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我必須隱藏實力 線上看-第160章 道歉熱推

Home / 玄幻小說 / 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我必須隱藏實力 線上看-第160章 道歉熱推

我必須隱藏實力
小說推薦我必須隱藏實力我必须隐藏实力
不过短短三息时间之后马三龙就毒发倒地,躺在那里口吐白沫,一抽一抽的,七窍之中也开始不断流血,显然即将前往阎王殿报到。
楚尧则是适时的扭头看了两圈,然后一脸‘惊疑’的开口说道:“我刚才好像打到什么东西了?”
左右两边的鱼玄机和杜秋娘,以及旁边的张大勇三人还有其它的小花魁都是摇头,表示什么都没有呀。
随之楚尧扭头看了一圈,也没有‘发现’什么,顿时也不再‘多想’什么,继续和鱼玄机和杜秋娘谈笑风生,仿佛刚才的一切都只不过是巧合一般。
楚尧的脑海当中也并未响起触发今天不符合纨绔子弟言行的警示声音。
一切都是‘巧合’而已,自然符合一个纨绔子弟的言行举止,没有任何问题。
又过了少许时间,马三龙终于伸腿瞪眼嗝屁了,他背后的那道符箓也因为他的死亡没有体内力量的灌注而顿时暗淡下去,整个人也随之出现在地面上。
看到地面上突然出现一个七窍流血的可怖死人,顿时之间,整个包房内愣了一下接着就是发出齐齐的惊恐尖叫之声,然后引得锦绣楼的人快速赶来。
马三龙的尸体很快被锦绣楼的人弄走,张大勇三人也是相当的气愤,拽着锦绣楼的管事就是一顿怒喝,最终管事是好一顿安抚才算了事。
换了一个房间,大家又继续嗨起来,张大勇三人也懒得想为什么房间会突然出现一个死人的事,反正天塌了都有楚爹在,怕什么?
咱纨绔子弟只管吃喝玩乐,其它一概不管。
人活得简单点,挺好。
“你们玩,我出去一下。”楚尧起身说道。
“好咧。”张大勇三人都是扭头笑了一下,然后就重新陷入醉生梦死当中。
楚尧在鱼玄机和杜秋娘的恋恋不舍目光当中微笑了一下,走出包房,然后慢悠悠的向着陈长庆所在的包房径直走去。
关于马三龙的事情,楚尧觉得陈长庆需要给自己一个合理的道歉以及赔偿。
具体怎么一个合理法以及赔偿法?
楚尧觉得陈长庆当场跪地,痛哭流涕的自裁谢罪,外加双手奉上所有家财就是一个很合理的道歉和赔偿方法。
….
陈长庆所在包房之中。
陈长庆等几个金陵府城的天骄们也正在一群大小花魁的簇拥下喝酒聊天,不亦乐乎。
只不过是没有张大勇三人那么直接,上来就单枪直入,而是玩各种文雅的游戏,投壶啊,吟诗啊,对对子啊…
等玩到嗨了,然后在气氛的烘托下再开始羞答答的完成生命的传递,灵魂的交融。
但本质其实都一个样。
这也是金陵府城的天骄们和纨绔子弟们互相鄙视的一种原因。
一方嫌一方粗鄙,懂不懂文雅两个字如何写?知不知道情趣两个字的妙处?
一方嫌一方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说到底不都是要亮兵器嘛,磨蹭个屁,简直浪费时间。
题外话,转回正题。
一边喝着酒,有一句没一句的和好友聊着,怀中摸着一个小花魁的嫩腰,陈长庆的却不断看向门口,似乎是在等候什么。
是的,他今天来锦绣楼其实是有正事的。
和楚尧,张大勇等人撞见只是意外而已,让马三龙去杀楚尧也只是随手为之罢了,他其实并不放在心上,也不认为马三龙会失败。
等干完正事,然后再来过问这事也不迟。
突然。
门被打开,又是好几个小花魁听闻陈长庆等几个金陵府城天骄今日驾临锦绣楼,赶场子来了,然后也是笑嘻嘻的加入了嬉闹的人群当中。
陈长庆的目光顿时在一个小花魁身上停留而下,这个小花魁也是隐秘的看了陈长庆一眼,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坐在了一个金陵府城天骄的身边,加入酒局,一起嬉笑起来。
又喝了两口酒,陈长庆顿时起身,说是出去一趟,放个水,但经过这个小花魁的时候,两人顿时以着一个极快的速度触碰了一下手心,然后就若无其事的分开。
随之,陈长庆就走了出去,留下其它人继续在包房里面玩闹。
离开了包房的陈长庆身形顿时隐去,只是眨眼就消失在了原地,不知所踪。
这是他根据马三龙背后那道符箓所琢磨出来的隐身法门,没有那道符箓的隐身效果强悍,但是也不算差,连涅槃五六转的人都觉察不到他的气息,平时用足够了。
而就在陈长庆离开包房没多久,经过打听,楚尧也是来到了他们坐在的包房门口。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虽然已经决定动手,但楚尧并没有动用神识扫描去定位陈长庆的位置,因为神识扫描也不符合纨绔子弟的言行举止,算是‘破功’了,要进入每日的倒计时。
能够出手的时间只有一刻钟,所以不到迫不得已,楚尧会尽可能的给自己留出足够的时间,能在破坏任务前提下就做到的事情也无需动用多余力量。
推开门,里面的人当中有不少人顿时下意识扭头看了过来。
包房也顿时有些安静下来。
楚尧扫视了一眼,顿时皱眉。
陈长庆居然不在?
“你干什么?”一个金陵府城天骄皱眉,看着门口的楚尧不悦说道。
“陈长庆呢?”楚尧温和问道。
“你找陈哥干什么?”另外一个金陵府城天骄斜了楚尧一眼,不咸不淡道。
“让他给我道个歉。”楚尧依旧温和道。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我必須隱藏實力》-第160章 道歉閲讀
屋内的几个金陵府城天骄都是愣了一下,随之皆是哈哈大笑起来。
只是下一息,声音就戛然而止。
楚尧抬手,只是微微一钩,这几个金陵府城天骄的神魂就被直接钩了出来,然后悬浮在空气当中,整个人不知所措,茫然一片。
屋内的那些大小花魁也全部噤声,眼中对于楚尧的痴迷,贪婪,好奇之色全数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惊惧之意。
她们虽然是花魁,修为也都是硬推上来的,但毕竟马术精湛,骑杀过无数生灵,所以见识绝对不低,非常清楚这一举动当中代表着什么。
这是真的爹爹,不是那种情趣爹爹。
“现在可以好好说说了么?”楚尧再次看向他们,一如既往的温和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