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7g63t好文筆的小說 奶爸戲精 ptt-第三千一百十七章 這一嗓子,吼得黃河調頭回!(上)-163of

奶爸戲精
小說推薦奶爸戲精
关荫看着满屋的校刀手,就好像在看自己亲手种出来的庄稼。
好哇!
看到有这么一帮人站着把帝国的文化产业给支撑起来他就觉着由衷的高兴。
吃!
吃完晚上集体讨论学习去。
他也要参加。
“爸爸,呲介个。”小可爱端起小碗碗一定要给爸爸喂一口。
人家叽道爸爸那么辛苦,可是都不觉着辛苦。
那是因为爸爸高兴,人家要大口大口呲饭饭才最好。
可人家叽道,爸爸也想呲饭饭。
“虽然不叽道为虾米人家木呲饱,爸爸就不肯呲饭,但系人家先和爸爸呲寄几哒,哦吼和爸爸呲大家剩下哒饭,介个也阔以。”小可爱心想。
关荫蹲在地上,抱着小可爱追着小脸脸亲亲。
这是他的命呀。
“呲,呲饱饱,爸爸也在呲。”关荫小心翼翼捧着小宝贝,任她怎么调皮都不会摔着,一身的疲惫早就消失的一干二净。
那边的一些艺术家不懂,他们就看到这些飞扬跋扈也只有在学习的时候才谦虚地低下头的姑娘们,在吃饭的时候,总是小心地从菜盆里分走一点儿,就好像在帝国很普通的饭菜,是她们最珍贵的宝贝。
穿越大唐做神仙
大姑娘们有良心!
寒門寵妻 孫默默
谁犯错,带头大哥眼睛瞪的像铃铛。
可他啥时候没把咱当自家妹子养?
他现在是地位越高,越把自己当成大家的勤务员。
但他到底是带头大哥。
校刀手们辛苦一天,没吃,他绝不先吃,这是古代名将的风范。
有人说,他是做给谁看的。
以他的身份,用得着做给谁看?
“碗来。”英格格伸手接过一个碗,见样儿挑一点菜送过去,她是防着那些外人的,姐妹们可舍不得带头大哥出啥问题,但人家外国人有人家外国人的想法,咱们辛苦点,就给带头大哥组建一道隔离带,咱应该这么做。
“吃,吃饱,菜还多。”一帮大姑娘,大明星,在帝国跺跺脚文化界颤抖的主儿,这会儿就跟村头的花袄子大妹子似的,一个劲让着人家外国人。
家裏養個狐貍精
莎拉波娃斜着眼睛从筷子间偷看。
她知道向美媛。
可传说中的向美媛,那是住大洋彼岸大别墅,喝大洋洲矿泉水的主儿啊。
但她现在蹲小马扎上,累的话都不想说,就端着大碗,里头堆一大碗肉菜,三个馒头往里头一泡,唏哩呼噜吃的跟饿死鬼似的。
她们是怕关大尚书?
不是。
她们是内心深处的尊敬。
大口大口的吃饭,然后玩游戏石头剪子布看谁今天洗锅。
这就叫体谅。
“当大尚书到这地步的,如今的天下,或许也就这么一位了吧,威望太高了,和他相结交,宛如喝老酒……”莎拉波娃暗暗想,“可他又是连雅各布都忌惮十分的魔头,大魔头,天下列国的公敌,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关荫没管自己是什么人。
他上微博就是跟人掐架的铁头。
回到家就是小宝贝的爸爸,媳妇儿们的老公,父母的儿子,弟弟妹妹的哥哥,是和一大群好人一起为复兴出力的普通人。
但要穿上军装,他就是啥危险面前必须头一个往前冲的铁头!
就这么一个人,你在乎自己是个啥身份?
这时,急骤的电话铃声响起来。
花骨朵打过来的。
“快,上微博。”花骨朵吸溜着鼻子说。
怎么?
谁还欠抽?
魔技科的劍士與召喚魔王
关荫连忙拍拍小可爱的小屁屁,小可爱哒哒哒跑到妈妈身边,幸福地靠着妈妈,稳稳地坐在妈妈的怀里,小手手捏着一块肉,人家要妈妈也多呲点。
“谁然人家一吉说,呲饱饱,又跑去跑步,介个叫闲哒太闹腾,但人家就说,妈妈要多呲点,哦吼,拆更棒棒哒!”小不点儿跟妈妈咕哝。
景姐姐追着小宝贝儿的脸蛋儿木嘛。
人家虽然一直想办法和小不点儿斗争,可人家也知道小不点儿调皮捣蛋那也是为了和妈妈更亲。
人家叽道哒!
“呲饭饭,宝贝好好呲饭饭,呲饱饱,妈妈教你跳广场舞去,介个撤别好。”景姐姐许诺。
小可爱嘻嘻笑着抄起筷子,又给另外几只妖精挨个魏凡凡。
人家小碗碗里哒缀香惹,不信你呲嘛!
姐姐妹妹们都关注着娃儿爸的手机呢。
麥迪時刻 冬季塵埃
小花的电话,一般都是扯淡事。
至尊紅包 稀泥
名門暖婚:大叔的心尖寵兒
但有时候那小子也净关注大事情。
这次是什么?
关荫上微博一看,是据此不到一百公里的南边一个小城。
那是我们的新开发不到五十年的小城。
小城这会儿在微博上求助呢。
“关老师,那个,有空吗?有件事求你。”当地知县亲自出面问。
关荫刚才没关注,现在才看到问了几十遍了。
咋啦?
知县叹息道:“当年第一批到咱们这的老兵,最后一位……已经回到家了,老爷子咽不下最后一口气,有两个心愿,我们只能想办法帮忙完成一个……”
关荫:“说。”
知县:“两个愿望,一个是出村的时候,老娘还在家,老爷子战斗半生,没怎么尽孝,但答应老娘,将来要回家陪她老,这个愿望实在完不成,因为老爷子要进我们这的纪念园,我们只能想办法,申请用土葬,老爷子怎么都不肯点头火化。第二个,老爷子念念不忘的,是家乡的馍馍,怎么吃都不对味儿,想听家乡的大秦腔,请谁唱都不满意,就看你唱,就,就眼睛直勾勾盯着看,太难受……”
关荫:“让我做什么?”
“能连个线吗?我们也想不出好办法,”老爷子的儿子抱着脑袋哭,传视频,“谁说都不听,大孙女忽然想到说,那次看到你往人家坦克前面一站,老爹跳起来……”
人家也惭愧,太清楚这孩子有多忙了。
而且,老爷子是老兵。
可也只是个老兵啊。
公家那么照顾他,再不能添麻烦了。
关荫立即查了一下路线。
知县:“就连个线……”
网上都没人能说什么了。
谁都知道,去了可能最有效果的啊。
可他太忙了。
“晚上还要见雅各布……”连老爷子快退休的儿子都知道的。
关荫盯着路线看了片刻:“等我。”
这……
“没事,一百多公里,来得及,今晚就能到。”关荫回头吩咐,“备车,我去送老兵一程。”
大姑娘们谁都没说什么。
“喂,我,辛苦点,把那辆猛士紧急保养一下。”
“路管吗,这会儿路开通吗?”
“天气预报十二时辰内变化图有没有?”
一切井井有条。
关荫开着车,车里一把唢呐一把二胡。
艦娘流浪中世紀
“走。”猛士冲出营地直奔大路口。
只有过了这座山,才能走我们的高速公路。
三两安保人员的车立即跟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