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靈契之主-第八百三十六章 降妖除膜(下)推薦

Home / 玄幻小說 /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靈契之主-第八百三十六章 降妖除膜(下)推薦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这等敏锐的程度是夏萧意想不到的,他呼出几口气,显得有些兴奋,而后又望向北部冰原。冰原从荒兽大森林北部出现,东至荒兽尾角,西到天蒙国一角,可一直往北,便是大荒极北的存在,大荒尚且未正式命名。
那里存在着夸张的元气,可冻结万物,即便夏萧的感知探去,都有点微凉的感觉。可只是微凉,令夏萧兴奋。
再沉稳之人,此时都难耐兴奋,夏萧像个手拿望远镜的孩子,紧接将目光投到南方。
真正的南海之南并非夏萧之前见过的古老殿堂那么简单,而是再之南。那片土地,是师父都为之惊奇的地方,可现在,赫然出现在自己眼中,不留半点隐藏,一切皆可被其知。
只见,极为宽广的南海之南有着另一片大陆,虽说没有大夏王朝和南商帝国所在的陆地那么大,但也并非弹丸之地。这片土地十分辽阔,其上堆满尸体,且缠绕憎恨的怨灵,令夏萧见之,当即联想到三万年来雀旦赖以生存的原因。
这些年来,雀旦一直吸收从下等世界前往大荒世界的修行者,以此吸食他们的生灵之气。而这些骨骸,想必就是那些悲惨之人的。想来也惨,分明是下等世界的天骄,来到这个世界想必也被自己世界的存在当做神来敬仰,可没想到一来就被雀旦吸食,连真正的大荒都没见着。
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靈契之主 txt-第八百三十六章 降妖除膜(下)展示
冤魂充斥的大地想必千年都不会有生灵孕育出,那等惨状,夏萧不忍多看,他当前也没有能力干涉,因为那些怨灵的情绪已扭动四周空间,如成一片真实的人间地狱,半点生灵之气都会被其拉进去,受尽他们的非人折磨。
那股力量歪打正着的将夏萧体内的魔气催动,而现在的夏萧不愿催动魔气。因为当前的他是在突破大荒桎梏,不想和语尚言他们一样。这番抵触下,阿烛担心道:
“小心点,别走火入魔!”
阿烛这个词用的还算准确,夏萧确实也怕那样的情况发生,可他当即回应道: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靈契之主笔趣-第八百三十六章 降妖除膜(下)熱推
“没事,我能将其压制住。”
体内的默契虽为自己的第六种力量,但在那股力量的牵引下,爆发了一定魔性,似人被唤醒深藏在体内的兽之本能。那等感觉,令其一瞬躁动,可很快又恢复正常。
夏萧的自制力和体内的黑树黑日不过一瞬便做到一切归元,夏萧再度扫视辽阔大荒,突然觉得大荒世界也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大。但他曾在大荒的一角走不出来,想回到另一处都是难事。
每当夏萧产生无比傲慢的想法,他就想象自己苦逼的过去。他觉得就算刻意保持谦逊,也比迷失自己好,所以一直这么控制。
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靈契之主 ptt-第八百三十六章 降妖除膜(下)讀書
阿烛始终引导着夏萧,感知到他的做法时不禁叫好,夏萧的天赋兴许不是最聪慧的,偶尔也会有些粗鄙。但她也不是什么金枝玉叶,觉得他这样就是最现实且自己最喜欢的类型,可以托付终身。
阿烛无聊的时候也问自己,他究竟喜欢的是怎样类型的人?
很久以前,她喜欢温柔强大的存在,认识夏萧时,他还不符合那样的设定。即便现在,夏萧也不是温柔强大之人,因为夏萧现在不如她自己。可夏萧的性子坚毅的像童话里的王子,无论历经多少艰辛万苦,都会救公主于苦难中。
阿烛现在并未处于苦难,但她十分欣赏夏萧这样的品质。而且夏萧很会照顾人,把他所有的温柔都给了自己,那等偏爱,令其怎能不痴迷?
阿烛嗤嗤笑时,夏萧的意识已将她甩开,令其意识到不好。阿烛连忙跟上,不禁觉得自己这么神经大条,可别耽误了夏萧的进度。
夏萧的认真令阿烛有些惭愧,她就是太爱玩了,所以很快转变态度,重新认真起来。她还等着夏萧突破大荒桎梏,打败语尚言后和自己一起去虚空兽所在之地游玩!
以阿烛现在的实力,要想跟上夏萧的进度并不算难事。
阿烛自从那场大战后,便拥有夏萧无法超越的力量,可看到大荒任何一处。就是她对那种力量有些畏惧,即便这些月中已将其掌握清楚,也很少使用。阿烛始终未忘自己的小山村,一直没忘自己是谁,她终究不是血神,所以对宇宙对世界没有那么多的好奇心,即便有,也不及下顿饭吃些什么强烈。
这是一种埋藏在骨子里的执拗,兴许也是血神觉得自己这一道分身和其他不同的最主要原因。最不像自己的分身,拥有了血神的祝福,且将继续活下去。她将幸福的活,和夏萧一起!
阿烛很快和夏萧同步,看其看到的一切,感知他感知到的一切。那几个瞬间,就像成为他一样,和其融为一体。夏萧将视野放远,大荒便越来越小,从一张地图,逐渐成了一张大致的画,没有了城镇标注,只有大致的山川河流。
这等变化发生后,夏萧已从一个站在大荒里看大荒的人,成了一个站在大荒外看故乡的神一般的存在!
夏萧亦然超越大荒苍穹,站在一片特殊地。渺小的夏萧即便再强,也在夏萧的意识中,从未像此时这样,一恍神便不知到了何处。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哪,可四下望时,眼中充满神奇。
“这是?”
只见,夏萧已站在大荒外,眼前似一个巨大的球。而背后的遥远处,是一颗庞大而炽热的太阳。
夏萧在前世的知识一瞬涌现,那就陈旧的他本以为两世都用不上的一张张图像出现在脑中,令其知道眼前看到的是什么,背后刺眼的存在又是什么。
“我站在太空中?”
夏萧惊慌失措的看向阿烛,后者歪着头,反问道:
“大荒之外的世界,被称为太空吗?”
夏萧见阿烛傻愣愣的样子,一把揪住她脸上的肉肉。
“疼!”
“我没做梦啊?那我这是……突破大荒桎梏了?”
“当然啊,自从你离开大荒的那一瞬,便已突破,不过只是意识,不是肉体!”
“怎么这么简单?”
师父花了三万年都没突破,自己却花了一年不到的时间连过三关?这等事对夏萧而言太过不可思议,以至于他看向阿烛时,满脸都是兴奋,咧起的嘴迟迟恢复不成原样。不过阿烛扬起小脸,轻哼道:
“本来就不难,只是一张膜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