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uac2h超棒的都市异能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愛下-第兩百六十六章 高人又在提點我們了看書-r89jt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小說推薦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不多时,八个擂台上的人就陆陆续续的换了一批。
他们俱是神情凝重,心潮起伏。
有仙人亲降观看我们的战斗,这是何等的荣耀,若是被其看重,还不一飞冲天?
既然领导来视察,不管如何,定然要拿出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实力来好好表现啊!
一时间,擂台上的打斗水平直线上升,你来我往,有声有色。
众多弟子都是铆足了劲,手中法决不断的变换,灵光大方,各种特效天花乱坠。
而且,除了特效外,上台的有八成都是帅哥靓女,男的俊朗潇洒,女的仙气冷傲,配合修仙的飘逸,绰约的身姿,着实是令人赏心悦目。
就算是前世的电影都不敢这么演,小鲜肉太多,投资成本太大。
让李念凡过足了眼瘾,同时不得不感慨,修仙果然可以让人的颜值增加,美女遍地走。
不过,虽然李念凡对修仙一窍不通,但是对比来看,这些弟子的水平确实不算高,毕竟特效比起青云谷的那次,差了太远太远。
有一个擂台上,居然有两名修仙者一个扔着火球,一个扔着水球,互相丢着玩,不亦乐乎,有点搞笑。
寵妻來襲:狼性Boss億萬囚
众人顺着李念凡的目光看去,自然也发现了这么一对奇葩组合,清风老道的脸色顿时一黑,连忙招来了手下。
低声呵斥道:“你们搞什么?怎么安排了这么个节目?丢沙包玩呢?赶紧换了!”
一旁,龙儿则是尝了几口菜后,索性放下了筷子,可怜兮兮的看着李念凡,“哥哥,我想吃水果可以吗?”
她本来就挑剔,又跟在李念凡身边吃惯了美食,口味自然更加的挑剔了。
“没问题,不过饭还是得吃的!”李念凡笑了笑,随手递给龙儿一个橘子。
“汪汪汪!”他的脚下,大黑蹭了蹭裤管。
李念凡无奈的拿出一个苹果,放到大黑的嘴里,“嘴巴都给你们养叼了!行吧,也给你一个。”
“咔擦!”
大黑轻易的咬开苹果,嘴巴咀嚼,发出“吧唧”与“咔擦”的脆响声,同时,有浓郁的苹果汁从狗嘴里流淌而下。
姚梦机等人的心里承受能力好歹练出来了,清风老道则是完全傻了,他看了看龙儿手中的橘子,又看了看被大黑咀嚼的苹果,情不自禁的用力的吞咽了一口唾沫。
这等灵果,居然……居然……就这么轻易的拿出来吃了?而且,还喂了狗?
何等的奢侈,让我等穷逼还有什么脸面活着啊!
他的大脑嗡嗡作响,心疼到肝颤,恨不得从大黑的嘴里把苹果给抢过来。
他看着那滴落在地的苹果汁,如果不是还有一丝理智,恐怕会趴下去舔干净。
随后,他的目光一凝,落在龙儿剥落的橘子皮上,顿时眼眸大亮。
他沉吟片刻,终于还是深吸一口气,带着无与伦比的紧张,平静加和蔼的开口道:“小姑娘,这个橘子皮没地方放吧,不如让我帮你扔了吧。”
龙儿随手就把橘子皮给递了过去,“呐,谢谢。”
“不用谢,不用谢!”清风老道的声音都在颤抖,小心翼翼的接过橘子皮,当即离开了座位,找个了角落,将橘子皮好好的贴身藏好,准备留着回去细细的品尝。
收获颇丰,收获颇丰啊!
他重新回到座位,众人已经围绕着擂台展开了讨论。
对于他们来说,这擂台自然是没什么好看的,一群蝼蚁在打闹罢了,不过见李念凡看得兴致勃勃,那肯定是要配合的。
不仅仅要配合,还要好好表现,即刻承担起了解说的重担。
洛皇见李念凡正在看着其中一个擂台,当即解说道:“李公子,那名持剑的男子手中的剑是一柄中品法器,不仅削铁如泥,而且还能让法力附着,增幅其锋利,他的对手拿的同样是一件中品法器,铃铛的声音可以让人的灵力变得混乱。”
李念凡忍不住好奇道:“法器是如何炼制的?”
这可比自己铸造的刀厉害多了,若是人手一把,还不所向披靡。
洛皇回答道:“是用一些妖精尸体的特殊部位以及内丹,加上天才地宝炼制而成。”
李念凡点了点头,不出所料,条件果然苛刻。
他目光一转,落在了另外一边的擂台上。
这个擂台下围观的人最多,也最为的热闹,并不是因为打斗精彩,相反,这个擂台上的两名修仙者实力处在中下游层次,主要是因为美。
斗法的两人,都是大美女,一个善用水法,一个善用火法,虽然实力不高,但至少不会像之前那个互相丢水球的二人般无聊,倒也打得有来有回,裙摆飘仙。
而且穿着居然与施法相互配套,分别穿着一套红裙,一套蓝裙。
使用火法的少女手中拿着一个火红色的珠子,每次掐动法诀,都会借助火红色的珠子,使得火焰的强度大增,形成火链长蛇,窜射而出。
见到这一幕,李念凡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众人心头猛地一跳,清风老道不假思索的问道:“不知李公子因何发笑?”
“只是想到了一些趣事,感觉这两个女子倒也有趣。”
李念凡摆了摆手,见大家都看向自己,只能无奈道:“不知道你们可看过凡间的喷火戏码,我刚刚突然觉得那女子根本不需要那个珠子,手持火油的话,可以起到相同的效果。”
“咦?”
所有人都是一愣,看着台上,顿时露出一丝惊疑。
似乎……真的是如此。
那红色的珠子好歹也是中品法器,效果居然只是与火油相当?
却听李念凡继续道:“而且,火油刚好能克制住对面的水,因为可以让火在水上燃烧,若是用火油的话,兴许胜负已经分了。”
这,这……
众人目瞪口呆。
他们是修仙者,平常比拼的都是法力和法宝,谁会想到凡间的这些道道?
这……区区凡物居然能起到这么大的作用?
这原理凡人都知道,但他们以前居然从没有想过。
洛皇忍不住佩服道:“李公子果然大才,一语点醒梦中人啊。”
不过,众人虽然惊叹,却并没有放在心上,这原理对于修为低的人来说,确实很实用,但是对于在座的,已然是毫无作用。
“其实都是些很简单的道理而已,你们身居人上,灯下黑,没能注意也正常。”李念凡笑了笑,随口举例道:“就如姚老喜欢弹琴一般,若是想要让琴音的更响传播得更远,完全可以在旁边放一个喇叭嘛。”
轰!
姚梦机、秦曼云和古惜柔脑子顿时就炸了。
临仙道宫修的就是乐道,传承便是琴曲,琴音的强弱从来不都是靠着法力、曲谱和用的琴来决定的吗?旁边居然可以放喇叭?
是啊,为什么不能放喇叭?
如果这个喇叭同样是一件法宝的话,那威力会增长到什么地步?
嘶——
西界拳皇 黑武士之心
他们的头皮瞬间发麻,看着李念凡,恨不得顶礼膜拜。
高人这分明就是在提点我们啊!
其他人同样震撼了。
众人一同抿了抿嘴巴,突然之间生起了一丝羞愧之感。
刚刚自己居然对于这种斗法不屑一顾?但是你看看高人,明明实力滔天,却依旧看得津津有味,并且还从这种战斗中想到很多很多。
什么是差距,这就是差距啊!
七年驚夢:首席強寵小媽咪
以小见大,举一反三。
我们跟高人一比……不对,我们根本没有资格跟高人比,我们就是个渣渣!
我们的脑子呢?
长了干嘛用的?
怎么就这么不灵光呢?
姚梦机连忙诚挚道:“李公子的一席话当真是有如醍醐灌顶,让我茅塞顿开,受教了。”
李念凡不由得笑了,打趣道:“呵呵,姚老你这话可就过了,难不成你真想用喇叭扩大琴音?要不要现场试试,看看能扩大多远?”
一旁,古惜柔则是手腕一翻,多出了两样东西。
一样是蓝色的罩子,一样是红色的扇子。
她开口道:“难得有缘,清风,这两样东西,一个是火属性主攻,一个是水属性住防,你帮我送给那两个姑娘。”
婚寵軍
这两样中品法宝对于她而言,完全就是鸡肋,连玩物都算不上。
现在因为这两位少女,才能得到高人说出这等至理之言,堪比一场大机缘,随手赏赐是应该的。
李念凡诧异的看着她,不由得砸吧了一下嘴巴。
当个仙人就是牛气啊,财大气粗,心里一高兴,张嘴有缘就给人家送法宝去了,何等的装逼啊,可惜自己也就只能跟在身后喊666。
这就是大佬的世界吗?
清风老道不敢怠慢,亲自飞升而下,将两件法宝交到两位少女的手中。
两位少女顿时欣喜若狂,连忙停止了战斗,对着塔楼的方向恭恭敬敬的行跪拜之礼。
法宝和法器,一字之差,却是天差地别,更何况这还是中品法宝,就算是元婴期修士都要视若珍宝吧!
想不到自己居然能够得到仙人的赏识,简直跟天上掉馅饼一样。
别说她们,就连他们背后的宗门同样激动不已,宗主亲自站出来,对着塔楼拜了三拜。
李念凡看在眼里,莫名的又想笑。
有种看直播时,大佬打赏的感觉,若是那两名少女再喊一句老铁666就完美了。
其他人没想到仙人居然真的会赐福,顿时眼睛都红了,动力无穷,恨不得使出浑身解数来表演,顺便在头顶挂一个求打赏的牌子。
场面自然更加的精彩起来,各种特效加打斗,让李念凡直呼过瘾,比闷在四合院靠自己的想象力看电视有意思多了。
众人吃吃喝喝,说说笑笑,还有着表演观看,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
转眼就来到了当天下午。
就在这时,毫无征兆的,数道遁光从远处激射而来,一股骇人的气势轰然降临,让原本热闹和谐的气氛瞬间消失无踪,转而一股压抑的气氛笼罩全场。
随后,一名灰衣老者凌空立于虚空之上,眼眸如鹰般锐利,居高临下的巡视着。
在他的身后,还跟着六名修士,气势也都不弱,也不知道在寻找着什么。
灰衣老者眼眸一冷,低沉的开口道:“她绝对是往这个方向来了,给我搜!”
“嗖!”
他身后的六名修士顿时驾驭着遁光,向着四处飞窜而去,以天罗地网之势扫荡。
清风道人前一刻脸上还挂着欣慰的笑容,此时却已然铁青了下来,气得全身都在发颤。
自己为了让高人满意,有多努力你知道吗?
眼看着今天的表演活动就要圆满落幕,高人也很满意了,你给我整这么一出幺蛾子?
丹武幹坤
你这是跟我有仇啊!
尤其是,其中一道遁光,居然牛逼哄哄的直接朝着这处塔楼飞窜而来。
清风道人终于是忍无可忍,爆发了。
“不知死活的狗东西,给我滚!”
他眼眸中寒光一闪,抬手一挥,顿时有着狂风呼啸而出,无尽的飓风在空中形成一个硕大的掌印,如同拍苍蝇一般,向着那个遁光拍击而去。
那遁光还在飞行的途中,还没来得及反应,就以更快的速度倒飞而去,眨眼消失,不知道去往了何方。
灰衣老者面色一沉,目光如电,看向塔楼,厉喝道:“是谁?”
“是我!”
清风道人同样沉着脸,先是对着李念凡等人歉意的鞠了一躬,随后飞了出去,低吼道:“侯星海,这里可是修仙者交流大会,你前来撒野,可知闯了滔天大祸了!”
“呵呵,清风道友,抱歉了。”
侯星海微微一笑,态度依旧强硬,“我来此只是为了找一个小女孩,并无恶意,还请行个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