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異小說

ww31s火熱言情小說 人間苦 甲六一-第1290章 不要飯,白瞎了鑒賞-e5c3a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举钵罗汉和穆恩,再次现出身形,已经站在了大坑的边缘。
一等毒妃:邪魅王爺難追妻
上次穆恩给传送符插的眼,一直也没来得及变。
两个人刚站稳,就引起了摩羯格和红雷的注意。
兄弟俩对这股熟悉的气息很是敏感。
刚感觉到异样,就从坑下跑了过来。
举钵罗汉看到跑过来的摩羯格和红雷,心里是唏嘘不已。
上次一别,多少年过去了,已经物是人非了。
长辈见到外甥,该有的姿态,必须得端起来。
举钵罗汉负手而立,尽量摆出个微笑,就像是一朵盛开的菊花,亲切感人。
红雷远远的看到穆恩感到很懊恼。
这个败家大嫂,咋还敢露面呢?
自己这一身伤,全是因为她啊。
所以,不自觉的开始用最大的恶意,去面对穆恩。
“大哥,完蛋了,嫂子外边有人了。
还敢领过来让你看,估计是要摊牌了。
这个汉子长相清奇啊。
一脸菊花残,比你还磕碜。
难道大嫂就喜欢这种牙碜的吗?”
摩羯格看到穆恩二人,心里也迷惑。
这个喇嘛是谁啊?
自己记忆里,没有长成这样的人物啊?
为什么和自己老婆在一起呢?
一般的高枝儿,穆恩也看不上啊。
“红雷,不要胡说,你嫂子不是那样人。”
感受到摩羯格解释的底气也不是很足,红雷一下就上头了。
远远的就朝着穆恩大喊。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
你们这对狗男女,都不背人了吗?
别以为我大哥好欺负。
这样的事情,发生多次,我大哥也不会习惯的。
惡少爺的冷漠女傭 曉寒無愛
即使,大哥习惯了,我也绝对不能忍受。
穆恩,你个碧池,老妈对你的评价一点没错。
哪怕你找个比我大哥强的,我也不说啥了。
人往低处走,水往地处流,你的人生真是没有下限啊。
找的这是什么玩意?
菊花脸的丑喇嘛,今天,我让你有来无回。”
说着说着,红雷的翅膀亮了。
两道红色的闪电,突兀的出现在举钵罗汉和穆恩身前。
下的死手,没留余地。
至于是在替摩羯格找场子,还是为自己出气,都有可能。
举钵罗汉没想到,红雷竟然能说出这么一段让人脸红心跳的话。
这货当佛子,脑瓜子被洗傻了吧?
自然的,轻松的,从肥大的喇嘛袍里拿出了钵盂。
江湖女神:拯救三國 邪花花
直接收了红雷的闪电,没有任何难度。
摩羯格看到钵盂的瞬间,赶紧拦住红雷。
“红雷,你看他手里拿着的是啥?”
红雷被对方轻松破掉攻击,很是意外。
但是看到老娘的铁茶缸,哪里还想不到对方的身份。
老妈的铁茶缸从不离身,而且,一般人也用不了。
此时出现在菊花喇嘛的手里,说明对方的身份只有一个。
没二话,直接跪在了举钵罗汉的身前。
“大舅啊,你是大舅吗?
这是咋话说的,你没投胎啊?
直接从上面掉下来的吗?
咋还脸先着地了呢?”
摩羯格反手拍了一巴掌红雷的后脑勺。
來自地獄的冥王大人
这货真是不会说话,非得提脸干啥呢?
挨打以后,红雷瞪着眼睛看摩羯格。
“大哥,你打我干啥?
一边是大舅,一边是大嫂。
手心手背都是肉,你让我咋选啊?
你还是打死我算了,省着我受道德的谴责。”
这次,没用摩羯格出手,举钵罗汉一脚把红雷踹飞了。
这货就是故意的,不恶心人,就不会说话是吗?
红雷飞出去的抛物线,很是完美,直接掉进了坑下。
终于,消停了,摩羯格才轮到说话。
“大舅,你这是从哪里来啊?
啊,穆恩,你的腿呢?丢哪了?”
刚才穆恩一直侧身站着,摩羯格还没发现。
现在距离近了,摩羯格才看到,穆恩少了一条腿。
穆恩也是故意侧着身的,就是不想让人看到她的残缺。
一时间被摩羯格挑明,心里这个恨啊。
这俩人还真是兄弟,同样的不会说人话。
还有闲心问我的腿,你咋不问你大舅的脸丢哪了呢?
新宋之詠春皇帝 林家少俠
穆恩委屈的留下了眼泪,换上了楚楚可怜的表情。
“老公,我在太清沟遇上了蔡根,他把我腿给砍了。
你要替我做主啊。”
太清沟?
老妈不是也在那吗?
即使老妈能看着蔡根行凶。
那么大舅咋也纵容蔡根呢?
里面的事情,看样很复杂,不是那么简单。
摩羯格心疼是真心疼,毕竟是自己的亲老婆。
但是,自己是能扭过老妈,还是能打过蔡根啊?
超級商界奇人
又不是没试过,结局都不是很好呢。
“哎呀,你又去太清沟凑什么热闹啊?
这才几天啊?
又去招蔡根干啥?
腿混丢了吧?
真是没法说你,明明挺聪明个人,总是办糊涂事呢?”
自己都这么惨了,摩羯格竟然还敢数落自己。
穆恩不高兴了。
“谁招蔡根了?
我这不是陪着大舅去办事吗?
谁想到蔡根也在啊?
我为了掩护大舅,丢条腿怎么了?
你不心疼我,还数落我,是不是不爱我了?”
这个…
摩羯格幽怨的看向了举钵罗汉。
活人寄生蟲 細胞分裂
當帝王穿成流氓
“大舅啊,你作为长辈,本来我不能没大没小。
但是小月跟着你去办事,结果成了这幅模样。
这我就得说你两句了。
明知道小月她比较废物,技能点都点到算计人上了。
妃本傾城:妖夫請下榻 采采小萌
咋还不护着她点呢?”
感受到举钵罗汉的菊花脸好像因为生气在抽搐,摩羯格及时的转变了画风。
“不过这样也好,省着小月在外面浪。
也算是因祸得福,我在这谢谢大舅了。
小月,看样你终究是要跟我吃这碗饭啊。
都是命运的安排,你就别争拨了。
这个卖相,不要饭白瞎了,营业额翻倍指日可待。”
举钵罗汉听得都要气死了,摩羯格作为大外甥,这么多年都经历过什么啊?
咋就一点心气都没有呢?
以后起事,还少不得这些家里人协助。
要是都这样咸鱼,自己还图谋什么啊?
正巧,红雷已经从坑下飞了回来,不过这次识趣的没有开口。
也许穆恩拿自己没办法,但是大舅是真削自己啊。
而且,自己已经解气了,再说就不可爱了。
“你们兄弟,现在跟我走,咱们必须要拿到共工遗骨。”
暗黑之野蠻神座 神天宗
共工遗骨?
摩羯格和红雷眼睛里都闪起了贪婪的金光,兴致一下就被调动起来了。
刚要表态,被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
“他们哪都不能去,共工遗骨,我们不稀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