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411.相伴

Home / 遊戲小說 / 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411.相伴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苏安然有些茫然的望着黄梓递给自己的两份礼物。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我的師門有點強-411.鑒賞
那道葬天阁所诞生的初始意识,在玄界一般都被统称为“初灵”,代指“初生灵识”之意,是玄界较为常见却又非常罕见的至宝。
说常见,是因为任何法宝、法阵在某种机缘巧合的情况下,都会诞生这么一道灵识,之后只要悉心栽培,避免这道灵识过早夭折,就会自然而然的成长为对应的“灵”,如法宝兵器之类的器灵、法阵的阵灵等等。
说罕见,则是因为玄界的“灵”可不算常见,尤其是那些道宝之流。
法阵姑且不提,毕竟法阵的阵灵是无法采用特殊手段强制诞生的。
但法宝却是可以。
邪道一点的手段,便是在杀死修士后捕捉其神魂,然后以极端手段抹去其神智,然后借由锻造师之手融入到法宝之中,让这类法宝成为绝品法宝,乃至道宝。
温和一点的手段,则是如黄梓所言的这般,寻来一道灵识,然后经由一些特殊手段将其融入到法宝之中,让这件法宝脱胎为绝品法宝。只是此等手段不如前者那般,可以将一件法宝强行提升为道宝。
当然,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都涉及到了其他许许多多的问题,无法一言概之。
黄梓将这道初灵交给苏安然,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要让屠夫再次回归到一流绝品法宝的行列。而且以屠夫依旧残存着的某些特殊之处,想要重回道宝行列也要比其他从零开始培养的法宝容易许多。
甚至说不定,还能够成为比此前的屠夫更强大的道宝神兵。
不,应该说黄梓的意思,是想让屠夫变得更强,否则的话他不会将帝玉也交给自己——苏安然如此猜想着。
他虽对法宝材料不熟,但太一谷里有一位对各类法宝材料极为熟悉的天才。
许心慧。
这位太一谷七弟子甚至还有一个身份,万宝阁次席锻造长老——首席是万宝阁阁主。
作为玄界三大中立势力之一,万宝阁不同于药王谷和万事楼,这个由一群锻造师组成的第三方势力成员极其复杂,除了组建万宝阁的几位创始人外,万宝阁内的其他成员皆是来自各宗各门各世家,而他们聚集到一起也多是为了一起研讨法宝的制作和更新换代等等,从不涉及玄界的其他事务。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如今才没有哪个宗门世家去找这群人的麻烦——昔年也不是没有宗门世家想要将万宝阁收为己用,其结果便是万宝阁无条件给敌对宗门提供了一大堆的法宝,然后将这些不怀好意的自大宗门给硬生生抹去了。
太一谷和万宝阁没有任何冲突,所以自然也不会对太一谷做出任何限制与封锁的行为。
当然,万宝阁的底气没有药王谷那么足也是其中之一,毕竟不同于药王谷整个势力都藏在一件法宝里,可以到处乱跑。万宝阁的驻地可是公开的,只不过发展到如今的万宝阁,也早已不是当年可以被人随意威胁、攻打的那个万宝阁了。
不说其他,自万宝阁研发出灵舟,甚至还能够将灵舟改造得如同航空母舰、战列舰这般程度后,就没有哪个傻子还会想打万宝阁的主意了——当年数十艘灵舟万炮齐发的那一幕,至今依旧是许多中小型门派和世家的共同噩梦,哪怕就算是十九宗、三十六上宗,面对这些也同样会感到一阵头皮发麻。
据说第三型灵舟的开发,自家这位七师姐就发挥了重大的作用,也因此才会成为仅次于万宝阁阁主的次席锻造长老。
不过这位“锻造长老”在看到苏安然手中的那块紫玉后,就让苏安然见识到了什么叫口水直流三千尺。
但她对黄梓还是相当尊敬的,所以并没有从苏安然手中骗走这块紫玉——苏安然相信,若是换了个人敢在许心慧面前拿出这东西,恐怕许心慧杀人夺宝的心都有了。
尔后,苏安然自然也就从许心慧这里知晓了“帝玉”的价值和作用。
所谓的帝玉,外层的玉只是一种伪装而已,真正的作用是玉内的那道“东来紫气”。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起點-411.推薦
根据法宝功效的不同,只要一道百年份的“东来紫气”都可以获得诸邪不侵、诸法可破、诸器可斩等不同的特殊效果,而在此过程中添加其他的材料,自然也能够更大幅度的提升这些特性。
许心慧曾经便有幸以“百年紫气”为材料制作出一件护身法宝,让其拥有了佛门莲台的“诸邪不侵”特性,甚至比之佛门莲台的效果还要更强。尤其最重要的是,许心慧锻造出来的这件护身法宝可不像佛门莲台那般是消耗品,而是一件能够持续使用的防护型法宝。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txt-411.推薦
但千年份的“东来紫气”,许心慧是真的没见过。
因为根据她的说法,这“东来紫气”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采集的,而是需要配合特殊的修炼手法才能够进行采集。而且这“千年份”可不是说一天之内有三十六万五千人一起采集就能够一次性制成的,而是需要持续三十六万五千天,每天都采集一丝“东来紫气”才能够形成这一道千年份的“东来紫气”。
由此可见珍贵之处。
苏安然只听自家这位七师姐的描述,他便已经知道,黄梓是想要以这份“东来紫气”为材料,洗涤屠夫内里的血煞,将屠夫彻彻底底的进行改头换面。
毕竟,屠夫或许很适合自家四师姐的叶瑾萱使用,但随着苏安然渐渐放弃了剑技一途,而是钻研核弹剑气后,屠夫的效用也就渐渐变小了。甚至当年许心慧给苏安然炼制的那柄昼夜,都已经被苏安然收藏在储物戒里吃灰许久了。
他的本命法宝屠夫都几乎没什么机会出场,更何况只能增大剑气杀伤范围的昼夜?
不过许心慧在和苏安然聊了一会关于“帝玉”的事后,她觉得自己大概是猜出了黄梓那个老头儿的想法,于是便从自己的库存里捣鼓出一些材料,一并交给了苏安然。
这些材料,大多都可以用于“帝玉”的辅佐材料,少部分则是能够提高屠夫的锋锐度和速度——毕竟现在屠夫对苏安然而言,就是一个载具而已——另外还有一些,则是用于增加苏安然的神识感应能力,还能够起到一定的控制力加强效果。
至于强化剑气?
许心慧表示不是她没有,而是那些材料都无法增幅“苏安然的剑气”,所以就不拿出来让苏安然糟蹋了。
糟蹋。
苏安然的脸色有些难看。
他不就是毁了许心慧大概几年的库存而已嘛,勉强算起来也就是十把八把的绝品法宝,怎么七师姐就那么小气呢,大师姐都没老揪着这事不放。
不过这种话,他肯定是不敢当着许心慧的面说的。
怎么说也是自己的七师姐,还是要尊敬一下的,绝不是因为担心以后法宝不能免费维修或者有可能被加入一些特殊的手脚。
而且,七师姐也给了自己不少的材料,他总不会拿完材料就吐槽吧。
这太狗了。
但从许心慧这里,苏安然也的确是了解到了不少关于洗剑池的情报。
正常情况下,法宝的打造都是一次成型的,之后就算要进行改进,也只能把法宝融了重新锻造,不过因为修士自身对法宝已经有了一定程度上的习惯,所以进行二次打造的时候便能够更好的符合修士自身的习性,等于是说更切合修士自身的习惯和手感,所以自然也不会有人反对或是绝对不方便。
但此举,只能对绝品以下的法宝进行二次乃至三次锻造。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411.相伴
毕竟玄界不是游戏,不可能说你提交一堆的素材后,就可以直接进行强化改造——要知道,绝品法宝乃是拥有器灵,而法宝本身对于这些器灵而言就是一个家,你把法宝给毁了,便等于是毁了器灵的家,这些器灵能够同意?
都市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愛下-411.鑒賞
更何况若是法宝被毁,器灵自身也会彻底消失。
所以通过二次锻造手法进行改造的,自然也就只能用于绝品以下的法宝。
甚至于此法,也只能用在那些非本命法宝的法宝兵器改造上。
要知道,修士的本命法宝,乃是修士的性命相交之物,你把修士的本命法宝毁了,这对修士自身也是一次非常严重的创伤,几乎可以说是伤及本源的重创了。
这也是为什么修士对本命法宝的挑选会那么严格和仔细的原因。
当然,玄界并没有绝对。
藏剑阁的洗剑池就是一个相当特殊的地方。
只不过这个地方,只对剑修有效。
传闻中,洗剑池乃是剑宗的一处宝地,它本身具有分离材料本质的特性,之后在无数剑修的摸索和研究下,终于创造出了一个针对飞剑的特殊升华方法:那就是让洗剑池将材料的特质进行分离,然后再把想要淬炼的飞剑放置在这些材料的附近,那么被分离出来的材料特性会根据就近原则,直接融入到附近的飞剑里,帮飞剑完成一次材料上的升华改造而不会对飞剑造成任何损害。
这种淬炼方式,并不会伤及法宝自身,自然也就会不会伤到修士的本命法宝。
所以本命境以上的剑修往往在寻获什么天材地宝,能够让自身的本命飞剑更上一层楼时,便都会选择等待藏剑阁的洗剑池开启,因此进入洗剑池对飞剑进行淬洗也就成了玄界剑修们继北海剑宗的试剑岛、万剑楼的试剑楼后的第三大剑修盛事。
灵剑山庄其实也有类似的“活动”,只是灵剑山庄乃是以剑气而著称的剑修宗门,所以他们举办的类似活动,自然不及北海剑岛、万剑楼、藏剑阁等三大剑修圣地那么吸引人,算不上是“四大”盛事,所以多多少少其实也是有点损及颜面。
对此,灵剑山庄的应对方式,就是干脆趁着“活动”举办时,直接开放一个秘境让剑修进入探索,并且为拔得头筹的修士提供极为珍贵的东西:或剑诀、或飞剑、或材料等等,倒也算是吸引了不少的剑修前来,勉强也算是不坠“四大”颜面——尤其是灵剑山庄举办这类活动时据说得到高人指点,所以已经相当有经验了,每次都会开放好几个阶级,以供修为不同的剑修们进行挑战,算是挣得不少好评。
只是灵剑山庄的活动,黄梓并没有刻意提醒和嘱咐,所以苏安然并不知道此事。
现在的他,正在进行最后的准备工作。
已经从“规则”那里听闻了情报,苏安然自然也知道此次洗剑池之行绝不轻松,恐怕不止是窥仙盟和藏剑阁的人会找他的麻烦,说不准就连左道七门都会混入其中给他添乱。
因为按照黄梓的说法,他是下一个五百年气运轮回的有力竞选者,算是内定的天命之子之一。
而左道七门想要毁坏未来五百年的玄界气运,那么肯定就会对他们这批天命之子下手,具体的做法他是不太清楚的,但想来无非也就是谋害、囚禁之类的手段。而苏安然可不想自己年纪轻轻就直接英年早逝,所以他自然是要多做一些准备工作,可惜三师姐还没归来,所以他暂时没有剑仙令可以用。
至于黄梓,很干脆的直言,他不可能给他剑仙令的。
这里面便涉及到了苏安然所不知道的天道规则,而他这次在葬天阁出手,便已经算是坏了规矩,接下来还有一大堆的麻烦事,所以短时间内黄梓是哪都不能去了。
这一点对于黄梓而言,实在是一件相当不开心的事。
毕竟他刚知道了窥仙盟十五仙之一星君的身份,但眼下却不能跑过去宰人,这种心情自然不可能好到哪去。
所以他才会千叮咛万嘱咐的让苏安然赶紧把屠夫升级,将他的命轨和天道再一次分离,如此一来才能够躲避得了一些隐世老怪们的查探——在没有成就地仙之前,太一谷所有弟子的命数都是被顾思诚以秘法隐藏起来的,因此就算别有用心之人也无法提前针对这些人进行布局谋划。
苏安然就在这样略显紧张的氛围中,迎来了藏剑阁的洗剑池开池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