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0id39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禁區獵人 愛下-第七百三十六章 甲方乙方-vymw8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
苗雪萍不愧是苗家借物集大成者,这一下“咤雷”的威力之强,差点没让李泰安死第二次。
李泰安其实就是李天罡,去年就去世了,不过被“东王公”附身,并且施加了难以言状的力量,年轻了三十岁,修为体力重回巅峰。
可是这种施加的力量,毕竟不是本源力量,人死不能复生,李天罡本人意识已经消散了。
而苗雪萍这道“咤雷”,那是含怒出手。
天雷诛邪,把东王公的附身给劈掉了。
李泰安躺地上不仅外焦里嫩,而且容颜肉眼可见地衰老,五分钟不到老了足有十岁。
而有这五分钟时间,林朔长话短说,把东王公的情况就告诉大伙儿了。
苗雪萍听完直抖愣手,听这意思,自己还真把祖宗给劈了。
那赶紧救人吧。
苗雪萍把震雷之力撤走,然后再给这个全身大规模烧伤的尸体上药,这时候也就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
救了两分钟,李泰安终于睁眼了。
这会儿的李泰安看上去有五十来岁了,老头看着苗雪萍,表情很复杂。
林朔在一旁劝道:“后代能耐大,总归是好事儿。”
妃常狠毒
“能耐未免也太大了。”李泰安摇摇头,“一个之前拿弓箭指着我,另一个干脆把我给活劈了。”
“行啦,一万年前的祖宗,早都出五服了。”苗雪萍说道。“就你刚才那种没头没尾的说法,我劈你没毛病。别倚老卖老了,有事儿说事儿。”
“嘿,她还不认祖宗你看?”李泰安指着苗雪萍对林朔说道,“这难道还有天理了?”
“没事儿。”林朔又劝道,“我也不认。”
“你……”李泰安气得手直哆嗦。
周围人里,还是贺永昌和苏念秋厚道一些,一左一右把人给扶起来了。
其中贺永昌说道:“老先生,您来头确实够大,辈分也够高。
不过咱们都到这个地方了,无非是办事儿而已,说那些虚头巴脑的没用。
眼下这头东西,怎么办呢?”
“你们看着办呗。”李泰安把手拢进了袖套里,“一个个能耐不是大吗?上去试试呗。”
“您别生气。”贺永昌又说道,“您是地主,好歹给我们一些情报,别让我们上去蛮干。”
“是啊。”苏念秋柔声说道,“我们既然根据您的指引进来了,就是来帮忙的,您不是祖宗吗?一家人别说两家话。”
李泰安扭头打量了一下苏念秋,然后微微怔了怔,喃喃说道:“你这丫头,我越看越像个人。”
苏念秋也是微微一怔:“像谁呀?”
“我老婆。”李泰安说道。
“李泰安,你要是再这么说话,我也动手了。”林朔在一旁警告道。
“你这孩子不讲理。”李泰安说道,“我说她长得像我老婆怎么了?她跟云儿确实像嘛。”
“云家祖师爷?”林朔眉头微微一皱。
“嗯,脸蛋子长得不像,这小姑娘比云儿漂亮一些,不过气质很像。”李泰安说道,“当然了,气质相似,准确的说,是生物磁场相似。
这说明修行天赋,尤其是炼神天赋,是一个级别类型的。
你们也别少见多怪的,这个类型的女人,三十年我还见过一个。”
林朔一听这话,心跳差点漏一拍,赶紧问道:“三十年前那个,是谁?”
“也是我的直系后人。”李泰安说道,“名叫云悦心。”
“那是我娘。”林朔说道,“您能详细说说吗?”
“想知道啊?不难。”李泰安指着远处沉睡的“病原异种”说道,“你去把它收拾了,我就告诉你。”
“不如我们换一种玩法。”苗雪萍在一旁冷冷说道,“你告诉他,我就不收拾你。”
“你……”李泰安又气得哆嗦上了。
东王公虽然本体强大,可如今力量抽调不出来。
意志附身李泰安之后,他只能利用李泰安这具身体的修为。
而被刚才那记“咤雷”劈完之后,这副身体机能受损,虽然还是借物九境的水准,可比起之前是要差不少的。
天價前妻 呂顏
要是搁在地面上,河图九重天的群星引力对上阳八卦的自然之力,李泰安自问可以跟苗雪萍一较长短。
可眼下是地底,群星引力弱而自然之力不受影响,更何况天雷诛邪,震雷克附身。
所以眼下的苗雪萍吃李泰安,那是吃得死死的,她用神念一探就清楚了彼此的实力对比,于是敢这么威胁。
后辈造反,李泰安没什么招儿,只剩下生气了。
这时候还是林朔说道:“姨娘,你就别刺激他了,一会儿人被气跑了,这么大地方没人带路也是个事儿,我正好活动活动筋骨。”
“总魁首。”贺永昌这时候说道,“这才第一头东西,您这个殿后位就别出手了,坏规矩,还是我来吧。”
“你什么水平就敢去啊?”李泰安说道,“之后路还长,我也不想你们过早有什么损耗,多说几句让你们知道厉害。
这头东西,叫雷暴兽,别看它睡那儿傻不拉几的,醒了可是两回事儿。
再怎么说,也是吸收了西王母力量的东西,不是你们之前在地面上见识过的那些货色。
为什么叫雷暴兽,看见它背上那道锯齿了吗?
那不是物理攻击的,而是走电的。
刚才苗雪萍劈我那一下,我为什么这么伤,那是因为雷暴兽所在之地,本就是电荷聚集之处,雷电的威力是加强的。
它一旦醒了,这儿附近方圆十里,落雷滚滚而下,见谁劈谁,人的速度快不过雷电,所以根本就没法躲。
否则我虽然不能动用本体的力量,可这副身体也好歹是借物九境大圆满的修为,收拾它我还用得着你们啊?”
是誰拿走了那一雙雪靴
听完李泰安这番话,林朔看了苏念秋一眼,又看了看苏冬冬。
苏家姐妹同时点头回应,然后人影一闪不见了。
贺永昌脸上似笑非笑,问道:“那按照前辈的意思,我们应该怎么对付它?”
戰鬥吧祖先大人 秒速九光年
李泰安眉头一皱:“你们是猎人,还是我是猎人啊?
我担着以后被西王母追责的风险,把你们叫进来,我图什么?
不就是觉得你们好歹是专业的,我这叫对症下药吗?
怎么对付异种,我都把情报说完了,你们自己想辙去啊?
问我,问得着吗?
到底谁是甲方,谁是乙方?”
“甲方乙方是吧。”林朔听到这儿说道,“那就是买卖了。”
“是啊,我没说不给钱啊。”李泰安说道,“根据我这具身体的记忆,李家在瑞士银行存了不少钱呢,我留着也没什么用。”
“钱我不用。”林朔摆了摆手,“就李家那点家底,付不起我们这批人的出手费用。”
“那你要什么?”
“要什么回头再说,总之是你们欠我们的。”林朔说道,“你东王公和西王母,欠我们猎门的。”
“我欠你们没事儿。”李泰安神情有些犹豫,说道,“可我做不了西王母的主。”
“你不是她老公吗?”林朔问道。
“我是庶夫,地位相当于你们人类的小妾。”李泰安说道,“我前头还有一百三十六个前任呢。”
“那这些前任哪儿去了?”
“死了啊。”
“死了你怕什么?你不是最大吗?”
“身体死了,意识还在呢,存起来了。西王母有什么事儿要做决定,就会召那些前任的意识一起开会,我现在还没这个资格,等我死了才有。”
“你们家够复杂的。”
“那是,跟你们人类不一样。”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给西王母治病,治好了她回头还不认账?”
花都奇兵
“这个问题,你要这么理解。
你脚上长了个疮,半夜睡着的时候,一群蚂蚁把疮给啃干净了,疮好了,那你会去谢那群蚂蚁吗?
你第二天醒来发现屋里有一群蚂蚁,是不是操起杀虫剂就把它们给灭了?
小子,不是一个级别的存在,就构不成平等的买卖关系。
我以前做过人,也跟女人一块过了日子,所以我能耐下性子跟你们交流。
西王母和我那些前任们,可没这个兴致。”
“那应该怎么办呢?”
“你首先得证明,你,或者你们,是跟西王母是一个级别的存在。”
“没错,是这个道理。那你跟西王母,是不是一个级别的存在?”
錦繡山河之妃出農門
“力量差距有点悬殊,不过大体上能算一个级别。”
“那我们要是把你揍了,是不是能证明我们跟西王母是一个级别的存在?”
“你们打不过我的,我现在本体不在而已。”
“可你欠我们的。”
國企筆記 同舟共濟
“欠你们也没法让你们打得过我嘛,两码事儿,放水人家看得出来。”
“那你能不能增强我们的力量,让我们打得过你,或者说,到达你们这个级别呢?”
“你要是这么说的话,倒是有个办法,不过这事儿很难,我可以答应你,等事情一了,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试一试。”
“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不过现在说这个还太早。”李泰安一摊手,“我现在可不欠你什么,这头雷暴兽,你们又没搞定。”
林朔看了看李泰安身后的苏家姐妹,笑了笑,说道:“你再仔细看看。”
李泰安眉头一皱,望雷暴兽所在地方瞄了一样,发现这东西还是睡着,跟之前没什么两样。
而这个时候,海伦的圣光术,已经接近尾声了。
霸愛邪魅惡魔殿下
随着周围的光亮越来越暗,在黑暗即将到来的那一刻,李泰安终于看到了异常。
人生就是一場二人傳
雷暴兽的上半部分,慢慢“滑”下来了。
刚才林朔一个眼神,苏家姐妹一左一右,拉着一根异种天蚕丝跑了个来回。
雷暴兽因此一分为二,在睡梦中死得很安详。
李泰安摸了摸自己的脸,嘀咕道:“光一头,可不算我欠你什么大人情。”
林朔微微一笑:“还请前辈头前带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