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5ij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明天下-第一七零章高級層面的交鋒熱推-22tbs

Home / 歷史小說 / mc5ij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明天下-第一七零章高級層面的交鋒熱推-22tbs

明天下
小說推薦明天下明天下
第一七零章高级层面的交锋
这么粗糙的偶遇,瞒不过小笛卡尔以及笛卡尔先生的。
这一点黎国城非常的肯定。
他跟张梁乔勇这些人已经通信整整三年了,对于笛卡尔先生以及后来的小笛卡尔是什么样的人他已经很清楚了。
笛卡尔先生是一位学究天人的大学者,他的涵养已经浸润进了他的生活。
就智慧而言,像他这种精通几何,数学,物理,乃至哲学的学者来说,他对人性的认知很可能已经达到了另为一种境界。
别说孟圆辉他们布置的这点小伎俩,恐怕连张梁,乔勇,小笛卡尔他们设计的故事,也早就被这个老人一眼看穿了。
只是他当时心丧若死,好不容易有一个新奇的事情突然闯进他的生活,一瞬间就点燃了他的生机。
小笛卡尔是不是自己的外孙有什么关系呢?小艾米丽是不是自己的外孙女又有什么关系呢?
只要这两个孩子亲热的喊他祖父,这就足够了。
孤独了一生的人,第一次出现了亲情,这让他感觉很舒服。
穿越时空俺做小受
既然这两个孩子是法兰西的孩子,那么,对他这种思想早就升华到了天际学者来说,这又有什么区别呢?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张梁,乔勇唯一做对的事情就是找到了小笛卡尔这个天才少年。
笛卡尔先生不认为自己这样一个风烛残年,且谈不到富裕的老人有什么好被算计的,唯一拿的出手的就是这一辈子孜孜以求的学问。
新学科在法兰西并非正统,张梁,乔勇这些人用这个天才孩子来勾引他,他何尝不是想通过小笛卡尔这个极度聪慧的孩子将他的学说发扬光大。
权衡之后,这件事怎么算都是自己占便宜,何乐而不为之呢?
而张梁,乔勇这些蠢货,却自以为得计,以为自己的布置天衣无缝,可以瞒的过一位早就看透世间人情的著名哲学家。
昨日,张梁前来汇报工作的时候,还刻意的提起了这件事,把这件事当做自己的得意之作来邀功请赏。
当时,黎国城很想把一口口水吐在他的脸上,思忖了良久,这才强行忍住,认可了他们的功绩。
毕竟,他们的能力就这么大,不能强行指望他们去做超出自己能力范围以外的事情。
“滚出去!”
黎国城重新拿起一份文书,对孟圆辉六人道。
目送六人狼狈离开,黎国城叹息一声道:“世上蠢材何其的多……而玉山书院现在已经成了专门培养蠢材的大本营。”
他从书桌上挑选了几份文书,抱在手上,准备去陛下的书房,后天,就是陛下接见笛卡尔先生的时间,看看陛下有没有别的特殊安排。
路过花园的时候,发现夏完淳一个人坐在一棵杨梅树底下,无聊的打着棋谱。
他就抱着文书来到夏完淳身边瞅着棋盘道:“总是弄无人区也不是个办法。”
夏完淳从黑棋的包围圈中拔掉了七八枚白子道:“老虎占山为王的时候都要撒尿来确定自己的狩猎范围,我们为什么不这样做呢?”
黎国城道:“成本,成本很重要啊,老虎本来可以过上每天吃肉的美好日子,被你这么一弄之后,老虎只能适应吃草,时间长了,老虎就没有体力去应对过来抢地盘的老虎了。”
夏完淳饶有兴趣的抬头瞅瞅黎国城道:“你是说罗刹国?”
“俄罗斯!”
“都一样。”
“以前的时候啊,诸侯总是把目光盯在中原之地上,以为中原就是全天下最肥美的土地,现在,我们的视野开始遍布全球,你就该明白,越是北方,生活成本就越高,人们的活动时间就越少。
我以为,极北之地只可以当做我们的储备地,不能现在就大张旗鼓的去开发,毕竟,开发的成本太高了。
根据秘书监计算,在北方开发一亩地的成本,在南方可以开发三亩地,而南方三亩地的产出,却是北方一亩地的六倍,师兄本就是我玉山书院的佼佼者,不可能不知道这其中的道理。”
夏完淳看着黎国城哼了一声道:“鼠目寸光!你在玉山书院就学了这点东西?你知不知道独自占有一方大陆,对我汉族有多重要吗?
我大明未来最合适的疆域就是三面环海,只有一面与别国比邻,而这个比邻还只能是一个刻意留下来的弱国,这是缓冲区。
奠定如此基业之后,我们将来退可以闭关自守,自给自足,进,可以一路横扫,称霸全球。
你这种小富即安的心态要不得,滚!”
“哦!”黎国城答应一声,就抱着文书离开了这棵果子还没有长熟的杨梅树。
夏完淳现在就是一个完全状态的武将思维,手里有了一只锤子之后,看什么东西都像是钉子,总要先砸上一锤子才安心。
黎国城对夏完淳正要制造的那一套大中华地缘政治不感兴趣。
他更喜欢一个精致,富裕,且强大的中华,而不是把中华子民弄得那里都是,这样会延迟大明百姓原本早就该享受到的幸福生活。
如今的大明本土人对于早日进入幸福,愉快生活的愿望很高,很多人不再关心万里之外发生的事情。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
大明百姓在时时刻刻遭受外族入侵危机的时候,他们渴望知道外边的事情,当帝国已经彻底的将附近的异族人全部驱逐,或者屠灭之后,他们反而开始关心眼下的生活了。
反对远征的呼声一浪比一浪高。
黎国城穿过了三座门廊就看到了正在熬制蚝油的皇帝,在他身边有两个工匠陪着他。
这一锅蚝油颜色已经很深了,且呈粘稠的半透明状,鲜香的味道弥漫在院子里,这该是一锅好的蚝油。
云昭又用力的搅拌了一下蚝油,就对身边的工匠道:“可以了,装瓶吧。”
黎国城知道皇帝的脾气,对未知的事物很感兴趣,一旦未知的事情变成了现实,也就是他抛弃这一兴趣的时候了。
伺候皇帝洗了手,换了一身蚝油味道的衣服,并且捧来一杯香茶等皇帝美美的喝了一口,黎国城这才开始跟皇帝说起公务。
“陛下,孙国信来函,请求陛下准许羌人入乌斯藏事宜,国相府对此事的看法是,羌人野性难驯,时机不到,孙国信以为此时已经到了最好的时候。
由于乌斯藏人人口损失惨重,偌大的乌斯藏高原上,已经出现了千里无人烟的状况,这对固守国土不利,羌人入藏,原本就有惩戒之意。”
云昭想了一下道:“派人替换掉尼泊尔的皇室,杀掉尼泊尔的大相,焚毁尼泊尔的皇宫,再问问尼泊尔的宗教首领们,还能不能约束住他们的野心,如果不能,朕会派遣僧官帮助他们治理尼泊尔。
也告诉孙国信,他与尼泊尔宗教首领有了纠纷,就该自己去平息纠纷,而不是来麻烦朕。”
黎国城笑道:“陛下的旨意抵达拉萨之后,孙活佛一定会非常欢喜。”
天下 第 一 嫁
云昭哼了一声道:“他孙国信不能总是留在乌斯藏,处理完毕尼泊尔事宜之后,他也该回来了。”
黎国城低头称是。
村支书销魂的三十年 剑之晶
他又从怀里摸出一个锦盒,放在皇帝的桌案上道:“陛下,这是中华十二年的新钱。”
云昭打开锦盒将里面的六枚铜钱倒了出来,摆在桌子上一一查看之后道:“黄铜?”
黎国城道:“因为是硬通货的原因,以前铜六,铅锌四的钱币已经不符合市场了,库藏司,将作监两部门认为,大明产铜很多,应当废止旧钱,换上这种黄铜制钱,方便与银元,金币兑换,继而达到恒定物价之目的。”
云昭把玩着六枚黄灿灿的铜钱道:“现如今市面上流通的铜钱多吗?”
“启奏陛下,银元,金币因为有银票替代,使用量一直不多,不过,由于小面额钱币的使用量大增,因此,在八年,十年铸造新钱之后,不得已在十二年依旧需要铸造新钱,如此,才能供得上市场所需。”
“这里面难道就没有铜价暴跌的因素在里面吗?”
“有,库藏司认为,此时铸造铜钱,国家收益最高。”
“没有收储铜钱的不法之辈吗?”
“陛下,不敢说没有,这种人终究是不缺少的,不过,随着铜钱的供应量大增,可以让这些人无利可图。”
云昭皱眉道:“用铜来铸造钱币,终究是一个弊端,尽然大明的货币体系是金本位,那么,就没有多少必要用珍贵的铜来制造钱币,敕令将作监,迅速寻找便宜的替代物,用铜来制作钱币,十二年这一批,将是最后一批。”
“臣下遵命。”
“你进来的时候夏完淳还留在杨梅树下?”
“是的,夏完淳认为,只要他守到杨梅成熟,陛下终究会答应的建议,兵进印度,与韩秀芬将军在印度南部汇合。”
“他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夏完淳以为一站破敌胆,摧毁混乱的印度,杜绝这个群雄争霸的印度成为一个统一的国家的任何可能。”
“依旧是杀戮?”
“是的,陛下,夏完淳刚才自己跟自己下棋的时候,落子凶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