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b3pes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柯學驗屍官 愛下-第272章 暴露身份的絕招熱推-hqhz9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
看到坂田祐介手里的漂白水,林新一就知道,这个案子结束了。
原先他还有些紧张。
毕竟,林新一知道,自己对坂田祐介的怀疑,其实一直都没有足够可靠的根据。
只有通过这种试探的方法,才能验证他的想法。
而服部平藏却对他的怀疑极为重视。
他甚至直接亲自下场,带着麾下一众精兵强将,跑来验证林新一的猜想:
“先前林管理官在电话里告诉我,凶手可能是我们大阪府警的内部人员。”
“我其实是不愿意相信的。”
“因为我不愿相信,我的部下里会有人知法犯法。”
服部平藏的声音无比沉重:
他吐出的每个音节里,似乎都带着一股能拷问人心的力量:
“坂田祐介…”
“你太让人失望了。”
“…….”坂田祐介面如死灰。
此时此刻,他手里正攥着一瓶无比可疑的漂白水。
而在他身前,那辆汽车后备箱的金属锁扣上,还大概率残留着死者的皮屑。
这本身就是一个决定性的证据。
他,坂田祐介,已经完全没有狡辩的余地了。
“怎么会这样…”
坂田祐介呆呆地站在那。
他本能地看向了林新一,想要从他那里得到一个答案:
“什么时候…我什么时候暴露的?”
“就在我验尸的时候。”
重生之笑看風雲起 落寞的螞蟻
“是你制服死者用的特殊擒拿技巧,暴露了你的职业。”
林新一语气平静地回答道:
“第三名死者,野安先生,曾在生前进行过激烈的反抗。”
“而凶手在制服他的过程中,让他肩膀脱臼,脸被压在地面上,小臂出现约束伤,背部还多了两处几乎没有表皮剥落的,单纯由长时间挤压造成的瘀伤。”
“这是什么招式?”
“什么样的人,会下意识地用这种擒拿招式来制服对手?”
嫡女有毒,王爺乖乖就寢
重生最強嫡女 懶玫瑰
“坂田警官,还有在座的各位同僚,心里应该都非常清楚吧?”
“这…“坂田祐介面色一滞。
弒漢
他知道自己是怎样暴露的了:
那一招擒拿术,就是先伺机擒拿住对手的一条手臂,顺势地将其颜面朝下,压在地上。
这时只要轻轻一掰,就能让对手被反锁在身后的那条手臂脱臼,肩关节错位。
趁着对手因为肩膀脱臼而吃痛不已,就可以顺势将两个膝盖向下一压,借由自己身体的力量,将对手彻底地跪压在地上。
再将对手的两条手臂都翻过来卡在背后,敌人就会陷入无力反抗的境地。
这时候,对方的两条手臂都被反拧到了身后。
使用这招擒拿术的人,就可以用膝盖压制住敌人的身体,再一只手约束住对方没脱臼的那条手臂,另一只手去取自己腰间的“不锈钢手镯”——
最后,就可以从容地给对手戴上手铐了。
“警用擒拿术。”
“这是警察为了能在近身缠斗中尽快给犯人戴上手铐,才会专门学习的警用擒拿术。”
这一招是警察才会学的擒拿术。
鬥破巔峰 幽冥聖域
因为其他流派的擒拿术,不需要考虑怎么省力地给人戴上手铐。
这一招主要讲究实用,风格朴实无华,江湖上也没有什么名号。
直到某米国白皮警察那长达八分钟的残忍跪压,才让这一招震惊环宇,名震天下。
大家都称呼这一招为:“ I can’t breathe.”
“凶手使用这样的擒拿术,说明他的职业很有可能是警察。”
“当然,光是这么推测,还有些不够严谨。”
“所以,我不禁想到了之前,我们对西口女士和长尾先生死因的分析…”
林新一有条不紊地说道:
“我们通过西口女士和长尾先生的尸检报告分析,他们都是在室内,并且大概率是在家里遇害的。”
“尤其是西口女士,她是居酒屋老板娘,死亡的那天晚上工作到半夜12点才回家。”
“可她家的门窗却没有被任何撬开的痕迹。”
“这说明,她很有可能是主动为凶手开门,让凶手进到自己家里来的。”
“一个独自居住的女性,怎么会会在三更半夜给一个陌生人开门呢?”
“所以我们一开始判断,凶手其实是西口女士的熟人,所以才她在会主动把门打开,把凶手请进来。”
“同理,我们判断,凶手跟长尾先生也是熟人。”
“可偏偏,大阪府警在2名死者现有的社会关系里,一直没有找到有交集的地方。”
“当时我还有些疑惑,现在想来…”
“真相其实是,我们那时候忘记了另一种可能。”
林新一目光灼灼地看向坂田祐介:
“那就是——”
“凶手是一个警察!”
npc種田記
“他不需要是那2名受害者的熟人。”
“只要亮出自己的警官证,微笑着请屋子里的人开门配合调查,受害者就会稀里糊涂地相信他!”
警察是执法者,很容易得到市民的信赖。
而坂田祐介就是利用了这种信赖。
他凭借着自己的警察身份,堂而皇之地走进受害者的家里,将毫不设防的受害者杀害了。
“坂田祐介,你这个败类!”
天才門神 異國短毛貓
“你背叛了人民对我们的信任!”
说到这里,林新一已然出离地愤怒了。
虽然他的用词,总让在场的曰本警察感觉哪里不太对劲。
但他那声音中的炽烈情绪,却能让这些同僚都感同身受:
国民的信任弥足珍贵,可坂田祐介却知法犯法,肆无忌惮地践踏了它。
他们都或鄙夷、或愤怒、或痛心地看着坂田祐介。
坂田祐介似乎是还残留着些许作为警察的良知,竟是被看得脸上发烧,羞愧地低下了头。
而林新一则是稍稍平复下情绪,继续有条不紊知道:
末日融寵系統
“在判断凶手很可能是警察之后,坂田警官…”
“你的种种表现,在我眼里就显得非常耐人寻味了。”
“比如说,你一开始对我的挑衅。”
“虽然东京和大阪的地域矛盾由来已久,我作为‘专家’被请来大阪担任指导顾问,受到本地警方抵触也很正常。”
“但是,大家都是成年人。”
“成年人的情绪很少会直接写在脸上。”
“而我再怎么也是个管理官,理论上是你的上级,你跟我说话就更该有所克制。”
“可坂田警官…你却像是一个跟同伴争辩‘奥特曼和哥梅拉谁更强’的小孩子一样,一见面就偏激地用言语发起挑衅。”
“这是为什么?”
“单纯地想发泄不满吗?”
林新一连连发问。
而不待他继续分析解释,坂田祐介便无奈地叹了口气:
“果然被你看出来了…”
“没错,我那么直接地挑衅,只是想用激将法,让你尽快看到这起案件的资料。”
“因为我想听听,你这位来自东京的名管理官,对我到底有多大的威胁。”
坂田祐介是东尻分署的刑警。
而这起连环杀人案,却是东尻分署的上级单位,大阪府警本部在一力负责。
凭借他分署刑警的身份,本来是没办法参与到案件的一线侦破的。
“我是借着跟服部平次的私交,争取到了这次接待任务,才有机会从他手里,接触到这起案件的调查资料。”
“说实话,我原来也没想到,服部本部长竟然会把林管理官你从东京请过来。”
“你让我非常忌惮…”
“所以我才想借着接待你的机会,摸清楚你的底子。”
一旦林新一到了府警本部,他就会加入府警本部的专案组。
而坂田祐介只能回东尻分署工作,很难了解到案件的调查进度。
只有在接待林新一的过程中,坂田祐介才有机会和林新一接触,并且了解林新一在案件侦破上的进展情况
所以他才刻意发起挑衅。
为的就是让林新一抓紧时间看案件资料,把分析和见解说给他听。
如果能听到什么重要的线索,他也好及时地“查漏补缺”,把自己遗漏的痕迹清理掉。
“而听到你对尸检报告的分析之后…”
“我就知道,你不是一个好对付的家伙。”
坂田祐介轻轻一叹:
“两具尸体就让你读出了那么多信息。”
“我很害怕,害怕你会从第3具尸体上面,读出更多的线索。”
其实那第3具尸体,也就是挂在楼顶天台上的那具尸体,本来是坂田祐介特地为服部平次准备的。
他的身份接触不到府警本部的专案组,就想走“少爷路线”——
也就是故意把尸体丢在服部平次面前,再抛出线索暗中引导,吸引这位服部少爷带着自己这个“朋友”、“司机”兼“助手”往下调查。
服部平次的身份非常特殊。
他连警察都不是,理论上应该比坂田祐介更边缘化。
但是,凭借着一双他本人不怎么愿意承认的“隐形的翅膀”,服部平次却能在大阪府警内畅通无阻,接触到案件调查的最新情报。
所以只要能获得这位服部少爷的信任,就能跟着他一起在府警内部“横行霸道”。
“但是你改变了想法。”
“你把给服部平次准备的尸体,用在了我身上。”
林新一语气平静地接上了坂田祐介的话:
“因为你对我的能力感到忌惮,所以想看看我到底能从第3具尸体上发现什么。”
總裁的代溝情人
“可是,如果让我回到大阪府警本部的话,凭借你东尻分署刑警的身份,是没办法跟我一起出现场的。”
“所以你只能想办法,让尸体直接掉在我们面前。”
“这样一来,你就能在一旁暗中观察,防止我从尸体上发现什么对你不利的线索。”
林新一之前就觉得奇怪:
坂田祐介一开始态度如此恶劣,怎么听完他的分析报告后,突然变得那么热情好客,非要请他们去吃大阪美食不可。
后来他才想明白,这是坂田祐介的无奈之举。
不把人骗到那家小吃店,让尸体正好落在大家面前,他就没办法以一个分署刑警的身份,参与到林新一主导的验尸中来。
“是啊…”
坂田祐介的表情异常复杂:
“林管理官的能力远远超乎了我的想象。”
“其实我本来是想继续作案的——在我的计划里,还有另外3个人要杀。”
“但在车上听到您对前2名死者的分析后,我就有些犹豫了。”
“看到你从第3名死者身上发现了更加关键的线索,我就更是决定暂时停止杀人计划,等你离开大阪之后再想办法动手。”
“可是,没想到,这时收手已经晚了…”
他自嘲地笑了笑,把手里的漂白剂无力地扔在地上:
“这线索根本就是你故意漏给我的。”
“我已经傻乎乎地,踏进你给我设下的陷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