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6ozpo人氣連載小說 明天下討論-第五十九章縫隙開了,狂風不止熱推-cy6mp

明天下
小說推薦明天下
第五十九章缝隙开了,狂风不止
听了张国柱的话,云昭心里暖洋洋的。
张国柱还是钱多多口中的那个大牲口,不但忠心,还贴心。
奴仆制度,在大明还是有极高市场的,大家生活好了,谁不愿意躺在床上让别人帮自己赚钱,并且服侍自己呢?
以前是没有那个条件,现在,这个条件已经充足的不能再充足了,因此,所有人对云昭要求所有人继续戒骄戒躁,保持艰苦奋斗的生活很不满。
重生之再覓良人 yzmb
尤其是商人,以及一些拥有数百亩,乃至上千亩土地的地主们就对项规定很是有些怨言。
就像杭州的张德邦张老爷便是如此,他做梦都想着让朝廷准许自家购买异族奴隶。
我擁有籃球夢 秋風若寒
愛人,別哭 aris
明明家中已经不缺吃穿,老婆挂金戴银,浑身绫罗绸缎的却要下厨做饭,给全家洗衣裳,这样不好,老爷我明明月入上千个银币,家中的老婆却只生了一个闺女,再怎么努力都没有生产,眼看着万贯家财就要便宜别人,这如何是好呢?
雇佣大明人?
很多人连想都不敢想,工坊里雇佣伙计,织娘都必须在薪水之外,再给官府交老大一笔钱,据说这笔钱是等这些伙计,织娘们没了力气干活之后领的俸禄。
没错,就是俸禄,凡是官府发的钱都叫俸禄。
如果不交,假如让官府发现……秦老爷那么体面地人就因为这事,被自家雇佣的奴仆给告了,结果,罚钱十倍不说,还被重责二十大板,屁.股被打的血糊刺啦的还要游街示众。
遭受了如此奇耻大辱的秦老爷,回到家里一个想不通,就上吊了。
结果,官府在查验秦老爷是自戕身亡之后,就不理不睬,还严令秦老爷的家人,一定要在规定的时间里把罚款交上去,如果不交,就继续捉拿秦老爷的大儿子过堂。
钱交了,秦老爷的大儿子又把状纸递进了慎刑司,希望就这件事情跟官府讨一个公道,讲出一个明白的道理出来。
结果,慎刑司给了明确的答复——官府就不是一个讲理的地方,而是一个讲法度的地方,地方族老控制的乡约民规才是讲理的地方。
慎刑司认为秦老爷触犯的是官府的规定,官府对秦老爷的处罚也在规定之内并无逾越,且量刑适当,至于秦老爷自杀了,这是秦老爷自己的事情,官府不管。
爱民如子?在蓝田皇朝是不存在的。
百姓遭灾,朝廷救助是他的义务,就像百姓一定要给朝廷缴纳钱粮赋税一样,官府如果没有做到这个义务,百姓就有权力告状。
穿越之戀上大唐邪惡男 蒂青炎
谁的责任就是谁的,在律法上已经被分的清清楚楚。
每天清晨,张德邦老爷都要吃一顿响油鳝丝面,这面必须是邱老头亲自做的才好,最好是清晨的第一道面,吃起来才舒坦。
只是今天早上跟老婆吵了一架之后来的晚了,头道面没吃到,这让张老爷更加的生气。
特種兵之麻辣女兵王 一念心安
妃傾天下:暴君逼我玩宮鬥
杭州人习惯早上喝点早酒,所以,张老爷今天脾气不顺,早酒喝的有点多,吃了一碗面之后就准备再去洗个澡,好吧这个无聊的上午混过去。
逆天劍神 米拉庫
自从朝廷推行什么卫生运动以来,澡堂子就成了每个城市乃至每个街道不可获缺的存在,这种原本在北方盛行的东西,传到南方之后,虽然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有些害臊,觉得赤身裸.体的站在旁人面前有失体面。
可是,在试用了几次之后,就会彻底的爱上这东西,被热汤煮一下,然后再被人用毛巾把沟沟坎坎的地方那么一搓洗,弄下一堆死皮之后,再去莲蓬头底下打上肥皂美美的冲洗一边,浑身都能轻好几斤。
最后找一个床榻倒下,抽点烟,喝点茶,吃点干果跟老客们聊聊天,一上午的时间就打发出去了。
“张老爷,小的又弄了几个扬州瘦马,您要不要看看?”
张老爷不用抬头都知道说话的是谁。
“方三,现在还有扬州瘦马?”
“张老爷需要,那是必须要有啊。”
张老爷哼了一声道:“上一次你给我看的扬州瘦马能叫瘦马?看起来比牛都壮实,另外,你敢牵着大明闺女当牲口卖,就不怕官府把你抓住送到西域或者马六甲去?”
方三嘿嘿笑道:“看您说的,就算是您借给方三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干贩卖大明闺女的事情,是那个闺女自己找上门来的,就想找个富裕人家把自己嫁掉,做小妾都无所谓。”
张老爷叹口气道:“长得跟狗熊一样的丫头都敢要价三千个银币,老爷我钱多,也不是这种花法,不过,你把那个丫头卖掉了?”
方三瞪大了眼珠子道:“后长街上的梁老爷买走了,您也知道,梁老爷跟您一个模样,家里只有三个闺女,实在是不敢相信自家婆娘的肚皮了,就花钱卖走了,昨天还听梁老爷说已经种上了。
这次说不得要一举得男。”
张老爷用指头挠挠下巴,最终还是叹口气道:“下不去嘴啊。”
方三笑嘻嘻的给张老爷的茶碗里蓄满了水,小声道:“朝鲜那边过来的闺女张老爷不去看看?就一个字,便宜,两个字,好看!”
听方三这样说,张老爷翻身就从床上坐了起来,用毛巾遮住私.处小声道:“你的胆子好大啊。”
方三小声道:“以前是不敢,不过,听说朝廷马上就放开异族人进入国内的政策了,前段时间,咱们的太子殿下为了开凿关中到蜀中的铁路,特意弄了好几万个奴隶,准备用呢。
您想想啊,蜀中的道路是人能修建的?即便是要修建,那也是那人命一点点填出来的,这种活计,陛下哪里肯让大明人上去送死,可铁路不修不成,所以,就在异族人进大明的国策上开了一条口子。
您也知道,这口子一开,再想堵住那就难比登天了。
这不,官府对于异族人进大明想出来了一个办法,叫什么三十年雇佣规定,就是说,一个异族人在大明国内最多能停留三十年,一旦年限足够了,就必须离开。
张老爷,三十年啊……您想想,仔细想想。”
张德邦并不担心方三骗他,像他这种人之所以能在杭州城里混,靠的就是一个信誉,如果自己把招牌给砸了,在杭州他可就成过街老鼠了。
迅速穿好衣裳之后,方三就用一辆马车拉着张老爷离开了杭州城,这种事虽然官府已经不太管了,可是,你要真的在他眼皮子底下这么做,后果还是非常严重的。
杭城边上就是钱塘江,只要不是钱塘江返潮的时候,这条大江是可以通航海船的,而方三要带张老爷去的那艘船根本就没有靠岸,或者说不敢靠岸。
方三带着张老爷坐着舢板上了一艘巨大的三桅大海船,这不是一艘武装商船,因为张老爷没看见火炮。
招待他们的是一个面目阴鸷的男子,也不答话,随手指指船舱道:“第一层的一百个银元,只能买一个,必须是我大明的银元,第二层的八十个银元,最多买两个,底舱的人三十个银元,随便买。”
方三笑嘻嘻的带着张老爷就进了散发着恶臭气息的船舱。
“第一层是朝鲜女人,会说一点咱们的话,第二层的是倭国女人,特点是温顺,至于舱底的那些人,就说不上来了,男女老少都有,随张老爷的心意。”
才走进第一层船舱,张德邦张老爷就被一双忧愁的大眼睛给迷住了。
他没有再看别的女人,或者说,这一刻他的脑子里已经被那双大眼睛给迷住了。
方三何等伶俐的人,见张老爷愣愣的瞅着那个已经有一点年岁的女人,就在张老爷的耳边道:“张老爷,这个女人漂亮,可就是很麻烦,价钱还贵,咱们再看看别的。”
“多少钱!”
张德邦没走,直接问价钱,在他看那个女人的时候,那个女人也在用哀求的目光看着他。
“两百!”明明说好的是一百个银元,方三这一刻毫不犹豫的加了一倍的价钱,卖人跟卖货不同,只要看对了眼,就有涨价的资格。
张德邦连讨价还价的兴致都没有,从怀里掏出一张两百两的银行票据,拍在方三的胸口上道:“快把她放出来,这他娘的就是一个狗笼子,不是人待得地方。”
方三收起银行票据,看都不看,就让水手把那个女人从笼子里放出来。
微商異聞錄
“求求你,求求你……”
这个朝鲜女人被放出来之后,立刻就跪在张德邦的脚下不断地哀求他。
方三见张老爷跟这个朝鲜女人说不清楚,就笑嘻嘻的道:“这个女人带着一个女娃子,跟两个老女人,看样子在朝鲜也是一个富贵人家的妇人,她想让您把另外三个一起买下来,还说,您要是买了,让她们不要分开,给您做牛做马都成。”
官路法則 深藍的國
张德邦见这个女人哭的梨花带雨的模样,心头一阵阵的发疼,回头看着奸笑不已的方三道:“让你得逞一次,说说价钱。”
“五百!”
张德邦瞅着方三道:“你在欺负你家张老爷是吗?一个丫头片子跟两个老女人能卖五百个银元?还是他娘的大明银元?”
方三二话不说就走进了舱房深处,不一会拖着一个只有四五岁的小闺女从里面走出来,捏着小姑娘的脸蛋冲着张德邦道:“张老爷,您看看值不值?”
张德邦瞅着方三道:“我不是畜生,我闺女也就这个岁数,买这个女人就是为了给我张家留个后,小闺女长得再好看跟我有什么关系,如果不是看在她母亲求我的份上,我不会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