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8m4y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第三百一十六章 廉頗出走分享-poy1r

Home / 歷史小說 / t8m4y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第三百一十六章 廉頗出走分享-poy1r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捡到一只始皇帝
齐国和魏国都答应燕国,要为他作主,可问题是,齐国在答应之后,便是按兵不动,既没有在粮草上支持燕人,也没有派去一兵一卒…而魏国就不同了,魏王在楚人手里吃了亏,楚国大将景阳打得魏人哇哇大叫,魏王并不甘心就这样丢掉魏国在讨伐秦国时所获得的威望,在接见燕国的使者后,即刻商谈起两国合兵来攻打赵国的事情。
实际上,魏王也并不是真心想要跟自己北方的强大邻居动手,他这个邻居在军事力量上跟他不分伯仲,在将领层面上,若是魏王不用魏无忌,其余大将也并非是廉颇李牧等人的对手…魏王本来是想要跟赵国施压,赵国又不是秦国,根本没有办法同时应对魏国和燕国,可惜,事实证明魏王想错了。
别人不敢,可廉颇敢。
当魏国恐吓性的将自己的军队聚集起来的时候,廉颇却是正儿八经的就带着军队来攻打魏国了,他可不是来恐吓的啊,精兵强将,有备而来,廉颇心里大概是早就憋着火,攻打魏国,对他来说,同样是个宣泄愤怒的好机会,在廉颇强大的攻势下,魏国的军队可谓是一败涂地,景阳行军,倒是点到为止,可廉颇不同啊,他这是要赶尽杀绝!
廉颇亲自带着军队,开始了冲锋,连下数城,魏王已经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接见燕国的使者,同时,他也要求燕国发兵,来援助魏国,可是按着廉颇的进攻速度来计算,等到燕国做好战争准备并且向赵国发动进攻的时候,只怕廉颇已经打到大梁了,魏王无比的愤怒,而大臣们则是提议让信陵君来统帅军队,击退廉颇。
魏王也是进退维谷,就在他觉得自己或许真的该招信陵君来的时候,廉颇却是等到了援军。、
廉颇一直都在等着援军,赵王虽然让他来攻打魏国,可是并没有给他太多的兵力,廉颇知道,当今赵王也不喜欢自己,跟先王一样,可是,这没什么,毕竟廉颇也不喜欢他们…赵王只给了他两万多人,要求他讨伐魏国,可是廉颇带着这两万人,却是将魏国的五六万大军给打得丢盔卸甲,完全不能挡住他的军队。
可是在连续的战争之中,他所带来的军队也是损失不小,他非常的期待援军的到来。
援军有足足四万多人,他们就在廉颇的附近扎寨,而援军的举动,让廉颇一时间也感到惊讶,按理来说,没有自己的命令,他们是不能随便扎寨的,这带着援军前来的到底是哪位将军啊?当廉颇怒气冲冲的前往问罪的时候,援军的士卒却是拦住了他,这些士卒们也是很纠结,他们既不敢惹怒信平君,却又不敢不遵从自家将军的命令。
好在廉颇也不为难他们,只是让他们去统治自己的将军。
鬼夫难遇
很快,一个让廉颇意想不到的人出现了,这个人唤作乐乘,乐乘是乐毅的族人,从前也是燕国的将军,在以前,他跟着另外一个唤作庆舍的将军一同击败了秦国大将王龁,在先前廉颇与燕国的战争里,乐乘随军攻打赵国,结果燕军大败,乐乘遭廉颇俘虏,于是投靠赵国,赵孝成王封他为武襄君。
没错,他也封君了。
廉颇自然是非常的恼怒,两个手下败将,接连都成为了封君,而他们的食邑甚至比自己还要好,还要多,这让廉颇如何能忍受呢?不过,比起郑安平,乐乘还是要好一些的,他起码还懂得如何作战,而乐乘看着不远处的廉颇,心里也是不安,赵王要派遣一个将军接替廉颇,乐间,田约等将军都劝谏赵王,认为不能这么做,并拒绝执行,而他就被赵王临时选中,前来接替廉颇。
乐乘作为外来之将,他跟乐间等人又不同,乐间等人是自发的前来投效,而他是在战败之后投降的,这性质是完全不同的,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乐乘一直都害怕自己会被人所看不起,做事也都非常的小心认真,从来不跟廉颇等将军发生争执,可是如今,他没有办法去违抗赵王的命令,可是又怕自己会和廉颇闹出矛盾来。
“信平君~~”,乐乘想着如何能不得罪廉颇,故而非常客气的低着头向他行礼拜见,而听到这句信平君,廉颇顿时就怒了,封君一直都是廉颇的痛,他打的仗最多,而封君最晚,甚至连自己的手下败将都比自己更得到尊敬,甚至还得到比自己更多的食邑,廉颇冷冷的说道:“武襄君?嗯?您不必多礼。”
乐乘觉得自己似乎说错了话,他这才无奈的抬起头来,说道:“将军..”
“怎么,你还知道我是将军,你为什么不来拜见我,就在这里私自扎寨?!”,廉颇有些愤怒的质问道,乐乘无奈的看着他,这才对廉颇说道:“将军,请您跟我进营帐,有些事情,我必须要告诉您…”,廉颇不屑的看着他,这才大步朝着营帐走去,乐乘跟在他的身后,两人一同坐了下来。
乐乘这才说道:“将军,上君让我前来,并不是为了支援您,而是为了让您回去…我来继续攻打魏国。”
“你说什么??让我回去??你什么意思?!”,廉颇瞪大了双眼,再次握紧了拳头,乐乘继续说道:“我是以上君的命令来接替您的!”,因为廉颇的不客气,乐乘也有些生气,他严肃的说道:“我对您非常的尊敬,可是我也要服从上君的命令,请您交出虎符和将印,然后我派人来护送您返回邯郸。”
“哈哈哈~~~”
廉颇忽然大笑了起来,笑声是那样的肆无忌惮,完全没有将面前的乐乘放在眼里。
“这是要夺走我的将位,还要派人押着我返回邯郸嘛?”,廉颇慢慢站起身来,他已经不再笑了,他严肃了起来,这让他变得有些吓人,乐乘也是感受到了危险…廉颇看着他,认真的说道:“如果我不交出虎符,也不愿意回去呢?你能怎么样?”,不等乐乘回答,廉颇就一把推开了他,方才朝着大营外走去。
当乐乘追出来的时候,却发现廉颇早已离开了大营,回到了自己的驻地。乐乘没有想过,廉颇敢反抗赵王的命令,在庙堂里拒绝执行大王的命令和带兵作战不遵从大王的命令,这是完全不同的,廉颇如今的这种行为是可以被视为是谋反。廉颇原先可是只
带走了两万多士卒,到如今,他麾下的士卒应该还不到一万人。
就凭着这样的力量,廉颇怎么敢背负谋反的罪名呢?
乐乘没有想到,别人不敢,廉颇却敢。他并不惧怕任何人…乐乘看到廉颇召集军队便要继续朝着魏国腹地前进,他急忙派出了自己的战车部队来阻拦廉颇的前进,而自己带着军队则是想要围困廉颇,迫使他返回邯郸,他在离开邯郸的时候,赵王曾告诉他,哪怕是停止对魏国的进攻,也要让廉颇返回邯郸。
乐乘一直都记得这句话。
故而,他才敢在与魏人交战的情况下,派出士卒来拦截廉颇,可是,他还是忽略了一点,站在他面前的,是那个暴躁的廉颇,廉颇如何能忍受,一个自己的手下败将,竟然带着将士来拦截自己,若是来替换他的人是李牧,或者是乐间,他都可能骂上几句,然后回去,可若是乐乘,那廉颇就不服了,凭什么呢??
于是乎,廉颇悍然发动了对乐乘的进攻,他的战车朝着乐乘杀了过去,两边的赵人瞬间开始了厮杀,他们甚至都分不出谁是谁,就在这样的混乱局面下,廉颇距离乐乘的中军越来越近,而乐乘惊恐的看着这混乱的局面,他没有办法再指挥大军,甚至也没有办法去击退廉颇,于是乎,他带上自己的亲兵,迅速逃离了战场。
这场赵军内部的混战,也因为乐乘的逃离而结束了。廉颇杀到了乐乘的将旗所在的位置,却发现乐乘早已离开了战场,他这才开始停止这次的冲突…冲突停止了,可是赵君的伤亡还是非常严重的,他们自相残杀,却是折损了两万多人,廉颇在拉拢好了军队之后,紧绷着脸,他已经明白,自己是无法返回赵国了。
当他带着士卒去攻击乐乘的时候,他就无法再返回邯郸了,他这样的行为,完全就是谋反的行为了。不过,廉颇对于赵国,似乎也已经失望了,他只是认真的坐在那里,看着自己的将领们安抚着士卒,拯救伤兵,等到清点好了战场之后,廉颇这才将自己的将领们都叫了过来。
将领们皱着眉头,此刻心里也是有些后悔,他们并不是廉颇的门客,他们的家人还都在邯郸,如今他们跟着廉颇谋反,若是廉颇要攻打邯郸,那他们的家人肯定是要被抓起来处死的,他们并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在跟着廉颇击溃了乐乘之后,他们就开始后悔了,可是再后悔也没有办法再来弥补这些。
此刻,他们都很担心廉颇会在愤怒之下去攻打邯郸,或者带着自己去投奔魏国,可是他们又不好明说,廉颇皱着眉头,看着他们,认真的说道:“请二三子带着军队,返回邯郸去….”,听到廉颇的话,几个将领面面相觑,他的副将开口询问道:“那您呢?”
廉颇摇着头,说道:“我已经没有办法再返回邯郸了,我也没有什么值得挂念的家人…二三子还是尽快回去吧,向赵王告发我的罪行,如此一来,他们也就不会再问罪了。”,廉颇在说完之后,这才站起身来,解下了自己的印和伏虎,对他们说道:“将这些也都带回去吧…让赵王再去找一个贪生怕死的懦夫来拿去用吧!”
说完了这些,廉颇这才走出了营帐,将领们低着头,无奈的长叹着。
而士卒们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将军已经离开了他们,很快,副将就带着其余的军队返回了邯郸,而廉颇则是孤身一人,朝着大梁赶去,廉颇并没有门客,从前他是有的,在后来,他没有能阻止蒙骜对太原的进攻,故而被赵王所训斥,到这个时候,他的门客全部都离开了,后来,赵王再次决定重用廉颇,廉颇的门客们又回来了。
廉颇非常的生气,想要赶走他们。
门客们说:“这没什么奇怪。是以市场上的买卖方式交朋友,您有权势,我们就跟随您,您没有权势,我们就离开,这本是买卖常理。又有什么埋怨的呢?”
廉颇随即再也不敢招募门客,故而,在他离开这里的时候,也只能是孤身一人离开,他骑着骏马,走在道路上,却发现周围的百姓都非常的畏惧自己,朝着自己俯身行礼,廉颇这才发现,原来自己身上的甲还没有丢掉,自己还是披着甲,廉颇大笑着,将自己身上的帅盔,铠甲,足蹬战靴都丢在了这里。
就在廉颇这么一路来到了魏国腹地的时候,他看到了一群魏国的骑士,这些骑士们发现了廉颇之后,即刻就拿出了自己的强弩,而为首者却是严厉的训斥了他们,并且要求他们收起了武器,这时,为首者方才微笑着来到了廉颇的面前,廉颇皱着眉头,看着面前这个阴柔的男子,哪怕是披着甲,他都显得有些阴柔,看不出半点的阳刚之气。
廉颇当然是认识他的,龙阳君曾来过赵国。
“信平君…”,龙阳君笑了起来,他说道:“没有及时得知您来到魏国的事情,没有能迎接您,请您恕罪啊。”,廉颇冷笑了起来,他说道:“我如今早已不是信平君,我也不是赵国的将军,不必将我当作敌人,也不必将我当作是朋友…”
龙阳君轻笑了起来,他摇着头,说道:“这可不行啊,您从前来魏国都是带着赵国的军队来的,我也不敢过去迎接,如今难得您独自来到魏国,我必须要来迎接您啊,请您跟我返回大梁,上君正在等着您,他早已为您设下了宴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