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說

x1vle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大道紀》-第792章 諸紀馳名第一妖!鑒賞-2goev

大道紀
小說推薦大道紀
老道士神情淡漠,垂眸俯瞰如看蝼蚁。
从始至终他都不曾将这城中的所有人放在眼中,正如凡人不会将脚下的蝼蚁放在眼中一样。
强壮些的蝼蚁也是蝼蚁。
他之所以借体而来,不过是因为‘诸圣盟约’对于诸神也有些束缚罢了。
可,也仅仅是有些束缚罢了。
只需面子上过得去,谁又会为了区区千百蝼蚁与自己过不去?
呼~
無敵正德
无尽阴影垂流,五指如山缓缓而落,散碎的光线垂流而下,带来比黑暗更为深沉的绝望。
“不…..”
一股难以言喻的恐怖充斥了镇海王府,所有人的心头都止不住的升起绝望。
有人哀嚎,有人哭喊,也有人瘫软在地。
神威!
神威!
绝对的力量压制之下,除却组成战阵的乔摩柯等人之外,即便是孤月禅师都心神发颤。
在那磅礴至极的神力横压之下,几乎要匍匐在地。
“无耻之尤,也敢称‘神’?不过是邪魔而已!我等与他拼了!”
“拼了!他的身躯衰败腐朽,先破了他的肉身!”
“杀!”
凌冽寒芒垂流而下,乔摩柯终于无法再忍。
脚下轰然一踏,身后纠缠的龙象之影齐齐嘶鸣,龙昂其首,象甩其鼻,如鲸般吞吐其后道道虚影,战气。
刹那而已,乔摩柯的身躯无可抑制的膨胀起来,龙象之影在其周身缭绕,在其踏步出拳的同时,尽数喷吐,加持其上。
“大龙象天功!”
吼~~~
惊天之吼震空。
随之而起的,是包括乔摩柯在内数十客卿高手的气息勃发,所有人,在此刻都没有任何隐瞒。
摒弃所有,将一切全都交付于乔摩柯的身上,一如前数十年其征伐诸国,伐灭诸王之时。
可纵然是他们曾经无往不利,被他们寄予厚望的战争极巅一击,也并未让那老道士有丝毫的动容。
他俯瞰掌中微小府邸之中渺小好似尘埃般的人影,甚至连丝毫的表情变化都没有。
捏合的五指更是没有丝毫的变换,只是缓缓合拢,不急不缓,却又带着无可抵抗的霸道。
“神要你死,你不得不死!”
轰隆!
國手丹醫
下一瞬,在所有人惊惧,骇然,不可思议至极的目光之中,那一道合众人之力发出,曾灭杀诸多大敌的拳意洪流。
就如山岳倾倒之下的鸟卵,破碎的毫无悬念。
如此轻易……
轰隆!
地动山摇,王府寸寸坍塌,数之不尽的亭台阁楼,假山湖泊都为之破碎。
那是乔摩柯被一击打落长天,撞击在地上所扩散之余波。
咔嚓~
一道狰狞可怖的裂缝,从王府正门直扩散到最后,似乎下一瞬,整个镇海王府就要开裂。
“噗!”
漫天灰尘之中,乔摩柯仰面咳血,五官尽被血色染红,这一瞬间,纵然坚韧如他,心中都不由的有着动摇。
初见这老道士之时,他就已看出其深不可测,可任他如何去想,也绝想不到这老道士竟然会强横如斯。
这,就是神吗?
咔嚓!
心中无尽震荡,可乔摩柯的动作却没有半似迟缓,一脚踩碎地面,如龙般腾空而上。
被击溃的血气法力再度显化龙象之影,而与之前不同的是,那之前灿金神圣的龙象,此时竟散发出血腥至极的红色。
赫然是拼命之举!
“王爷!”
未來特警 謝邪
“老爹!”
王府之中传出声声惊呼,一众七窍流血的客卿全都嘶吼着冲天而起,毕生修持的法力狂涌而出。
甚至不在乎自己开裂的金丹。
拼命!
杀!
“巨灵神,巨灵神!”
秦洪海心中不知多少次呼唤巨灵神却迟迟没有回应,终于,他彻底放弃,狂吼着冲天而起。
不就是死,老子也没怕过!
修士畏死求生,可在场所有人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会恐惧,会担忧,会害怕,却唯独不怕死!
貼身老師
一时间,王府内外风云突变,几乎所有人全都拼命。
唯有院落之中的乔慈儿没有动弹,她一手拉着身躯颤抖的老娘,一手抱着自家小弟。
咬着牙,冷着脸看着四周因被巨指占据了空间,失去光芒而显得黑暗的虚空,想要寻出一条生路。
“神威……”
從俠嵐開始 落幕的幻想
感受着四周如同被大手揉捏的近乎扭曲的虚空,菩提树中安奇生的心中却是一动:
絕情將軍,虐愛契約
“捕捉到了……”
嗡~
丝丝缕缕的金光在他的心头泛起,不急不缓的汇聚着,这是外面那老道士的精神烙印。
或许是他根本不在意乔摩柯等‘凡人’,也有可能他一向如此。
但无论怎样,在此时,安奇生捕捉到了那老道士的元神烙印,或者说,是他散发在天地之间的痕迹。
只是,或许是盘亘于那老道士身躯之中的元神有着秘法,这个过程慢的让安奇生都不由的皱眉。
不过,虽无法彻底凝成其元神烙印,安奇生却已捕捉到了细微的讯息,看出了这老道士身躯之中那道元神的来历,跟脚。
“皇天帝庭…..”
他心中低语。
他曾变相的窥探过整个人间道的未来轨迹,在那无数种可能之中。
无论他以何种方法在人间道展开,最终终究难以避开毁灭之灾厄,似一切都已注定。
而其中曾惊鸿一瞥,无法窥其详细的几方大敌之中,就有着皇天帝庭。
这一方存世不知多少万年的古老大势力,曾不止一次的毁灭过整个人间道。
“日游神吗……”
安奇生心中低语,却已直接引动了道一图。
自斩元神,他暂时失去了对于其余两道道一图碎片的感应,自然也无法施展‘大衍天通’与‘造化’两大神通。
但最初这道道一图碎片之上的‘全知’神通却运转无碍。
嗡~
安奇生心念转动之间,道一图如水般温润的涟漪之中已将所窥之讯息已转化为他最为熟悉的文字流淌而出。
【消耗道力九十九万点(因无完整烙印且目标有神则笼罩,洞悉虚百倍消耗)】
【李崇三(日游神)】
【命运轨迹一:为皇天帝庭捕捉天地阳刚之气所诞生之‘神’,依附阳气而生,生而长生,
不受天地束缚,仅受帝庭之规,念动可观千山万水,借‘六阳’之力更能监察诸界。
曾于‘凤皇伐天’之战役中,受诸纪驰名第一妖‘孔’震杀擎天战神之余波所伤,身受五色神光之损,本体沉睡于‘大日’之中五万年不得出。
因受帝命,不得不化身窥探地仙道,寻东极之天所诞生的西极新圣……
其神性承火焰之暴戾,因其生于极天之阳,蔑视一切跟脚低微者…..】
【死于帝历一万二千纪,八万四千年,为白无常谢七所杀!】
【等级评价:三星级!金丹九转铸神通,元神三炼法身成,地仙级)】
日游神…..第一妖…..擎天战神以及,谢七。
洞彻诸多讯息的同时,安奇生心中不由的一动,在这零星的讯息之中他感知到了不少的东西。
凤皇伐天之战,远比那两个无常座下的小鬼想象的还要复杂的多。
而且,谢七……
“伪神果真不在此地吗?”
日游神漠然俯视,对于诸多人的决死冲击他恍若未觉,任由他们撞的头破血流,心念却在虚空之中一遍遍扫过。
莫说‘诸圣盟约’之后帝绝天通,凡间不许出现元神之上的存在,哪怕没有这么一说,他也不可能放过一个自号为神的‘妖邪’。
只是,与曾经所知的妖邪有着不同,这尊伪神,藏匿之术简直独步天下。
他天赋异禀,纵修为高过自己者,也绝瞒不过他的探寻,可直至此时,却也没有将那伪神逼出。
轰隆!
这时,他的手掌突然一颤,内里传出一声沉闷且巨大的轰鸣之声。
似是钟声,可世上似绝无这般宏大的钟声,如同禅唱,可人绝发不出如此洪亮的禅唱之声。
安奇生循声看去。
只见那缓缓捏合的五指之间,原本已无光亮的黑暗之中,有着一道灿若流火般的佛光迸发而出。
那佛光璀璨却并不浩荡,在那五指垂落所掀起的狂风之中如同烛火摇曳。
可任由那神威横压,那一缕烛火却似没有半点要熄灭的征兆。
反而越加的强盛。
“舍利子?”
老道士似有所觉,看着手掌之中散逸而出些许佛光,终于有着动容了:“有这般修持的,已不是寻常的罗汉了,应当是一位大阿罗汉所留下的舍利了……”
须弥佛门是天下绝顶势力,传承之久远似只逊于帝庭。
其中自下而上,有沙弥,沙门,和尚,法师,罗汉,阿罗汉之说,阿罗汉之功果,不逊帝庭天仙了。
嗡~
如千万人齐齐诵经的禅唱之音响彻虚空。
孤月老尼跌迦而坐,额头之上一枚鹅卵大小,并不圆润的舍利子散发着柔和且纯粹的光芒。
这光芒之中蕴含大宁静,大喜悦,大安详,大自在,其光之所在,状若疯魔的一众人全都不由的平静了下来。
毒步天下:腹黑世子妃
“孤月禅师!”
乔摩柯踉跄站起,鲜血自七窍滴落,看着佛光之中宝相庄严的孤月老尼,心中不由的生出惭愧之意。
超級少年王 周大少
这,不是自己第一次被这枚舍利子搭救了。
而事实上,他虽未开口,却也是将孤月算在其中的了。
这枚舍利子,据说乃是清静山一位惊才绝艳的祖师遗留,最初共有八十一枚。
流传至孤月老尼手上,却只有这一枚,且曾因为自己疗伤而耗费一次。
“上神威能贫僧自然不能抵挡,若上神此时退去,贫僧只当一切从未发生,在场人人也当守口如瓶。”
佛光缭绕之下,孤月抬头,神情庄严且凝重。
舍利佛光的加持之下,她越发的感受到了面前之敌的伟岸,其气息厚重如大地,浩渺如沧海,暴戾似烈火。
这样的力量,莫说她见所未见,即便是在‘清静山’的记载之中都寥寥无几。
“堪比天仙的大阿罗汉,这样的人物若是活着,本神自当敬而远之,可惜,仅凭一枚即将熄灭的舍利子……”
日游神微微摇头,微微一顿的手指彻底合拢:
“要与本神谈,凭你也配?!”
“唉……”
而就在他开口的同时,孤月老尼也放下了所有的侥幸,舍利子的光芒陡然为之大盛!
下一瞬,璀璨至极的佛光与那横压而下的五指相碰撞所迸发而出的绝道之光。
已然透过封锁的虚空绽放于临西城之上。
轰隆隆~~
无尽璀璨之神光于绽放之刹那,竟似比那照耀穹天的大日光辉更盛!
霎时间而已,地动山摇,偌大的临西城如同弹珠一般跳动一瞬,不知多少房屋一时为之摇晃,粉尘簌簌而落。
满城皆惊!
所有人,无论身在何处,在做什么,全都被这一幕惊呆,有人仰面看去,只觉双眼刺痛,竟流下血泪来。
有修士骇然不已,此时天穹之上竟似有七轮大日。
浩浩荡荡的神光掀起无边气流,化作恐怖绝伦的神风呼啸来去,一时似要将穹顶掀翻!
以临西城为中心,似要吹遍南华道,乃至于整个启汤国!
“老天!这,发生了什么?镇海王府?敌袭镇海王府吗?”
“那,那是什么人?天要塌了吗?!”
“王爷,王爷?!”
光芒乍闪即灭,所有人这才看到那巍峨如山,掌托镇海王府的巨大人影。
所有人全都呆滞住了。
镇海王府占地足有数百亩,其中家丁仆从就多达数千,还有着诸国武力第一的镇海王坐镇。
谁能将整个镇海王府都捏在掌心?!
嗡~
佛光迸发之下,竟有五色层层交织,勾勒出一尊虚无缥缈的人影来。
那人影相比其身微不足道,似如尘埃般渺小,但其浮现之刹那,这一片天地虚空已然易主!
其气神圣,其威浩荡,其色更绚丽到难以想象!
所有的一切,尽显于天穹之上,无数人的面前。
“你是什么人的传承?!怎么会,怎么可能?!”
而在其影闪烁之刹那,日游神如遭雷殛,似看到了心灵之中最为恐怖的存在,一时竟有着刹那的呆滞,任由镇海王府从天而落都没有察觉。
只发出一声如同哀鸣般的凄厉怒吼:
“孔雀大明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