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1047、胡林語:小丑竟是我自己?(求月票)讀書

Home / 都市小說 /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1047、胡林語:小丑竟是我自己?(求月票)讀書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我真没想重生啊
如果说,萧容鱼在机场咬那一口是物理伤害,沈幼楚这个就是魔法打击,陈汉升“物防”比较高,所以纵然胳膊流血了也没当一回事。
不过面对魔法打击,陈汉升瞬间有些破防了,他呆呆的看着沈憨憨打了自己十几下,最后还是小胡出面把沈幼楚劝走了。
其实胡林语也很吃惊,因为沈幼楚的性格过于温顺,所以一直以来自己都是充当着“打抱不平,怒怼无赖”的女侠角色,现在沈幼楚第一次“打”了陈汉升,胡书记反而觉得不应该闹到这种地步。
所以说,小胡这人也挺有意思的。
不过沈幼楚和胡林语回卧室后,客厅里的气氛突然有些微妙。
本来萧宏伟和吕玉清是准备狠狠教训一下陈汉升的,后来这个混蛋抱着女儿做挡箭牌,老萧两口子没啥办法,可是心里依然很气。
现在看到陈汉升失神和迷茫的状态,他们又觉得有点可怜,所以说还是老话说的对,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先回去换衣服吧。”
吕玉清拍了拍丈夫的肩膀,他们刚才出来太急,身上就穿着睡衣。
“好。”
老萧也点了点头,他也没有继续教训陈汉升的念头了。
等到冬儿也拉着阿宁去饭厅吃饭,客厅里只剩下老陈父子俩了。
陈兆军陪着儿子坐了一会,观察着陈汉升的神色慢慢恢复正常,老陈才感慨着说道:“女本柔弱,为母则刚,何况小沈骨子里本来就很坚韧。”
我建了个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给大家发年终福利!可以去看看!
“······”
陈汉升沉默着不说话。
陈兆军并不介意,继续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把陈子佩抱回来。”
“什么时候?”
陈汉升垂着眼眸,双手不断的交叉搓揉,说明他心里也在极度纠结,半晌后依然咬咬牙说道:“还要再等等。”
“哎~”
陈兆军没有评价,他自然知道现在换的时间越久,小姐妹和对方母亲的感情越深,刚才沈幼楚抱过陈子衿的举动,自然的就好像是面对亲生女儿。
“可是你要知道啊。”
老陈提醒道:“换的时间越久,小沈和小鱼儿可能越生气,以后你和她们怎么办呢?”
“怎么办?”
陈汉升自嘲的笑了笑,现在虐她们有多惨,以后再想倒追就有多难,“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可不是说说而已的。
不过目前也没有其他办法了,陈汉升吸了吸鼻子,突然站起来说道:“反正在这边也不受欢迎,爸,那我先走了。”
“你不吃早饭吗?”
老陈毕竟是亲爹,他还是很关心儿子的。
“不吃了,没胃口。”
陈汉升看了一眼沈幼楚的主卧室,然后长吁一口气出门了。
“你现在魂不守舍的,不要开车。”
老陈跟着走到电梯口,叮嘱道:“让司机过来接一下吧。”
“知道了知道了。”
陈汉升不耐烦的挥挥手:“老头你回去吧,我散散步溜达一下,不行就把王梓博叫出来。”
······
陈汉升离开的动静,卧室里的萧宏伟和吕玉清也都听到了,吕玉清一边换衣服,一边对丈夫说道:“小沈平时软趴趴的,和我说话都会脸红,没想到她刚才会去打陈汉升。”
“我也有些意外。”
萧宏伟说道:“这也侧面说明陈汉升的行为有多恶劣!”
“我去劝劝她吧,这丫头心眼特别死,别哭的吃不下饭了,为了陈汉升可不值得啊。”
换好了衣服以后,吕玉清径直走向主卧室,留下老萧一个人在发愣。
“不经意的,都已经会关心沈幼楚了吗?”
萧宏伟皱了皱眉头。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討論-1047、胡林語:小丑竟是我自己?(求月票)推薦
老萧因为在港城还有工作,所以只能放假或者双休的时候过来一趟,不过正因如此,他能清晰感觉到妻子对沈幼楚的敌意正在慢慢减少。
最主要原因,自然是沈幼楚帮忙照顾陈子衿了。
小小鱼儿就是吕玉清的心肝宝贝,谁对小小鱼儿好,吕玉清就看谁顺眼。
另一个原因,沈幼楚自身也赢得了吕玉清的青睐。
吕玉清是个对颜值要求很高的人,通俗一点就是“外貌协会”,这个标准对胡司令来说大概是一辈子跨不过的门槛,但是沈幼楚轻轻松松就达到了。
在往后的接触中,吕玉清发现沈幼楚其实并不像自己想象中那样“心机很深,善于勾搭男人”,这个丫头出去买菜都能结巴,有时候在家里说不过胡林语或者陈岚,她干脆就闷闷的不吱声,任由她们“欺负”。
平时散步的时候,沈幼楚根本不和邻居聚众闲聊,只是抱着陈子衿识别花草树木;陈子衿睡觉的时候,沈幼楚要不看书,要不就是给阳台的绿植擦洗叶子,当然更多的时候还是看着陈子佩的照片掉眼泪。
吕玉清这种体制内处级领导干部,其实个人修炼非常深,年轻人在她面前根本没办法伪装的,认清了沈幼楚的“真面目”以后,吕玉清先是放下了戒心,后来就形成这样一个思维:
小鱼儿和沈幼楚都没有错,错的是陈汉升,两个姑娘都是无辜的。
这个思维非常重要,因为它不仅改变了吕玉清对沈幼楚的态度,而且吕玉清和小鱼儿母女聊天的时候,它还会引导着促进萧容鱼和沈幼楚的关系越来越融洽。
······
吕玉清并不知道丈夫心里的念头,她“咚咚咚”的敲门后,胡林语起身打开,看见是吕玉清微微一怔。
平时吕玉清很少来卧室的,不知道她“贸然打扰”是什么意思。
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1047、胡林語:小丑竟是我自己?(求月票)閲讀
沈幼楚正坐在床沿上,脸蛋上挂着两行晶莹的泪珠,肩膀还在一抽一抽的耸动。
陈子衿被舒服的搁在婴儿床上了,依旧闭着眼睛在呼呼大睡。
“怎么还在哭啊,陈汉升已经走了。”
吕玉清先走到外孙女面前,弯腰看了看胖乎乎的小小鱼儿,眼神里都是满足和疼爱,然后抬起头说道:“小鱼儿刚到美国的那阵子啊,她也是经常哭,我就这样告诉她,你为陈汉升伤肝动气很不值得,如果把身体哭坏了,以后陈子衿怎么办,你难道不想陪着她长大吗······”
“吕玉清······萧容鱼她妈······居然在安慰着幼楚······”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 起點-1047、胡林語:小丑竟是我自己?(求月票)鑒賞
胡林语非常惊讶,不过认真回想一下,最近萧容鱼母亲和幼楚相处的好像真是不错。
“难道两党之间真的要化干戈为玉帛?”
小胡心里嘀咕道:“这不是正好落入陈汉升的计划里了吗?”
“······所以说,你和小鱼儿都要积极的面对生活,不要因为陈汉升打乱了自己的节奏。”
吕玉清没有讲太多,不过说话方式很接地气,最后还催促了一句:“快点出来吃饭,一会你还要和陈子佩视频呢。小鱼儿今天带着陈子佩去唐人街玩耍了,到时我们一起听她讲讲传说中唐人街。”
说完以后,吕玉清才笑呵呵的转身出去。
因为吕玉清是特意过来安慰沈幼楚的,胡林语对她的印象稍有转变,特意往后面退了两步,想表达一种晚辈对长辈的尊重。
都市小说 我真沒想重生啊 愛下-1047、胡林語:小丑竟是我自己?(求月票)鑒賞
不过没想到的是,吕玉清只是淡淡的瞟了一眼胡胖丫,礼貌性的“嗯”了一声,然后目不斜视的离开了。
“我靠!连‘谢谢’都不说一声吗?”
这把胡司令给气坏了,原来吕玉清只是对沈幼楚改变了态度,对于那些不漂亮的人,她还是那么的傲娇。
······
(今天晚上没有了,大家早点休息,再求一下月票,马上3月份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