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討論-1063 千壽居然……鑒賞

Home / 其他小說 /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討論-1063 千壽居然……鑒賞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小說推薦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我和五更绫濑的日常
龙之介家客厅,端坐在沙发上的千寿端着茶杯在仔细看着茶色。
虽然是在冬天,但水中沉浮的茶叶依旧翠绿。
这时坐在沙发斜对面的龙之介,直愣愣地盯着她,等她回答怎么了的话。
…………良久之后,千寿才说了一句。
“茶叶很好,就是这泡制的手法有点…粗犷。”
龙之介闻言,这才恍然地直起了腰来,笑着战术后仰靠在沙发上。
“我还以为是茶叶坏了呢,不是就好。”
千寿听着无奈,随即又抿了一口热茶,神情跟着更是复杂。
她抬头望着龙之介,心里觉得这或许比茶叶坏掉还要糟糕呢。
这种暴遣天物的痛心感觉,对她造成了破防伤害呀。
尤其,尤其是龙之介还一幅丝毫不在意,浑然不自知的样子。
这就是让她更加难说了。
具体形容一下,就是买了十瓶五粮液,保存了十年,今天打开一看。
去发现酒水全挥发了,只因为买来没有再行密封。
她现在的心情,就好像碰见这种情况一样。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1063 千壽居然……展示
龙之介战术后仰了一下,见到千寿的神色,也收敛了一点自己的笑容。
他略作沉吟后说道:“泡的不好的话,那你这杯给我吧。
茶叶还有很多,你可以自己给自己泡一杯。”
千寿那大大的凤眼很明显地流露出了思索之色。
龙之介见状又在耳边吹风:“如果你喜欢的话,回家的时候我给你带上二斤,哦不对,二两。”
哈哈,不是他小气,是因为他估摸着那些茶叶总共算起来都没有二斤呢。
反正是散装的,应该不值钱吧。
唔,不过谁让千寿喜欢呢?
这次是这个茶叶,现在再给她一点带包装的好茶叶吧?
谁料他这话说出口,千寿却是大大的摇了两下头。
她之前还真的心动了,只是这茶叶不是凡品呀。
“我在这里尝一杯就很好了,带回去就太贵重了,可不行呢。”
“嗯?散装的应该只是比较好而已吧。”
千寿听了笑了一下,一闪而逝,不是开心的,而是有些被气的。
这么好的茶叶居然说是散装的?
龙之介他不会以为是从树上直接摘下来就拿过来的吗?
茶农自产自销,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可是,龙之介还不“放过”她,继续说道:
“…毕竟,真要卖的话,肯定会做成昂贵的包装,然后卖出高价的吧?”
千寿不愿多说,只是点点头,而后继续喝着这杯茶。
她并未像龙之介所说的,把这杯她喝过一口的茶给他喝,那怎么能行呢?
那样不就算是间接接吻了吗?怎么可以那样呢?
而且还是明知道如此的情况下,那样就太……对不起妖精了。
……再喝了几口,几乎是一喝一皱眉,但接下来便也慢慢舒展了。
再怎么泡的,毕竟还算是一杯茶水。
泡制方法错误不会就喝出可乐农药的味道,只是发挥出最佳味道罢了。
就像鱼香肉丝,大厨做的和普通厨子做的,虽然差距很大,但也不是完全……
有些难以入口就是了。
龙之介在一旁看着千寿,暂时没多说话,他要等一等。
等到她从外面的严寒中缓和下来之后,这才可以聊天。
…………过了一会儿,龙之介说起了想问的事情。
就是千寿她的合同分成是怎么样的?
这种事情,千寿也没对龙之介藏着掖着,而是清清楚楚地说了一遍。
坐在千寿旁边的麻衣学姐听了听,不觉得有什么意思。
她之前当艺人的时候,也自然是少不了要和合同打交道。
虽然都是她母亲代为打理,但她自己也是看过的,也参与过。
所以并不新鲜,也不觉得什么有趣。
故而听了几句,便重新找了一个姿势,斜靠在沙发上看着自己的手机。
…………又过了一段时间之后,龙之介一边点头一边露出思考之状。
最后他猛的一点头:“明白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看来价格分成确实到最高了,不能再多要求了,不过其他方面还可以做修改。”
捧着茶杯的千寿点了点头:
“一般来说,即便你有相应的实力,可以要求更好的合同分成。
但一般也不能在书开到一半的时候再谈,尤其是新作者。
因为签约编辑什么的,如果哪天一个心情不好,又或者如何,直接给你拒绝掉。
打压你的书,那你也无可奈何。
不过你的书还有菲特小姐在,我想应该是很顺利的。”
千寿对龙之介合同的态度是很乐观的,这也感染到了龙之介。
龙之介放心不少,稍后瞄见千寿杯中茶水见底便问道:
“喝完了吗?那我带你去茶室,你亲自泡一杯吧?”
“好,那就…”
龙之介见千寿犹豫了一下,便笑着又说了一句:
“不愿意?那还是我给你泡吧?”
千寿抬头看着龙之介,很是无语。
“嘿嘿,被客套嘛,你就当是刚刚事情的谢礼吧。”
千寿也不在迟疑,这才点了一下头,随龙直接去了茶室。
————
麻衣学姐见他们两个人离开,本来收起来的双腿伸直放在沙发上,然后长舒了一口气。
这个女孩子是谁呀?
她还真没见过。
龙之介是什么时候勾搭的?
是在认识自己之后还是之前呢?
之后的话,还不是个例,那个来找他上学的宫本兰是一个。
自己可就是一点都不知道呢。
要不是出门上学碰见……
至于这个女孩子,看起来也很不错呢,年龄应该比龙之介还小几岁。
明显也是作家呢,嗯,同事吗?
虽然和龙之介在一起有一段时间了,但总觉得好像了解他了,又好像什么都不了解呢。
麻衣学姐呼出一口烦闷之气,换个姿势看手机。
嗯,虽然她的存在感消失,别人看不见她。
但是她可以看别人呀,看看最近演艺圈的事情,看看最近的影视剧风向,看看时装杂志什么的……
都还是可以的。
这既符合娱乐需要,又符合工作需要,两开花呢。
…………又过了好一段时间,龙之介这才和千寿先后出现。
不过他们没有再来客厅,而是又一起往玄关门外走去。
刚才亲自看着千寿泡茶,龙之介也开启写轮眼复制了下来。
相信下一次,不会被人说成暴遣天物了。
当然,千寿没有直说,只是在教授他泡茶的过程中,言语自然透露出的那种痛惜的感觉。
让龙之介有种自己糟蹋了好东西的愧疚。
喝完茶之后龙之介还是给他送了一点。
最后,茶叶让千寿带回去了一点,同时呢也上楼打印了一份最新卷的中二病小说。
这样,千寿就没有事情了。
龙之介他也要去谈合同去了。
大家都出去,还顺路,那自然一起走喽。
————
走在小区了,龙之介还是问了问左边和他一同走着的千寿。
“你早上还要去其他地方吗?”
千寿摇了摇头。
“ Oh.”
但是她又点了点头。
“ Um?”
千寿解惑道:“本来只是专门来找你的,不过看见妖精的房子,我想进去帮她打扫打扫。
毕竟也有段时日没来打扫了。”
“那要辛苦你了。”龙之介说着目光搜索了一下妖精的房子。
妖精的独栋别墅就是在这片小区里。
虽然不是核心地区,但离的也不是太远。
脚步快得一点五六分钟就能到,慢一点十多分钟也就能走到。
哦,是他的脚力。
这里虽说是小区,但就和大学一样,有的也会被叫做大学城。
这里也一样,可以算是一个微缩的小城市。
什么设施都哟,而且每一片居住的区域人群也并不相同。
说起来,他也好久没看妖精的房子了。
————
龙之介和千寿停在妖精房子门口,看起了这栋独栋的别墅。
嗯,一切依旧,宛如夏天的时候。
只是那时青翠的藤蔓,现在已不复光华。
“唉,如果不是早上有事的话,我倒想和你一起进去打扫一下。”
千寿只是应了一声,随即有些叹气。
龙之介余光瞄见,心里也会有些不是滋味。
他好久没见妖精了,千寿又何尝不是呢?
要不是自己的原因,妖精现在怕还会在这里吧。
安慰千寿,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只能在心底长叹一声。
…………“走吧,龙之介。”千寿深吸一口气后收回目光说道。
而后继续往离开小区的路上走。
龙之介诧异地看了千寿一眼,赶了两步,追上去说:“你不是要…”
“临时起意,但是我没有带钥匙,进不了门也没有办法。”
龙之介听了却露出笑容:“那……不是正好吗?”
“嗯?”千寿转头脑袋看着她,短发发梢遮住半边眼睛。
“我是说,这样我也可以参与了,今天下午…嗯,要不明天早上吧?
咱们再一起来这里打扫卫生。”
走着的千寿注视了一会儿龙之介,说道:
“算了吧,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别嘛,我也喜欢尽尽心呀。”
“好。”千寿立刻答应了。
这让龙之介突然不知道怎么反应了。
emmm……答应就行了。
龙之介继续看着千寿,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对于妖精离开的事情。
是怨自己?还是有些怨?
唉,就算千寿怪罪自己,也是正当的呀。
龙之介心里摇摇头。
或许是话题不是那么轻松愉快,千寿本来就凛然冷酷的样子,此刻更加让人不敢直视。
虽然这样,也是独具风味。
唉~终究还是笑着的时候好看呢。
————
出了小区,龙之介也转移话题,同千寿往九公主车站走去。
“最近好像初中高中都期中考试了,你们那儿也一样吧。”
“是的,也是才考完。”千寿答道。
“那你成绩…估计怎么样呀?”
“嗯,挺好的挺好的。”
龙之介闻言瞥了一眼旁边的千寿。
说了两遍,这个在心理学上……或者不用说什么心理学,也会让人感觉到有些奇怪,觉得有些隐瞒吧?
看来千寿对考试并不乐观呢。
“咳,那语文成绩肯定是最高分吧?”
…………千寿沉默了。
她,居然沉默了,龙之介惊异地扭头盯着她。
不过还未等他心里吐槽,千寿就看向了别处微带着一丝羞恼说道:
“谁说轻小说作家就必须语文考得最好呀。”
“额,”龙之介苦笑一下,本来还准备缓和一下气氛呢,又踩雷了,
“嗯,那也不至于是最差吧?”
千寿稍顿了一下:“那当然了。”
龙之介有些忍不住笑道:
“你喜欢写小说,但成绩不好的话,你父亲怕是不会让你继续写小说了吧?”
千寿保持沉默,似乎触及以前的一些什么事情。
龙之介见状,心里生无可恋。
自己说话果然要动脑子啊,宅就了,就不会和人愉快聊天了,除非说前动脑子。
哎呀呀,还是再换个话题吧。
反正刚才也只是随便先谈一下,接下来可就要认真了,不能出现这种尴尬的局面。
……一起步行了一段路,龙之介也再斟酌了一下。
然后这才看似漫不经心地说道:“平常周末你和朋友出去玩吗?”
千寿又是一时不说话。
学校的朋友,虽然有时候也会叫她去,但大多时候她又都是不去的。
毕竟你叫一个小说宅去参加现充的活动……
不过和妖精就不一样了。
她想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说:“最近没有。”
龙之介微舔了一下嘴唇道:“那…妖精最近怎么样?”
但说完他就后悔起来,说好了要讲究策略,怎么突然就直接说了出来呢?
可恶,说话又不动脑子了。
他心里很是懊恼,恨不得一拳打出光速让自己回到之前的时间再来一次。
“还好。”
“那……”龙之介一停,动了下脑袋才说,“有没有什么更详细一点的消息。”
哈~既然已经说破了,还是毫不掩饰地问吧。
千寿神色平静如湖:“没什么能跟你说的,都是女孩子之间的事情。”
“这样啊,那有没有妖精的近照呀?我还挺想看看她的。”
千寿此时却很诧异地看了龙之介一眼,并且继续盯着他。
……龙之介被看得有些纳闷起来。
自己就是要了一下妖精的照片呀,又不是拿这些照片做什么坏事。
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