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说 《大叛賊》-第九百七十章 上表和免職展示

Home / 歷史小說 / 熱門都市小说 《大叛賊》-第九百七十章 上表和免職展示

大叛賊
小說推薦大叛賊大叛贼
章函既然今天会说这一番话自不会没有准备,其实他今天所说的这些话早就藏在心中许久了,只是今日才说出来罢了。
新明如今看起来蒸蒸日上,但实际上却是暗藏隐患,而这个隐患就是当年朝廷决定开发新明之初就埋下的。倒不是当时朱怡成又或者朝廷没考虑到这里,只是因为当年谁都没料到大明在心明的开拓会如此迅猛,仅仅几年时间,新明就成了如今的样子,随着时间的推移谁都能看得出来,数十年后的新明必然成为举足轻重的一方势力。
地方势力过去强大,对于中央控制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尤其是眼下新明已经停下迅猛扩张的势头,转而向着内部经营的道路上走。这种时候,假如再不解决新明的问题,必然就是尾大不掉的结果。
章函和潘梦园不同,他在政治上的敏锐远超潘梦园,再加上他对于大明的忠心和同潘梦园的私交,不想看见潘梦园最终落得凄凉下场,更不想让新明之地因为这个原因使得千万人数年心血毁于一旦。
“大帅莫急,此事还是有挽回余地。”见潘梦园神色惶恐,章函连忙安慰道。
“章兄如有所教还请尽管直言,我潘梦园感激不尽!”潘梦园顿时露出喜色,连忙起身向章函郑重行礼,章函哪里肯受他的礼,急忙抬手拦住。
“大帅,今日我同你说这些,一是敬重大帅为了,二来也是为我大明基业着想,你我相交多年,不必如此。”
待潘梦园带着感激和期望重新坐下后,章函这才说道:“如今要破局,这依旧还在大帅身上,而且必须速度要快,在下请大帅写一份奏折,交由快船即日送至京师……。”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刚才章兄不还说……?”听这话,潘梦园顿时一愣,有些不明白地看着章函。前一刻他说要写奏折请辞章函不是反对么?怎么突然又提这事了?
“此奏折同大帅所言内容自然不同。”章函摆手道:“奏折中,大帅可以上表三点,其一:大帅上奏请朝廷在新明正式设省开府,令新明之地全归于朝廷直接掌控。”
“章兄的意思是说……?”潘梦园有些反应过来,望着章函问。
章函点点头道:“没错!如今新明之地已基本确定,最初的扩张也已告一段落。眼下,除极北苦寒之地外,可以后期再做打算,而其余各地已拥万里沃土,以此看来设省开府,划分郡县时机已经成熟,大帅以此为由上表朝廷,朝廷定然没有不允的说法。”
“有道理!有道理!”潘梦园心中大喜,连连点头道。
章函继续道:“至于其二,既然设省开府,划分郡县,那么之前的总督府之责自然就要有不同,大帅可上表朝廷民政交由各布政司,以分之其权,至于官员派任之事大帅不需提及,自然有朝廷章陈在,一切依例即可。”
“那么第三呢?”越听潘梦园心里就越有了底,这两点一提上去朝廷定然对自己戒备大减,而且还给了朝廷直接管辖新明地方的理由,这样一来自己就能从其中脱身了。
“至于第三嘛,自然是军队了。”章函道:“军政分离,海军同陆军各有管辖,地方驻军同总督直领督标也需另行划分。如此可按本土的规矩,同时地方再设总兵、都指挥使司各领,以表忠意。”
好看的都市言情 大叛賊 txt-第九百七十章 上表和免職分享
说完这三点,章函继续指点道:“此外,新明所号也不恰当,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既是大明国土,又何来新明之号?大帅可借由以上三点去新明之号即可。”
“好!好!好!”
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就让潘梦园的忧愁尽散,他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按照章函这样做,的确比他自己之前所想的要妥当多了,而且也能借此向皇帝和大明表露其心。
不过潘梦园又想了想,忍不住问道:“章兄,我是否还要请辞总督之职?”
“那倒不必。”章函笑道:“如朝廷允了大帅所表三则,那么大帅的总督之职再留着也是无妨。何况,皇爷乃天下英主,难道会看不出大帅的意思?到时候如何封赏,又如何安置,自然由朝廷做主,大帅只需记得自己只是尽臣子本分,至于其他又何需担忧?”
潘梦园这才恍然大悟,一颗心终于彻底放了下来。
等送走了章函后,潘梦园立即就写起了奏折,写写改改一直弄到深夜这才完成。重新再看了一遍奏折内容后,潘梦园小心用火漆封好,找来亲卫让其连夜送至望海城,派快船即日送至本土。
做完了这一切,潘梦园整个人一阵的轻松,仿佛卸下了大石,在天色蒙蒙亮的时候,潘梦园这才上了床,带着微笑熟睡了过去。
而就在潘梦园刚做完这些事的同时,远在千里之外,新西班牙总督何塞却是彻夜难眠,神色憔悴之极,两眼通红,身上华丽的衣服也变的皱巴巴的,看上去哪里还有半点总督的样子?
整整一夜,何塞几乎是歇斯底里在总督府内咆哮如雷,更是把他书房里的一些器物砸了个粉碎。甚至连他最心爱的漂亮花瓶都被何塞抽出剑砍成了碎片,吓得他的副官、随从甚至包括仆人全逃得远远的,生怕就被疯狂的何塞给一剑刺死。
眼下,折腾了一夜几筋疲力尽的何塞毫无形象地坐在地上,而在他坐的不远处丢这一张装饰精美的羊皮纸。看着这张羊皮纸,何塞突然间丢下了手里的剑,双手捂着脸嚎啕大哭。
“完了……一切都完了……。”
他最为担忧也是最为惊恐的一幕终于发生了,自一个多月前传来吕宋丢失的消息后,很快又传来了他派往吕宋的舰队全军覆没的噩耗。这接连而来的打击,让何塞简直是目瞪口呆,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些日子,何塞的精神就出现了些问题,变得有些歇斯底里和狂躁,因为他很清楚,作为新西班牙的总督,丢失了极其重要的远东殖民地,再加上损失了那么多舰只和价值无可估量的金银意味着什么。
果然,惶惶不安之中,昨天由本土派来的使者终于到达了新西班牙,并且给他送来了国王的命令。命令之中,他费尽心机才得到了总督之位已被国王免去,不仅如此还要让他即日回国。
虽然国王在命令中没有直接下令逮捕他,可这意思已经非常明确了。何塞想象得出自己回国后会面临什么结果,一想到这些,何塞只觉得人生没了丝毫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