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adqfp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愛下-第一千五百九十三章滿意答案看書-adlcn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一碗——”夜深,唐若雪醒来,下意识惊呼一声:“一碗!”
“你醒了?”
在旁边看书的叶凡靠了过去,一把抓住女人的手:“别动,小心身子。”
他对女人的感情早没有昔日炽热,但依然不想看到她心力交瘁。
“有有为什么说两碗?”
唐若雪一握叶凡的手,很是用力:“难道真是我错了?”
有些坎,不放心上,它就跟尘埃一样轻。
但如果放在心上,那就一千斤一万吨都止不住。
如不是当时晕了过去,气急的女人估计真会剖开肚子取出豆花来证明自己清白。
“你听错了,就是一碗。”
叶凡轻声一笑:“而且这就是针对你设的一个局。”
“乔老板和那些食客都是孙秀才安排的人。”
“慕容家族渗透华西各个角落,害了不少人,但也恩惠了不少人。”
“孙秀才一声令下,乔老板就往你身上泼脏水。”
剩女日記:誤拐十九歲極品妖男
“想要用一碗豆花让你钻牛角尖。”
“一旦你钻入进去走不出来,你轻则留下阴影,重则丢掉性命。”
“这是他们杀人无形的一招。”
“对我没用,但对你却极其奏效,特别是现在有点产前抑郁的你,很容易就掉入陷阱。”
“所以你不要再想着这事了。”
说话之间,叶凡还端来一碗粥给女人喝,让她恢复一点体力和精力。
“我真是吃了一碗?”
唐若雪俏脸缓和了不少:“真是孙秀才和乔老板设的局?”
“没错,一碗,好好休息吧。”
叶凡安抚一声:“估计明天早上,你就能看到秀才和乔老板过来道歉。”
“他们会把事情跟你好好撸一撸。”
“你到时会有一个满意的答案。”
校草大人在身邊
“不过我希望你化解心结后,就飞回中海去养胎。”
“华西,已到白热化的时候,你留下来风险太大了。”
他给唐若雪作出了安排。
这一次如不是孙秀才没有直接杀人的念头,估计唐若雪都会被张有有带入陷阱横死。
也正是因为孙秀才这点残余的余地,叶凡才没有让陈八荒在食物中下剧毒。
“我——”唐若雪想要说不走,但话到嘴边又收住了性子。
她看看守护了自己一天的叶凡,还有手里热腾腾的白粥。
她最终点点头:“好,我明天就走,你留下来送富贵一城。”
她终究知道自己留下来会让叶凡分心。
叶凡暗叹一声,这女人如果每时每刻都这样温顺多好……“轰轰——”在叶凡跟唐若雪关系稍微缓和的当晚,华西又下起了一场大雨。
大风呼啸,雷声轰隆。
也就在当晚,乔氏茶楼的两侧开来了六辆大型挖掘机,十二辆黑色商务车。
车门打开,钻出一百多名身穿武盟服饰的透明雨衣汉子。
他们一个个戴着口罩,手里拿着杀威棒,腰里揣着一支喷子。
他们动作利索把四处摄像头全部打掉。
随后,一个中年男子大手一挥:“动手!”
一声令下,一百多人冲入了乔氏茶楼,以及附近的街坊邻居家里。
杀喊之声惊天动地。
“轰轰轰——”接着,六部挖掘机杀气腾腾的前行。
“你们干什么?”
“为什么动我的茶楼?”
“你们对哑巴干什么?
你们武盟要干什么?”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你们武盟还有王法吗?”
“快放开我,快放开我……”乔氏茶楼里面的乔老板和哑巴等人被拖了出来。
早上作证的鸟笼老人、眼镜男子、中年妇女等街坊也都被一个个拖了出来。
他们被这些口罩猛男踹在雨水中,军靴死死踏在这些街坊邻居的背上。
三个街坊想要反抗,直接被杀威棒一棍爆头,脑袋喷血倒在地上。
几个小孩惊慌失措的尖叫,也在几个耳光中嘎然而止。
人员清理出来后,六部挖掘机肆意冲撞。
多年历史的乔氏茶楼咔嚓一声坍塌,几个轮子压过去,更是变成一片废墟。
護花修仙狂徒
快穿之拯救黑化boss男主 圈成團子
鸟笼老人等街坊的房子或店铺,也都被挖掘机毫不留情推平。
“不要啊——”十几栋屋子和茶楼被夷为平地。
不少街坊住眼睁睁瞧着家化为废墟,气的浑身发抖。
茶楼的百年牌子,也被铲车一个挖斗下去变成两截。
乔老板当场气得吐血。
兵書世界 蛐蛐不是蟈蟈
“啊啊啊——”见到这一幕,哑巴暴怒而起,直接撞翻两名口罩猛男。
然后,他还夺过一把杀威棒连连砸出,扫倒了三四名对手。
他愤怒不已向带头的中年男子冲过去。
“砰——”只是没等哑巴冲出几米,一支喷子就对着他背部轰了过去。
一声巨响,哑巴跌飞出七八米,背部一片乌黑,血肉模糊。
接着,几个口罩男子冲上去,对着哑巴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最后,一支杀威棒抽在哑巴脑袋。
哑巴当场喷血。
“王八蛋,你们不能这样欺负人。”
乔老板和几个街坊想要冲上去救人,却被对方拖了回去踹翻在地:“你们武盟不能这样做。”
乔老板满脸悲愤:“你们还有王法吗?”
“王法?
老子就是王法!武盟就是王法!叶少就是王法!”
带头的中年男子狞笑着走上来:“敢对叶少和唐总玩杀人无形,老子就直接杀人诛心。”
“你们要怪,就怪自己有眼不识泰山得罪叶少主。”
“你们要怪,就怪慕容家族保护不了你们。”
“白天人多眼杂,叶少主不好意思收拾你们,现在,月黑风高,弄死你们绰绰有余。”
“记住了,以后看到叶少有多远滚多远,不然要你们的狗命。”
“打!”
他一挥手。
几十名汉子对着乔老板他们,连踹几十脚,接着又是一顿棍棒落下。
乔老板他们很快头破血流倒地不起。
“砍掉他们手臂。”
中年男子又是一声令下。
乔老板他们又被砍掉手臂,然后全部被丢在茶楼废墟中。
山村土財主 聯丹
一地狼藉,满街是血。
“记住,以后别招惹武盟,别招惹叶少主!”
中年男子警告一句,随后带着人和挖机扬长而去。
早上七点,叶凡和袁青衣出现在乔氏茶楼。
视野中,乔氏茶楼和临近的十几栋老建筑,都已经被挖掘机平推变成一片废墟。
全部面目全非。
地上还残留着不少鲜血。
乔老板等人被警方送去了医院救治,但现场还留下哑巴一具尸体。
现场也没有人潮汹涌,更没有大批街坊义愤填膺,只有几个维护现场的探员。
场面很是冷清和孤零。
街坊邻居看到叶凡出现就嗖一声躲开了。
叶凡情绪没有半点起伏,只是冷冷看着眼前这一切。
他侧头望向袁青衣:“让孙秀才给我一个解释……”话没说完,叶凡就收住了话题,他望向不远处撑着伞的唐若雪。
唐若雪在唐七他们保护下,一步一步艰难向茶楼走来,俏脸随着每一步变得苍白。
显然茶楼这一幕,狠狠冲击着她的心灵和认知。
叶凡心里一揪。
也不知道她走了多久,她站在了死去的哑巴身边,把一支伞遮在尸体上。
哑巴头上的风雨小了不少。
叶凡上前一步:“若雪——”唐若雪回头,望着叶凡,凄然一笑:“这就是你给我的满意答案?”
说完之后,她俏脸哀伤,无尽悲凉,没等叶凡回应,转身对唐七开口:“回中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