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p4g73好看的都市小說 庶族無名 愛下-第四百二十六章 端倪熱推-pg4m6

庶族無名
小說推薦庶族無名
丞相究竟是何意思?
忙完了一天的公务,司马懿走在回家的路上,脑海中回想着今日跟陈默的对话,他自认为自己不差,但也没傲到以为自己就是最厉害的那一批,丞相身边的人之中,李儒老谋深算,荀攸机谋无双,还有那徐元直也绝不比自己差,还有丞相府中,那位很多时候都是笑眯眯的坐在陈默身边的贾诩。
以司马懿对陈默的了解,这种说你很厉害的话,至少不会当众来说,贾诩看不出什么,但只看看当时杨修的神色,就知道陈默这句夸耀,让司马懿无形中就树敌了。
丞相想害自己?
司马懿觉得也不可能,以陈默今时今日的地位,真要害自己的话,没必要这样,而且以陈默的心胸气魄,也不该使这种手段才对,对于陈默的为人、气魄,司马懿还是很敬佩的,能用人,本身就是面面俱到的那种天才人物,却不会因此就把所有的事情都揽下来,反而很会放权给旁人,自己只负责纵观全局,在这样的人手底下做事,很舒服。
隨身空間之離婚也幸福 廿二
或许只是无心之言吧。
司马懿将这些杂乱的念头打消,如今的他相比于陈默,根本没有任何威胁,司马家绑到一块儿也没有,他想不出陈默突然害他的理由。
“二哥,怎的心事重重的?”回到家中,迎面司马孚正从外面回来,看到司马懿这副模样,有些疑惑道。
“想些公务上的事情。”司马懿摇了摇头,看向司马孚道:“这是从何处回来?”
“太学院今日文会,祢尚书亲自点评太学弟子,小弟去看了看。”司马孚笑道。
祢衡作为三学的主要推动者,虽然挂名在尚书令之下,但实际上却是掌管整个天下书院之事,如今三学格局已经定下,祢衡多数时间便是在太学院教授弟子,每逢年初,会对一些优秀弟子进行点评,虽然这点评并非正式考核,但过去被他点评称赞过的弟子,多数在仕途上有优异表现,所以到了后来,人们潜意识就将能被祢衡点评当做一种荣耀,同时也跟未来仕途挂钩。
也正因为有这个意识,所以对于每年祢衡的点评,不但太学院弟子趋之若鹜,很多洛阳贵胄会将自家子弟送来予以点评,那声势,比之当年许子将的月旦评都要火热,如今的祢衡,隐隐也有几分一代大儒的气势了。
如今三学已经成势,这天下的格局,就在这么不知不觉间被丞相改变了,士族豪绅,对于三学的态度,也从一开始的排斥,到现在开始争相建立自家书院,寒门子弟如今想读书,已经不必再似昔日那般苦求了。
想到自家老爹也准备致仕之后回温县开设书院,司马懿就有些哭笑不得,到最后,还不是一样为丞相做事?连这局都看不清,怎么跟人家斗?
“多去看看也好,虽说如今各家书院林立,但却不比三学这般条理清晰,父亲想要建立属于我司马家的书院,叔达夺取学学也好,这三学之中,学问颇大,日后我司马家若要开办书院,可以效仿一二。”司马懿点头笑道。
自家老爹既然想开书院,其实也不是坏事,丞相如今对于这种事明显是持鼓励态度,书院办的越多,这人才多了,注定会进一步削弱士权,但大势已成,现在就算看清了又能如何?父亲看不清,其实也不是坏事,否则司马懿真不知道自家老爹知道真相之后会做出怎样的举动,但肯定不会像现在这么积极的想要开创书院了。
回到家中,司马防看到司马懿虽然还是没什么笑容,但也不再是以前那般沉着一张脸了,毕竟那些忠义之士如今也纷纷开始朝着陈默倒戈了,司马懿大概能够理解父亲态度转变的原因,大概也是心累吧,他那个目标距离他们似乎越来越远了。
“都下去吧,仲达,你留下。”司马防对着众人摆了摆手道。
萌寵當家
“喏……”司马孚连忙躬身一礼,带着仆从婢女退走,只留下司马懿在这里。
一紙契約,惹上冷情總裁
“父亲有何事?”司马懿好奇的看向司马防,见他神情严肃,心下一凛,不会又要做什么事吧?
“仲达,你实言于我。”司马防看着司马懿,以罕见严肃的表情道:“如今兴复大汉,诛除陈贼的机会真的一点都没有了?”
虽然对于司马懿投靠陈默的事情十分不满,但司马防也算看出来了,自己几个儿子里面,真正有本事,能洞察局势的人,只有司马懿。
“父亲何有此问!?”司马懿大惊,连忙问道。
司马防皱眉道:“你只需说有或没有!”
“绝无可能!”司马懿果断的摇了摇头道:“孩儿不知道何人与父亲谋划此事,但孩儿只想请父亲立刻与此事脱开干系,切莫有丝毫沾染,否则我司马家必有灭门之祸!”
开玩笑,前几年陈默不在洛阳,主力尽出的情况下,这些人暗通曹操、孙策、刘备都未能动摇陈默根基,如今陈默已攻灭曹操,据有中原,民生也日渐稳定,无论民间还是朝堂,都已经被陈默把控的情况下跟人作对,不是找死么?
司马防点点头,没说什么,转身准备离开。
“父亲!”司马懿却不让,一把拉住司马防道:“此事关乎我司马氏安危啊!”
司马防皱了皱眉,摇头道:“为父并未答应!”
“父亲可否与我详述此事?”司马懿皱眉道,这不是答应不答应的问题,如今的架势,显然对方接触过自家老爹,这种事情,哪怕只是牵连上一点,都会惹来灭门之祸。
司马防摇了摇头道:“为父虽未答应,但也不能害他们。”
他知道,一旦自己说出,自己这儿子很可能直接将这些人给卖了。
“孩儿只想知道他们要做什么!”司马懿摇了摇头道:“父亲可曾想过,就算父亲不参与此事,一旦这些人事败被擒,也可能反过来将父亲供为同党!”
我的妹妹武則天
司马家的名声从司马防出任三公开始就已经臭了,司马懿可从不相信什么义气,事实上,在这官场上又有几个人是讲感情的?自家老爹没有同意,那就很可能已经被对方当成政敌了。
逼入洞房
司马防虽然没有司马懿这般聪慧,但毕竟是官场上沉浮多年的人了,很快明白司马懿这话中的意思,眉头渐渐皱起,有些纠结。
“父亲,我不知道对方在此等时候会用何计策,但以如今的局势,不管怎样想,都难成事,一旦事败,父亲很可能被对方牵连进来!”
司马防犹豫了片刻之后道:“我觉得此计也未必不能成。”
“父亲请说。”司马懿看着司马防道。
“为父不能言其姓名,他们也为全盘与我说,只说陈默如今虽然势大,然若陈默暴毙而亡,则陈默势力便会群龙无首,立刻土崩瓦解!”司马防犹豫再三后,还是道。
誘拐少年當老婆 洋菓子物語
行刺?
司马懿想到丞相府那明岗暗哨,刺客想要混进去绝对比刺杀天子都难,至于等陈默出府之后行刺那也没可能,就司马懿知道的,陈默身边就有明暗两支部队在暗中守护,至于还有没有其他的,那就不得而知了,什么人想出的这等馊主意?这事儿若能成,陈默也不可能活到现在,真以为以前没人想过这法子?
随后想想,又觉不对,经历过上次洛阳之战后,朝廷都被陈默清理了一遍,朝堂上有资格和立场跟陈默做对的,已经没几个了,这些人不可能用这种幼稚的方式,甚至不可能动这个念头,甚至还动到了自家父亲身上。
谋事不密,轻易便让人知道了行动计划,这……别说是谋士,但凡一个经过宦海浮沉的人,也不该用这种方法,徐州那无数次刺杀已经证明了这条路走不通,更何况还是在陈默的大本营洛阳,想要在这种地方刺杀陈默,根本不可能。
看了看司马防,司马懿确定自家父亲是不可能说出对方是何人了,不过为了撇清其中关系,这件事还是得尽早告知陈默才行,免得连累了司马家。
当下,司马懿对着司马防一礼,转身就走。
“仲达!”司马防皱眉喝道:“你为何对那陈默如此死心塌地?”
“孩儿是为保我司马氏!”司马懿叹了口气,看着自家老爹,有些心累,但凡自家家里有一人能够洞清局势,避开人家锋芒,自己也不用舔着脸千里跑去给人家当手下,更不用帮陈默做那些脏活,司马家有如今的尴尬境地,司马懿觉得自家老爹至少得付一半责任。
司马防闻言皱了皱眉,最终却只是叹了口气,也没再多言,哪怕他心中依旧是承认汉室的,但若真的要因此而将整个司马家都赔上的话,司马防显然也是不愿意的。
司马懿没再多言,朝着司马防拱了拱手之后,便转身迅速跑出司马府,直奔向丞相府的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