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說

00nml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穿越從武當開始 ptt-第七十二章.將計就計展示-cv0fd

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转眼间,便已是半月之后。
这一日,已日渐中午时分,陆植竟还未起身,仍旧酣睡不醒,不禁让人有些奇怪。
自从几天前起,陆植脸上便常带倦色,众人还以为是他进来操劳过甚,劳累所致,陆植也未感觉有何异状,便想着,便好好休息上一晚。
结果,一夜过去了,他竟越加的昏沉疲累,甚至直到此刻也还昏睡未醒。
此事显然很不对劲,毕竟以他的修为,根本就不可能出现这般的状况,连睡眠都早已经被打坐练气所代替了,昨夜也只是因为太过疲累,才想着休息一晚。
從精武英雄開始
異能驚天 幻想蛋
姜子牙也感觉到了事情不对,立刻便赶到了陆植的帅帐之中,查看情况,却是根本唤不醒陆植。
一瞬间,众人便知,此事怕是没那么简单,不禁心中焦急,赶忙四下寻法,想要唤醒陆植。
姜子牙先是焚香传信给了玉虚宫中的诸位师兄,欲请来十二金仙相助,又连忙派人回到了后方的西岐城,通知了龙吉公主,请她来照看陆植。
陰陽師秘錄 北國之鳥
陆植与龙吉虽然已经成婚,但是自婚宴之后,龙吉便回了后方的西岐城,毕竟就算陆植是西岐元帅,但随军带着妻子女眷在营中,也不像样子。
十二金仙这边,因为身在昆仑,虽然得到传信之后,还需要一点时间赶来,龙吉倒是马上便赶到了大营之中。
龙吉到来之后,众人也便从陆植的帅帐中离开了,留下她照看陆植,而其他人则是另到别处,商议起了对策。
“陆郎…”龙吉看着双目紧闭,对外界丝毫没有反应的陆植,眼中不禁闪烁起了泪光,抬手在他脸上摩挲着。
“你别吓我啊,你睁开眼睛好不好,看龙儿一眼…”
然后陆植就真的睁开了眼睛,看了她一眼。
龙吉眼中马上就要渗出的泪珠都凝滞在了她的睫毛之上,整个人都呆傻了一瞬。
“好了。”陆植抬手,替龙吉擦去了眼角的泪珠,说道,“别哭了。”
一等位面商人
龙吉张了张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表情也是呆呆的,莫名的让人想捏一捏她的脸。
都市人魔 歲月的渡船
陆植嘴角扯出了一抹弧度,抬手揪了揪龙吉的脸,说道:“别担心,我没事的,只不过是应了某些人的意愿,做戏给他们看呢。”
“先前的时候,一直有人窥视着帐中,所以我才装作昏睡不醒的模样,谁知道把你这傻姑娘也给骗过去了。”
龙吉闻言,不禁露出了一副不知是哭是笑的怪异模样,然后…提起小粉拳给了陆植一拳。
自从数天前起,陆植便感觉到一直有人在暗中窥视着他,一开始,陆植还以为是那商营之中,有什么人以术法在窥视他以及西岐大营,想要寻机前来袭营。
陆植当夜还特地安排吩咐了哪吒几人,暗中带领数万将士,静候在军营之中,等待可能到来的敌军夜袭。
结果一夜过去了,预想中的袭营也未发生。
随后的几日,那暗中之人,还在每日窥视于他,而且每次都正好在清晨,晌午,黄昏三个时间段,都会如约而至。
傾世白玉
一连三日之后,陆植总算确认,那暗中之人的目标,恐怕是他本人,但是那人却只是窥视,也不见他再有何动作,如此看来,应该只是为了观察他。
这就十分奇怪了,就连陆植也不解其意。
直到又三天过后,陆植突然感到一阵心悸,与此同时,镇压在他识海中的天地玄黄玲珑塔也是猛地一震,散发出无穷玄黄之气,直接从他的神魂之上震散出缕缕诡异无比的漆黑劫气,以玄黄之气湮灭。
直到此时,陆植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不知不觉中,竟然着了别人的道!
那诡异的劫气,明显便是歹毒无比的诅咒之术,若是真让那劫气深入神魂,日渐浓厚化作死气的话,哪怕是以他的修为,恐怕都要被咒死!
当时陆植脑中的第一个想法便是,可是那截教的十天君中的姚宾到了,施展拜草人之法来咒他。
但是他又转念一想,如今这场封神大劫却是与原著中不同,陆植对那些截教门人们,也未赶尽杀绝,所以金鳌岛上的那些截教门人,都还遵照着通天教主的法旨,不曾出岛来。
而且也不是他看不起那姚宾,就以他的拜草人之法,想要诅咒陆植,却还办不到。
更别说他还有造化青莲与玄黄玲珑塔防护神魂,等闲的咒术降头之法,根本就不可能对他产生任何影响,更别说是差点让他中招了。
随后,陆植又想到那原著中甚至咒杀了大罗金仙赵公明的钉头七箭书,若是此咒法的话,倒是的确能让他中招。
毕竟,那可是连大罗金仙都咒死过的歹毒术法啊!
不过问题又来了,那钉头七箭书,乃是陆压道人所有,而在原著中,那陆压不是相助西岐一方的吗?还与燃灯一起,阴死了赵公明…等等!
燃灯?!
原著中,那陆压神秘无比,但刚一出场,便是与燃灯一起。
而且在后世之中,一直有个说法,那陆压便是当年妖族古天庭天帝帝俊之子,当年在后羿箭下唯一逃得了一命的金乌太子,所以他才能拥有斩仙葫芦以及钉头七箭书这般可怕至极的法宝。
还有说法就是,西方后来有一乌巢禅师,又号大日如来的大能,便是那陆压道人!
想到此,陆植心中不禁有了几分猜想,随后的几天,他更是逐渐确认了自己想法非虚,因为天罡三十六法之中,也是有一门名唤钉头七箭的神通的。
陰緣未了
虽然陆植并未专门学过这门神通,那陆压的钉头七箭书也明显要比天罡三十六法之中的钉头七箭神通更要诡异歹毒得多,但却也是同样的咒术。
所以在后来几日,仔细感受了一番那冥冥之中加诸在身上的诡异诅咒之后,陆植已经可以确定,必是钉头七箭无疑!
至此,陆植不禁想到了更多,燃灯以及陆压是否此前便相识,他两人是不是早便投靠了西方,或者说是合作。
而自己这一次被钉头七箭书所诅咒,又会不会是那燃灯的报复,西方的算计,或者只是那陆压要向他为难…一桩桩一件件,陆植慢慢的在脑海中应证思索。
最后,他干脆便决定将计就计,装作身中诅咒,一边暗自探查,一边借此,渡过劫数。
也好在此前老君大概是已经算出了,陆植可以会有这一劫,特将天地玄黄玲珑塔赐下给他防身,护佑他度过此劫,不然的话,那钉头七箭书连赵公明这个大罗金仙都扛不住,他也绝对难以幸免!
而这些事情,陆植也倒没有瞒着龙吉,悉数都告知给了她,毕竟如今他们也算是夫妻一体了,这场死劫,不至是陆植,龙吉也要度,自然不好瞒她,以免出了什么意外。
龙吉有些担忧的说道:“陆郎,你是说,是那燃灯与陆压道人暗中害你?那燃灯之名,我亦听闻过,听说是天地初开之时,便已经出世了的大神通者,他若是要算计你我,可决然不能大意。”
夏墟 拉風的樹
陆植却是并无太过担忧:“龙儿,放心吧,我有师尊赐下的天地玄黄玲珑塔护身,那钉头七箭书还害不了我。”
“而且那燃灯此前被元始师叔消去了千万年的道行,如今就算设法补救,恐怕也恢复不了神通道行,而且他们也只敢趁着你我要渡过此劫之时,设法暗中相害了。”
“待此劫过后,你我夫妻,自然便能再无挂碍,而现在我们要做的,便是暗中探查,只要能逮出他们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