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2nvpz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網王之漾 愛下-我回來了讀書-vlqeb

網王之漾
小說推薦網王之漾
次日,在帝丹高中门口,昨晚散步的老太太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下,还是进去了。
血劍蘭心
学校面积比较大,她走来走去也没瞧见网球场,只好向路过的同学打听,“学长,请问你知道……”
“学长?!”那个男生大吃一惊,任谁突然被一个八十几岁的老太太叫学长都要惊讶吧,更何况他还只是个高中二年级的孩子啊!
自知失言的老人连忙说道,“瞧我这老糊涂了,你别介意啊。”
“不会不会,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男生问。
“我想找幸村精市,请问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幸村?是说那个幸村吗?”男生又吃了一惊,怎么又是找他的?他放弃个网球到底有多惊天动地,怎么找他的人一拨一拨的?
老人有点不明白了,这学校里还有重名的人?“就是会打网球,蓝紫色头发的……”
“我知道,他现在八成在实验室。”男生看看手表,“哎呀,来不及了,老奶奶,医药实验室在8楼,您有事还是托人转告他吧,我快迟到了,不然就替您跑一趟了,我还听说……”他话没说完,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一看是部长来催,他也不敢多耽搁,急急忙忙的指着树林后的小路,“穿过那片操场就是教学楼了,对不起,我要先走了。”
“快去吧,谢谢你。”
走到楼下,她抬头仰望朱红色的大楼,“好高!唉,要是有电梯就好了。”
本着每走一步就离8楼近一点的精神,走走停停半个小时后,她终于爬上来了,扶着走廊的围栏喘着粗气,一个路过的年轻导师出来正巧看见,连忙过来问道,“老人家,您没事吧?我搬把椅子给你,请等一下。”
修仙之徑
老人连忙叫住他,“那个,幸村,在吗?”
“幸村精市?他刚回去了。”
“回……回去了?!”老人腿一软差点坐地上去了,幸亏椅子及时才没摔着,而那位长期泡在实验室里的导师还十分天然呆的指着走廊另一头说道,“他从那边楼梯下去了,就刚走。”
可怜那老人差点气背过去,她爬这么高楼梯容易么她?!等等!刚走?她急忙扑到围栏上望下去,果然远远的一小团紫罗兰色在向操场的拐角处移动,她挥着手用力呼喊着,“幸村!喂!幸村!!”
風雨夜下的陽泉
即使是她的最高音量也无法传达到那已经越走越远的人身上,她着急探出半个身子,导师赶紧拉住她,“您别急,您别急,我这就打电话叫他回来,您坐。”
焦急的等待着,眼看他越走越远,而电话那头却是一阵忙音,导师无奈的一摊手,“他没接,估计刚下课忘了开声音。”
在教学楼的另一边天台上,一个黑衣人远远的看着走廊上的老人,隐约听见她在叫,“幸村?”
而这边,叫回幸村的希望落空,老人十分失望。
“老师,您认识幸村?”
“当然,他现在是我学生。”
“那他现在……好吗?”
“您是指学习吗?”导师思量了一下,“学习上很努力也很优秀,只是我还感觉不到他对医学的喜爱之情,不过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教他的。”
“就是这样我才不放心非得回来呀。”老人犯愁的叹了口气,幸村最不喜欢医院了,能喜欢学医才奇怪呢!让他放弃最喜欢的网球去学医,简直是造孽!但要怎么阻止他呢?
“老师,你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我想写一封信给他。”
“当然没问题。”
他准备了纸笔桌椅便出去了,到外面给保安室打了通电话,“你好,麻烦叫一个身强体壮的人上来一趟,哦不,没人闹事,是有个年纪很大的老奶奶上来了,我怕她待会儿下去摔着……我?就我这身板估计只有陪她一起摔下去的份儿,哈哈哈,好,谢谢了。”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导师探头看了看,老人正看着信封发呆,“写好了吗?”
“哦,好了。”她起身将信交给他,热切的握住他的手,用力将信封在他手上按了按,“老师,你一定要交给他,麻烦您了,谢谢了谢谢了!”
“好的,您放心。”他将信夹在教案里,“明天上课我就给他。”
听到这,幸村有些不明白了,他不记得当时老师有把什么信交给他,但这封现在又确实在他手上,多年前到底出了什么阴差阳错?龙雅摇摇头,“我当时有去找那位老师打听了情况,那封信上面写着你的名字,看到笔迹我就更加确信自己的猜想,虽然这个想法很疯狂。”
之后的两天,她还去了青学的网球部,但她谁也没找,只是在不远处静静的看了半天就离开了,年纪大了,行动也常常受限,她越来越觉得力不从心了。
那天早上,她睁开眼,看着窗外照进来的阳光,发了一会儿呆,“今天怕是不方便去看他们了。”她独自一人坐在院子里,晒着太阳,翻着随手带出来的书,秋千慢悠悠的摇啊摇、摇啊摇,她半眯着眼,回忆着自己漫长而又短暂的一生。
她又想起了那个晚上,她问龙雅会喜欢什么样的女生,他说了三个不同类型的女生,最后却莫名感叹了一句,“但都不如今晚的月色美。”
“我真傻呀,明明那天,风也温柔……”
突然一只手扶住摇动的秋千,一个短暂的沉默后,“你来了。”
老人看着太阳将他的身影印在眼前,不由鼻子一酸,一股欣喜跃然上心。你找到我了,即使变成这样都能找到,你果然是喜欢我的,对吗?
煙花爛漫
“来了。”龙雅低头,看着那满头银发的脑袋仰起脸来,明明是一张刻满了深深皱纹的脸,却在看到他的那一刻笑得像个孩子。
“小丫头,你……”有太多的话想说,有太多的问题想问,如今近在眼前却又无从说起,“你这个笨蛋!”
她只是笑着,为什么被骂作笨蛋还会由衷的感到开心和温暖呢?她带着几分撒娇的味道说,“龙雅,我脖子酸了。”
他坐在她身旁,“这样可以吗?”
“恩。”她笑,他来了,还能再见到他,真好。
“那现在,给我解释下你现在什么情况吧。”
她无辜的看着他眨眨眼,能跳过这一段吗?
显然不能。
“我就是,回来看看你们。”
“回来看看的意思是还要走?”
“没有谁可以永生的。”
“那可以常回来吗?能留多久?”龙雅关切的问。
她的眼里划过片刻的失神,你大概不知道,所谓穿越,是很伤灵魂的,所以我,注定早夭。
重生之凰權獸妃 公子邇爾
不过这些都不能告诉他,她随即娇嗔道,“你当这是地铁呀,说过来就过来,我都穿成老太太了。”
“你穿成老公公也没关系。”龙雅将她的双手握在怀里,低头一吻,“回来就好。”
回来就好,她的眼眶一下就湿了,你这样温柔、这样温暖,我会更舍不得离开的,再说,这世上有因必有果,既然今天求得一颗糖,明天自然要还一颗枣,哪有平白的好事送你。小池垂下眼帘无声一笑,眼里尽是是不舍,和无奈。
“龙雅……对不起,让你知道我回来了,又要让你失望了。”她哽咽着看着他的大手紧握着她的手,心里一阵阵的难过。
“没关系,至少你的存在证明了人灵魂的存在,那么等我死了以后……”
“不准胡说!你千万别干傻事!!”她急忙打断他的话,“而且,而且我现在变成老奶奶了,你也要变成老公公才能来找我,不然人家要说我老牛吃嫩草的。”
“……好吧。”他心疼的抚摸着她的满头银丝。
“好好照顾自己,要开开心心的活,人的心情会影响长相,不开心的话,老了会变丑的,我要一个健健康康的帅气老爷爷!”
“好。”龙雅温柔的注视着她,“还有吗?”
注视着龙雅熟悉的脸庞,那明亮的眼眸里只有她一人,“……还想抱抱你。”
抱歉,我没法违背自己的心去对你说‘快离开!忘了我!’,但是如果你记得,我便活在你心里,倘若忘了,亦是你的自由,而我只想在此刻,抱紧你!她靠着他的肩膀,那么温暖,那么可靠,心,从未有过的安宁,回想过去几年的颠沛流离,突然发现,我可能找到了,那个地方。
“龙雅,我一直认为,我的家在另一个世界,而我可能永远也回不去了,只能四处流浪,但现在我觉得,最心安处便是家。”她将手覆在龙雅的胸口,轻声问道,“以后,我可以住在这里吗?”
“当然,这里永远是你的家。”
“那你可要好好保护它,不然我又要无家可归了。”
“好。”龙雅像对待这世界上最最珍贵的宝贝一样轻轻将她拥在怀里。
“欢迎回家。”
“恩……我回来了。”
怀里的人含着笑,眼角的晶莹在阳光下泛着美丽的星光,两人静静的坐着,她放在他胸前的手终究是,缓缓滑落了,而他只是将她抱得更紧,低头亲吻她的合上的眼,阳光从他们身上慢慢走过。
屋里,幸村面如死灰,望着天花板,“原来十年前,你就走了……老天爷,你好残忍!带走了小美,连小池也……”
“不,我不认为她走了。”龙雅温柔的轻触窗前的花朵,“她在这里。”
幸村疑惑的望去,那是一盆欣欣向荣的太阳花,灿烂的绽放着娇嫩的花朵。
“这又是怎么回事?!”
“一年期,我在中国遇到一位云游的僧人,他说有一个人的转世在等我……”
“是她吗?”龙雅问。
青春為一顆星星埋下伏筆 旋風少女
僧人不予置否的笑了笑,“我想你能认出她来。”他端出一个小小的花盆,黑色的泥土中露出一小段新绿,那椭圆形的叶片,红色的花茎分明是她曾经送给他的指环花!
“大师,请问这花……”
“太阳花,向阳生,日出开,日落谢;太阳花,向阳生,夏日盛,冬季眠。”
職場戀:總裁的灰姑娘 廢材米
先婚後愛:我的霸道老公
他摇摇头,“你痴了。”幸村不相信,她怎么会变成一盆花呢,云游僧人?如果他没记错,龙雅的叔叔南次郎也是庙里的和尚,既然他情愿把花当成她照顾,他亦不想说穿。
咆哮星際 典玄
龙雅低头吻了吻今天盛开的花朵,一手按在胸口那个竹筒状的挂饰,那里面是她写给他的情书。
两人久久无言,回忆里,全是她。
薄樱误入
风乍起,吹皱了一池春水
去了去了
那一年,樱重重
那一夜,雪纷纷
叹曰:
因果原注定
痴心人几许
枉动了一世倾情
重塑仙緣 遐開馫
空留下一纸追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