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超神寵獸店 線上看-第七百十七章 千年宿敵之戰(2021,願大家遠離疫情疾病)讀書

Home / 玄幻小說 /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超神寵獸店 線上看-第七百十七章 千年宿敵之戰(2021,願大家遠離疫情疾病)讀書

超神寵獸店
小說推薦超神寵獸店超神宠兽店
“我都没有跟你道别,怎么会死呢?”
战场上,赤红长发的青年轻笑道。
他口气轻松,还带着几分调侃语气。
站在他背后的苏平,通过下面顾四平的鬼哭狼嚎,就已经知道了眼前这青年的身份。
初代峰主!
蓝星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人!
创立峰塔,建立传奇组织。
镇压深渊妖兽,在千年前,跟海帝较量,战而胜之,使海帝签下永不侵犯条约!
光是这个条约,就庇佑了五大洲上千年!
眼前的这青年,绝对是真正的传奇人物,甚至最初的传奇境界,以“传奇”为名,就是用来形容他的。
如此经历、功勋,的确称得起当世传奇了!
脑海中回想起这位初代峰主的种种功勋战绩,苏平心中也是肃然起敬,只是……您既然没死,为什么不早点来?
难道最后一个登场,真的会颜值加倍么?
没用的,就算加倍了,也帅不过本帅。
而且……您眼前这位美人可是妖兽变的,怎么还调情上了?!
苏平的思维一下子有些发散了,想到了更多不可描述的事情。
但他的念头转动很快,一瞬间便让自己的思绪回到了眼前的战斗上,不管如何,有眼前这位初代峰主救场,他总算是能松口气了。
真正的松一口气!
毕竟,这位初代峰主散发出的气息,绝对是星空境无疑!
一个境界的差距,足以碾压眼前这位高傲的海域女帝!
就眼前这场战斗来说,他感觉自己已经可以休息了,没他啥事了。
只是……
苏平想到这女帝口中的“那位大人”,这女帝显然也只是个跑腿的,似乎是被迫参战,不得不协助配合,而真正的难关,还是那只在深渊中孕育出的星空境妖王!
那妖王如此痛恨人类,不惜让这女帝倾尽海域妖兽来配合,将五大洲掀翻,将人类彻底包围摧毁,可见对人类的恨意有多强!
那一战是无法避免的。
只是不知道,这位初代峰主跟对方,孰强孰弱。
苏平目光闪动,毕竟没打过,他也没法判断,而等真打起来,一旦分出胜负,到时就为时晚矣了。
这种未知的事情,靠傻傻的祈祷显然没办法调整概率,否则那些非洲酋长早就登欧了,毕竟那些家伙的意志力,足以把眼珠子盯出来。
“可惜,我没法培育星空境战宠,不然倒是能给他一些助力。”苏平心中暗道,虽然店铺刚升级,但他心中又产生了一丝迫切想升级的想法。
果然,焦虑都是被自己逼出来的。
只要想得开,啥事都没。
不得不说,此刻的苏平是真的放松下来了,以至于此刻能在这里胡思乱想。
先前那样的局面,苏平的压力也很大,丝毫不比纪原风等人差,此刻没有痛快的狼嚎几嗓子,已经算克制。
在苏平各种念头转动时,前方的海域女帝望着初代峰主,眼神从惊怒转变成复杂,她也看了出来,这位老对手,已经走在了自己前面,提前一步超脱,成为了星空境!
她微微咬唇,此刻的她,已经不是对方的对手了。
“你好像违约了。”初代峰主面带微笑,极其轻松地道。
但这话说出,女帝的脸色却微微变了变,有些难看,她周身寒气涌动,似乎在随时防备对方突袭。
“没错,我违约了。”她冷冷地看着初代峰主,道:“这条约我已经遵守了千年,没有侵犯,你该满足了!”
初代峰主微微挑眉,想了想,道:“好像说得不错。”
不等女帝松口气,他话锋陡然一转,轻笑道:“但我记得条约是永远,我们人类说的永远,就是一辈子,也就是到自己死之前,这一生就是一辈子,我跟你约定的永远,你只守诺千年,我有点不开心了。”
旁边,顾四平和纪原风等人脸色古怪。
怎么这话说的,越听越像情话似的?
难不成初代峰主跟这位女帝,真的有一腿?
人家可是兽啊!
苏平感觉到这初代峰主动了杀气,微微眯眼,静看这场战斗,同时抓紧时间调息,恢复体能。
“你想怎么,杀我?”女帝脸色微变,冷冷地看着初代峰主。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小一蚍蜉
“好啊。”
初代峰主轻笑,下一刻,他身体却骤然消失,直接出现在了这女帝面前。
这是……瞬移!
不过,跟虚洞境的瞬移不同的是,他瞬移的方式,不是通过撕裂空间,而是像原本就站在了女帝面前,似乎是某种……规则?
这瞬间的出现,让女帝瞳孔紧缩,但她身体周围早就布下手段,在初代峰主出现的刹那,瞬间触碰到一片寒冰,将其身体冻结。
只是,这寒冰刚覆盖到他的身体,就被一簇火焰给灼烧,飞速融化。
下一刻,初代峰主的手掌伸向她的喉咙。
嘭!
女帝的颈脖被捏碎,但碎裂的颈脖却化作冰刃溅射开来,整个身体也轰然爆裂。
初代峰塔浑身火焰倒卷,将这冰刃尽数火花消融,随后转头看向数千米外,眼眸微眯,轻笑道:“还是老把戏。”
“不也骗到你了么?”
在那里,女帝的身影从虚空中踏出,微微喘息,刚刚是千钧一发,她勉强脱身,此刻喉咙上还有一道灼烧的掌印,在雪白的颈脖上,异常醒目。
“呵呵。”
初代峰主轻笑,其身体猛然席卷而出,浑身烈焰覆盖,整个人像一尊怒焰中的火神。
女帝瞳孔紧缩,瞬间撑其数百道冰墙,将自己身体以环状层层包围,与此同时,她的头发也变化,像海藻般生长摇晃起来,散发出可怕的气息。
嘭嘭嘭!
这些冰墙被生生撞碎,初代峰主的身影转眼临近,但就在他要出手的刹那,陡然间脸色微变,身体瞬间侧闪,下一刻,从他身体左侧的虚空中,一道尖锐的利爪横扫而过。
若非躲得及时,就已经被那利爪拍中了。
校園 護 花 高手
初代峰主身体飞掠到另一侧,眼眸眯起,神色有些凝重。
女帝看到那只巨爪,顿时松了口气,知道接下来没自己什么事了。
星空境层面的战斗,她已经插不上手,不过,倒是能旁观一下,看看他们如何运用规则的,也许能借此感悟。
想到此处,她对那走出的恐怖身影道:“既然您来了,那我就先退下了。”
“嗯。”
一道略带血腥而残忍的声音回应道。
这声音一听就极其残暴,从那虚空中踏出的是一头身高四五米,体格修长的身影,背后两只绯红的肉翼在轻轻扇动,在手肘,肩膀等处,都有尖锐的褐色骨刺,有一张像人类,却比人类惊悚的脸孔。
“炼魔咒翼兽!”
远处,苏平看到这走出的身影,瞳孔一缩,有些震惊。
这只妖兽他认识,在混沌死灵世界见过,是恶魔系妖兽,血统是星空境的,在恶魔系宠兽中,算是颇为强悍的天使种妖兽。
他曾在一座巨大骨殿里,看到一尊恐怖魔王,而当时侍奉在那魔王身边的妖兽,便是成群的这种炼魔咒翼兽!
他在厮杀历练时,也遇到过落单的这种炼魔咒翼兽,当时一个眼神就将他给秒杀了。
对这妖兽,苏平印象颇为深刻。
毕竟,在那种地方,像这样长得类人型的“清秀”妖兽可不多见。
“星空境……”
初代峰主打量着这只炼魔咒翼兽,脸上的轻松笑容早已不见,目光深沉,道:“没想到深渊中孕育出了你这样的家伙,你就是如今的深渊之王么,当初的那个家伙呢,死了?”
“聂火锋!”
这炼魔咒翼兽忽然口吐人言,脸上露出狰狞之色,道:“怎么,认不出我了么?哈哈哈……也对,拜你所赐,在极度愤恨和痛苦中,我激发出了我血脉中潜藏的古老魔血,没想到,这么多年不见,你也踏入这个境界了,有趣,有趣……”
聂火锋顿时怔住,他有些震惊,“你是当初那只吞魔丑脸兽?”
“什么狗屁名字,这都是你们这些该死的爬虫叫的,本尊体内有古老魔血,从那古老魔血中,有非凡意志传承,本尊的血统之高贵,岂是那种贱名能配得上的?如今,本尊的名字叫万魔之主,你记牢了!”
炼魔咒翼兽有些暴躁地道,显然对聂火锋先前称呼的名字极度不满。
听到这炼魔咒翼兽的咆哮,苏平有些愣神,不过他倒是能感同身受,毕竟谁没有爱美之心呢。
只是……你是真的丑啊!
而且,万魔之主……这名字你也敢叫,要是在混沌死灵世界,估计你爸妈都不让你出门儿,没别的,就怕你被打死!
聂火锋听到这炼魔咒翼兽的话,愣了愣,点头道:“没错,看来的确是你,没想到你还能活到现在……”
“这都是拜你所赐!!”
炼魔咒翼兽满脸狰狞,道:“你知道我这一千年是怎么过来的么,深渊就那么大点地方,你让我们在里面互相残杀,你以为我们最后会相互残杀直到灭亡,但你没想到吧,没想到我会突破,没想到我能唤醒我体内的古老魔血……”
说到这,它忍不住大笑起来,只是笑声扭曲,充满怨愤和暴虐。
千年的禁闭和厮杀,让它几乎疯狂。
若非它成功进化,以绝对统治力镇压了深渊,只怕里面的情况,真的会像眼前这聂火锋期盼的那样,它们相互残杀到消亡。
哪怕它一开始是里面最强的,可是,在资源稀缺的情况下,依然会有别的妖兽来冒犯它,挑战它的权威。
它每天都需要征战,厮杀!
就算是铁打的,都会累趴,然后死掉,被取代,然后取代的也被不停挑战,直到活活累死,再次更迭……
但……极其的幸运,它没倒下!
聂火锋静静地看着它,表情平静,等它笑完之后,才道:“你以为深渊里的情况,我完全不知道么?”
“嗯?”
炼魔咒翼兽微怔,脸色阴沉下来,道:“你什么意思?”
“有没有兴趣,当我的战宠?”聂火锋问道。
“你在想什么狗屁!”
炼魔咒翼兽勃然大怒,感觉受到了侮辱。
“你在深渊闹出的动静,我早就知道了,只是没想到是你罢了,我还以为是炼蛊炼出的新角色,既然是老伙伴,那也挺好,更熟悉。”
聂火锋淡漠道:“我虽然是星空境,但手里还没有一只星空境的战宠,你正好合适,有你的话,等我再吸收了那封锁千年的星力,应该能一举踏入星主之境!”
炼魔咒翼兽大怒,道:“想收我做宠兽,你脑子抽风了!你那积攒的千年星力,归我了!等吃了你,炼化了你的神魂,融合了你的规则大道,再配合那千年星力,这星主之位就是我的,到时它们都将成为我的信徒,为我封神!”
“你想得太多了。”聂火锋淡然冷笑。
手术 直播 间
“废话少说,给我死!!”
炼魔咒翼兽狂怒,说出手就出手,两只几乎堪比体型长的尖爪瞬间撕出,空间层层崩裂,不光是第一层空间,直接打到了第二层空间中,那里是更深入的地带,传说在更深层的空间中,能直接打破宇宙壁,进入另外的世界!
不过,以它们目前的战力,也只能撕裂第二层空间。
一旦第二层空间被撕裂,在第三层空间内的混乱能量,对它们也会造成极大伤害,此刻只敢撕裂第一层空间,在第二层空间战斗。
聂火锋也出手了,浑身烈焰燃烧,他体外的烈焰极不寻常,蕴含规则大道,在第二层空间中燃出一片火海。
炼魔咒翼兽浑身魔气滔天,当真有几分万魔之王的气势,倾吞一方天空,极其可怖。
二人战斗的地方,空间完全是浑浊的,在撕裂的空间外面能看见蔚蓝天际和兽潮,但二人战斗的地方,就像外面都是布做的背景,而他们撕碎了外面的“布料”,在里面的地带作战。
苏平原本还想提醒这位初代峰主,让他小心这炼魔咒翼兽的翅膀,他在混沌死灵界看过炼魔咒翼兽跟别的妖兽战斗,那翅膀能释放出极其恐怖的咒力攻击,也正因如此,才有这名字。
毕竟,名字总不会叫错的,就像它未进化之前的名字,吞魔丑脸兽。
不过,从系统那里了解的宠兽图谱,苏平知道它未进化前,真名应该叫寄魔贪婪兽。
估计在蓝星上,算是独一份的稀有物种,导致这位初代峰主,也不知晓这寄魔贪婪兽的血统,其实是星空境妖兽。
此刻这初代峰主战斗在第二层空间,声音无法传达,苏平只能放弃。
而通过先前这位初代峰主的话,苏平忽然感觉,对方似乎没有他想象的那么伟大无私。
既然早就知晓这深渊里的情况,还任由它们冲破封印出来,这有点说不过去。
如果是炼蛊,想要给自己炼出一头好的战宠,那为什么不亲自去深渊收服……等等,去深渊的话,肯定会大战,大战的话,也会将封印破坏…
苏平顿时怔住。
难道说,从一开始这位初代峰主,镇压这些妖兽在深渊,就是为了给自己培育一头强悍的战宠?
苏平知道,一头强悍战宠对战宠师的吸引力有多大。
目前蓝星上的战宠培育技术,是颇为落后的,首先,能培育九阶妖兽的人就极其稀少,第二,培育一头瀚海境王兽,就是极限了,需要培育师协会会长那样的圣灵培育师才行!
但这样的圣灵培育师,全球也没几个!
而虚洞境的战宠……根本没法培育,只能靠捕捉野外的。
而天命境战宠……野外的都少见!
苏平目光微微闪动,如果这位初代峰主在千年前就给自己考虑好,要培育一头凶残的天命境,甚至是星空境战宠的话,那这思虑未免考虑得太长远了!
“趁我师傅斩杀那家伙,我们先解决这些兽潮!”
这时,一道声音响起,是顾四平。
此刻的顾四平,意气风发,满脸惊喜,仿佛要指点江山。
他看向半空中的苏平,道:“你还有力气吧,那几只天命境就交给你了,别让它们跑掉了!”
他直接对苏平发号施令。
苏平听得眼眸眯起,这就是狗仗人势么?
不过,他还真不怕。
先不说他有系统店铺庇护,就算这初代峰主也无法奈何他,其次,这位聂火锋能不能战胜这头深渊妖王,都是未知数。
毕竟,炼魔咒翼兽在星空境中,也是极其凶残的妖兽,这聂火锋既然没有星空境战宠的话,单凭自身的能力,胜负还很难说,除非对方的战斗经验,能跟他一样丰富,但苏平觉得,对方应该不会。
这还真不是他自大。
虽然对方活了千年,但千年又如何?
蓝星上哪有那么多天命境妖兽,给他当陪练,跟他作战?
不过,不管怎样,苏平还是希望这位初代峰主能够战而胜之,毕竟一旦败了,他没办法抵挡这头深渊妖王,防线只怕得崩!
那场面,绝不是苏平愿意看到的。
至于眼前的顾四平,这颐气指使的模样,苏平压根不惯着他,想让他受气?不够资格!
“你自己不是天命境么,好歹也是第三代峰主,我说了,那三头天命境顶尖的交给我,其余的你们解决,不然让你来这杵着,当甘蔗?当摆设?还是当根葱啊?”苏平冷声回道。
听到苏平的话,顾四平一愣一愣的,等反应过来后,顿时气得七窍冒烟。
这犀利的嘴巴,他恨不得拧碎!
“你,你……”
“你什么你,一把年纪了,还自带鬼畜么?”
“……”
顾四平涨红了脸,双目几欲喷火,但还别说,他常年端着架子,修身养性,论这口伶牙俐齿,还真的说不过苏平!
旁边,纪原风和副塔主也是愣住,等看到顾四平气得哆嗦的模样,都是一阵哑然,没想到统御全球传奇的峰塔之主,居然被苏平气成这样。
不过话说,这家伙的确是“能说会道”。
“顾兄,苏兄刚连续大战,也消耗了不少,这接下来的天命境妖兽,就我们三个来吧。”纪原风开口道,说了句公道话。
再让苏平解决其他天命境,这实在有点打自己脸,不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