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言情小說 長夜餘火-第十二章 長夜教團(第三更求訂閱求月票)展示

Home / 玄幻小說 / 超棒的言情小說 長夜餘火-第十二章 長夜教團(第三更求訂閱求月票)展示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沈度想要出卖教团,已经遭遇神罚。”
李桢家里,昏黄的灯光不均匀地洒落在每个人身上,带来了不同的明暗交错。
近十秒钟内,这里没有任何人说话,甚至连呼吸声都仿佛不存在。
整个房间,就像是被人按了暂停键。
终于,“引导者”任洁打破了这种沉凝,屈起双臂,做摇晃婴儿状:
“赞美您的宽容!”
她话音刚落,房间内就响起了一道道急促且粗重的鼻息,它们似乎已经憋了很久。
“赞美您的宽容!”所有的教团成员跟着行礼。
他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虔诚。
商见曜混在里面,一丝不苟地做着摇晃婴儿的动作,声音没有半点波动。
“引导者”任洁转而又道:
“罪人王亚飞也遭遇了神罚。”
说完,她缓慢地环顾了一圈,看得每个人都低下了脑袋。
任洁不再提沈度和王亚飞之事,开始布道。
这一次,她讲的是司命的崇高和神圣。
临近尾声,她再次用目光一一扫过每位成员:
“我主是宽容的,也是威严的。
“祂始终注视着世间。
“而‘圣师’也一直在关注我们,没谁能瞒过他的眼睛。”
刚才,她第一次提及“生命祭礼”教团的内部结构:
刚加入是“新生者”,有一定贡献,发展了不少信徒后,可以晋升为“引导者”,“引导者”之上则是“圣师”。
至于“圣师”往上还有没有,是什么称谓,任洁没有说。
“赞美您的宽容!”众位“新生者”再次做出摇晃婴儿的动作。
因为这次是临时聚会,没有圣餐礼,所以,他们迅速起身,分批离开。
商见曜刚准备出门,却被任洁叫住。
这位“引导者”微笑对他说道:
“不要太害怕,司命执岁是宽容的。
“只要不亵渎神灵,不出卖教团,祂只会给予祝福,而不是神罚。”
任洁对商见曜的态度比以往亲切了许多。
“赞美您的宽容。”商见曜状似虔诚地回应道。
出了李桢家,他拿着电筒,靠近墙边,不快也不慢地前行着。
目光所及的地方,他看见了引发王亚飞之死的简辛和卓正源夫妇。
他们电筒的光芒很微弱,似乎已需要更换新的电池。
昏黄摇晃的辉芒里,这对夫妻走得很急切,似乎在害怕黑暗里会扑出什么怪物。
虎妈猫爸之蓦然守候
商见曜的步伐略有加快,然后就恢复了正常,目送代表简辛和卓正源的那团黯淡光芒消失在拐角处。
…………
上午7点50分,647层14号房间。
商见曜没等龙悦红一起,先行来到了分配给“旧调小组”的这个房间。
不出他意料,蒋白棉已经抵达,正坐在位置上,拿着钢笔发呆。
感应到商见曜进门,蒋白棉招了招手:
“有些收获。”
商见曜刷地一下就跃了过去。
“……动作不用这么夸张。”蒋白棉的表情有点呆滞。
“脑子一抽。”商见曜认真解释道。
“好吧,我知道你是有医生证明的。”蒋白棉无奈地叹了口气。
她转而正色道:
“初步的线索是,那个觉醒者很可能是478层的居民,或者,在那里工作。”
抢在商见曜开口前,她大概解释了下线索的来源和判断的依据,末了道:
“你可以试着去问一问那个叫简辛的当事人,看她是否有注意到,王亚飞死亡当天,本楼层哪位居民没去上班,或者,‘活动中心’、小学、‘秩序督导室’这些地方的员工,在王亚飞死亡前后,有谁靠近过‘物资供应市场。”
“如果都没有呢?完全没有。”商见曜反问道。
蒋白棉笑了笑:
“那说明那位觉醒者很可能就是478层‘物资供应市场’的一员,到时候,找个住在那个楼层的朋友,找个吃饭的时间,过去转一转,观察下那些员工有没有异于常人的地方。
“这一点,你也能通过简辛来了解。”
说到这里,她叮嘱道:
“但最近不要去,最好等个几天,在‘活动中心’这种地方,在周围人很多的情况下,找个僻静的角落问,还有,委婉一点,不要那么直接,会吓到对方的。
“我知道你不害怕给自己引来危险,可你要考虑到,这会不会给对方带去危险,你应该不希望再出一次沈度的事情吧?”
商见曜坦然说道:
“我也害怕。”
“只是有的事情,再害怕也得去做。”
蒋白棉“嗯”了一声:
“好了,去看资料吧,这几天就忘记这件事情,不要再想。”
商见曜转了个身,又转了回来:
“我还有一个问题。”
“什么?”蒋白棉突然有点害怕,担心又是什么大事。
商见曜思考了一下道:
“一个人该怎么去战胜内心潜藏的恐惧?”
蒋白棉的眼睛霍然睁大,下意识往后缩了缩身体。
她狐疑地看着商见曜:
“你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商见曜理直气壮地说道:
“你是不是忘记了?
“杜衡说过,进入‘起源之海’,需要面对内心的恐惧,一一战胜它们。”
“哦,这件事情啊,我还以为……”蒋白棉及时闭嘴,骤然醒悟道,“你进入‘起源之海’了?”
商见曜点了点头。
“什么时候的事?能力有没有变化?”蒋白棉脱口问道。
商见曜非常坦白:
“没有。”
“也是,你还没战胜内心至少一种恐惧……”蒋白棉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
她犹豫了片刻,决定直接一点:
“你现在面对的是什么恐惧?
“只有了解具体的情况,我才能找到合适的办法。”
商见曜没有说话,从衣兜里掏出了一张叠好的纸,递了过去。
蒋白棉伸手接过这纸张,迅速将它展开。
映入她眼帘的是许多无序的蓝色线条。
这些来自圆珠笔的线条仿佛连成了一片阴影,将一个圆圈围在中间,并且“侵蚀”了进去。
而在纸张的边缘,凌乱线条的上方,还有另外两个圆圈。
除此之外,就是大片大片的空白。
蒋白棉仔细看了一阵,结合商见曜的资料,隐约有了些想法。
她斟酌着说道:
“这两天,我会努力想一想,希望能尽快给你一些建议。”
说完,她仿佛记起了什么,好奇问道:
“这就是你在车上画的那副画,被乔初命令去画画的时候?”
“你还记得?”商见曜没掩饰自己的诧异。
蒋白棉脸上的笑容逐渐明显:
“我说过,我这个人一直都很小心眼,很记仇的。”
商见曜正要回应,白晨和龙悦红相继进入了房间。
蒋白棉随即站了起来,笑着说道:
“最多还有两天,我们就知道能拿回哪些物品,能有多少补偿了。”
…………
这一天,商见曜等人在看资料和做各种训练中度过,平淡而充实。
吃过晚饭,回到家里,商见曜想了想,又走去了“活动中心”。
他一眼扫过,看见龙悦红在角落里和一个短发的漂亮女孩聊天。
商见曜忍不住摇了摇头。
“你也觉得龙悦红傻乎乎的,和人家女孩子第一次见面,竟然就约在‘活动中心’聊天?”这时,一道清脆的女声响在了商见曜耳畔。
商见曜侧头望去,发现是孟夏。
这女孩和商见曜、龙悦红、杨镇远他们都是同一个年龄段的,又住在同一个楼层,那必然有着同学关系,彼此相当熟悉。
孟夏个子高挑,面容干净精致,穿着一套长款的驼色大衣,比以往看起来成熟了不少。
她的身旁还有一名男子,二十多岁的样子,身高一米七十出头,只与孟夏相当。
他长相还算端正,但皮肤晒得有点黑,脸上尽是风霜的痕迹,一双眼睛颇为锐利。
孟夏和这名男子手挽着手,似乎一刻都不想分离。
“是啊。”商见曜回应了孟夏对于龙悦红的评价。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孟夏顿时笑道:
“我老公刚才还说这很正常。
“真是的,这里多闹啊,去僻静的街上散散步多好。”
商见曜点了点头:
“他这样没用的。
“他应该一见面就唱首歌。”
“……”孟夏不知该怎么回应。
还好,商见曜也没继续这个话题,看着孟夏身旁的男子道:
“你丈夫?”
他记得孟夏统一分配到的丈夫是来自荒野的流浪者,目前已经是D4级的员工。
所以,孟夏已经搬到了对方所在的622层,平时很难在这边遇到她。
“嗯,张磊。”孟夏介绍道,“这是我同学,商见曜,刚去过地表那个。”
张磊上前一步,伸出右手道:
“你好。”
他很习惯般将孟夏挡在了身后。
“你好。”商见曜与对方握了握手。
“怎么回来了?”他转而又问起孟夏。
“这不是沈叔叔出了事吗?回来看看爸妈。”孟夏叹了口气。
商见曜想了想,突然说道:
“借你老公用一下。”
“啊?”孟夏一脸茫然。
商见曜礼貌解释道:
“有些事情想请教。”
孟夏笑了起来:
“去吧,不要借太久。”
和张磊来到“活动中心”无人的角落,分别坐下后,商见曜直接问道:
“你对执岁和觉醒者有没有了解?”
张磊挑了下眉毛:
“夏夏说你去过地表,看来知道不少事情了啊。
“嗯,我在荒野上流浪了很多年,还算了解一些事情。”
商见曜思索了一下道:
“那你遇到过能影响别人心脏的觉醒者吗?”
谎颜
张磊表情逐渐严肃:
“有,但不是我,而是我一个朋友。
“在野草城的时候,他和一个长夜教团的成员打赌,扳手腕定输赢。
“结果,他快要赢的时候,心脏突然狂跳,差点就缓不下来。”
商见曜想了想道:
“长夜教团信仰哪位执岁?”
张磊左右看了一眼,沉声说道:
“司命。”
PS:第三更求月票~后面几天缓一缓,恢复两更,凌晨就没有了。双倍结束前应该还会再加更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