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6ape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起點-第三百一十六章他走了讀書-d0vbm

Home / 現言小說 / u6ape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起點-第三百一十六章他走了讀書-d0vbm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秦越冷冷淡淡的看着安知意,虽然是喝多了酒,但是秦越的声音却一点儿都没有暖起来,他依旧是冷漠的,全然没有当初他们热恋时候的那种热切。
“说完了就回家吧。”
“秦越,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别扭。正常一点不行吗?我回家,你还要继续去喝酒是不是?”
“安知意。”秦越极少这样直接叫安知意的名字,声音里已经透出了浓重的不悦。
“秦越,我有的时候真的弄不懂你,生气不能直接说吗?为什么非要这样?”
“安知意,你怪我对你不够坦诚。那么你呢?你心里,难道就没有事情在瞒着我吗?我们不过是半斤八两罢了。”
秦越的唇角是一抹讥笑,不知道为什么,安知意从那样的笑容里看到了几份凄凉。
“你什么意思?”安知意蹙眉,秦越这次的闹脾气,时机确实是有些微妙,难道,也是因为简洛寻的事情吗?秦越知道了?
“我没有什么意思,我送你回去,以后,这种地方不要再来了。”
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
秦越抓住了安知意的手腕,拉着她上了车,秦越看着他垂下的眸子,那么不喜欢藏事的人,从什么时候开始,也有了满腹心事的模样。
“秦越。”
安知意唤了一声他的名字,秦越抬起头来,平静的看着她,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秦越。你别来这种地方喝酒了好吗?我会担心。”
秦越没说话,只是将她的手放在了一边,说:“我要开车了。”
“秦越!我告诉你,我现在很生气,你一个大男人,到底是在别扭些什么。在外面花天酒地,看到我又不冷不淡的,你是要跟我分手吗?”
似乎是因为分手这个词,极大的触动了秦越的情绪,他的眸色一下子暗淡了下来,又带着极深的怒意,转过头,盯着安知意。
“分手?”他反复的咀嚼着这个词的意味,忽然冷笑了起来,“安知意,这句话,是不是藏在你心里很久了?你早就想和我分手了是吧?那个人回来了,我对你而言,就根本不重要了?是吗?”
“……”果然是因为这件事情,秦越知道简洛寻回来了,才会变得如此的阴晴不定,因为她对于简洛寻的态度,所以,连带着秦越也一样对于简洛寻这个名字那么的敏感。
“你早就知道了。”
“是啊,你以为你故意制造出来的偶遇没有人知道是吗?你以为你隐藏的很完美?”
“我没有隐藏,跟他见面,完全只是偶遇,我不知道他已经回来了。”
“是吗?”
“秦越,你不相信我?那你为什么不直接问我到底怎么回事,反而一直别别扭扭的,故意弄成这个样子算什么?”
“我没有闹别扭。”秦越叹了一口气,多情的桃花眼此刻却蒙上了一层阴郁的神色,“安知意,我以前是个傻子,明明知道你的心里有人,可我还是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我总以为,你迟早会明白,呵。”
秦越摇了摇头,“是我想多了。”
“秦越,你……”
安知意不知道,秦越是怎么知道的,又是什么时候知道的,这完全是出乎她的预料的,她跟秦越的开始,原本就是个意外,他们虽然从很小的时候就互相认识,但是秦越爱玩,从来就没见他对谁认真过,这完全不是安知意喜欢的类型,再加上这么多年以来,安知意除了简洛寻,从没有对任何人付出过真心,也不再愿意为了任何人付出真心。
如果那个时候,有人告诉她,将来她会跟秦越勾搭在一起,安知意一定会当成笑话来听,然而事实上就是世事无常。
“怎么?解释?”
“我是喜欢简洛寻,他是我的初恋,这不是什么秘密。这些年,你一直都在意,为什么从来没说过。秦越,你不相信我,可是,你也从来都没有真的给过我机会,让我解释清楚这些事情。”
“有必要吗?会有什么不同吗?还不是一样,你见到他,就会红了眼眶。”
安知意可以为了简洛寻,耗费整个青春的时间去等待,也可以为了他无数次的红了眼眶,可是她从来没有为了秦越而哭过,她为了简洛寻所做的,是别人都无可取代的,令人嫉妒的独一无二。
“我没有对他念念不忘,过去的事情早就已经过去了。”
安知意的话没有说完,秦越就捏住了她的下巴,拇指从她的脸上摩挲而过。
“那你的眼泪算什么?为什么一看到他就哭?”
“我不知道。”安知意摇了摇头。
“不知道嘛?那我,又有什么必要听你的解释呢。”
安知意的这句不知道,已经在某种程度上说明了什么,她心里都不清楚,那还能有什么是清晰的呢?
秦越不再说话了,将安知意给送回去了之后,他又出门了。
大门关上的一瞬间,安知意感觉到,这个房间里竟然又变得如此的冷情。
秦越走了,这个清醒的认知让安知意觉得脊背发冷,她觉得害怕。
偌大的房间,那么安静,安知意忍不住给南意棠打了电话,她现在不知道还能去找什么人。
“棠棠。”安知意几乎是带着哭腔开的口。
“怎么了?”南意棠也是迷迷糊糊的,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在意识到安知意哭了之后,她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你是不是跟秦越吵架了?”
“他走了。”
“他要跟你分手?”
“不是,他没有说,可是我觉得我们要走到头了。他说他早就知道简洛寻的事情了,也不想听我的解释。”
安知意哭的厉害,南意棠陪着她聊了好一会儿,秦北穆就在旁边搂着南意棠,秦越毕竟是他的好兄弟,他们两个之间的问题,他自然是有所耳闻的,现下到了什么程度,他心里也有所定数。
南意棠为了安知意的事情有些不太高兴,虽然知道安知意的确是有做的不对的地方,然而,她心里还是心疼安知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