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7havt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唐朝小白領》-第三百三十六節 葉氏家族(16)推薦-2f4wc

唐朝小白領
小說推薦唐朝小白領
李世民躺在御花园的躺椅上,胸口不停地颤抖,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坐在他对面的是杨妃,这个李恪和李愔的母亲。
杨妃虽然有了二个儿子,可是呢,一身淡黄色的妃子的衣衫,还是非常的好看的,而且高耸的黑发盘着,宛如一个高贵的天仙一样,家族的血脉让她整个人看着就不一样呢,可惜,现在却是满脸的不平。
原因就出在自己的儿子,李世民的六儿子李愔身上。
这个臭小子从松洲回来之后,就死活不愿意再回去了,这不,为了这个事情,杨妃想要过来和李世民说这个事情。
可是呢,李世民这些日子的心情一直都不好,孙岚这个人被带回了京城,可以说是让李世民炸了,已经放在了刑部大牢里,准备秋后问斩,可惜,最近却有不少人给他说情,说他是被人蒙蔽了,一个刺史怎么可能会知道那么多呢?
这个就非常的无耻了,犯了很多事,害死了不少人,最后却想要全身而退,而且他们说了,不过就是被人蒙蔽了之后才做出了一些事情来,至于其他的歌姬之类的,都不算什么,这句话可以激怒了李世民,如果现在是明初的话,说这样话的人全部都得弄死,朱元璋可不是个省油的灯,而李世民却不行,因为他知道,自己如果真的动粗的话,他们就会翻脸,到时候不停地给你折腾乱子,到时候怎么办?他的名声在夺得皇位的时候,已经臭的不行了,所以他现在才会如此辛苦地治理国家。
既然没有办法,那么就当作没有听见。
可是呢,他在御花园本来打算好好地休息一下,然后继续面对自己的事情的时候,杨妃来了。
本来看到如此漂亮的媳妇,李世民是高兴的,刚要说话,却听到刚刚坐下来的杨妃说出了一句话,顿时就气呼呼的差点疯了。
她说了什么呢,就说了一件事,那就是李愔在松洲吃的不好,住的不好,除了学问方面有点长进之外,其他的都是不行的,能不能不让李愔去松洲。
而李恪呢,现在在国子监读书,也是不错的。
这个对于一个普通的父母来说不算是什么,但是呢,她没有考虑一件事,那就是,李恪是什么样的资质,而李愔又是如何模样的?
一个孩子,那么小的年纪就开始调戏宫女,然后还能够自圆其说,你可以说对方聪明也可以说对方妖孽啊,这样的孩子如果不好好地管教的话,到时候就容易出大事。
不攻自倒
别的人家出大事不过就是家产被分割了,或者一个家族出现问题,最多不超过几千人,可是呢,皇家是如何的,皇家是可怕的,一旦出事,就是一堆人跟着倒霉,这样的事情,可不是开玩笑的。
而且,出去求学,自古就是苦的,没人说可以这么快乐地读书就可以增加自己的学问,最主要的就是,李愔一点都没有瘦,身子骨也结实了不少,规矩方面也是不错的,这样的一个地方可以说是天堂一样的学习的地方,你却跟我说,不是这么一回事,你想要干什么?
看着李世民转过头去,不想理会自己,杨妃也是有点担心的,她虽然有这非常高贵的血统,可是呢,骨子里还是有点担心的,皇宫可不是其他的地方,你以为这里的人可以随便地耍性子,以过去的无数次的经验来说,你如果这么做的话,往往后果非常的严重,这个时候,你不能这么做的,所以,杨妃骨子里还是担心的,但是呢,母爱或者说是溺爱这样的东西可不是一个玩笑话,而是一种本能。
“陛下,臣妾也知道这么做不合适,可是音儿还小,能不能再过几年再送过去?”
杨妃好看的眉毛微微颤抖,似乎是在心中做什么事情。
李世民却忽然转身,看着这个让自己魂牵梦绕的女子,当初她是公主,自己不过是个臣子,而现在呢,自己是皇帝,对方是个妃子,这个地位的转变可不是一个空间的,而是很久很麻烦的事情。
现在她给自己生了二个儿子,而自己也有了一个庞大的帝国,说真的,感觉还是不错的。
“李愔回来和你说的?”
李世民躺在那里,感觉整个身体都要散架了,没办法的事情,因为他真的很累,自古当皇帝的,只要是有点脑子的皇帝,都很辛苦,全国的大事都是由自己来处理,如果处理不好,就会出现一个什么问题,可能就会出现让自己的生命完蛋了,这个可不是玩笑话。
“是。”
杨妃本来想说是自己的意思,可是呢,看到李世民宛如鹰眼一样的眼神,最终只能这么说了。
“你知道不知道李愔在松洲的时候,学习如何?”
李世民有的时候觉得这么一个漂亮的媳妇,脑子里的东西可能是有点少的,有的到时候,真的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啊,你知道我为了让自己家的孩子去读书,花费了多少的精力吗?可是你竟然敢说不去,这就好比现在的一些人家为了重点学校而去花钱找人,结果孩子不去,这个岂不是要疯了?
鬥氣冤家:馴服惡魔男友 阿紫
“还行,不过恪儿在长安也学的不错,为何要去那么远?听说那里现在还有冰冻,很冷的,孩子的房间里也没有暖炉,很容易生病的。”
看来她是做了一些功课,不过呢,在李世民看来就是所谓的为了自己的一些小心思。
“恪儿是什么样的资质,你不知道吗?李愔是什么样的资质,你不知道吗?他们两个能比较吗?现在不少大臣家的孩子都想要送到松洲的樊笼书院,可是呢,叶檀根本就不同意,为了这件事,,朕这些年受到了不少人的埋怨,说是朕太过贪心,有这么好的教育资源,却不愿意拿出来,让自己家的孩子上好学就行了,这样的事情,我没有和你们说,但是呢,不是不存在的,可是你却觉得樊笼书院不好,为了自己的那点关心就要这么做?你觉得合适吗?”
李世民平时很少在自己的亲人面前说什么朕,但是呢,脾气上来就容易说出来,这是很严重的一种态度。
“可是,那里太远了。”杨妃还是很执着地,所以,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
可是没等到她的心思飞出去,却被李世民一把抱住了,顿时脸色一红,不由得娇嗔地说道,“陛下……”
緋聞萌妻:腹黑老公,頭條見
声音很长,虽然已经有了两个儿子了,可是她的身材保持的非常的不过。
“咳咳……”
李世民忽然咳嗽了一声,然后四周的人都消失了,除了影卫之外。
“杨妃,你知道不知道,去年的时候,阴妃与朕闹别扭的事情?”
邪蟲神 星殞落
李世民的手从来都不老实,何况是自己的媳妇呢。
杨妃脸色微微泛红,不过呢,这点东西还是让她可以控制的,不由得脸蛋如红绸一样地问道,“不太清楚,不过听说是有这么一回事。”
阴妃的父亲曾经扒了李家的祖坟,所以这个仇很深,不过呢,后来李家赢了天下之后,阴妃因为长得漂亮,所以被赐给了李世民当妃子,后来生了一个孩子叫做李佑,阴妃的兄弟有一个叫做阴弘智的,算是个厉害的角色,不过这个哥们的武功厉害,其他的就算了吧,没什么脑子,最后怂恿自己的外甥造反,一起去死了。不过呢,当初玄武门的事件的时候,这个阴弘智做了一件事,就是帮助李世民揭露了李建成的一些阴谋诡计,所以等到李世民当了皇帝之后,他就成为了吏部侍郎、御史中丞等高官,但是呢,因为如此,反而让这个人觉得自己不可一世了,觉得似乎一切都是可以玩玩的。
也因为如此,这个阴妃在皇宫里的气势还是很足的。
李世民在长孙皇后死掉之后,手里的四个妃子是最厉害的,分别是纪王李慎的母亲韦贵妃,越王李贞的母亲燕德妃,李恪的母亲杨妃,还有就是李佑的母亲阴妃。
其他的妃子虽然家里有不错的势力,可是呢,朝廷上却没有多余当官的,而杨妃的身份很奇怪,她的身份让她可以让朝廷上不少前隋的官员都很愿意靠近她,也因为如此,很容易出事,引起杀身之祸。
所以,一切的一切都会发现,阴妃是脾气不小。
在历史上,这个妃子也因为脾气的缘故,最后自己的妃子的位子不见了,被降低为嫔,这个自然是后话。
不过呢,现在的阴妃有了儿子,人也漂亮,所以,李世民自然是不会那么容易地就放弃她了。
所以,偶尔也会闹脾气的。
自古就是如此,你不担心有些事情是不是真的好,但是呢,我如果需要的话,就得给我,这就是现实。
國策
松洲出现了之后,很多人根本就不在意,就像是前些年网络销售出现的时候,大家都不在意一样,但是呢,凡事都有一些聪明的人,他们会将一些东西看到了,所以就做了。
阴弘智虽然是个吏部侍郎,而且权利不大,但是呢,这个人喜欢跟风,所以,当他在衙门里听到自己的同僚聊天的时候说的一些事情的时候,他就上心了,后来,于是就开始怂恿自己的姐姐阴妃也将自己的儿子李佑送过去,而李愔也去了不是吗?
最主要的就是李泰也去了,毕竟现在皇位的合法继承人只有两个,一个是李承乾,一个就是李泰,不像是历史上的一样,还有李治,李治是不会有的。
所以,为了能够获得更多的支持,阴弘智还是希望自己的外甥可以获得更好的教育和资源,所以,阴妃就和李世民说了好几次了。
刚开始的时候,李世民还以为只是一个母亲对于孩子的教育,所以就没有理会,但是呢,没有想到,他去一次,对方说一次,而且是越发的直接了,最后气得他难受,却又没办法说出去,因为为了自己的孩子的教育问题,而去做的事情,有错吗?
但是呢,他总是觉得阴妃有一些其他的想法,这个想法是让他不舒服的。
“她就是为了让自己的孩子去松洲,而朕拒绝了。”
李世民的话让杨妃一愣,这个到底是为什么啊,“为何?”
“叶檀拒绝了。”
李世民的话让杨妃觉得不可思议啊,皇家的孩子想要读书,竟然被拒绝了,怎么可能啊,这个人的胆子是不是太大了。
“这是为何?李佑虽然不是皇后的子嗣,可也是皇子啊,这个叶檀怎么会如此的大胆?”
杨妃的观念还停留在过去,对于皇家来说,这个世界都是他们的。
“樊笼书院是叶檀一手操持起来的。当初将院长的位置给朕,就是为了给朕一个面子,你可是知道的,大唐的书院不少,有几个能够让朕当院长的?他们的选择不是很多吗?所以,很多人根本就去不了,而叶檀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告诉朕,这个书院的用处,不是为了给人镀金用的,所以,当时真就拒绝了。”
这个事情,杨妃自然是知道的,当初杨广在位的时候,就是为了处理两拨人,一个就是山东的那些读书人,另外一个就是李世民这样的门阀,结果呢,失败了,自己就死掉了,但是呢,不得不说,有的时候,有些事很难的,你以为人家是普通人吗?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很多时候,你处理一些事,认为人家给你面子的,那是不可能的。
“可是,他不是臣子吗?为何要如此做?”杨妃奇怪地看着李世民问道,一个臣子,难道还可以和皇家的人对抗吗?
其实呢,这句话就是一句屁话,如果臣子不能对付皇帝的话,那么,李家是皇位是怎么来的?
“他是臣子,可他也是丽质的未来夫婿,你听清楚了,是夫婿不是驸马,你不明白这个里面有什么意思吗?”
李世民的手不停,但是呢,眼神里却透着一丝不知道什么的意思,反正呢,感觉很不对劲的样子。
“陛下,你真的要将丽质嫁给他?丽质可是我们皇家的嫡女啊,这样子一个小地方来的小小的侯爷,能够有这么大的能量?那些当初跟着陛下打天下的人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