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 遼東之虎笔趣-第九百三十九章看書

Home / 歷史小說 / 都市言情 遼東之虎笔趣-第九百三十九章看書

遼東之虎
小說推薦遼東之虎辽东之虎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被普鲁士人弄走了!”拿破仑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嘴巴张得能装下八个鸡蛋。
让普鲁士人弄走了,这他娘的怎么会跑到普鲁士去了。算算日子,拿破仑严重怀疑郑森遭受枪击的传闻。
从巴黎到马德格堡,还他娘的先去的汉堡。这骗鬼呢这是!
好几百公里呢,好人也颠散架了。别说还受了枪伤,颠来颠去的没死也成肉馅了。
直觉告诉拿破仑,有阴谋!
“对那天晚上在卢浮宫外面的人严加审讯,务必要问出真相来,一群废物!”拿破仑对手下人极度不满,查了几天就查出一堆谎言,还编得有模有样的。
“哥哥!”吕西安刚说了两个字,就看到拿破仑狼一样的眼神儿。
“皇帝陛下!”吕西安脑门儿立刻见了汗,慌忙改口。
“嗯!”拿破仑鼻子里面“嗯”了一声,心里越发的想念大哥约瑟夫了。如果约瑟夫不死在俄国就好了!
没办法了,现在唯一堪用的就是这个弟弟了。
“你去马德格堡跑一趟,去见见郑森。记住!一定要确认,那个人究竟是不是郑森。如果是假的,我要腓特烈那个老混蛋好看。”
吕西安的确纨绔了些,可这次任务也实在简单,就是要看看在马德格堡那个人究竟是不是郑森。
“遵命!皇帝陛下!”吕西安对着拿破仑施礼之后,赶忙退了拉出去。
这位大哥过于生猛,每见一次都是对心脏的巨大考验。以后能少见就少见吧,折寿啊!
“还是让路易回来做事吧,吕西安实在是帮不到你。”约瑟芬看着走出去的吕西安,摇了摇头很是无奈。
这个吕西安实在是烂泥扶不上墙,如果那天他不是在泡妞,而是按照计划去送郑森,也不会出这么棘手的事情。
“哼!不要提他,如果不是他约瑟芬也不会死。”拿破仑“哼”了一声,对于当初弟弟路易抛弃了约瑟夫,独自逃回来的事情耿耿于怀。
“亲兄弟,没有过不去的事情。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了,现在你又是用人的时候……!”
“当年他能抛弃约瑟夫,今后也能抛弃我。这件事情不要再说了,我是不会把他召回来的。就让他在荷兰,和大风车作伴去吧。”
拿破仑恨恨的说了一句,转身也离开了。今天还要去视察巴黎兵工厂基建的事情,这可是这一次和大明合作的大项目。如果建成,将会极大促进法兰西武器生产。
约瑟芬看着离开的丈夫,重重叹息了一口气。
自从拿破仑的大哥约瑟夫死了之后,所有兄弟里面有本事的,也就只有这位荷兰国王路易了。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遼東之虎討論-第九百三十九章分享
可就是因为在俄国的时候,路易没有理会大哥约瑟夫的求助,独自逃了回来。以至于约瑟夫被活活冻死在俄罗斯的冰天雪地里面!这件事情,已经成了拿破仑的心魔。
直到今天,拿破仑宁可任用那个干什么什么不行,吃什么什么不剩的纨绔吕西安,也不任用颇有才华的路易。
今天约瑟芬想着帮助兄弟俩好好撮合一下,没有想到拿破仑的成见如此之深,以至于根本没给约瑟芬说话的机会。
拿破仑在兵工厂视察的时候,忽然知道了大明要派新使节来巴黎的消息。
这让拿破仑非常震惊,从马赛到大明,快船也需要四个月船期。即便是用飞艇,没有一个月消息也不可能到达大明京师。
大明人要做出反应,然后再把命令传回来。没有两个月是绝对办不到的!
可……,事情到今天才不过十几天时间。大明帝国不但收到了消息,还能迅速做出反应。最厉害的就是,把消息又传了回来。
而且新任大使已经在路上了,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效率。更让拿破仑搞不明白的就是,大明究竟是怎么传递消息的?
飞鸽传书?鸽子也不可能这么快啊,而且鸽子这东西施放的时候,会施放一大批。因为路上总是会有损耗,累死的,被老鹰吃掉的,被人打死的,总之,鸽子放出去,什么情况都会发生。
为了准确把消息传递出去,鸽子就得放多一些。多放一些出去,那么……保密就更加难了。
一国外交大事,怎么可能用飞鸽传书这种办法。
越想,拿破仑就越加的烦躁。越烦躁,拿破仑就越看什么都不顺眼。
把负责兵工厂建造的官员骂了个狗血淋头,然后怒气冲冲的离开了工地。弄得那官员现在非常想自杀!
想着无论怎样,都不能让新任使节再出事。拿破仑疯了一样调集兵力,沿途保护使节。就连飞艇经过的路线,地面上也安排了骑兵。
以至于田川七左卫门在马赛乘飞艇途径法国境内的时候,下面总是奔驰着两条黑龙一样的骑兵。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遼東之虎》-第九百三十九章展示
真心不明白,在欧洲大平原上作战,骑兵就是机枪的活靶子。明明是即将被淘汰的兵种,为毛拿破仑还会如此大规模的装备?
不过田川七左卫门要让拿破仑失望了,他已经知道了大哥郑森如今正在马德格堡。于是,飞艇在马赛加满油之后,又带了一艘货运飞艇,借道法国境内直飞马德格堡。
“什么?大明使节飞向了普鲁士?”本就烦躁不堪的拿破仑,听到这个消息更加烦躁。
普鲁士和法国那是争夺欧洲霸主的主要对手,说是死敌也不为过。
本来这次大会要在欧洲之都巴黎举办,这是给法兰西张脸的事情。却没想到,现在两任大明使节都去了马德格堡。这让法兰西的面子往哪里放?
可没办法,大明使节飞在天上。自己着急的这段时间,说不定人家大明帝国的使节已经到了马德格堡。
“都是蠢货!”拿破仑愤怒的将办公桌上面的东西全都扫到了地上。
骂人不解决问题,田川七左卫门还是飞到了马德格堡。虽然这样比较费油,但新型飞艇减轻的重量,还是足够飞艇飞到马德格堡。
事前没有通报,这让马德格堡的守军大为紧张。
说出来可怜,堂堂普鲁士帝国,居然连一艘飞艇都没有。上一次战争,空中掩护完全要靠英国人的帮忙。
就算腓特烈大帝亲自向英女皇求购,英女皇都没有答应卖一艘飞艇给普鲁士。这也让普鲁士和英格兰的联盟,出现了些许裂痕。也是促进战争结束的一点小小的助力!
“不许射击!不许射击!”俾斯麦下达了紧急命令,不得向天上的飞艇射击。
万一哪个王八蛋这时候开了一枪,把那巨大无比的玩意打下来,以前做的一切可都是前功尽弃了。
经历过战场的俾斯麦知道,这玩意虽然看着厉害,可却是脆弱的很。只要一发炮弹过去,绝对会变成一个巨大的火球掉下来。
飞艇降落的时候,普鲁士的将士们心惊不已。
因为他们看到了飞艇两侧那些双联装的二十五毫米速射炮!他们太了解这东西了,上一次战争中就是这东西给了他们难以磨灭的惨痛教训。
被这种速射炮的炮弹打中,即便是生撕虎豹的勇士,也会被打成毫不关联的碎块。
警惕的目光中,飞艇缓缓降落在马德格堡城外。货运飞艇就在空中悬着,天知道那巨大的弹仓里面,究竟是炸弹还是他娘的炸弹。
俾斯麦亲自到郊外迎接大明使节,看到那巨大的飞艇时,眼睛里面充满了羡慕。这东西好啊,悬在空中可以向下扔炸弹。
尤其是那速射炮,发射起来炮弹会连起来像是一根火焰组成的鞭子,肆意的抽打大地,撕碎一切阻拦的目标。
“你是……!”田川七左卫门可不会普鲁士语,不过倭国在普鲁士的商人不少,随便找一个普鲁士语好的抓来当舌人就是。
不用担心有人会不愿意这个问题,能为大明帝国效力,美不死他!
“我是普鲁士帝国首相俾斯麦!”俾斯麦笑吟吟的看着这个比郑森还要年青的东方人。
这家伙似乎和在普鲁士经常活动的倭国人很像,就连穿衣服都很像。
“首相?哦,就是宰相。”田川七左卫门还没明白首相是个啥意思,经过旁边舌人的翻译这才明白过来。
“我听说我的哥哥,郑森在这里。能不能带我去见见!”田川七左卫门也不绕弯子,直接提出来要见郑森。
“哦,没问题,没问题。请您上马车!”俾斯麦早就猜到了,大明使节直接来马德格堡,连事前的外交通报都没有。很明显,就是冲着这位郑森郑大使来的。
田川七左卫门没有丝毫犹豫,直接钻进了马车。身后的那个倭国舌人,也立刻跟着钻了进来。小小一个商人,居然能够与普鲁士帝国首相同车而坐,这种荣光可不是常有。
欧洲人常说,倭国人就是大明人的狗。能够做这样有面子的狗,他觉得做狗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田川七左卫门上了马车,俾斯麦就十分关心的询问,这一路是不是劳累的客套话。完全是打发时间的废话,被老家伙说起来就很顺耳。
不愧是能做到首相的家伙,说起话来有种让人如沐春风的感觉,说不出的舒坦。
田川七左卫门虽然心急见到郑森,但很快被谈吐幽默的俾斯麦所吸引,两个人在车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
俾斯麦和拿破仑心里想一样,他也很想知道大明究竟是怎么这样快知道消息的。他知道,大明距离欧洲说有万里之遥也不过份。
能够这样快的知道消息,这让俾斯麦有些恐惧。如果普鲁士有这样的技术,那就太方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