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小說

8h2f9優秀小說 我快虧成麻瓜了笔趣-第769章 沒有臺詞的男一號讀書-ly2yn

我快虧成麻瓜了
小說推薦我快虧成麻瓜了
即使下地狱,也会和你一起,貂蝉!
林老板操控着这里的本土英雄,一刀暴击将貂蝉斩落当场。
杀妻证道不在话下。
手里屏幕迸现出亮眼的胜利两个字。
哈哈,一群菜鸡。
林老板终究还是顾及体面,没有猖狂的大笑。
白银局之王,就是我!
打小号虐菜的感觉就是爽啊。
新赛季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大概是匹配机制进行了升级,也有可能是游戏技术部那边忘了给他开特殊匹配权限。
这《王者》居然出现了惊人八连跪。
玩上单被人针对,玩中单被队友针对,玩打野被小怪针对。
一气之下,重新注册打小号。
游戏新出来的皮肤打折,原价1788点券,折扣价1488点券,林老板顺手就买了。
马德,手太顺了。
估计王者那么多的流水,就是这些人顺手干的。
之所以说吕布是本土英雄,那是因为林老板此时已经在包头的酒店里了。
没错,吕布是包头人。
这话听起来莫名想笑,只是有点对不住包头人。
实在没办法理解,为什么九原要改名叫包头。
这就好像大家不理解为什么兰陵王改成枣庄王,敏敏特穆尔她爹从汝阳王变成了平顶山王。
其他的还有,吾乃石家庄赵子龙。
換魂人 吳亨
还有驻马店袁绍,拍案而立,曰,吾起驻马店之兵,誓杀曹贼。
我的猛鬼夫君 沐沐
我的刁蠻大小姐 糧食
三國大航海
估计下头谋臣武将会笑场。
但是在这样寒冷的冬日,林老板终究还是住进了包头的酒店里,《暴裂无声》这部戏要开始了。
在开拍之前,还弄了个剧本围读会。
众人拾柴火焰高。
很多台词和肢体动作上的细节问题,演员和工作人员可能没有编剧那边专业,但是查缺补漏的功力还是有的。
堂堂的猫厂老板,他拿着纸和笔,绞尽脑汁的想给自己改动一下,以此来证明自己不是来白吃饭的。
可惜,他在剧中的角色是个哑巴。
没台词!
神武蒼穹
摔!
是的,电影讲述了一位哑巴父亲寻找失踪的孩子,因此卷入煤老板的绑架事件。
这部电影的剧本雏形在导演前作《心迷宫》之前就已经完成,可以说《暴裂无声》才是忻玉昆导演最想拍的处女作。
创作灵感来自社会新闻。
其实,类似可以拍的东西非常多。
星娛幻
比如“辱木事件”,“农妇追凶”,“读饭找货源打错电话,卖家用冰糖冒充卖8万一斤”等等。
只可惜,大部分的东西根本不允许你拍。
此前,陈可欣放弃了电影《酱园弄杀夫案》,这部电影讲述申城新昌路酱园弄内一起杀人案,饱受欺凌的妻子詹周氏持刀杀死虐待自己的丈夫,并将其分成16块。
曾有传章采薇和孙宏雷会主演。
这是一个非常棒的电影题材故事,类似棒棒电影《金福南杀人事件始末》。
可惜,陈可欣元旦的时候宣布放弃。
放弃的理由是这种人文片因为没有票房。
票房决定了一切,这种反映现实主义的文艺片成本高,受众少,票房低,所以许多大导演们都不想再去拍了。
资本主导之下,现在的电影市场是劣币驱除良币,资本家拍电影只为赚钱,而能反应当下,揭露现实,反思社会和人性的现实主义题材的电影以后会越来越少。
林老板打算下次见到陈可欣,就怂恿他继续拍,这个钱咱给你打卡上。
都不用担心能不能过审上映的问题,上不了咱拿来收藏,反正系统只认质量,又没有限制过审的问题。
之前的那两部电影《追虎》和《猫妖》都已经拿到了克莱斯特的投资,只是林老板还没有结算。
这样也是可以的,系统也没要求结算的先后顺序,只是要求结算金加隆的那一次不能有其他没结算的项目。
似乎又发现了系统的漏洞呢,引得巫师老爷小小的得意了一下,心中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林冬老师,您觉得怎么样?”忻玉昆问道。
“啊?挺好的,挺好的。”有种上课走神了被抓包的感觉,幸好忻玉昆不可能用粉笔头砸他。
事实上,忻玉昆对林冬老师那是相当的尊敬。
金主爸爸,能不尊敬嘛。
“林冬老师,您的形象有点太光鲜了。”忻玉昆知道林冬是谁,但是工作人员基本上都不知道。
林冬虽然是一线,可是工作里头,敢质疑他的人也不在少数。
说着话的是造型师。
带着点文艺范,做事比较认真,也比较的不畏强权。
“一切服从安排。”对于工作上的事情林冬没二话,该怎么着怎么着,你就算把我打扮的再丑再挫,我也不会打死你。
“发型,肤色什么的都比较好弄,就是牙齿这个,可能需要一些药物,回头洗个牙就行了。”造型师担心林冬会抗拒。
他见过很多自我标榜敬业的演员,其实都是嘴上说说。
林冬演的这个角色,是山民是矿工,生活的地方遭受了严重的污染,绝对不可能有一嘴亮闪闪的白牙。
“这个简单,我来弄,保证比外头那些群演哥们还像。”林冬可不打算让这家伙对自己的牙做手脚。
这不是敬业不敬业的问题。
也不是卫生不卫生的问题,这是巫师老爷的尊严,是一位魔药学大师的底线。
对他来说,这个实在是太简单。
“还有服装,可能会冷,毕竟不能穿太多衣服,也穿不了太好的衣服。”造型师说道。
“这个也没问题,我抗冻。”林冬还真的不怎么怕冷。
大家讨论了一番,也并不是解决了所有的问题,但是全员参加的剧本围读会也就到此为止了。
这部电影毕竟是属于忻玉昆,而他的电影,只保留他自己的风格。
“晚上请你吃饭。”忻玉昆拉住林冬。
林冬猛点头,吃饭好啊。
这个绝对不可能拒绝。
忻玉昆的上一部戏全部加起来花了170万,而这一部他从克莱斯特拿到了2500万,这其中差了十多倍啊。
而且林冬在片酬方面还给了友情价。
他只要了八十万。
他一个一番男主,只拿八十万,弄得其他人也不好拿太多钱。
好在这部戏请的演员没有只有他和姜小兵算有点咖位,其他的都不怎么知名,所以也不算堵别人的财路。
姜小兵和姜小军,这名字看起来非常接近吧。
实际上,他们长得也非常像。
因为人家本来就是亲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