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hb0dh妙趣橫生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討論-021 月下樂譚推薦-23l92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
赏樱会一路进行到深夜。
和马本来还想跟庵野明人他们聊聊还在襁褓中的剧场版动画呢,现在他发现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一旦场面HIGH起来,就没完没了了。
三國之江山美人 毅銘情
现在,和马面前是一片狼藉,除了他们几个年龄不够不能喝酒的之外,所有人都东倒西歪的在大樱花树下躺了一地。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和马的错觉,他总觉得自家老樱树这个落花的速度加快了。
和马跟阿茂把厨余垃圾什么的收拾好放到门口去,回来一看好嘛地上的人都盖了一层樱花瓣。
这不知道的还以为刚刚结束一场大战,这些都是死人呢。
突然,和马突发奇想,跑进道场拿了把木刀,回来往樱花树下的假山上一插。
好家伙,落樱组成的薄纱下尸横遍野,一把孤剑插在画面正中,有内味了!
但是总觉得木刀少了点什么。
和马把木刀拔出来,回到道场,拿着备前长船一文字正宗就出来了,锵的一声把刀拔出来。
本来北川沙绪里抱着吉他靠着缘侧边的廊柱都睡着了,听到这声出窍的声音一下子醒了,顺手就把吉他的柄拔出来了一部分,露出明亮的刀光。
然后她发现并没有人要暗杀她,这才一边尴尬的把吉他暗刃插回吉他里,一边确认有没有人看到这一幕。
她发现只有神宫寺在笑眯眯的看着她。
但是对上目光后神宫寺立刻看向别处,用态度表明“我不会说出来的”。
那边和马完全没注意到身后妹子们的互动,他把出鞘的备前长船一文字正宗插到假山上,然后拉开距离。
指尖的璀璨 零落天下
月光下,插在地上的长刀刀光依旧。
樱花花海下遍布尸骸,这下味道正了。
養狼為患
和马沉思了几秒,忽然看见南条保奈美摆在缘侧的薄围巾——这个时节日本还挺冷的,围个围巾很正常。
和马把那围巾拿来,围在叉地上的备前长船一文字正宗的刀柄上。
然后他拉开距离,心满意足的看着自己的杰作。
中華大帝國 大肥羊
銀幕時代
正好这时候有风吹来,把刀柄上的围巾给吹起来,随风飘曳。
纷纷扬扬的落樱像鹅毛大雪,在风中打着旋。
这个瞬间,和马想到了岩崎琢给《浪客剑心追忆篇》配的主题曲《In Memories “KO.TO.WA.RI”》。
太有感觉了!
千代子这时候正好从屋里出来,准备收拾塑料布什么的,一看和马的举动,眉头一皱正要数落,却被神宫寺玉藻伸手拉住了。
神宫寺轻轻“嘘”了一声。
南条保奈美捡起刚刚和马随手放在缘侧的口琴,递给和马。
和马一脸莫名的看着保奈美:“啊?”
他看看口琴,一下子没明白为啥南条要给他口琴。
女尊這神奇的世界
保奈美:“你找到灵感了吧,给他们的剑豪剧场配乐的灵感。”
和马心想不我没有,我就是突发奇想摆了个有范儿的场景而已啊!
南条保奈美:“你都刻意拔刀了,总不会只是想摆个有范儿的场景吧?那可是陪你历尽生死的爱刀不是吗?”
和马说不出话来,只能接过口琴。
他看了眼神宫寺玉藻,发现她也在满怀期待的看着自己。
看来不能指望鸡蛋子帮忙蒙混了,果然鸡蛋子也算不到和马是个穿越者这件事啊。
和马正要转身,瞥了眼北川沙绪里,发现她已经抱着吉他准备好配和弦了。
你妹的,你傲娇得也太明显了吧!
和马最后目光落到阿茂身上,他的大徒弟现在正用崇拜和期待混合的目光看着这边。
——这下不弄点东西出来,没法交代了呀。
于是和马只能转身面对这场景,先装出一个正在酝酿情绪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他把口琴送到嘴边,先试音找一找调。
找到最接近记忆里岩崎琢的这首名曲的调之后,和马开始吹主旋律。
一开始和马还有点担心,岩崎琢这个人编曲配器很强,只靠一把口琴怕不是没办法展现这首名曲的魅力。
但是吹了几个音之后,和马发现自己多虑了。
可能是现在这个场景提供了一些情感加成?反正和马吹了开头一小节居然感觉还不错。
果然这个主旋律就写得有味道啊,只要再加上节奏乐器组,感觉可以有啊!
哦对了,原曲里面还有像是乌鸦叫的声音,不知道那个是什么乐器演奏的,到时候可以一个个实验。
当然,主旋律也不能用口琴,来弦乐!
这种宿命感,还有剑戟片特有的悲凉!
此时在和马眼中,这场景已经不再是胡闹过后一片狼藉的赏樱会现场,而是刚刚遭遇强盗袭击的商队暴尸荒野,唯一幸存的男孩面对陌生的剑豪——
和马正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突然樱花埋着的人当中有人坐起来了。
是庵野明人,他看起来已经完全清醒了。
庵野明人盯着和马看了几秒,随后转动脑袋观察周围。
然后他的脸庞整个舒展开来,简直就像数学家突然证明了哥德巴赫猜想那样。
“是这个了!是这个味道!”庵野明人大喊,“我明白我们的故事缺什么了!”
说着庵野明人弯下腰,把冈田幸二从樱花瓣里刨出来,抓着肩膀猛摇:“醒醒啊冈田!快看这场景!桐生老师给我们指点迷津了!”
和马: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说啊!
当然他只是在心里否认三联。
现在他一帮徒弟都看着呢,那作为师父只能装杯了。
唉,这就是作为师父,作为桐生道场唯一的长辈,不得不背负的宿命。
庵野明人看摇不醒冈田幸二,干脆开始抽他嘴巴子。
哐哐两个耳光下去,冈田幸二醒了,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的挚友:“什么?你打我干嘛?”
“你看!”庵野明人一指和马刚刚利用假山造的“刀冢”。
冈田幸二扭头一看,惊道:“谁死了?”
庵野明人用力摆手:“没人死,但是你感受一下这个FEEL!当然我们的电影里要死人,画面里的都是死人。不对,我的意思是,哎呀你感觉就完事了。
“桐生老师!吹一个,给冈田也吹一个。”
吹一个?
咋滴让我给你换个唢呐愉快送走?
和马心中吐槽归吐槽,还是拿起口琴吹起刚刚的旋律。
冈田幸二也露出数学家突然证明了哥德巴赫猜想的表情。
他倒抽一口冷气,转身握住庵野明人的手:“是这个了!这就是我们缺的东西!桐生老师!你这有地方给我们画故事板吗?”
和马中断吹奏,看了眼千代子。
千代子:“呃……我们家很穷,美术用具什么的,就只有我小时候用剩下的彩色铅笔……”
“这个就够了!很够了!来来来,明人我们走!桐生老师借一间房子给我们用用,可能会通宵。”
阿茂:“客厅可以用,我之前打扫过。”
千代子皱眉:“你什么时候打扫的?”
“就前两天啊,我觉得你们不打扫可能是不想触景生情,所以我就打扫了。”
“不不,我们只是没精力打扫那么多地方而已啦。”千代子摆了摆手,“不过还是谢谢你。那么,你们两位就用原本的客厅吧。”
庵野明人和冈田幸二闻言,立刻兴冲冲的走了。
和马挠了挠头,然后发现北川沙绪里看着这边。
对上目光后,北川立刻就不高兴了:“你这种人,还整天说什么自己没才能,让我们这些真的没才能的人情何以堪?”
和马:“我觉得你今天现场给我的曲子配和弦很厉害啊,你怎么会没才能?”
北川沙绪里打断和马:“不对!我能现场配和弦,是因为我花了大力气去学习,去练习。
“我可是花了很多很多的功夫,乐理也好,编曲也罢,都花了很多的功夫,跟非常厉害的老师学习过了!”
北川沙绪里提到“非常厉害的老师”的时候,和马忍不住想起她所在的乐队里那个头顶55级武艺的老头。
因为有南条保奈美这个先例,和马忽然怀疑这个老头不会也是管家吧?
你们这些大小姐,都有个像替身一样的管家吗?
两个大小姐对打就是两人面对面凹造型站着瞪眼,其实替身在欧拉对方的替身对吗?
北川沙绪里可能从和马的表情里看出了什么,于是开口道:“老师是地球屋的老板啦。”
“地球屋是……”
“琴行。”北川沙绪里没好气的说,“你们想要了解新流行的致幻剂的事情吧,比起问我这种只会玩音乐没有什么人脉的小女孩,还是去问他比较好。”
和马眨巴眨巴眼:“你真的不了解吗?我不信。”
“我知道的内容已经全部告诉那位白鸟晃刑警了。”
守望櫻粟 溫心
北川沙绪里直接叫出了白鸟刑警的全名。
果然因为是极道大小姐,所以对警视厅有组织犯罪对策部门的刑警了如指掌么。
不过,和马心想,自己拿到的那一信封的资料,都是白鸟晃通过锦山平太转交的,那么北川沙绪里掌握的内容应该也包括在内了。
所以和马换了个话题:“你不害怕吗?那连环杀人凶手的目标都是年轻的乐队女主唱。你一个人在街头弹唱,理论上也很危险。”
“我有自卫能力。”北川沙绪里轻声说。
“万一是你的自卫能力对付不了的敌人呢?”和马又问。
“那就正好了。”北川沙绪里对和马微微一笑,然后反问,“如果我被杀了,正义的大学生侦探,未来的警视总监大人,会为我报仇吗?”
“我不会为你报仇。”和马秒答,还看了眼南条她们,“但是我会伸张正义。”
“‘这话说得真是漂亮啊。’”北川沙绪里说,“本来我是想这样揶揄你的,但是你确实已经一次次伸张正义了。”
和马耸肩,正打算回句什么,神宫寺玉藻忽然说:“想要求救的话,就尽管求救吧,没事的。”
“谁要求救啊!少看不起人了!我好歹也是一路努力到现在的啊!”北川沙绪里白了神宫寺玉藻一眼,随后站起来,“借我房间,电车已经停了,我不想坐南条家的车回去。”
千代子看着北川沙绪里:“哥哥跟我说过一些你的事情,你是那个白峰会的大小姐吧?
傲世炎神 青衣神
“他们姑且跟我们姑且还是有仇的,你睡在我们道场,白峰会跑过来借着救你的名义攻打道场怎么办?”
“你放心,不会的。现在爸爸和爷爷,都被福寿帮的事情搞得焦头烂额了,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才会每天在街边卖唱没人管啊。”北川沙绪里——白峰雨音耸了耸肩,“所以我还挺感谢福寿帮的。”
和马不由得问:“那如果,福寿帮把你老爸和爷爷送走了,你是不是就彻底的解放了?”
和马记得,上辈子福清帮可是用反坦克地雷把稻川会的大头目连人带车带车上的保镖一起扬了。
这就是所谓的土飞机,当年抗日战争的时候,我们也是这么对付日本人的,这仿佛是一种传承……
大头目的保镖据说是昭和第一武斗派,武力值超高,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反坦克地雷不想和他比拳脚。
放到这个世界,怕不是有一天白峰会的白峰总吾,会和他请的那个免许皆传的剑道高手一起,坐土飞机。
对于和马的话,北川沙绪里露出悲壮的表情:“如果那种事情发生,我会继承白峰会,然后率领剩下的若众们,去找福寿帮讨个说法。”
“为什么?”南条保奈美问道。
北川沙绪里反问:“你说呢?我问你,南条,如果南条财阀遭难了,你的父亲和爷爷都病倒了不能管事,你是会担起整个财团的重担,还是开心的落跑,和你的师父浪迹天涯?”
南条保奈美沉默了。
北川沙绪里笑了:“看吧,果然这里所有人,你是最理解我的。有些东西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摆脱的。”
南条保奈美深呼吸,然后赞同道:“是啊,有些东西不是那么容易摆脱的。”
神宫寺玉藻忽然说:“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当然我们不能喝酒,那就把音乐当酒吧。”
说着她坐到北川沙绪里身边,拿起三味线,然后看着北川沙绪里:“你来起头,我能跟上。”
“一般来讲应该反过来吧?我可是专业的。”北川沙绪里说。
于是神宫寺玉藻扭头看着和马:“那要不和马来吧。”
和马耸肩,把口琴凑到嘴边,吹响刚刚抄过的岩崎琢的曲子。
“不要这个!”北川沙绪里抗议,“这个太悲壮了!欢快一点!”
和马咋舌,心想欢快是吧,行吧。
他抬头看了眼天空中的圆月,决定吹岩崎琢的另一首曲子,那曲子也是很适合在月下演奏的。
没错,他吹起了《Awake》……
……
这个夜晚,看起来还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