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起點-第308章 你過來啊相伴

Home / 歷史小說 /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起點-第308章 你過來啊相伴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法正九月十三抵达五丈原开始立营、九月十五营地初成后让徐晃分兵征粮、同一天郿县守军得到敌情消息。
但因为郿县守军不敢擅自出战只敢求援,九月十六消息才传到陈仓的张济那儿,十七日传到长安。军情送到后再要决定出兵、慢慢行军,环环相扣至少给了法正和徐晃五天以上的缓冲施工时间。
九月十六,陈仓城。
张济在收到信的时候,也是非常为难,他原本有四万多部队,但是因为正在被韩遂从西侧攻打,所以陈仓城本来就要留很多守军,还要分兵出城堵住渭水谷口,与城池成掎角之势。
另一方面,因为贾诩五天前找到他,借了他侄儿张绣和陈仓军中全部的骑兵部队,甚至包括“骑马步兵”,一共一万五千人,去越过街亭追击兵力空虚的马腾了。
这一万五千人一扣,张济剩下的人就只有两万七八千了,而且是机动力非常迟缓的,没有战马可用。
而对面的韩遂可是兵多势众——韩遂的部队一贯以草莽人多著称,向来是裹挟羌胡无赖的杂牌军,五年前攻打皇甫嵩守的陈仓时,韩遂和当时还活着的王国一共动用了十几万人的杂牌军。
后来虽然折损数万,又被马腾势力的崛起分走了三个郡地盘,但这次依然可以出动包括运粮辅兵在内七八万之众的杂兵。
这也是因为韩遂的地盘天水郡离陈仓更近,步兵走几天路也到了,可以全家老小一波流——相比之下,马腾如果想全面动员的话,动员三四万人也是可以的。但因为马匹不够,从武威过来远征太远了,步兵不能多带,所以才只有两万兵。
韩遂七八万人,对付张济两万八,张济还要堵口,又敢分出多少人去对付背后褒斜道口的法正?敌情不明的情况下,去少了怕被法正阴了,去多了又怕被正面的韩遂突破防线。
偏偏贾诩前几天走了,连个商量定策的高手都没有。
张济身边此刻智力值最高的谋士,就只是一个李傕派给他担任类似监军的左灵——属于那种读史不仔细都不会注意到其存在,只出现过名字的垃圾,搁光荣游戏里智力值绝对不到70。
张济只好跟左灵商议,或者说是半商议半洗脱嫌疑:“左参军,眼下郿县突遇贼情,不明多寡,如之奈何?我军正面要抵挡三倍的韩遂军,还要等待郭将军由街亭迂回敌后,如此紧要关头,我以为陈仓、临渭战场为重。
褒斜道险要难行,敌军若是人少,不足为惧,若是人多,则利在速战,定然粮草不济。我们若是主动进攻,怕是反而让刘备法正幸灾乐祸。依我看,只要坚壁清野、守住城池不让敌军得到粮草补给,待车骑将军亲率兵马灭之未迟。”
张济虽然智商不高,但也算多年用兵,基本功还是扎实的,在判断褒斜栈道的运能方面非常准确,日常数据上不会犯低级错误。
但左灵作为李傕派来的参军,肯定要做做样子,阻止张济出工不出力、保存嫡系势力让李傕打硬仗。所以他理所当然地说道:
“既然刘备军先锋打出的是法正旗号,那应该不会有错了。听说法家是郿县大族,所以刘备每次出五丈原都屡屡带法正,估计是想收揽当地人心。
如今秋收未久,虽然田间粮食不多,但百姓晒谷未曾入仓的不少,被法正劫走可就利于敌军持久了,我看还是急击勿失的好。”
张济两手一摊:“急击勿失也不差这三天吧?长安出兵和我们这儿出兵,最多差三天。法正该抢的早就抢了。是有轻重缓急,我不能轻离陈仓,以免与韩遂之战有失。
再说了,万一刘备也是有诈,学韩信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呢?说不定褒斜道口法正刚虚张声势没多久,大散关里就有刘备兵马杀出了。本将军要确保陈仓万无一失!”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第308章 你過來啊閲讀
左灵:“那将军是想怯战不肯为车骑将军分忧了?这样吧,就算是不能轻离陈仓,分些许兵力去大散关探探虚实总行吧?你说刘备要趁机北伐,与韩遂合兵一处,总不能空口无凭。
依我看,根据战前情报,法正是散关县令、散关都尉,他都出现在郿县了,说不定散关这儿现在正空虚着呢!甚至敌军防守不严,还能给我军趁机翻秦岭偷越的机会。”
张济懒得跟他一般见识:“左参军既如此有信心,我分你一些兵马,你亲自去散关偷袭好了,本将军反正要坐镇陈仓确保万无一失。”
左灵:“去就去,本官对车骑将军忠心可鉴日月,到时候别说我抢你功劳就是!”
张济:“你既自己想去,自己立下请战书,免得到时候车骑将军面前说我逼你去的。”
左灵二话不说就立了字据,然后当天就趁夜带着几千人出城,想沿着秦岭小路摸过去,绕后和尚原、偷袭大散关。
反正两地也就四五十里,大半夜时间行军绝对走得到。张济在这儿坐镇了一年,又加上去年曾经一直打到阳平关下,所以地形都走过一遍了,还真知道有绕后的小路。
只不过小路非常崎岖难行,过不了太多人,也没法运粮,如果没有把握拿下散关的话,最后还是得退回来。
左灵走后,张济也没当回事,只管操心正面吸引住韩遂、等郭汜绕后到位。
不过整整两天之后,左灵还是没消息,张济才有些紧张起来,又派人打探,但是不许靠近大散关。
又过了一天之后,那支几千人的败兵才逃回陈仓,说是偷袭未遂,折损了一千多人马,参军左灵在翻山绕小路的时候中了埋伏。被散关都尉麾下一名别部司马、名叫张任的,在秦岭险要之处设伏弩射杀了,正面佯攻的兵马也被射死数百人。
熱門都市异能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浙東匹夫-第308章 你過來啊
张济好气又好笑:到底是长安派来的参军,没见过血,没打过去年的散关-阳平关一系列血战,不知道刘备军依险而守的战斗力。
幸好,士兵倒是没死太多,这个损失还能接受。而且左灵是自己立了请战书去的,李傕到时候也怪不到他头上。
张济在得知左灵殉职的当天,就派人把死讯、战报和死者生前亲笔画押的请战书,一起派信使送去长安。
……
左灵的死讯一时半会儿也还传不回长安,因为在他死之前两天,李傕就已经收到了郿县县令发回的急报,说五丈原发现刘备军出谷、褒斜栈道疑似彻底修复了。带兵的是法正,兵力应该不超过两三千人。
李傕的第一反应,其实跟左灵差不多,他也怕法正趁着秋收季节快速补充军粮,所以对郿县县令的怯懦不主动进攻非常不满。
“两三千人就吓住了?为何不击敌于谷口!废物!”李傕愤怒归愤怒,也只好一边准备援军,一边点将奔赴郿县前线,指挥郿县守军先出击。
李傕喊来了自己的部将、校尉胡封,吩咐道:“如今长安城内骑兵不多,之前为了郭汜、张济围剿韩马,大多被调走了。其余骑军要仓促集结整备,也要两三日时间,从蓝田、华阴等地抽调。
所以,此番我只先派步军为主,由李别带领,去进剿五丈原贼军。你先带数百骑本部精兵,到郿县接替原守将的兵权,主动出击,若是法正的营垒易破,就立刻破之。若是试探攻打之后发现不易破,围困等待李别援军也可——
那郿县令实在是废物,就算不肯主攻,也该把法正围死才对,怎能龟缩城池之中待援?那不是给法正时间搜集粮草么!若是法正真筹够了粮草,就怕刘备后续又会添兵。这样一来,就只有等到冬天大雪封了秦岭栈道,才能慢慢饿死法正了,唉,一着不慎,又得劳师围困一个冬天。前几天的漆县马超也是如此!”
李傕也是烦躁的很,手下人打仗一个个手脚都不利索,每次要留点扫尾的恶心敌人干不完,太难受了。
胡封得令,立刻遵照而去。他因为都是快马斥候,所以一天半夜就赶路了二百四十里,抵达了郿县。清晨出发,后半夜到的,以李傕兵符夺了郿县守将兵权,还睡了两个时辰。
交接之前,胡封还拷问了郿县县令,得到了更确切的情报,说法正的部队应该不到两千人。这让胡封越加不满,代表李傕把郿县令痛骂了一顿。
九月十七日清晨,胡封火急火燎按照李傕的命令,从郿县守军里挑了五千士兵,饱餐一顿,前往五丈原迎击。三十多里的路程,部队先往南走了十几里,抵达渭水河边,然后登上已经提前筹集好的民船,沿河往上游绕了二十多里,再往南渡过渭河,摆开阵势。
五丈原在郿县的西南方,但之所以要往西绕过头、再往回东面进攻,显然是为了防止临阵的时候再渡过武功水。谁让五丈原营地是在一个丁字形的河口呢,进攻一方必须迂回兜个圈子来换取少渡一条河。
而正因为胡封的部队在由东向西经过徐晃大营面前的渭水河段时,徐晃都没有主动出击,也没有让弓弩手到岸边以最大射程抛射北岸的船队,这让胡封愈发心中有了成算:
连“半渡而击”这样的便宜都不敢出来占,只敢龟缩在大营里,可见法正兵力薄弱,只能持重。
直到此时他还不知道徐晃的存在,只是临时看到了五丈原高地脚下的那片营地立了一个“徐”字的旗号。
法正和徐晃的营地结构,俨然就像历史上定军山时法正和黄忠的营地。法正在山头上居高临下,视野开阔可以靠旗号指挥下面的部队,纵览全局,而且因为五丈原是个台地,边缘是陡峭的悬崖,比定军山还多了一项“可以从悬崖边以连弩火力支援下方战场”的额外好处。
而徐晃只要守住了绕上五丈原高地的道路,法正就高枕无忧了,身边几乎不用安排近战兵力,反正敌人要上来得先经过徐晃。
有那么好的地利,还冒险跑出营地玩什么“半渡而击”呢。
这个位置,历史上能让司马懿在拥有优势兵力的情况下,都相持百余日不敢攻营,显然是有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