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dn957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蓋世 線上看-第九百七十八章 未知兇險鑒賞-bjeja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有着四对深灰羽翼的魔将,拥有堪比魂游境修行者的战力,还炼化出了魔躯。
他在得到九头魔神希德拉的允许后,深灰羽翼铺展开来,如一只巨鸟,率先飞向地底深坑。
深坑中,镇压域界通道的,属于极慧神王的遗留神力突然激发。
慧、必、伤三个古朴黑字,顿时绽放出深邃神秘幽光,重新掀起动荡时空异能。
蓬!
東方血修
那头达到魔将级别的天魔,在那异空间,化作了一团黑灰色血雾。
有着九个蛇头的魔神希德拉,一双双阴冷的眼睛,从高空中凝望着,端坐在龙脉之上的虞渊。
混亂中的潛行者
轰杀他麾下魔将的,并不是域界通道的混乱之力,而是极慧神王的残存力量。
可以视为“封天化魂阵”的一部分。
“这是何意?”
天藏刚将血灵祭坛收缩为“蓝魔之泪”,趁机丢入眉心温养,发现一头天魔族探路的魔将,就这么爆为一团血雾,脸色也不太好看。
希德拉,西米茨和阿德勒三位魔神,他们麾下的魔将、魔王,都是天魔一部分。
那头魔将,肩负着为所有人探路的重任,可分明还没有进入域界通道,似乎就被神魂宗遗留的那位神王力量抹杀。
在禁地中,现在能代表神魂宗,能驾驭禁地阵列,能得化魂池认可的只有虞渊!
他不找虞渊询问,还能找谁?
“不是我。”
虞渊站了起来,皱着眉头,深深看向露出慈和一面的神像。
魂灵形态的阴神,体内又有一点光烁,无声无息地消融。
一段新的记忆讯念,水融大海般,化作阴神的永恒印记。
“他的预警,意味着从灾惑魔渊过来者,定然是极其非凡的存在。”
一边整理着思绪,虞渊一边铺展魂念,去感知禁地的异常。
他的魂念,随心变动时,能看到许多细微,能找到众多潜藏着,不愿冒头的凶魂和意识,能深入到独特小天地最深处。
可是,他却没有感觉到异常。
也是那神像,曾通过柳莺的“陨落星眸”,令她看到一幕幕画面,从而做出预警。
此神像,就具备这样的神妙,能洞察感知出,常人不可见,不可知,不可探察的神秘力量和事物。
现在有一个惊动了它,改变自己,以慈和友善的一面,强行让战争中止的异物。
虞渊的思绪,到了这里时,胸口突然有了刺痛感。
旋即,一股令他都为之颤栗不安的感觉,如泛滥的洪水一般淹没过来。
呼!呼呼!
他剧烈地喘息着,本能地,将那块埋葬时空之龙的斩龙台,按在了他有刺痛感的胸口,并再次落座。
落座于,那块棱角分明,灰白色,埋葬冰霜巨龙的斩龙台。
两块斩龙台,一块在胸口,一块在身下,终于令他平静了。
再然后,化魂池,煞魔鼎,还有面容慈和的神像,逐个移到他身旁,如忠诚的守卫,散落开来。
所有排布阵列的煞魔,还有如黑妪,血月般的高等级煞魔,也纷纷回归。
虞渊的表现,他的神情举止,令盯着他,等待答案的天藏和三位魔神,心情都跟着沉重了起来。
“可是,有很可怕的家伙来了?”
天藏不再咄咄逼人,蓝汪汪的眼瞳深处,似映照出,一个接着一个的阴影。
每个阴影,仔细去看,似乎都是一个神秘的禁制,是一个独特神奇的天地。
回忆起很多事情的虞依依,在虞渊背后,看着鬼王天藏眼中的阴影,小脸微变。
妻逢對手:總裁,別太壞
那些阴影对应的,是陨月禁地的一处处古老禁地,它们在天藏眼中呈现,说明这位排名禁地前十的邪魔,以天魔尤潜的身份,被拘押在禁地那么多年,暗中早就参悟勒破了那些禁制奥妙。
并且,还在每个禁制和小天地了,留下一点他独有的,很隐讳的灵魂印记。
这样的天藏,能部分借用禁地的力量,算是陨月禁地的小半个主人!
难怪,难怪他能自由地出没禁地,或以鬼王的身份,在恐绝之地称王称霸,或在有冥都般的枭雄霸主冒头后,又能一失踪就是数百年,千年。
虞依依心惊不已。
天藏,从头至尾都没展现出,他真正的力量来,压根没有全力以赴!
手持“血灵祭坛”,既是恐绝之地最古老的鬼王,又是陨月禁地小半个主人的他,兴许才是这场战争,比金象古神、钟离大磐和安文,都要可怕的家伙。
“连我,都感觉不到!”
天藏内心也在震动,蓝光交织的眼眸,瞬间恢复原状。
他又重复了一遍:“虞渊,它是不是告诉你,有异常可怕的家伙来了?”
天藏指向面相慈和的神像,脸色凝重至极,似知道这神像的预警,从不会出错,也知道神像不惜以慈和一面显露,暂停这场战斗,绝对非同小可。
虞渊点头,简明扼要地说了一句:“它是这么说。”
“曹嘉泽,威灵王,金象古神,还有贝鲁,你们几位!”
天藏一步踏天,立在众多聚涌的天魔之间,在希德拉、阿德勒和西米茨三头魔神前方,如顿时成了外域天魔的真正首领。
他开口讲话时,所有处于魔云中的天魔,都主动沉落了一截。
當雪遇上楓
似不敢和他并排悬空。
“找出那位不速之客!”
天藏看向一位位异族的首领,罗玥,席荃,还有周游,神情凝重,“在这里,如果有我,有虞渊都感觉不到,不知所在的异类。”
至尊武神
“那……”
天藏停顿了一下,“你们自己想象吧。”
一道暗黄色的妖光,忽从银月帝国方向,裹挟着千千万万的碎石而来。
妖光顷刻而至,就在禁地入口处,一分为七,化作七根巨大的妖族图腾柱,将大地凿开来,高耸矗立。
七根暗黄色的图腾柱,刻印着各式各样的妖虎,和密集的虎纹。
七根图腾柱之上,蹲伏着,七头妖气冲天的黄色巨虎。
“封天化魂阵居然破开了。”
七头黄色巨虎同时开口,有的说的是人族语言,有的说的是妖族的语言,有的只是低吼,可表达的意思全部一样。
金象古神摇身一变,再次化形为人,踩着金色山巅,严肃道:“有蹊跷。”
七头黄色巨虎,在图腾柱上正要讲话,忽然看到众多异族的七级、八级战士,在沉寂半响后,重新杀向那些人族和妖族的强者。
多喜一家人
效忠灿莉的,所有明光族的战士,和她隐秘的精神连系,瞬间被斩断。
贝鲁,米娅和桑塞姆等九级血脉的首领,还有三头魔神级别的外域天魔,忽然发现效忠他们的族人麾下,全都叛变!
除金象古神,孔雀王之外,进入禁地的大妖,全部疯狂!
面容慈和的神像,不论如何散布力量,都阻止不了战斗的发生,甚至连那神像慈和的一面,也在变得模糊。
代表着残暴,疯狂,邪恶的一面,则在一点点清晰。
斩龙台之前,参悟“枯萎之剑”的席荃,握在手中的那柄,以挚爱白骨淬炼的剑,森白光芒骤亮。
这柄,能够让花草树木,众生血肉枯萎衰败的奇异灵剑,剑刃嗡嗡低鸣。
席荃以不知所措的表情,望着因剧变发生,靠拢过来的一个人……
碧峰山脉,天药宗的当代宗主,石禹轩。
这位境界很寻常,在禁地排不上号的老者,体内涌现的恐怖气血,令本该克制,限制磅礴气血动静的“枯萎之剑”,剑魂疯狂地哀嚎。
“枯萎之剑”的剑刃,似无法承受那股难以想象的旺盛气血,要绽裂一般。
面对着席荃惊愕和茫然的目光,石禹轩神色如常,冲着她,温和地微微一笑。
席荃顿觉毛骨悚然,想都不想,驾驭着“枯萎之剑”,以遁法瞬息逃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