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說

jlnj4優秀都市小说 進化之超越星辰笔趣-01622 災厄之花(二)推薦-regb7

進化之超越星辰
小說推薦進化之超越星辰
“喂!你手摸哪里呢!毛手毛脚的,当心我投诉你哦!”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姑娘在接受安检的时候不乐意了。
华北东盛1号穹顶各大入口现在都进入了A级防范状态,像这样的事情每天都会发生。
负责给这姑娘案件的入口安保人员缓缓起身然后把帽子一摘,如水银泻地一般的长发披散下来,她瞪着这个从进入安检区开始就不安分的女人道:“都是女人,我摸你两下怎么了?不服气可以摸回来啊?”
说完她还一挺胸,把雄伟壮观亮了出来。
花枝招展的姑娘轻哼一声,撅着走乖乖的转过身继续接受检查了。
一旁的另一个安保人员偷偷的笑。
收起自己引以为傲的胸脯,重新戴好帽子,安检继续。
權柄 三戒大師
安检区外,有一行五个穿着暗金色毛绒边长袍的人,他们高矮胖瘦各不相同,四男一女,年龄看着也不太一样。
卫工池站在远处早早的就注意到了这群人,他看着身侧的监视投影,五个人的身份信息都已经呈现出来。
站在最前头的,身量适中的金发女子有着一张宜嗔宜喜的娇憨脸庞,肌肤胜雪,白里透红,看着真真粉嫩可爱。
然而当卫工池再看这位的档案信息的时候,瞬间就不淡定了。
“‘灾厄之花?!’”卫工池瞳孔骤然放大。
这个称呼对大多数人来说都非常陌生,甚至觉得有些中二病。可在卫工池这类长期冲击世界特战精英战力榜的人来说就有些如雷贯耳了。
“灾厄之花”显然是昵称,她原名叫凌可莉,祖籍山东,现年三十七岁。有着不老容颜的凌可莉已经连续七年拿下亚洲区特战精英战力榜首的位置,真正诠释了何谓“人不可貌相”。
这里多说一句,很多人不理解在这个时代为什么还要搞什么全球级别的特战精英战力排行,原因无他。
虽然目前全球形势在华北东盛1号和华南烈风1号生态穹顶建成后有所好转,但穹顶之外的世界依然是一片炼狱之地,很多避难所在大量人员被迁入这两座穹顶后成了一些不法分子的罪恶天堂,而为了保障这些避难所能够持续的为穹顶提供源源不断的资源用于人类对抗这场空前且持久的浩劫,“烽火议会”才在全球紧急征召大量特战人员投入到维序工作中来。
不过这些人员也并非全都是按照“烽火议会”的要求纳入正规编制序列的,也有一些依然以番号以外的个人组织存在,只是需要在第一中轴这边进行登记备案,而且每年都必须接受第一中轴方面的武装、人员检查,并上报轨迹路线,可以说也算是编外的一种“合法维序者”。
凌可莉就是这样一支编外队伍的成员之一,但她不是负责人,只是队伍里一个比较能打也特别出名的人物。
据说这些年有不少人不服气曾在各种地方向凌可莉和她的队伍发起挑战或者埋伏突袭,结果都是被串成串摆成十字符号烧成了会。
因而凌可莉便得到了一个“灾厄之花”的称号。
至于凌可莉的组织就比较低调了,卫工池这边拿到的信息只有一个徽记,那是一只暗金色的渡鸦,衍算核心分析称,这种渡鸦只出现在《旧约》里,相传是起源之地接引者的原初之形,总之就是有点神神秘秘的。
卫工池不关心他们这群人用什么徽记,穿什么衣服,如何打扮自己,他只想知道这些人怎么好巧不巧的在这个时候到了华北东盛1号穹顶。
凌可莉身后几位也很出名,站在她身后那位身高超过两米,但瘦的跟个麻杆似的家伙叫范成林,绰号“水杉”,现年四十一岁,擅长远程狙杀和陷阱布置,是队伍中的远程火力主力。
范成林身后跟着的胖子有一抹好笑的小胡子,他还带着一副粉色的心型眼睛,给人感觉十分滑稽,他叫元北尚野,中国人,现年三十二岁,擅长数序入侵和武装改造,是队伍里的技术骨干。
元北尚野身后跟着的一对双胞胎大男孩,黑色头发的叫叶阳,白色头发的叫叶良,这兄弟俩一攻一守,是突击组成部分。
他们五个正在按序号走进安检区,卫工池瞧着时间差不多了,便起身道:“走,去瞧瞧这伙人来干嘛。”
卫工池身后的姑娘默默起身跟着卫工池离开了监控室。
……
安检区
负责给凌可莉安检的就是之前那位拥有傲然双峰的女人,她叫刘亚琴,原是空军某部的后勤兵,后被编入华北东盛1号穹顶防务大队,成了这一出入口的安检组小组长,手下有七个安保人员,认识她的都叫她刘姐,或者亚琴姐。
很早就瞧见凌可莉这群人身份不一般的刘亚琴在给凌可莉做全身检查的时候笑着问:“姑娘哪人啊?”
凌可莉反问道:“这也是安检内容之一吗?”
刘亚琴也不尴尬,只笑着道:“不在安检内容里,只是瞧着姑娘面善,所以问问。”
凌可莉淡淡的答道:“祖籍山东的。”
“山东的啊?!真巧啊,我以前也住山东的。”刘亚琴见到了老乡显得格外热情。但凌可莉却问道:“发现问题了吗?”
刘亚琴明白了,这小姑娘并不像她外表看起来那么好说话。
于是她让开来:“好了,往前走到第一窗口登记一下你的外骨骼编号,做一下备案就行了。”
凌可莉点点头,正要往1号窗口走的时候,卫工池带着两个武装警察走了过来。
瞧见对方身上的徽记,凌可莉知道麻烦来了。
落堂春
“你好。”卫工池笑着上前。
凌可莉面无表情的看着卫工池。
卫工池有些尴尬,他继续道:“我叫卫工池,武装警察,想请姑娘就最近发生的爆炸袭击案去隔壁的房间聊聊,不知姑娘方不方便?”
凌可莉皱眉道:“你们有调查令吗?”
卫工池摇摇头。
凌可莉淡淡说道:“那我有权利选择不协助,不是吗?”
卫工池想了一下后却说道:“理论是这么说,不过根据最新的保安条例,在保安防范等级提升到A的时候,任何出入东盛1号穹顶的人员都有义务配合调查,这一点姑娘好像还不太清楚。”
凌可莉看着卫工池,她虽然有些不高兴,但还是点了点头:“好吧,去哪谈?”
“就在附近。”卫工池笑着指着安检区域附近的保安人员办公室。
……
看着老大被叫走,范成林皱眉问身后的元北尚野道:“他们想干嘛?”
元北尚野耸耸肩:“管他呢,反正老大不会吃亏的,我们还是先去找个地方住下来。”
范成林想想也是,回头又多看了刘亚琴一眼道:“哎,尚野,那个叫刘亚琴的长得不错啊。”
元北尚野斜了他一眼道:“这趟过来是办正事的,你可不要精/虫上脑哦。”
范成林哈哈一笑:“不耽误,不耽误。”
叶良和叶阳兄弟俩默不作声,一直乖巧的跟在元北尚野身后,只在人群中有一个不经意的眼神掠过他们四人的时候,叶阳才忽然说了一句:“很近……”
元北尚野闻言一愣:“什么?”
叶阳转过头看向人群道:“他们就在附近。”
叶良皱眉看过去,然后摇头道:“走远了。”
元北尚野也顺着叶良的目光看过去,不过只看到攒动的人头。
“看样子他们已经知道我们要过来了。”范成林说道。
元北尚野露出一抹狠辣的笑容:“那不挺好的吗,省的我们去找他们了。”
范成林抬头看看穹顶上方那颗“人造太阳”喃喃自语道:“啊,真舒服啊,今晚应该可以睡个安稳觉了吧。”
……
保安人员休息室。
凌可莉坐下后,有漂亮姑娘给她端来茶水,凌可莉只看了这姑娘一眼就注意到她并不是人类,而是披着人皮的智械。
被那种眼神盯着,姑娘下意识的缩回手便老老实实的退到一旁不说话了。
卫工池也注意到了凌可莉的眼神,他笑着解释道:“倩倩是我的私人助理,她不是人类,只是一台还在学习成长中的机器人,不过她准备的茶水比例绝对是最好的,姑娘可以尝尝。”
凌可莉对茶水没兴趣,她直截了当的问道:“所以到底是怀疑什么?”
卫工池也喜欢和干脆的人聊天,他说道:“爆炸案发生在三天前,引爆炸弹的是个小姑娘,当场就被炸没了,她的父母和姐姐当场被炸死,这件事是这座穹顶建成以来最恶劣的公共场合突发事件,但却无法锁定幕后黑手,因此我们就开始活络思维,决定把这件事放远一点,看看它周围有没有什么线索。”
凌可莉听明白了:“哦,所以你就怀疑这件事背后藏着大阴谋了?”
凌可莉的外表看上去是个娇憨的女孩,声音应该是甜糯的,可凌可莉坐下来后一张嘴就是气势十足的御姐音,着实让卫工池有些意外。
卫工池干笑一声:“可以这么说,所以……我们请姑娘过来只有两个问题。”
“说吧。”凌可莉并不会因为自己现在是孤身一人而觉得势微,相反她大有一种反客为主的气势。
重生世紀之交 草木久久
卫工池有点不太适应,只觉得眼前这位“灾厄之花”确实名不虚传。
“第一个问题,我注意到你们近期没有接到相关的委派令,怎么突然会选择回穹顶这边?”卫工池问道。
凌可莉干脆的回答道:“回来过年。”
卫工池愣了一下,随后笑着点头:“是了,的确要过年了呢。”
囂張蠻妻:拍賣boss一塊一
凌可莉很平静,她看了眼卫工池身后那两个武装警察,他们正在小声交谈,见凌可莉看过来眼神略有躲闪,但看得出来,他们应该是认出了凌可莉,并且很想和她有所接触的样子。
凌可莉可不会主动给自己找麻烦,她看向卫工池问道:“第二个问题呢?”
“唔……对,第二个问题。”卫工池不经意的瞥了眼身后两个不规矩的手下,然后才说道:“你们的组织具体叫什么?”
凌可莉反问道:“和案件有关吗?”
“了解一下,登记一下,然后如果有需要的话,说不定以后会有合作的。”卫工池笑着道。
凌可莉点点头,起身道:“鸦。”
“什么?”卫工池没听清楚。
凌可莉也没有再重复,只问道:“我可以走了吗?”
卫工池怔怔的点点头,凌可莉便立即离开了。
等到卫工池回过神来,他问浅浅:“听清楚她说什么了吗?”
浅浅答道:“好像只有一个字,与我们收集到的资料有关的,‘鸦’。”
逆天奇功 野白菜
“鸦……好像在哪听过。”卫工池皱眉道。
身后的警员提醒道:“队长,好像是三年前主动申请清理雄安新区1号避难所最底层的那个雇佣兵组织。”
邪惡校草拽校花
卫工池闻言立马记起来了。
但……
这和案件有什么关系呢?卫工池也有同样的疑问。
……
新年将至,东盛1号穹顶内已经被节日的气氛染成了“红色”。
凌可莉沿着标定的路线来到一处大宅前的时候愣住了,她自言自语道:“好家伙,才两年不见……这是怎么了?中大奖了吗?”
说罢凌可莉上前正要敲门,结果就听到身侧传来一个让她毛骨悚然的声音。
“哦吼~~~可莉酱~~~~~~~~~~~~~~你终于回来了啦,可莉酱~~~~”
一脸恶寒的凌可莉不用看也知道是谁在用这种恶心的声音称呼她。
路人闻声也都投来好奇的目光,结果只看到一个肉/弹战车向着一个娇憨女子滚滚而来,女子躲闪不及,被整个抱进了怀里。
那一瞬间,所有路人都以为要出人命了。
结果没想到下一秒,肉/弹战车就哀嚎一声被那瘦弱的女子一拳打飞出去。
“滚开啦!”凌可莉气急了,她收回手后恨声骂道:“都和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许你再用那种恶心的称呼叫我!还有!就是你这头猪要不是我哥哥的话,刚才你已经死了,你知道吗!混蛋!”
这时才搞清楚二人吃瓜群众们立即一哄而散,毕竟是家里人闹别扭嘛,有啥好看的,自己手头的事还是更要紧一些。
整个人翻滚了好几圈才在一辆垃圾车前勉强停住的凌云浩被妹妹凌可莉臭骂一顿后非但没有因此觉得丢人,反而很享受。
他爬起来就一脸兴奋的说道:“你再骂!你再骂一点嘛!可莉酱!人家好喜欢你这个样子哦!”
凌可莉表情是笑容,但说出的话非常恐怖。
“我会把你肚子剖开,然后将你其他部分剁成馅塞进去的哦。”
凌云浩也在笑,可他的冷汗下来了,哈哈干笑两声后,这才起身道:“可莉酱你又吓唬我。”
凌可莉额上青筋一皱,下一秒就要冲过去废了这头“猪”,好在元北尚野及时赶来抱住了已经暴走的凌可莉,并冲凌云浩使了个眼色。
凌云浩赶紧连滚带爬的逃掉了。
见这胖子跑远了,元北尚野才松开手退到一旁。
凌可莉气急道:“你拉着我干什么?!”
元北尚野微微一笑:“他可是您唯一的亲人了呢,就这么杀了不太好吧。”
本是很悲伤的一句话,但凌可莉听完之后却冷笑道:“让他活着是我的错。”
元北尚野不敢说话了。
过了好一会,凌可莉才冷静下来,她转身看着这座大宅子问道:“怎么才两年没过来,房子变得这么大了?”
纏骨香咒
元北尚野却道:“这不是我们的住处哦。”
凌可莉闻言一愣。
元北尚野指着不远处的小巷子道:“从那里进去,往后走一百米,右转再左转才是终点。”
右转再左转?!凌可莉嘴角抽搐,她问道:“那这里是谁在住?”
“听说是苏家的宅子,不过从建成至今还没见有人出入过,也不知道摆在这显摆什么,不是招人恨吗?”元北尚野忍不住吐槽道。
凌可莉没有发表看法,她盯着大宅院的门看了一会后道:“走,带我去见婆婆。”
……
从阴暗逼仄的巷陌里穿过,终于在几乎看不到光的巷子深处,凌可莉见到了居住在此地的众人的婆婆。
那是一位看着十分年迈,实则才不到六十岁的老妇人,她的名字叫陈爽。
……
“陈爽?这些人收入这么高,不去住豪华宾馆,反而去挤一个安置屋?”卫工池表示难以理解。
浅浅这边得到的第一手消息已经证实了凌可莉一行确实在那个叫陈爽的老妇人的屋子里住下了。
“需要深入的调查一下这个老人吗?”浅浅问。
卫工池点点头:“当然,以我对这些雇佣兵的了解,他们之所以会做这么危险的工作,目的无非就是个人享乐或者家庭,而像凌可莉他们这么特殊的还真是少见。”
“知道了。”
“另外,我刚刚接到消息,说最近还会有几个雇佣兵组织的小队过来,他们已经提交了准入申请,但还在路上,你注意跟进一下,这件事……应该不会是单纯的偶然。”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