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3s3wy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戰錘神座 ptt-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奧比恩征服者鑒賞-71vt3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
PS:来迟了,不好意思哈,奥比恩大远征这段剧情差不多也就结束了,接下来我会稍微写一点大家喜欢的剧情,稍微调剂一下,尽情期待。
奸奇神选冠军察-赞艾克在纳卡伊出现的那一刻,就试图临阵脱逃了。
但是维罗妮卡始终紧盯着他的存在,女议长看着这位奸奇神选冠军,原本甜美的容颜和散发着光芒的杏眼之内只有怨毒和憎恨。
是赞艾克毁了嘉兰议会,是赞艾克杀死了玛格丽塔,一切都是这个家伙!
都是他!
“休想离开!”维罗妮卡就站在光明魔乘上,她尖锐的声音中充满着诅咒,一道阿明托克之网瞬间拦住了赞艾克的去路。
誅天邪帝
可这对赞艾克来说不值一提,奸奇神选冠军的下面两只手立即拿出了小册子和鹅毛笔,恶魔之血在墨水瓶里面开会摇晃,饱蘸墨水的鹅毛笔迅速在小册子上解析并复刻出了维罗妮卡所释放的阿明托克之王的法术构建模型。
龍明楊參謀長的日記 東方征人
“铛!”在写到最后一笔的时候,赞艾克闷哼一声,光网网住了他,维罗妮卡独有的带有莱恩灵能的法力在奸奇神选冠军的身上发出了如强酸般的“滋滋”声,赞艾克的身体表面出现了如网格般的腐蚀伤痕。
三國第一軍師 千骨一藺
我二哥的江湖人生
赞艾克冷笑一下,继续动笔。
维罗妮卡见赞艾克被光网捆住,以为魔法已经成功,她接着继续吟唱魔法,一个大型炎爆术已经在维罗妮卡的面前凝聚起来——实际上维罗妮卡最强的魔法是泰格里斯传授她的万焰燃集,可在数个小时的战斗之后,维罗妮卡的魔法已经基本上枯竭,炎爆术现在是她唯一能够释放出的强力伤害法术了。
赞艾克看准了时机,他抓住维罗妮卡凝聚自己所有法力,将炎爆术对准自己的瞬间,毫不犹豫地使用奸奇毒蛇之剑直接割开了自己的胸膛!
滚烫的蓝色血液洒在光网表面,阿明托克之网的力量减弱了,赞艾克一鼓作气撕碎羊皮纸,力量发动,光网被解构,撕开,赞艾克飞身逃遁,朝着北方掠去,立于在了野兽山脉的群山之间。
奸奇神选冠军的战斗经验何等丰富,他深知,自己不能强行逃走,必须骗出维罗妮卡的剩余魔力。
维罗妮卡亲眼目睹了这一幕,女议长随即散掉自己的炎爆术,临时改为火球术,一颗大号火球同样掠过了野兽山脉的高空,火球飞到一半时,一发毁灭魔矢飞来,击碎了维罗妮卡的火球,双方魔力硬拼一记。
女议长毕竟还是太年轻,她轻易地用完了剩下的魔力,在硬拼一记之后,维罗妮卡的身体表面几处直接喷出火焰和白光,她控制不住魔法之风了,差点昏了过去,靠着意志力在强撑。
“议长!”女术士和女巫们赶紧将议长扶住。
赞艾克傲然立于空中,他冷笑着说道:“看来,今天你是报不了仇了,不过没关系,很快,永世神选将率领着他的大军南下,到时候,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
“……我会亲手杀了你,来告慰嘉兰议会死去的同胞和玛格丽塔议长!”维罗妮卡愤恨地吼道,她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个歇斯底里的疯婆子,嘉兰女巫有和赞艾克独特力量对抗的能力,但在硬实力上,维罗妮卡终究距离赞艾克有不小的差距。
“我很期待,用你的颅骨可以做出什么样的附魔装备呢~”赞艾克看了维罗妮卡一眼,随即消失在了野兽山脉群山的深处,他不敢多做停留了,事实上如果不是太阳王莱恩和他那个暗精女仆都重伤,赞艾克是不敢这样挑衅的。
眼见着赞艾克消失在了天际,维罗妮卡也撑不住了,她直接昏了过去。
当维罗妮卡再次醒来时,已经是很久之后了。
睁开眼睛,维罗妮卡发现自己躺在一张行军床之上,身上盖着的是一条上好的羊毛毯子。
这是维罗妮卡自己的帐篷,是一个典型的魔法帐篷,从奥苏安的荷斯白塔定制,一顶帐篷就花了维罗妮卡两千金克朗——当然,莱恩为此买单。
指染成婚:老公別太急 炎水淋
这顶帐篷从外部来看只是一顶4*4的小号帐篷,可实际上内部空间可以达到35-40平米,从书房、会客室和卧室还有浴室一应俱全,魔法帐篷上标着荷斯白塔次席大法师贝兰纳尔-聪慧者的监制印记,帐篷空间魔法维持时间是150年。
她知道,自己大概已经睡了很久,可依然感觉到了困倦,想要起身却手足酸软,一点力气都没,维罗妮卡知道,这是魔力使用过度的情况,她“哎呦”地叫了一声。
“议长!”外面走进来了一个光明系女巫,她留着和维罗妮卡一样的黑棕色及肩长发,身穿着一件轻薄的夏季白色法袍长裙,外面披着披风:“议长,你醒了?”
她叫梅丽莎,是维罗妮卡的几位亲传弟子之一,自从凯瑟琳成为卡拉德的侯爵夫人逐渐半独立,维罗妮卡又从正式女巫中提拔了几个优异者作为自己的亲传弟子,不过在莱恩默许女术士集会所未来可能由他的女儿希儿-特洛维克继承之后,维罗妮卡在议会中的地位就不那么稳固了,几个亲传弟子间也争得厉害,毕竟资源就这么多。
毕竟希儿-特洛维克正在长大,谁知道议长会什么时候“被退休”?
见到是梅丽莎进来,维罗妮卡不动声色地朝着亲传弟子的裙下看去,她注意到梅丽莎穿得是一双5厘米的白色尖头高跟鞋,而且从脚踝上微微隆起的细缝让维罗妮卡判断她还穿了一双比较薄的肉色丝袜,这让女议长顿时松了一口气。
看来战争是结束了,于是维罗妮卡开口问道:“我睡了多久了?”
“您已经睡了整整三十六个小时了,导师。”梅丽莎整理了一下裙摆,在床前坐下,她并拢双腿说道:“现在已经是您昏过去之后的第三天。”
“情况怎么样?”维罗妮卡正待再问,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阵接一阵的欢呼声:“怎么了?外面发生了什么?”
“我们赢了,我们胜利了,导师!”梅丽莎兴奋地握紧双拳:“我们攻破了孔夸塔,导师,外面正在进行献俘仪式!”
“献俘仪式?”维罗妮卡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女议长立即就想要起身,结果又“哎哟”了一声,她实在是手足酸软,动不了了:“该死,我……”
“嘟呜~嘟呜~呜呜~”就在帐篷之外,雄壮的号角声接二连三地响起。
“快扶我起来!梅丽莎,我必须参加献俘仪式!”维罗妮卡赶紧说道:“去把我的那套礼服长裙拿出来!”
“是的导师,您要哪套?”亲传弟子没有任何迟疑,她跟着维罗妮卡也好多年了,深知女术士集会所目前是一个完全依附于骑士王国的组织,因此作为太阳王莱恩麾下首席女廷臣的维罗妮卡当然最好是参加献俘仪式,一则是提高和扩大自己的影响力,二是继续证明自己的不可或缺性。
“给我拿那套芦花落月清秋梧桐古典刺绣长裙,丝袜要底下盒子里的灰色天鹅绒水晶吊带长筒丝袜,鞋子给我那那双绒面蓝色尖头的系带高跟鞋。”维罗妮卡喘着气说道。
暴君的絕色妃 有錢的主
梅丽莎打开了维罗妮卡的衣柜,有些羡慕地将东西全都找了出来,师徒两人花了好几分钟才给维罗妮卡换好衣服,然后维罗妮卡被搀扶着离开了自己的帐篷。
帐篷之外,锣鼓喧嚣,人声鼎沸。
孔夸塔城破,骑士和士兵们疯狂地洗劫了城内的所有财富,包括被奥比恩蛮族人开采出来的各种珍稀魔法矿石、铁矿、银矿、金矿和许多蛮族人从别处劫掠而来的财富,其中还包括许多古圣、真言者遗留在孔夸塔没来得及带走的各种黄金雕像和魔法武器,甚至不少人找到了数千年前真言者们铸造的古圣金币,上面什么花纹都有,羽蛇神、魔蟾、巨蜥,还有人在上面看到了半神纳卡伊的大头贴。
上百张魔法卷轴从孔夸塔的地下密室中被挖掘出来,理所当然这些东西被献给了湖中仙女,女神对每个献上魔法卷轴的骑士或是士兵们报以微笑,然后安排湖神先知们回赠同等价值的各种圣物与赐福,其中有人甚至找到了一张远古古圣伟大咒法“波泰克大裂解术”的魔法卷轴,女神更是喜悦万分,她赐予了这位骑士一套全身湖神神赐伊瑟拉玛银板甲和一把被湖神之水浸透过的远古精灵符文长剑,还对他的盾牌施以强力祝福。
维罗妮卡刚从帐篷中走出来,她看见贝利亚正在审判着三个人,周围围了一大圈骑士和士兵们围观。
三个人,一个看起来是帝国平民,一个是布列塔尼亚农奴士兵,一个是一位王国骑士,他们同样被绑缚,正在受审。
铁面无私的贝利亚宣读来自太阳王莱恩和湖中仙女的旨意,在他的身后站着一名湖神先知和一位圣杯骑士,贝利亚手中拿着一卷羊皮纸,冰冷地吼道:“现在,让我们对这三个扰乱军纪,破坏法律的家伙,进行审判!”
“哦哦哦哦!”围观的不少骑士和骑士扈从们一齐叫嚣起来,士兵们也拍着手掌。
“第一位,帝国纽兰公民,汉斯-梅苏特-弗里克!”贝利亚吼道:“此人罪大恶极,在战斗中临阵脱逃,陛下宽宏大量不予追究,但此人死性不改,他趁着战场混乱之际,在大营中试图偷盗耕牛,在被人发现之后更是使用武器伤害同胞,此为不可饶恕之重罪,我宣判其死刑,立即执行!”
“死刑!死刑!死刑!”周围的人全部大吼着响应。
维罗妮卡见到这一幕皱了皱眉头,但也没说什么,在旧世界,偷盗耕牛可是一件会被判处斩首的重罪,在骑士王国如是,在帝国如是,在南方国度亦如是,因为耕牛可是重要劳动力,很多家里面没有壮丁的农民几家人也许就要靠一头耕牛养活。
临阵脱逃+偷盗耕牛+伤害同胞,判处斩首合情合理。
这个民兵临死前还在叫着:“不,你们无权审判我,我是帝国公民,你们无权审判我,我要聘请讼师,我要求上帝国巡回法庭!”
“这里是太阳王的军事法庭,先生。”贝利亚冷笑着说道:“还是你觉得我们布列塔尼亚和卡尔皇帝之间的盟约不作数?”
几个基斯勒夫翼骑兵二话不说,在贝利亚副手谢列平的带领之下将此人带了下去,刽子手手起刀落,淌血的头颅掉进了竹筐之内。
“第二位,托马斯-马丁,来自穆席隆的士兵!”贝利亚接着宣判道:“此人偷窃和抢夺同胞的缴获,隐匿不报,将战利品据为己有,处鞭刑五十。”
一位赤膊着的乌果尔壮汉上去,挥起鞭子就打,打得这个士兵皮开肉绽,当场休克,被拖了下去。
“第三位,王国骑士迪迪埃-科帕,战后酗酒、斗殴,口出狂言。”贝利亚接着审判道:“女士有令!骑士犯法,和农奴同罪,念及其英勇作战,立下军功,对科帕先生处以鞭刑三十。”
一听到湖中仙女有神谕,骑士、骑士扈从、自由民军士和农奴们一齐低声祈祷,念诵湖中仙女的圣名。
一位圣杯骑士上去亲自行刑,他甚至打得比乌果尔人还要狠,这位迪迪埃-科帕先生被打得惨叫不止,背后被抽出二十几道鞭痕、皮肉甚至被打得翻卷起来。
这个处罚众人全都无话可说,酗酒斗殴这本是比盗窃轻得多的罪名,结果身为立下军功的王国骑士老爷都吃了三十鞭。
自由民和农奴士兵们甚至纷纷觉得心里暗爽,就连阳光都明媚了几分。
“太阳王陛下和女士让我告诉大家,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没有人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贝利亚冷酷地宣布了莱恩的讲话,众人纷纷点头,见到没有犯人审判了,大家也就没了兴趣,一哄而散。
詭案追兇 摸底牌
贝利亚注意到了维罗妮卡的出现,乌果尔人其实不太愿意跟莱恩的首席女廷臣过多接触,一是避嫌,二是他跟这些女巫也确实没什么可说的,因此他只是说了一句:“女议长阁下,献俘仪式就要开始了,请尽快入座。”
“嗯。”维罗妮卡在弟子的搀扶之下点了点头。
十分钟之后,号角再起,庄重,威严的号角声传遍了整个营地,直到奥比恩的群山和沼泽之中。
如雷声般的马蹄声响起,数千蛮族俘虏被五花大绑,送进营地之中。
营地之内,士兵们沿大营两侧排成数列,庄严肃杀的老近卫军们高昂着头颅,举起自己手中的武器,圣杯骑士被在高台之下排成一排,元帅、骑士大贵族和将领们坐在高台之上,布列塔尼亚雄狮大旗、湖中仙女大旗、莱恩的鸢尾花书中剑纹章大旗在奥比恩的太阳之下熠熠生辉。
太阳王莱恩-马卡多和湖中仙女莉莉丝端坐于主位之上,美艳不可方物的女神今天穿着一套河畔雾花伊瑞斯奶油蝴蝶长裙,搭配夜空闪光超薄独角兽绒白丝连裤袜,莉莉丝面带微笑,一语不发,只是正坐挺胸,保持着自己的满满威严和神圣不可侵犯。
莱恩则是大马金刀地坐在靠背椅上,骑士王头上戴着金色的桂冠,他的白金圣杯披风猎猎作响,在他的身后,老近卫军副帅雷蒙高举着他的家族纹章大旗,而另一位掌旗官阿曼德则是高举着初代骑士王的湖中仙女战旗。
莫待春深負流光
“奥比恩之王、蛮族大军阀、葛文森家族的族长、瓦林纳海姆人的英雄,哈罗德-葛文森,被我们布列塔尼亚人抓获了!”卡拉德骄傲而自豪地步出阵列,他朝着所有人吼道:“所有人,告诉我,我们应该怎么处置这些信仰了混沌的蛮族人?”
“净化!净化!净化!”
“处决,处决,处决!”
山呼海啸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直至野兽山脉的高空。
重生軍嫂有空間 孟萱
所有蛮族俘虏包括奥比恩之王哈罗德将会被一波接一波地处决,直到被全部斩首,作为感谢纳卡伊支援的礼物,血祭给蛇神索提戈。
自此,第二次奥比恩大远征落幕,骑士道大军以伤亡13000人的代价(包括帝国纽兰军民伤亡),击败了80000的奥比恩蛮族人和前来支援的约70000人的混沌大军。
布列塔尼亚人有理由为自己的伟大功绩而骄傲,这是人类历史上有史以来第一次,在受到两面夹击和兵力处理绝对劣势之下,依然战而胜之的军事奇迹!
一场无比辉煌的史诗大捷!
帝国历2520年7月这天的献俘仪式后,太阳王之名比以往更加荣耀和璀璨夺目,他的王冠之上即将加上一颗从孔夸塔深处找到的无暇天蓝色钻石,这象征着他无敌的功勋和战绩。
从这天开始,被誉为骑士王国历史上最伟大的骑士王莱恩-马卡多的一系列称号中新增了一个响亮的名号:“奥比恩征服者”。
但献俘仪式还未结束。
一位不速之客来到了仪式现场。
“太阳王,你欠我一个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