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ec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鎮國天師》-第501章 誰是天下第一鑒賞-3g37r

Home / 都市小說 / octec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鎮國天師》-第501章 誰是天下第一鑒賞-3g37r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镇国天师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道理我其实一直都明白。
重生之武纪元神话 绛紫色
在从张松那里接过黑魔刀的那一秒钟开始,我就知道,将来这把刀一定会带给我许多麻烦。
但我真心没有料到,这个麻烦居然会这么大。
不要说狂刀朴镇山,就算只是他的徒弟、那位号称青年一代最风骚的妖刀姬云飞,也不是此时的我,能够独立抗衡。
只听说过坑爹,没听说过爷爷坑孙子的,这老瘪犊子是存心要玩死我啊!
想到这儿,我整个人都不好了,把脸垮下来,有种直接跑去帝都,拉着我二叔验DNA的冲动。
我特么到底是不是我爷爷的亲孙子?
秦真人却笑了,捋了捋胡须,让我先不要着急,“你们林家历代的传人都很有趣,当年你爷爷出山的时候,曾经放下豪言,不达修行者的巅峰,绝不返回祖宅,这个目标,在他是四十岁的时候得以实现。”
“随后便是你二叔林远,他的目标是成为和你爷爷一样名动天下的人物,这个目标,他现在也算基本达成了,早在十年前,林远就被评定为‘天下十杰’之首,是当今世界,最有希望能够继承‘八修’名号的人。”
“现在轮到你了。”
话说到这儿,秦真人晒然一笑,说可能林狂屠知道你没有追求,所以才将这把煞刀交给你,让你来保管。
“而要保管这把魔刀,朴镇山那一关,就是你必须跨越的障碍,唯有击败他,你才能够替代你二叔,成为林家真正的扛旗者!”
我听完脸都绿了,气得腮帮子高鼓,“狂刀是什么人物?就算我二叔都干不过,我拿什么去拼,靠头铁吗?”
秦真人忍俊不禁,又笑笑说,“年轻人何必妄自菲薄,虽然你现在的修为,还不足以和天下一流高手争锋,但你却具备一个所有人都不具备的优势,那就是你还年轻。”
年轻就是资本,就是本钱,秦真人说,以我现在现在的成长速度,再给我四五年时间,未必不能追上前面的人。
我苦笑,那也得我能活过这四五年才行啊,面对狂刀这样的人,我根本不需要去尝试,也晓得自己不过是被人一刀秒的货。
话到这里,秦真人便呵呵笑着,摇头不再多言了。
随后,他又指了指我手中那把黑魔刀,说这把刀呢,曾经制造过太多的杀戮,而魔刀每次屠戮一个人,都会将惨死在刀下的亡魂怨气吸附进去,所以魔刀妨主,一旦你压制不住它,他肯定会反客为主,反过来控制你。
秦真人眨了眨眼睛,直视我的双目,说你之前运用这把魔刀对敌的时候,是否有过类似的感觉,觉得这把刀凶性太盛,自己有时候根本无法掌握住它?
这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事实上,我并不是一个争强斗狠,喜好杀戮的人,然而一旦魔刀在手,挥出去的刀锋已经完全不由我自己来做主了,所以平时我很少使用黑魔刀,只有在最关键的时候,才会将它拿出来对敌。
察觉到我的眼神,秦真人自顾自点头,说了句看来是了,这样吧,你若是不介意,可将此物寄存在我这里三天,老夫可以在林狂屠的基础上,再度给它种下一道禁制,以化解你被魔刀反夺心智的危险。
我当即喜不胜收,急忙跳起身道,“前辈大恩大德,晚辈永生不忘。”
“不必如此!”
秦真人笑呵呵地扶起了我的双手,摇头,正色道,“老夫此举,一来是因为你曾经协助张松,捕获了我门墙中的叛徒,其次,老夫与你爷爷神交已久,往日虽不得见,可今天能够见证林狂屠后人的成长,也算一件幸事,略尽点绵薄之力,不算什么。”
林清浊传 12345飞
我顿首再拜,长揖到地,“这件事,对前辈而言,或许只是举手之劳,但于我来说,却是人生之大幸,能够得到秦真人的亲自指点,足以令晚辈受益终生了。”
要知道,此刻站在我面前的、这位其貌不扬的小老头,在江湖上却是名声吊炸天的存在,堂堂崂山掌教真人,屹立于整个修行界金字塔尖的人物,甭说别的,光是那天与魔化后的风魔交手那一幕,就足够说明一切。
似乎对我的态度还算满意,秦真人笑吟吟地扶我起来,说年轻人,不骄不躁,懂得尊敬长辈,这是一种值得保持一生的好习惯。
说完,他拍拍我的肩,又扭头朝陈玄一笑了笑,摆摆手,示意谈话可以结束了,
“老夫会在渝城逗留三天,三天之后,我会让张松将黑魔刀归还,闲话不说,两位请便吧!”
分别之后,我和陈玄一再度等车,朝着医院方向返回。
行至中途,陈玄一忽然大笑了两声,拍着我的后背说,“林峰,你小子实在走运,居然能够被秦真人看中,这可是好多人一辈子都修不来的福分。”
我诧异道,“这位秦真人,在江湖上辈分很高吗?”
“何止是高啊,就算我师父见了他,也得行晚辈之礼,之前不是跟你聊过吗,当今世界,最有希望抵达地仙境界的几个人,一个是我们青城山闭关超过十年的紫阳真人,另一个是龙虎山的张天师,再有就是眼下这位秦真人,和茅山传功长老薛真人了。”
陈玄一笑道,“这四个人,是明面上屹立于修行界山巅的人物,排除六扇门那几个隐世不出的老怪物,当今天下,无人能出其右。”
我咂舌不已,说那这四个人,比起“风云八修”如何?
“这个……就不好说了!”陈玄一愣了两秒,随即摇了摇头道,“但以声望而论,这四人的辈分要高于‘八修’中的绝大部分人,不过修行到了一定境界之后,这些老派江湖人会分外爱惜自己的羽毛,除非必要,平时断难出手。”
不过这些人的修行境界,大抵都存在同一个层次,就算有些细微差距,也相较不远,除非真正的生死拼斗,否则难以决出真正的胜负。
我点头说道,“你刚才说,六扇门那几个避世不出的老妖怪,有可能比秦真人还厉害,这几个‘老妖怪’之中,是不是也包括我爷爷?”
荆棘玫瑰与夜莺 Mayfly
陈玄一苦笑道,“这就更说不准了,林狂屠已经封刀超过二十年,这个世界上值得让他出手的人实在没有几个,没有参战和对比,谁能说得清楚?”
我兴致勃勃道,“我倒是觉得,可以象征性地搞个武林大会,把这帮老妖怪们全部都集中在一起,没准就能决出谁是天下第一了。”
陈玄一笑笑,说你丫肯定小说看多了,哪有这么无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