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小說

vvpjn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諜海王牌 線上看-第一二五一章 救出熱推-x94l3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
刚一拉铁门,八字胡的第一感觉就是,这哪是牢房啊,这是妥妥的有点家底那种人家的卧室啊。办公桌,煤油灯,收音机,书架,摇椅,单人床,旁边还有一个小酒柜,里面摆放着一排各种酒水。一般人家里有的,这个牢房里有,一般人家里没有的,这个牢房里也有。
有人问了,这里面还有酒水,不怕里面的人用玻璃什么的自残吗?答案是不怕,他们已经讲的明明白白了,这个阵势一摆就知道,他们不可能会弄死里面的人。
再者说想要死的话,怎么的都会死,你送餐用的筷子,勺子,或者是托盘,都能伤人伤己。如果有心自残的话,这些玩意你都不能给。要是没有自残的心,你给他刀子也没事。
最無
就看在这个牢房当中,有一个人,可能是听见了外面的枪响,有些机警的站在了地当中。面向牢门的方向。之所以没有出声什么的,实在是那些枪响谁知道怎么回事啊?换成谁都会先观察观察再说。
八字胡一眼就看见了这个人,就是司徒克无疑。跟相片上的他们要找的两个人中的一个,一模一样。二十三、四岁的年纪,皮肤白皙,手指修长,一看就是那种从小到大没受过什么罪的那种人。
此时虽然在牢房里,但他依旧穿着一件高档丝绒的那种睡衣。只是发型有点乱,看状态可能是因为这些日子,好似都没怎么睡好的样子,精神状态有些萎靡。
北海漠
不过虽然相片上的人和他确实能够对上,八字胡为了谨慎,还是问了一句,道:“先生叫什么名字?”
这个人听罢微微一怔,好似是想到了什么,答道:“在下司徒克。”
風流神君
“好极了,国府安全局的,我们来救你。”八字胡看了一眼,旁边有叠在一把椅子面上的衣服,道:“快点换好衣服。咱们马上出去。”
“哎,好。”司徒克闻言,面上带着激动,道:“我就知道你们会来救我,我就知道。”说话的时候,一把直接脱了睡衣,也顾不得光溜溜的果睡习惯,抄起自己的衣服就开始快速的穿戴起来。
八字胡问道:“司徒先生,你是怎么来的本地,在几号来的?”
向錢偵探事務所
“我的天,几号?你难住我了。要知道我当时被绑架了,身边跟着好几把枪,你觉得我还会注意是几号?”司徒克说的话带着点美式的风格,毕竟是在美地家出生的,并且绝大多数时间也都生活在了美地家,说话的语气,用词,自然都比较偏美式。
但他还是仔细想了想,又道:“好像上个月二十多号吧,具体的我真不知道。是他们看着我坐飞机来的,怎么了?”
“没什么。”八字胡道:“我就是问问。”其实他在进一步核对信息,不过司徒克回答的全都对的上。现在可以肯定,对方就是自己要救的目标了。因为有些东西是装不了的。这家伙只要是被自己带回去,和司徒家的人一见面,假的就不可能会变成真的。
司徒克见到了自由的希望,虽然在这里,他只要想要什么,开开口,就会有伪政府的特务满足他。并且把东西给他送来。但是哪有在外面好啊?他可是有钱人家的大少爷,在外面的花花世界,可是还没玩够呢。
是以他穿衣服的速度,比平常发挥的好很多,衣服极快的就被他穿好了。八字胡道:“好了,我们走,司徒先生,请始终跟着我。不要掉队!”
“好好。”司徒克连连答应,跟在了八字胡的身后,往外面走去。八字胡低喝道:“任务完成,按计划撤退!”
守在楼梯口的人闻言,立刻往上而去,跟在楼上守着的安全局特工汇合。司徒克虽然是大少爷,妥妥的富二代,但他还真不是是非不分的那种人。除了爱玩,有点大少爷的娇气,并且有点风流以外,还真没有别的毛病。
经过守卫值班室的时候的一撇,里面的尸体,脚下地上的弹壳,带血的衣服等等,给他的冲击是非常大的,他知道这帮人为了救自己,过程可不是那么简单的。所以他心中有了感恩这个意识。最起码,在此时此刻,他心中是感恩的。
同样穿着伪警务局警服的特工,打开了主楼的正门,朝着换岗小屋招了招手。小屋里的人见了,立刻从中出来,进入了主楼,跟正好上来的八字胡汇合到了一起。八字胡口中催促道:“快点!再快点!”
到了一楼的那间屋子,八字胡拉着司徒克直接到了窗口,“邦邦,绑绑,邦邦”
的轻轻的敲了几下窗框。就看对面不远的一棵树后,华章现身,一招手。
八字胡见了,道:“安全,我们走!”说着,直接跳了出去。回身去扶司徒克。
司徒克伸手一拉对方,惊奇道:“你们还有女的?”
“没有必要的情况下,不要说话。”八字胡低声警告了他一句,带着他立刻来到了对面,华章直接现身,三个人开始往前方的楼群走去。
至于别人,此时已经不用管了。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撤,向那个方向撤。司徒克见到华章之后,就时不时的撇上一眼,不过刚刚来到了外面,他还不怎么敢说话。
没一会的功夫,几个人拐进了楼群,八字胡说了一句:“是我。”
暗夜三部曲之問米 靈零愛
一个黑影闪出,直接把一辆车门打开,坐上了驾驶室。众人全都上车。车子启动,穿过了楼群,上了道路,往西南的方向开始出城。
“你好。我叫司徒克。”坐在车里之后,司徒克安全感大增,随即看向了华章。
“我在观察外面的情况。”华章头也没回的看着窗外,道:“你最好别打扰我。”
“啊。”司徒克也看了眼车窗外面,道:“哎,你不害怕吗?”
华章斜楞他一眼,也不回话。
灰夏 解連環
司徒克道:“好吧,你有任务,你不说话。其实,我只是想表达我的感激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