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民國之遠東鉅商 txt-1你也去

Home / 軍事小說 /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民國之遠東鉅商 txt-1你也去

民國之遠東鉅商
小說推薦民國之遠東鉅商民国之远东巨商
后知后觉的白山也赶紧努力去查,并显得慌乱。
因为这里面竟然有一直支持他的,他以为没有任何问题的韩怀义的影子。
但这个时间点对白山也而言,已经太晚。
他知道的太晚了。
他更不知道的是。
早在去年。
也就是60年的9月10日,金钟泌、金炯旭等人曾打算会见玄锡虎,商讨整军问题,但玄锡虎不在,他们也一度被宪兵带去审讯。
而那天晚上,他们聚会于首尔忠武庄,便开始密谋兵变,这个就是大名鼎鼎的“忠武庄决议”。
然后在60年的11月9日,“忠武庄决议”参与者又来到新堂洞朴志喜家中,推举朴志喜为兵变领导人。
也就是说,其实从那个时候开始。
私下得到韩怀义支持的朴志喜就已经决定动手解决问题。
另外白山也作为以为胜券在握者,更不知道张都映其实对他早有不满。
2月,张都映被正式任命为陆军总参谋长一职,说起来还是白山也认可的呢。
如今却成为他挖掘自己的最重要一击。
也就是说。
如今的局势是。
外人以为:白山也,张珉,张都映,朴志喜集团。
真实情况却是,白山也+张珉-韩怀义VS张都映+朴志喜+韩怀义。
紧接着白山也又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
自己的儿子白再勋正出席香港的航天庆典!
这是已经是4月3日晚上。
白山也做出一个决定。
他发电报去香港,表示自己忽然病倒,要白再勋赶紧回来。
结果,电报石沉大海。
不妙了!
白山也懵逼之余愤怒抓狂。
他也是纵横三千里河山多年的人物,发现自己被算计到如此地步后,心内的烈火腾的下燃烧了起来。
但是怎么办呢?
白山也和心腹立刻展开讨论。
这件事他还必须瞒着美国金主海勒,因为他很清楚,这种利益合作的基础是他对局势的掌握。
如果对方发现他落入窘境,那么对方也许就会改变主张,总之他没奢望过美国佬和自己同生共死或者为自己出兵,因为这不现实。
也就在他做出相对部署很针对的同时,韩怀义叫上了白再勋和陈落河两个小辈在家里吃饭。
在桌上。
韩怀义忽然开门见山:“其实最近我一直在盯着你。”
白再勋比白山也要菜的多,他懵逼脸!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利益面前没有朋友,但是有些情义是必须讲的。比如你们三代之间的感情。”
韩怀义夹了块鱼给白再勋,然后道:“为了表示韩家对白家的诚意,我已经让奉武去往韩国见你的父亲了。”
白再勋彻底慌了:“韩公,我怎么一头雾水啊。”
“所以啊!”韩怀义叹道:“你如此单纯,让我怎么敢将全部赌注丢在你身上呢。你弱,就是罪。但是时至今日,其实我也已经将你当成家里的孩子看待。嗯,无论你追的上追不上海琳娜。”
“求您直说吧。”
“朴志喜也是我的人,我不喜欢张珉和海勒的勾结,因为他背后的人对我们充满敌意,但这件事无法在美国本土解决,目前看是这样的,因此我们只好在东亚落子。”
“你的父亲和张珉因为海勒的允诺,而期待更多。”
“但那将动了我们的蛋糕。”
“当然了,我确定你父亲的眼光不足,他以为的重要合作伙伴只是将他当成马前卒而已。”
“FBI的埃德加在内,以及摩根洛克菲勒家族的那些孩子们对于目前再任的那位非常不满。而我亦然,所以我必须要解决海勒和张珉。”
“但是因为你!以及曾经的友谊,我又要保证你们父子的安全。”
“这个安全包括权势地位。”
“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你父亲和海勒的任何事。”
韩怀义说完静静的看着白再勋。
白再勋目瞪口呆:“我当然知道,只是我不知道这会引起你的不满。另外我也仅仅知道海勒和我父亲以及张珉要进行韩国的货币改革,同时还要收拢兵权,增加美军在曾经的临时首都釜山的话语权等。。。”
“然后就没新罗马什么事了,我们每一笔生意的流水都要在你们的掌握之下,你们可以轻易的冻结我们的资金,限制我们的生意。”
韩怀义指着盘中餐:“蛋糕就这么大,海勒作为预定的财政部长代表的利益集团一旦入驻,必定挤兑新罗马的利益,其实,你的父亲在和海勒接触时背叛了我。”
白再勋。。。
“所以奉武不在这里,他已经去见你的父亲,这很危险,可是这是他应该有的阅历,如果我的孙子出问题,如果你的父亲不够聪明的话。”
韩怀义叹了口气:“好在你在这里。这话有点伤人,但是这就是政治,也是斗争。”
白再勋沉默半响,问:“韩公,我们最后会怎样?”
“光州和济州的自由贸易区的重要岗位,和新罗马利益的重要分享者,副总督职务,以及自由港军警的联合统领权。”
白再勋闻言吃惊的抬起头。
韩怀义道:“一切都是生意,我从来不会想把谁赶尽杀绝。是你的父亲要掌握所有,并联合外人取缔我该有的利益。我之前对你们没有扶持吗?投资不需要回报吗?”
白再勋汗颜,半晌他问:“韩公,需要我做什么?”
“你也有自己的班底了,是吗?”
“是的。”
“保护奉武,另外你觉得你还能为我做些什么?”
白再勋在想。
一直没吭声的陈别江骂道:“你特么的傻啊,韩爷要你保护奉武,肯定是因为有人会对他不利。你爹不至于这么疯狂,那还有谁?”
“海勒!”
“杀了他。”陈别江道:“把你的关系给我,老子去杀了他一了百了!”
韩怀义大笑起来:“想不到陈大有那厮有这样一个好孙子!”
数十年前,陈大有和石金涛勾结,结果被韩怀义利用洋人做虎皮,在韩家老宅里直接给怼在墙角。
如今,他的孙子却是韩怀义十分欣赏的一个晚辈。
世事如棋,谁能想到呢。
韩怀义摆手道:“白再勋你也去,和陈别江一起,秘密抵达韩国为你的弟兄奉武保驾护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