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p0z6m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txt-第596章 柯南:爲什麼會這樣閲讀-xpl0h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下午四点。
毛利兰拎着装空手道服的袋子,和铃木园子一起走在街上。
“啊?他最近都在非迟哥家啊?”
铃木园子有些意外,随即调侃道,“你要小心喽,小兰,小心你家小鬼被非迟哥拐跑了!”
“哪有你那么说的那么夸张啦,园子,”毛利兰笑着,“是因为上次小哀送了非迟哥新游戏的光盘,柯南也很感兴趣,他们最近都在打游戏。”
“都是借口啦,借口!”铃木园子不以为然地摆了摆手,“如果只是打游戏,那个小鬼为什么不回毛利侦探事务所打?等非迟哥通关再借光盘回去不就行了,用不着几天不回毛利侦探事务所吧?”
毛利兰尴尬笑了笑,低声解释,“因为那是恐怖游戏啦,要是柯南在事务所打那种游戏的话,我会害怕的。”
“你还是那么怕那种东西啊……”铃木园子刚想调侃两句,抬眼看到池非迟带着某个小鬼头走过来,忙挥手,“非迟哥,这边!”
路上行人侧目看了看,又很快收回视线。
柯南背着书包,小手揣兜,无语道,“她还是这么不着调啊。”
喊那么大声干嘛,走近之后再打招呼不行吗?
“园子要是知道你这么说她,会动手锤你的。”池非迟一边走过去,一边低声道。
柯南跟上去。
不,除了池非迟和毛利大叔,其他人不会那么热衷地锤他头。
不过最近池非迟好像都没锤他头了,就只有大叔始终如一……
“非迟哥!”铃木园子和毛利兰也快步迎上前。
池非迟点头,将手里的两个纸盒分别递给毛利兰和铃木园子,“给你们带的点心。”
“点心?”铃木园子惊喜接过盒子,笑眯眯道,“看来你最近心情不错哦。”
柯南:“……”
何止是心情不错,池非迟一天到晚悠闲做食物,变着花样投食喂养,让他怀疑池非迟是不是闲得没事做。
池非迟还真就是闲得没事做。
组织那边,在他老妈走之前,那一位都没打算让他做什么。
赏金暂时不想打,公司又没有需要他操心的事,而他老妈也难得回来,柯南和灰原哀又都在,他突然就有做菜的欲望了。
“非迟哥,谢谢!”毛利兰接过纸盒,笑着道谢。
池非迟刚想说话,就看到后面街口出现一个熟人,盯。
朱蒂原本远远跟着毛利兰和铃木园子,没有急着过转角,计算着两个女孩差不多走远一段距离了,才假装自然从容地走过街口商店,再然后,就感觉自己被一道平静得凉飕飕的目光盯上了……
池非迟:“……”
这是在跟踪小兰和园子?
他可不信朱蒂出现在这里是巧合。
朱蒂:“……”
Σ(っ°Д°;)っ
池非迟?为什么会在这里?
哦,对哦,池非迟已经从波士顿回来了,只不过最近好像都没怎么跟毛利兰这群人联系。
这家伙这么敏锐干嘛,害他们行动都得小心一点。
还好,她刚才比较从容,没有鬼鬼祟祟,应该不像跟踪……
两人相视一眼,心里各种念头快速闪过。
朱蒂在一愣后,笑着主动走上前,说着腔调别扭的日语打招呼,“哇喔,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们!你们又打算放学回家前先来一场友情聚会吗?”
“朱蒂老师?”
毛利兰和铃木园子惊讶。
“你怎么……”
“我听说这附近开了一家游戏厅,打算过来看看位置,”朱蒂继续拉过游戏做挡箭牌,一脸认真道,“这样的话,等我休息的时候,就可以直接过来玩了!”
桃運教師
铃木园子干笑,为什么认识的人最近都那么喜欢打游戏啊,“这些事,老师应该问非迟哥吧?他说不定会知道!”
“哦?是吗?”朱蒂期待地看池非迟。
“我也不清楚,”池非迟道,“最近没玩街机游戏。”
“那真是太可惜了……”朱蒂顿时一脸遗憾,又看向毛利兰和铃木园子,“不过,我正好有事想问你们,游戏厅还是改天再去找吧,你们能陪我一下吗?”
她今天会跟踪毛利兰,就是因为看毛利兰上课走神,有点担心是不是最近赤井秀一在毛利侦探事务所附近监视被察觉了,让毛利兰担心身边有跟踪狂,平时也心不在焉。
必须悄悄打听一下。
特别是池非迟回来的情况下,那就更不能轻易放弃。
如果毛利兰察觉身边有‘跟踪狂’,偷偷告诉池非迟,让池非迟帮忙调查,事情恐怕会变得很麻烦……
她可不想听到赤井秀一被送进警视厅的消息。
毛利兰和铃木园子有些意外,不过还是答应了。
“可以,我们刚好打算找个地方逛逛,不急着回去。”
朱蒂看了看附近,指着前面街口的商城,“那就去那家商城的咖啡厅怎么样?”
“好啊,”铃木园子笑着答应,“如果那家店能自己带点心过去的话,正好可以一起吃非迟哥送我们的点心!”
同年七月我死去
叫我陌客大人 魯魯的呼喚
朱蒂看向池非迟。
“我没意见。”池非迟道。
至于柯南……小孩子跟着就行了。
毛利兰笑着点头,跟着往前走,偷偷看池非迟,欲言又止。
本来她是有事想问问池非迟的,不过……
池非迟注意到毛利兰的异样,落后一步,低声问道,“怎么了?”
朱蒂一直留意着两人的举动,心里一汗。
难道毛利兰真的察觉了什么?
柯南也发现异样,一边走,一边仰头看着毛利兰。
“那个……”毛利兰迟疑了一下,发现自己表现得太明显,好像都注意到她了,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之前本来是想问你和柯南一件事的……”
“嗯?”铃木园子疑惑转头。
“就是……”毛利兰纠结了一下,见铃木园子盯着她,无奈道,“我是想知道朱蒂老师上课说的那个‘X’到底是什么意思啦,园子你又不肯告诉我,我就想问问柯南和非迟哥知不知道。”
铃木园子和朱蒂对视一眼,随即噗嗤一下笑出声。
無限之愛
“你就是想问这个啊?”铃木园子笑道,“这种事柯南小鬼怎么会知道嘛!”
朱蒂也笑眯眯道,“不过问池先生也没错,他应该会知道哦!”
“英文字母X?那有什么别的意思吗?”柯南一头雾水又有点小不服气。
为什么说他不可能而池非迟有可能知道?这么看不起小孩子的吗?
他又不是普通小孩子,是一个了解很多常人不了解的知识的名侦探耶!
金牌寵夫
X有别的意思?
X在代数里,代表的是一个未知数,或者疑问、不确定、不清楚的事……
X光是放射光线,X级是18禁止,X日则是代表预测某日会发生不特定的事……
如果是X,叉是代表错误、缺漏或者离过一次婚……
鳳殤九天:傾倒腹黑帝君
“朱蒂老师说,这是一个可爱的记号,”毛利兰对池非迟解释道,“还说女孩子知道这个记号会有好处……”
哎?
柯南一懵。
等等,跟女孩子有关?
这么说,他记得他老妈写信的时候,信的末尾也会画上‘XXX’,还说是‘啾啾啾’……
这到底什么意思?
池非迟:“……”
这个记号真的很常见,他老妈的邮件、简讯有时候会用,贝尔摩德和芙兰特之前不说正事、恶意调戏的时候会用……
意思就是‘a kiss’。
日本的年轻女孩子不怎么用,至少假新出智明转交的那些信里几乎没有,不过对于英语国家的女性、或者对此有了解的女性来说,还是蛮常见的一个记号。
不过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今天貌似又要遇到案子了……
“非迟哥,你知道吗?”毛利兰期待问道。
池非迟点头,“日本女生是很少用,就是……”
“不许说,不许说!非迟哥,你先不要告诉小兰!”铃木园子笑着打断,一脸八卦看毛利兰,“你还不如发邮件去问问新一,就说:‘如果你知道是什么意思,我就把我最重要的X送给你’!”
“哦~好主意!”朱蒂跟着笑眯眯起哄。
柯南懵了。
什么最重要的X……X到底是什么?
还真的是‘池非迟知道,他却不知道’……
为什么会这样?没道理啊,这不科学!
一直到了咖啡厅,柯南依旧一脸沉重地苦思冥想。
X……X……
“还好这家店可以带点心来吃,老师也一起吃一点吧……”铃木园子将纸盒打开,顿时发出惊叹,“真好看耶!”
纸盒里,五个月饼形状的草莓水晶糕整齐排列,用模具压出了回字纹、樱花、十六瓣花、向日葵、兰花五种不同的图案。
由于是糯米粉、澄粉、生粉和玉米油做的,看起来白皙细滑,又隐隐有一丝剔透,内里陷料的粉透出来一点,卖相对女孩子绝对有吸引力。
“好可爱哦!”毛利兰瞬间被吸引了注意力,凑上前眼睛亮晶晶地看着,连‘X’的事都忘到一边去了。
朱蒂也凑近看着,“Oh~确实很可爱,这是日本的特色美食吗?我从来没有在街上看到过哪里有卖的呢!”
都市封魔錄 怨梅余香
“我也没有看到过,”铃木园子期待问池非迟,“非迟哥,你去哪家店买的?”
“是池哥哥自己做的哦,应该是中华的点心。”柯南没有太惊讶。
他都已经吃过红豆沙水晶糕了。
朱蒂惊讶,“池先生还会做点心吗?”
“是啊……”铃木园子兴冲冲应声,随即脸上笑意僵住,叹了口气。
毛利兰一愣,也叹了口气。
“你们怎么了?”朱蒂疑惑,拿起一个草莓水晶糕打量,“难道池先生做的东西看起来好吃,其实味道并不好?”
池非迟也不明白怎么了,抬眼看两个女孩。
味道不好?这是对他的侮辱。
“不是啦,我只是听小兰说非迟哥做菜很好吃,可是……”铃木园子说着,就有点小委屈,一脸冤屈愤恨道,“我从来都没有吃到过!我每次过去毛利侦探事务所,都没遇到非迟哥,更不用说吃到他做的菜了,小兰、大叔,还有柯南小鬼,他们都吃过很多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