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y8xau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劍卒過河 愛下-第632章 窺覷-ntf49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
在半山腰下入山,然后贴地平飞向上,就是他们现在赶路的方式。
当初云顶仙宫在这里建立山门,之所以叫云顶,就取的是云雾缭绕,只见剑光,不见真面目的意思;所以所有的宫阁殿楼都建在山腰云雾之上,下面的凡人是看不到的。
但一过山腰,来到云层之上,视野为之一阔;山峰上宫阁林立,依山势而建,错落有致,布局深远;脚下就仿佛是踩在云上,如临仙境!十分的震撼!
看着娄小乙惊讶的表情,花二郎就得意的一笑,
刀縱天穹 無心論道
“我说的吧!只要来过这里的人,就没法不拿这里当家!来了,就不想走了!
但我散修也是修行人,万余年来,从未在云顶上加过一砖一瓦,也未开山裂石,改变风水地势,就是为了尽量维持原状,既是对主人的尊重,也是当客人的自觉。”
一边引领,一边介绍,“虽然没有明确的区分,原则上大的殿宫楼阁,独-立的建筑,都是金丹上修的居所,筑基的就要小很多,分散偏僻;但越往上走,修士的境界实力越高,这也是事实!
云顶高三千丈,二千丈左右基本上都是筑基修士的天下,过了二千五百丈,就再无一名筑基,都是金丹上修的居所;斐老哥你在此处游历,一定要注意这一点,不要轻易跨过这个界限,散修的脾气都不太好,可不像门派弟子那样爱讲大道理。”
娄小乙点头,失笑道:“花兄弟你自去忙,不是还要去找朋友么?我又不是小孩子,危险的地方自然不会去,等我逛够了便下山,就不劳花兄弟浪费时间了,等哪一天再聚,你我再把臂言欢。”
两人互留联系方式,随即各奔东西。
流连在云顶之上,意境之美让人赞叹不已,但娄小乙并不认为这里是最合适剑修的山门,比崤山和穹顶大有不如!
环境会影响意志,到了元婴可能无所谓,但对绝大部分中低阶修士来说,影响是潜移默化的,这可能也是云顶剑宫最终选择了放弃,远走五环的原因。
葬心活死 巫馬桑
絕天傲寒
当一个剑修,在面对繁花盛境,飘渺仙境时,年轻的他们该怎么才能心无旁骛的出剑?
真出了剑,会不会和这样的环境相契合?变的徒有其表,而不重真实残酷?
山腰处浓厚的云层更是增加了唯我独尊的意境,但就像人穿上一条阔大美丽的草裙,你还能看清自己的脚在哪里么?
仅从实际意义上来看,太过厚重的云层也会阻挡修士的部分神识,全部的眼识,从攻防概念上来说,就把自己禁锢于一个不利的局面!如果有敌人,就能轻易的接近!
在这一点上,轩辕剑修找山门的原则就非常的实际,雪山,酷寒,一望无际!
人身处其中,首先会想到的就是关于如何生存下去的问题!
没有繁花,没有旎漪,没有姹紫嫣红,没有风和日丽;只有极寒下的脑清目明,冰雪覆盖下的一线生机!
对初入剑道的弟子们来说,在这两种不同环境下练剑,那就必然是两个结果!
龜仙 紅塵青葉
同样在这一点上,嵬剑山也是同样的选择,只不过他们没有选择严寒,而是选择了死寂,更加的极端!
这就是真正的剑道传承和被法脉培养出来的剑道传承之间的差别!不是一个东西!就像剑脉去培养法脉传承一样,也是个似是而非的玩意儿!
但作为一个修身养性的地方,这里就很合适,完全的舒展,放松,就像磕了大丹一样,环境有时候也能达到这种效果!
有时娄小乙就在想,那些致力于传承的门派,是不是也因此而看出了些什么?
他就在云顶二千丈左右溜达,只要是不进亭台楼阁等有主的地方,也没人来管他,因为像他一样在这里瞎溜达的小散修还有很多。
怎么安排自己的下一步,他有自己的打算。就此老老实实的下山当然是不可能的,这么守规矩的话,他来这里做什么?
上二千五百丈也不合适,还没摸到那李家子的踪迹,自己就这么冒失的暴露,这是凭空給自己增加麻烦。
行屍天下
賽爾號之星河戰役 沐雪瑤汐
就留在二千丈左右的山峰上最合适,亭台楼阁毕竟只占了极小的地方,大部分还是幽深的山景,随便找个地方窝着也不难;事实上,来这里领略游玩的大部分散修都存的是这个心思,被人撞见算倒霉,没撞见就这么混下去,也是惯常的方式。
如此在这里晃了数日,和这里的散修们也常有接触,但再也未遇见如花二郎那般好说话的人,所以也套不出什么有价值的消息;他大概也知道李家子的面貌特征,但这么大的山峰,金丹修士都是高来高去的,哪里就能碰到了?
需要潜踪上去,去云顶的最高处,既然这个李培楠这么了得,那住的地方就一定低不了!
替嫁:魔君的嗜血帝女 泣血薔薇
夢若凝煙 清溪浣花
找了个夜晚,身形一拔,就仿佛在山峰上升起了一颗星……
進化無限 一人的村莊
黒夜白天对修士来说没有多少意义,这是理论上的,但如果你大白天的挂在天上,就仍然是极显著的目标。
娄小乙的遁法很适合夜晚,而且还是挂在空中的那种,当他完全把自己放纵在星空中时,身体内的星图和真实的星空相应对,放在他人的感知里,这就是一颗星辰!
除非修为特别高,感知特别敏锐,或者对星辰同样的了解,否则都很难发现挂在天上的这个东西是个企图偷窥的人类。
他的速度放的很慢,快了就变成流星了,还看个屁。
陰墓陽宅
这么大摇大摆,明目张胆的行为,却偏偏是最安全的行为,在他身体内向外发出柔和的星光,既隔绝他人的探视,也把自己伪装的像模像样。
在这样的状态下,他悬停在云顶上空,静静的感受从山峰上传来的各种各样的灵机波动,这是被动的接收,而不是主动探查,这是他现在能做到的极致,毕竟,在修为没有任何优势的情况下,也就只有依靠功法的特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