子与净宗有缘,他日说不定会成为净宗的一位大禅,不知这些传言,是否……真有道理?”
“这老道士远在天外,居然也知道我的事情?”
方寸心里倒是微微一动,轻轻点头,道:“我确实受过净宗影响!”
身为道宗大弟子,对净宗的观感,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開元
依理讲方寸这时候既然有求于人,便该与净宗摆清关系才是。
可是他微一沉吟之下,还是说了实话。
他此前所讲,有不少都是前世所见的佛门理义,自然不能够在这时候推托。
虽然这一世的净隐二宗,与前世的佛道,怕是不见得完全一样,甚至某些地方,更是天差地别,但自己既然确实受过影响,那就要承认,当着这等高人,说谎反而没了意义。
女神王听见了他的回答,已是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本以为方家老大,就够耿直的了,怎么方家老二也有这破脾气?
而云霄听见,则是悄无声息后退了一步,像是要更彻底的与这两人撇清关系。
“不过,我并没有打算做和尚!”
方寸又回答了问题的下半段,笑着向那位老道士揖礼。
老道士看了一眼方寸,也笑道:“那方二公子对我隐宗可有兴趣?”
“没有!”
方寸摇了摇头,道:“我乃红尘中人,不避世,也不隐世,心甘情愿在人间享乐!”
老道士看着方寸,缓缓道:“方二公子的悟性,似乎还不如大公子!”
“这话没有问题!”
方寸点头,然后笑道:“我有一句话,愿讲予前辈听!”
老道士沉默的看了方寸一眼,缓缓点头。
豪門狩獵:金主獨捧小萌妻
然后方寸便笑了,上前一步,凑在老道士身边,附耳说了一句话。
老道士神色顿时微怔,脸色似乎变得有些古怪。
然后他后退了一步,拂尘向着道殿一摆,向女神王道:“请入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