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wrfi1精品都市异能 世子很皮 ptt-第八百一十九章 燕王的不安分享-o5bxp

世子很皮
小說推薦世子很皮
仍旧是在那座最好的客栈,小岚儿的下榻之处。她竖耳倾听着外面的兵马调动之声,脸上有着各种复杂的神色。
房间外,有负责“保护”她的白莲教徒用急促的声音大叫道:
“教主,事败了!朱尚烈被秦王关了起来!西丨安城各城门也已被关闭!街面上到处都是军马、官差,他们正在四处捉拿咱们教中的兄弟,永兴别院那边已经杀了不少人,高护法也没有传出任何消息,以小人的估计,恐怕……”
預訂限量鉑金美男
百變德魯伊
前一个还没说来,后面就响起了更焦急的大吼,“教主,外面来了大批秦王护卫!咱们怎么办!?”接着就是人群跑动、盔甲摩擦,以及“抓捕乱党”的叫喊与兵器碰撞的打斗的声音不断响起。
天使不微笑 鏡水
中鋒榮光
小岚儿的脸上露出了害怕的神色,这段日子里,她虽然习惯了白莲教主的身份,但她更明白自己的本事。自己只是个侍女啊,一个没经历过什么风雨,没什么主见的侍女,在这紧要的关头,都问她拿主意……自己一个侍女能拿出什么主意?
听着房外越来越焦急的呼喊,她的脸上反而露出了几许轻松。若是真被朱高燧与高福兴他们夺得了西丨安城,那圣教的兄弟姐妹必会被他们绑着去干那夺天下的事。天下是那么好夺的吗?若是将朱久炎给招来……这就意味着,圣教将会重新血流成河的,走向彻底的覆灭。
所以,此刻她竟是一点都不害怕了,反而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放下之感。
“教主!教主!事到如今,请恕属下无礼了!”
“砰!”门被外边的人撞开,十几个手持长刀、衣袍染血的白莲教徒闯了进来。而外头的打斗声也越传越近,谁都明白,灭顶之灾即将到来,要是再没有什么好办法,只怕要全陷在这里。
“早就晚了。”小岚儿平静的脸色与这些人形成鲜明的对比,她对他们反问道:“即便逃出了这里,能逃出西丨安城吗?官军的动作这么快,让我们的在各衙门里的人没有传出一点风声,说明秦王已经动用了大权,总领了军政,更下了死命令,我们能逃到哪里去?真没想到这不显山不露水的朱尚炳如此果断,敢在这南北大战的敏感关头,调动兵马,也不怕引起朱棣与朱久炎的猜疑。”
屋里头的人呼吸越发急促,他们也知道小岚儿所言非虚,可是谁都有侥幸心理,留在这里,毫无希望,与其坐以待毙,倒不如试一试能否有逃生的希望,有人已经开始开窗观察后面的地形,企图跳楼逃走。
狂暴連
小岚儿的一番话彻底打消了他们的逃生念头,“咱们白莲教是做什么的?还记得弥勒佛祖吗?如今正是前往极乐世界见弥勒佛祖的时候。与其被捕受辱,不如早登极乐!”
她的话不仅是说给屋里人听的,更是在鼓励自己,自己这个白莲教主若是不死,普通的教众就会有主心骨,那就会一直给人利用;而且小姐的生父也会被拉扯进来,就高福兴和田九成这些还未起事,就忙着耍阴谋诡计的野心家,能成什么事?还能玩过朱棣、朱久炎这些人?恐怕连这秦王朱尚炳都玩不过,与其到时让白莲教覆灭,倒不是她来个自我了断。
自己这个教主一死,那就没有这样的聚集力了,会少死很多人,白莲教的香火也将留下去,也算对得起师父和小姐。
一颗专门用来殉教的毒药出现在了小岚儿的手上,她看着周围与她同样动作的人不禁苦笑,从他们略带几分不舍的眼眸之中,许多的儿时的记忆出现在了心头。
她记得,自己正式入教时所发的誓言,也记得蒙受师父垂青而受到的诸多照顾,更记得师父临终时对她与高福兴的许多交代,更记得那个从小就照拂自己的女子。
“你叫小岚儿?你别怕,打破了杯子不要紧的,你别怕……”
“小岚儿,听说母亲又罚你了,给,这是我特意给你留的,快吃,别给人看见了……”
“小岚儿,你想过以后的如意郎君吗?害羞什么,哪个女子不嫁人,你说说嘛。”
奪庶 幽非芽
“我的如意郎君吗?人中龙凤是必须的,少年将军、名动天下的那种,书里说得那样。”
那时候,小岚儿才五岁,瘦弱而胆小,学什么都学不好,最大的愿望就是每天能吃到可口的点心,学好本事,能不惹师父生气。是小姐一直照顾自己,没学好的本领,也是小姐暗中给自己补习,小姐真聪明,学什么都是一学就会。
小时候小姐要找如意郎君的戏言,言犹在耳,现在小姐的戏言似乎成真了呢。朱久炎不但是人中龙凤,更是真龙血脉,如今贵为太子,统领数十万大军,与闻名天下的燕王争夺天下归属,名动天下算什么?只是可惜……可惜以后不能再见小姐了。
小岚儿的脸色旋即又露出了欣慰之色,捏着毒药的手再无犹豫,飞快放进了嘴中。
網遊之神仙哥哥與神奇弟弟
嘴里多了几分苦涩,显然这毒药的味道不太好,小岚儿拿起了案上的茶水,用茶水将药丸咽下。
逍遙金鱗
就是在这个时候,上百官军破门而入,见到倒满一地的人吃了一惊,为首的百户从服饰中认出小岚儿才是首领,一个冲拳狠狠打击小岚儿的腹部,同时大喝一声:“这些邪教徒吃毒药了!秦王有令,要活捉邪教教主,叫军医,将她救下!”
……
北平城。
五夫臨門,我的蛇相公
王的女人,鳳妃二嫁 冰小玹
燕王看着城外朱久炎的旗帜,不由死死地握紧了拳头,永平城外的那场大败,让他现在还没适应过来,低头看了看满是伤痕,屡经战火的北平城,心里没来由的感到一阵不安……朱久炎和李景隆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敌人,朱久炎太阴、太快了!时而像蛇,时而像猛虎,无论是哪种做派,只要是给他盯上的猎物,他就会充满耐心地死死咬住不放,不给人一点机会!
回到北平之后,燕王立刻就发现了永平战败的后果,北平之后的遵化、密云、蓟州三镇军中将官开始出现了摇摆,军中也是谣言四起;另外北平城内也出现了不稳的情况,西厂已经暗杀了好几名准备开城投诚的将领,可这丝毫阻挡不了敌方探子的猖狂行动。东厂的密探甚至还在北平到处张贴了朱久炎的劝降书,搞的北平城内人心惶惶;更要命的诗,西厂的人手对追捕隐藏在北平的东厂秘谍也已经不如以前用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