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說

zruif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黎明之劍-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打招呼閲讀-8oj9z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
琥珀的胡思乱想当然只能是胡思乱想,等这个半精灵满嘴火车跑完之后高文才淡淡地看了这个万物之耻一眼:“说说看吧,你对自己今天听到的事情有什么想法么?”
“今天听到的事情?”琥珀顿时吐了吐舌头,缩着脖子在一旁嘀咕起来,“我就感觉今天听到的都是要命的东西……随便换个场合和身份都会被人立刻灭口的那种……”
高文继续保持似笑非笑地表情看着这个半精灵,直到她的表情愈发尴尬,那种装傻的模样再也维持不下去,直到她不得不小声开口:“其实我早就察觉了,‘域外游荡者’这个身份不完全是唬人的……”
“我知道你有所察觉,”高文嘴角翘了起来,“你当然会有所察觉。”
琥珀定定地看着高文,几秒种后她的表情放松下来,往常那种没心没肺的模样再度回到她身上,她露出笑容,带着洋洋得意:“当然——我可是整个北方大陆消息最灵通的人。”
“如果我的情报部长都不能从方方面面的情报中拼凑出真相,那么帝国的情报系统显然遭遇了最大规模的危机,”高文轻轻呼了口气,仿佛心中有些事情突然放下,他感到些许轻松,同时又有些好奇,“不过……你觉得赫蒂和瑞贝卡她们对此有察觉么?”
琥珀歪了一下脑袋,随后抬起头,朝向远方的夕阳,让那些淡金色的云层倒映在自己琥珀色的眼睛里:“我猜……从你走出坟墓的那天起,她们就没有在意过你到底是不是高文·塞西尔。而到了现在,这个问题便更加没有意义了。”
高文有些意外地看着这个半精灵,他知道对方粗枝大叶的外表下其实有着十分灵光的头脑,但他从未想到她甚至已经思考过这个层面的问题——琥珀的回答又仿佛是提醒了他什么,他露出若有所思的模样,并最终将所有思绪付诸一笑。
高文·塞西尔所熟悉的一切都已经远去了,能历经七百年岁月存活至今的,寥寥几人而已——而对于那些活跃在这个时代的人,他们只需要认识今天的高文就可以。
茅山捉鬼事務所 染東升
这个问题确实没什么意义。
“说起来,你没有跟那个女皇提起自然之神的事啊,”琥珀看着高文的表情变化,突然在旁边提醒了一句,“不打算说么?如果精灵要加入神权理事会,那这件事是迟早会拿上台面的——至少对于白银女皇这样的神权、君权双重领袖,她迟早要接触到忤逆计划的核心部分,也迟早会知道阿莫恩的存在。”
“是的,迟早,但现在还不是时候,”高文点了点头,“至少在精灵正式加入我们的计划之前,在确认贝尔塞提娅可以统合并控制住精灵帝国所有上层意志之前,这件事还不能拿出来。精灵和我们的情况不一样,他们的统治体系已经持续运转了上万年,他们的王庭早已发展成一个外人难以完全理解的庞然大物,即便强势的白银女皇,也不一定能全盘控制这一切。”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声音沉缓地说道:“我不是不相信贝尔塞提娅,但这件事涉及到神明,而精灵……他们在过去的三千年里可是没少尝试过把神明拉回到这个世界。”
“是啊,巨鹿阿莫恩的存在如果流传到白银帝国的普通民众里,说不定要出什么大乱子,”琥珀想了想,颇为认同地叹了口气,“找不到线索的时候他们都能连着搞出好几个‘神灵雏形’,现在有线索了怕不是一年内就给你搞个‘祖神复辟’出来,甚至可能会有那些仍然存活于世的老家伙们凭借威望裹挟众意,逼着皇室迎回真神……这事儿白银女皇不一定顶得住。”
“我担心的就是这个,”高文点头说道,“毕竟贝尔塞提娅说过,五个世纪前她还曾剿灭过一个试图召唤神灵的秘教团体——对人类而言漫长的五个世纪,对精灵而言可就是‘区区五百年而已’了。”
琥珀张了张嘴,想要再说些什么,但突然又闭上了嘴巴——她看向街道的一角,高阶信使索尼娅正从那里向这边走来。
“看样子您已经和我们的陛下谈完了,”索尼娅来到高文面前,微微鞠躬致意说道,她当然很在意在过去的这半天里对方和白银女皇的交谈内容,但她对此没有表现出任何好奇和询问的态度,“接下来需要我带您继续参观城镇剩下的部分么?”
“不必了,你去瑞贝卡那里就好——她比我更需要有人看着,”高文说着,目光看向了城镇内的某个方向,“至于我……我还得去见见别的朋友。放心,索尔德林也在护卫人员里,他在这里也是个不错的向导。”
索尼娅看了看高文和一旁的琥珀,脸上没有任何质疑,只是后退半步:“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行离开了。”
網遊之幻世神偷
高阶信使的身影渐行渐远,而之前在附近待命的侍从和护卫们也收到了琥珀的信号,两辆魔导车轻巧灵敏地来到高文身旁,其中一辆车门打开之后,索尔德林从副驾驶的位置钻了出来,带着笑容看向高文:“和女皇陛下的交涉还顺利么?”
“和预想的不太一样,但和预想的一样顺利,”高文微笑着点头,同时随口问道,“提丰人应该已经到了吧?”
“是的,刚才使团驻地方面发来消息,一名提丰使者携带奥古斯都皇室印记拜访——罗塞塔·奥古斯都邀请您在翡翠长厅的7号会议室见面。”
“嗯,这是我们提前沟通过的,”高文对此早有所料,他侧头看向琥珀,“上车吧,我们这几天恐怕都清闲不下来的。”
……
在魔法驱动下恰到好处的微风吹过南国的花草,带来舒适宜人的清香,黄昏时分的淡漠光辉斜斜地撒进庭院,从远处的高墙缺口一路扫进小径旁的灌木丛中,留下了一条仿佛光铸的轨道,有飞虫在那轨迹中掠过,一闪而逝的身影下似乎有点点光尘洒落。
这一切都让小花园显得比任何时候都要静谧。
桌上的茶水再一次凉了下来,贝尔塞提娅却没有让侍女换上新茶,她只是用茶匙随意地搅动着那些在阳光下显出金红色的液体,随口问道:“他们往哪个方向去了?”
“翡翠长厅的方向,”高阶侍女伊莲弯腰说道,“另外,提丰人的车也停在翡翠长厅后面的空地上——他们应该是打算在正式会议之前进行一次闭门谈判。”
“是么……”贝尔塞提娅似乎有些漫不经心,“也不知道他们打算谈些什么。”
聞香識骨 一起喝杯茶
“需要打探一下么?”另一名高阶侍女弯下腰,谨慎地询问道。
“不,”贝尔塞提娅毫不犹豫地说道,“我们不需要这样的小动作,这没什么好处,徒增风险罢了。不论塞西尔和提丰将在这次谈判中达成怎样的共识,其结果最终都会在近期显现出来的。”
“是,陛下。”
花园中再次安静下来,杯中的红茶在缓慢的旋转中重新恢复了平静,贝尔塞提娅似乎是享受着这难得的清闲和宁静,直到几分钟后她才突然打破沉默:“伊莲,关于高文叔叔……再次见到他之后你有什么感觉?”
風暴武裝
名为伊莲的高阶侍女想了想,低头答道:“一切如记忆中的一样,我很高兴看到他现在十分健康。陛下,您察觉了什么不妥么?”
贝尔塞提娅抬起眼皮,但在她开口之前,一阵脚步声突然从花园入口的方向传来,一名侍从出现在小径的尽头,对方手中捧着一个精致的木盒,在得到许可之后,侍从来到贝尔塞提娅面前,将木盒放在白色的圆桌上:“陛下,塞西尔使者刚刚送来一份礼物,是高文·塞西尔陛下给您的。”
伊莲上前一步,将木盒打开,里面却并不是什么珍贵的奇珍异宝,而只是一盒五花八门的点心。
我的人生太張揚
贝尔塞提娅静静地看着盒子里花花绿绿的糕点,沉静如水的表情中终于浮上了一点笑容,她轻轻叹了口气,仿佛自言自语般说道:“没什么不妥的,伊莲。”
……
当废土边界的精灵哨站中聚集着越来越多的各国使者,整个凡人世界的视线焦点都集中在宏伟之墙的东北方向,远在黑暗山脉脚下的帝国都城内,塞西尔宫中显得比以往冷清不少。
帝国的主人和宫殿中最闹腾的公主殿下都离开了,赫蒂大执政官则半数时间都在政务厅中忙碌,在主人离开的日子里,也不会有什么访客来到这里拜访——偌大的房子里一下子减去了七八成的动静,这让这里的每一条走廊、每一个房间似乎都少了很多活力。
但贝蒂并不讨厌这样安静的日子——当然,她也不抵触往日里的热闹。
鞋跟叩击着大理石的地面,发出一连串清脆的声响,贝蒂脚步轻快地走过宽阔的走廊,有侍从和女仆从她身旁经过,他们都会停下脚步,恭恭敬敬地向女仆长致敬问好,贝蒂则总是礼貌地回应每一个人,而且大多数时候,她还可以叫出这些人的名字。
这些年的读书学习让她的头脑变好了不少。
在那些侍从和女仆们离开的时候,贝蒂可以听到他们细碎低声的交谈,其中一些字句偶尔会飘入耳中——大多数人都在谈论着陛下的这次外出,或者讨论着报纸里的新闻,讨论着千里之外的那场会议,他们明明大部分时间都守在这座大房子里,但高谈阔论起来的时候却仿佛亲自陪着陛下征战在谈判场上。
贝蒂是跟不上他们的思路的,但看到大家都如此精神,她还是感觉心情越发好了起来。
完成日常例行的巡视之后,这位“深受皇帝信赖的女仆长”微微舒了口气,她抬起头,看到自己已经走到某条走廊的尽头,一扇镶嵌着黄铜符文的大门立在眼前,两名全副武装的皇家卫兵则在尽职尽责地站岗。
她向着那扇大门走去,两名卫兵便低下头来,笑着与她打招呼:“贝蒂小姐,晚上好。”
“晚上好,”贝蒂很礼貌地回应着,探头看向那扇大门,“里面没什么动静吧?”
一名卫兵立刻站直身体:“没有,一切正常。”
“嗯,我要进去看看,该检查了。”
“当然,”卫兵立刻让开,同时打开了大门,“您请进。”
贝蒂点点头,道了声谢,便越过卫兵,走入了那扇镶嵌着黄铜符文的厚重大门——
剩女的愛情囧事 兮同
大门背后是一间宽敞明亮的房间,几乎没有任何陈设,却有数不清的整整齐齐的符文基板铺设在地面以及周围的墙壁上,那些符文发出微微的光亮,以至于整个房间都仿佛漂浮着一层雾气般的光晕,房间的屋顶则还可以看到独立的通风孔道,清洁恒温的气流从中吹拂出来,让整个房间都维持着十分舒适且温暖的温度。
厚重大门在身后关上,贝蒂则抬起眼睛看向房间的中央:那里有一个特殊的、带有凹槽的平台,而一枚足有两米高的、表面泛着淡淡金光的球体正静静地立在平台上。
这是陛下特意交待要照顾好的“客人”。
贝蒂定了定神,绕着那颗巨大的“蛋”转了两圈,以确认它仍然完好,随后她又检查了一下附近一处全息投影上呈现出的文字和符号,以确定房间中的恒温和充能装置都在正常运转——她其实并不懂得这些复杂先进的设备该怎么运行,但她已经完成了通识学院中的所有课程,甚至还有帝国学院的一小部分进阶课程,要看懂那些全息投影中的参数报告对她而言还是绰绰有余的。
在完成所有这些常规的检查项目之后,女仆小姐才呼了口气,随后她又回到巨蛋旁边,手中不知何时已经多出了一块白色的软布——她朝那巨蛋表面某个地方哈了口气,开始用软布认真擦拭它的蛋壳。
布料在光滑蛋壳表面摩擦所发出的“吱扭吱扭”声音随之在房间中回响起来。
很快,这巨蛋便被贝蒂擦的越发光洁明亮,表面甚至隐约都能照出人影来了。
女仆小姐显然对自己的工作成果十分满意,她后退一步,仔细观察着自己的杰作,还笑嘻嘻地点了点头,接着却又眉头微皱,仿佛认真思考起了问题。
听说这是一枚“蛋”,但好像又不仅仅是一枚蛋,瑞贝卡殿下说这是重要的客人,陛下也特意交代了这位“客人”需要好好照料……既然这是客人,那是不是打个招呼比较好?
贝蒂认真思索着,终于下了决定,她整理了一下女仆服的裙边和褶皱,随后十分认真地对着那巨蛋弯下腰:“你好,我叫贝蒂。”
“你好,我叫恩雅。”
巨蛋礼貌地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