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jjhvy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紅樓春 txt-第六百六十三章 天真,幼稚,難得熱推-mm0e6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
翌日清晨,宁荣二府后园中。
霜降之下,漫眼望去,多枯枝败叶。
沁芳池内亦多是残荷,一片萧瑟。
然而贾蔷引着诸姊妹站在沁芳亭上,却高兴道:“这春之生机,是碧玉妆成一树高。夏之勃发,如昊日当空,光芒绽放。而秋之韵,便在这枯枝残荷,在秋雨之呢喃,在秋思之无限。其实各有各的美,我等实不必为秋而悲。”
原本因为这萧瑟之景和清冷的天气感到有些凄凉,内心生出悲感的贾家姊妹们,不由都笑了起来。
迎春微笑道:“春夏秋都说了,可还有冬日哩。”
贾蔷正经道:“冬日之美,在于被窝之暖……”
“哈哈哈!”
一阵哄笑声中,黛玉又气又好笑,啐道:“呸!好不好意思呢?”
贾蔷嘿嘿了声,道:“行了,各去各处好好锻炼罢。娇小姐不是不好,高门千金也的确尊贵,可舒展舒展筋骨,少生些病,岂不更好?各去各的地盘,跟着十二小官学,要认真学。往后天天早上如此,便是雨雪天气,也该在屋子里练。总之,我是希望你们都能长命百岁的。”
听他这么说,原本不怎么情愿觉得荒唐的宝钗、迎春等人,也不好违拗贾蔷的一番好心了。
一个个引着丫鬟,或前往潇湘馆、或前往怡红院、或前往藕香榭、或前往蘅芜苑……
她们能做到的极致,就是在私下里伸展伸展手脚,活动活动筋骨。
在人前,尤其是在贾蔷跟前,是断不能如此的。
连贾家的下人,那些丫鬟媳妇,平日里走路时都要求行不露足,走路时裙摆不能掀起风来ꓹ 更遑论她们?
贾蔷不理会这些,这一屋子的女孩子ꓹ 一年到头不是这个病了,就是那个不舒服。
前一阵迎春才卧病一场,又轮到惜春。
今日还算不错ꓹ 都还齐整着,他就拉起一道晨练。
不过人没走完ꓹ 香菱还有小吉祥、小角儿没走,她们仨不怕让人笑话ꓹ 要和贾蔷一起晨练。
嘻嘻哈哈ꓹ 无忧无虑。
快乐能感染人,本就心情不错的贾蔷,看着她们简单单纯的快乐,也愈发开心。
不过这份开心没持续多久,就见吴嬷嬷进园子里来寻:“侯爷,外面恪和郡王来了,说有急事寻你入宫。”
……
大明宫ꓹ 养心殿外。
听到里面隐隐传出的争吵声,李暄小声道:“听见了没?里面已经吵了一宿了。”
想起林如海的身子骨ꓹ 贾蔷脸色难看的厉害ꓹ 道:“窦广德这忘八该不会是属狗的罢?”
李暄撇嘴道:“还不止ꓹ 连左骧好像也不赞同。何振和窦广德居然一唱一和ꓹ 荆朝云都来了……贾蔷,你先生干吗非要坚持朝廷跟臣子和商贾借钱啊?还要以天家的脸面做抵押……”
“你懂个屁!”
贾蔷骂了声ꓹ 李暄大怒ꓹ 一拳捣在贾蔷肩头ꓹ 贾蔷“惨叫”一声。
李暄:“……”
信号传进去了,贾蔷恢复正常ꓹ 问李暄道:“皇上召我进宫做甚么?送我先生回家?”
李暄“呸”的一下往地上啐了口,讥讽道:“你不是善财金童么?且父皇一猜这里面就有你的手尾,就将你招了来。”
里面传来脚步声,未几,就见戴权黑着眼圈走来,满面倦容,看着贾蔷、李暄二人有些木然说道:“皇上传王爷、宁侯进去。”
李暄、贾蔷二人入内,过了外殿,至西暖阁。
一进门,就看到窦现站在那沉声道:“朝廷向臣子、商贾借钱,前所未闻之事!朝廷的体面何在?体统何在?威望何在?传到下面,百姓可不知道朝廷借钱是为了河工,是为了军饷,他们只会笑话朝廷穷的揭不开锅了。野心之辈,更会蔑视朝廷。此法得不偿失,绝非良法。”
林如海面上颇有些疲倦,声音也有些沙哑,但气度依旧沉着,徐徐道:“这国债,并不会大规模面向百姓发行。只对宗室王公、皇亲国戚、武勋亲贵,朝廷官员还有一些皇商巨贾发行。倒也不必说是借钱,可以说是朝廷给他们些息钱嘛。当然,这点息钱远不如放印子钱,但国法明定,不许民间放贷印子钱,喝民血。接下来,绣衣卫可以抓几个放印子钱的典型,重重惩之后,再来推这个国债。虽然只是个借口,但总还过得去。
窦大夫啊,朝廷实在缺银。如今可以说是百废待兴,处处都有大缺口。只河工银子,外省各地的水利银子,缺口就有二三百万两。还有一些新政推行下去,同样也需要银子打底,毕竟,如果朝廷不出这笔钱,只传一纸公文下去,到头来地方官员只会搜刮百姓。新政未行先臭,是要坏大事的。”
何振冷冷道:“有多少米,煮多少饭。如今每年的河道银子难道还少了?新政中耗费颇大的,何不暂缓,等国库充盈了再议也不迟。需知,治大国如烹小鲜。且户部掌天下财经赋役,朝廷缺银是户部的责任,如今不想如何制定法度政策,使国库丰实,却妄以天家和朝廷的脸面去借钱,焉有此理?林相岂不闻吃人嘴短拿人手短的道理?商贾都能成为朝廷的债主,滑天下之大稽!”
林如海未言,贾蔷就冷笑道:“何大人还真是吃的灯草灰,放的轻巧屁啊,你……”
“哈哈哈哈!”
李暄的大笑声,打断了贾蔷的气势,也打断了何振勃然大怒之下准备的厉声反击之势。
众人怒视过来,李暄闭嘴,在隆安帝刀子一样的眼神下,离开了养心殿。
刚一出门,众人又听到一阵大笑声传进来……
贾蔷不理,继续道:“户部在我先生执掌前,是何大人在掌罢?你将户部执掌成了甚么德性,你心里没数么?户部至今有几百万两亏空没收回来,有许多干脆成了坏账,借钱的人都死了家也没了,到哪去追缴?这些钱,都是你掌户部时借出去的罢?
足球上帝 心在天涯
你哪来的脸来说这番话?山东赈济灾民银粮不够时,我和我先生近乎破家,将一百万两银子借给朝廷,以周转其难时,都没骂你一声国蠹废物,这会儿你倒是成精了!至于让宗室、勋贵、臣子、商贾成为债主是朝廷耻辱的话,本侯都不知道你是怎么说出来的……
这朝廷是你家的朝廷?这天下是你家的天下?”
“贾蔷,有话说话,胡扯甚么!”
隆安帝未等何振惊怒之下反击,就喝断道。
贾蔷领命后,也不看何振,而是看着窦现道:“朝廷赈济山东缺银时,我还在诏狱里蹲着。恪和郡王去探望我时,说皇上和皇后娘娘为朝廷缺银颇为苦恼,为山东百姓之惨而悲痛。本侯虽读书不多,却也知道君忧臣辱的道理。再者,这天下是皇上的天下,可也是天下万民的天下。天下兴盛了,难道只皇上一人得利?宗室、勋贵、官员、商贾们就不得利了?天下若是败了,谁又有好处?天下兴亡,匹夫尚且有责,如今国库空虚,我等借点钱给朝廷,怎么就成了羞辱朝廷之事?”
獨寵慕少的前妻 羞羞噠
窦现冷冷讥讽道:“果真如此忠孝,何不将家财捐献,却搞出这套想当朝廷债主的名堂来?其心可诛!”
贾蔷呵呵一笑,问窦现道:“窦大夫自认是否为忠孝之臣?”
窦现冷然道:“本官随时可将家资悉数捐献朝廷!”
贾蔷哈哈笑道:“你家穷成那样,又能捐几两银子?不过朝廷可不止缺银子,九边那里很是缺人戍边种田,窦大人你这样的大才去了,肯定不合适,可你家人可以去啊。还有,那边的戍军兵卒多是光棍儿,窦大人要不要连你……”
火爆妖師 千樹梨白
“放肆!”
“住口!”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隆安帝和林如海的呵斥声同时响起,贾蔷躬身与全身颤栗发抖面色涨红的窦现请罪道:“窦大夫莫要多心,本侯没有欺辱之意,只是想告诉窦大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说话请过过脑子!”
说罢转过头来,又对韩彬、荆朝云等人道:“国债的主意,原是本侯异想天开之法。本质上虽说是朝廷借债,可又不是不还,不仅还,还可以附以息钱。且还不是强行摊派,愿买国债的就买,不愿也无妨。
第一期本也没指望多少官员买,财不可外露嘛,且好些人心里有鬼,不义之财也不敢露。但只要朝廷能在第一期国债到期,将本利付清,那么等到第二期、第三期发行时,终会有人来买。
朝廷得了银子,解了难关,用这些银子去治理河工、推行新政,造福百姓,而买国债的人,得了息钱,这息钱还是光彩的荣耀的,此法到底伤害到了谁?”
荆朝云审视着贾蔷,缓缓道:“若是,国债到期还不上,又该怎么办?”
噬天狂徒 虎王
贾蔷呵呵笑道:“到那时,倒是可以追究户部的责任了。但这事关天家和朝廷的信用,最好不要做这等自毁根基的事。天家和朝廷失了信用,失信于民,那才是最可怕的事。”
韩彬也有疑问,道:“若是往后,有人想以后期国债,还前期之债,以借银还借银,层层相套,岂不成了邪路?”
贾蔷摇头道:“半山公,世上岂有万世不易之良法?先帝登基之初,所立国法,难道不也是良法?可到了后期,渐渐也就成了恶法。唯有不断革新以顺应时势者,才能越变越好。这本不是一蹴而就之事,眼下只是朝廷缺银,或许只缺二三百万两开启银子。暂且周转一下,等新政大行,朝廷不缺银子后,或是在过程中看到了弊端,那往后轧止不借了就是。
于金银一道,我勉强明白些道理。其他的,就不是很通了。只觉着,既然是新政,那一切有利于国事的法子,都值得试一试,小规模的试行,果真有不妥当之处,再改就是,实在不行停下来也行。
婚外貪歡,前夫請簽字 扶桑
无论怎样,总好过窦大夫何大人方才恶劣之言,实在让人恶心。”
海運主宰 試劍天涯
毫无疑问,贾蔷又被训斥了番。
韩彬想了想后,同隆安帝道:“皇上,林大人和贾蔷的主意是好的,不过步子不好迈的太大,毕竟此策传扬出去,势必天下哗然,眼下还不是时候。但朝廷确实缺银子,臣以为,户部不好办这个事,但内务府可以。内务府办妥后,再将银子拆借给户部。”
“……”
隆安帝心里有些郁闷,不过也明白,前两天韩彬那么好说话,原本就是假象……
户部不承办,内务府承办,那银子到底能不能还上,和朝廷没甚关系,责任全在天家,风险也全在天家。
除非天家不要脸了,才会赖掉此账。
而由天家来借钱,用来修河工兴水利,引来的争议或许要小的多。
另一面,朝廷也不会坐视天家赖账……
超級鋒暴
贈你獨家記憶
只是隆安帝怀疑,等该还钱的时候,户部能不能拿出这笔钱来,还给内务府?
以朝廷官员的尿性来看,不认账的可能性极大……
隆安帝黑着脸,看了韩彬一眼后,见此老也是纹丝不动,眼神还那么虔诚……
只能将刀子一样的眼神落在贾蔷身上,道:“贾蔷,你是内务府总管大臣,你自己说,这钱借还是不借?”
贾蔷干笑了声,道:“借,怎么不借!哪怕到时候冒出些说臣‘活该借钱’,‘就该捐献给朝廷’,‘打死也不还’的恶心话,臣还是要借。一来臣的先生掌着户部,二来嘛,也是因为臣的先生掌着户部。”
这话让韩彬等人都笑了起来,第一句之意,是因为林如海掌着户部,如今朝廷缺钱,是户部之责,借钱是为了解林如海之难。
第二句,则是表明林如海掌着户部,所以不怕到时候还不上。
隆安帝也扯了扯嘴角,冷笑道:“朕到时候不让还,林爱卿也不敢还!”
贾蔷呵呵笑道:“皇上,不是臣说漂亮话,这期国债发行,内务府往外售卖,必是臣亲自去一家一家商谈,愿意买就买,不愿意拉倒。实在不行,臣就自己去借,然后再买。到期果真还不上,其实也没甚么大不了。窦大夫是穷人出身,一文钱看的比天还大,以为臣舍不得捐给朝廷银子。其实真不是!臣平日里也没甚么大开销,身上有爵位,家里有宅第,吃穿用度都不愁,更不用提还有那么些生意,日进斗金。
臣原不是很在意这些,挣那么多银子,也都是被逼的。毕竟当初之志,也不过想当一书坊东家,逍遥自在,读书度日。如今走到这一步,一来是受皇恩深重,二来得先生和半山公之教化,让臣小小年纪不要那么颓废,还是要为社稷做些微末小事。
等到回京后,也不知怎地,臣受皇上和皇后娘娘隆恩日重,到今天,却是想远走逍遥都不能了。因为臣做不出辜负皇恩之事……
所以朝廷到时果真还不得,臣倾家去还就是,若能维护住天家体面和信誉,也算臣报了皇上和娘娘隆宠之恩。
到那时,臣也可寻一扁舟,携家人一道,游江湖之远,逍遥快意了。其实,也不算是多坏之事。”
“都听听,都听听!朝廷和朕都成了赖子,欠债不还,他倒破家还债,还逍遥自在!敢情这朝廷上下,只他一个好人!”
“滚滚滚滚!出去,快离了朕这地儿!”
“还逍遥自在……朕还想逍遥自在呢,韩爱卿、你先生他们哪个不想?偏你会想美事!不当人子的混帐!”
“在外面等着,一会儿朕再同你算账!”
隆安帝好一通冷嘲热讽道。
虽如此,韩彬、荆朝云等人却都看出,天子今日实是被感动坏了,语气难得这样激动……
不过以他们一生的阅历,和阅人无数的目光,也的确看得出,贾蔷方才之言并不是那种故作玄虚表忠心的虚妄之言。
此子,还真是另类……
有如此陶朱之能,却不爱财。
旁人说这话,他们或许存疑不少。
可贾蔷……以他们的消息渠道,还是能知道不少真相。
旁的不说,只漕运一道,贾蔷丢进去的银子,堆一座银山都够了。
他又能图得甚么?除了可以保证朝廷漕运一道不会被漕帮所制辖外,他甚么都得不到。
想单靠漕运收回成本,都不知要多少年。
如今想想,也难怪天家会如此恩宠一勋贵少年……
天真,幼稚,却也殊为难得!
等贾蔷被赶出去后,沉吟许久的窦现缓缓道:“皇上,臣对林大人和宁侯,并无私见,只是担忧朝廷声望。如今由内务府承办,宁侯又是内务府总管大臣,那臣自无异议。且,臣也可保证,等国债到期之日,绝不会让人非议户部还银之事。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说罢,又同林如海躬身一礼,虽仍是硬邦邦得语气,说的倒还算人言:“林相,仆以为公事之争,不该带来私怨。今日事,仆对事而不对人。”
林如海温文儒雅,见之还了一礼,微笑道:“治政天下,哪有一团和气的道理?果真处处一团和气,那才叫人可怕。窦大夫不必如此。”
邪帝家的小悍妻:逆天小魔後 紫幻迷情
隆安帝眼睛在窦现身上顿了顿后,同林如海道:“林爱卿身子骨不佳,朕派御辇送你归家,早点回去歇息。今日不要上衙了,身子拖垮了,朕心何安?”
林如海再三推辞未果,只能谢恩,而后由内侍搀扶,告辞同僚,先一步出了宫,归家歇息。
林如海走后,隆安帝同韩彬等人道:“爱卿等人也都回去歇息罢。”
韩彬等人呵呵一笑,也知林如海的确担当了许多,就不去争甚么圣眷了,各自散了去。
……
PS:金融领域点到为止,虽然查了不少,西洋这个时候已经有国债了,清朝后期也发行了,但具体的我还真不是很懂,一知半解,有不少想当然之处。不过这些内容都是铺垫用的,所以有金融大亨看到了,一笑了之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