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說

dcf3n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馬林之詩 ptt-第五百五四節:如果命運有枷鎖閲讀-eb4wy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
站在卡特堡的霍夫曼修道院前,将披风的兜帽戴起的男人看着正在打开的院门,还有院门后极为惶恐的教徒们微笑着点了点头。
像是在鼓励着他们,又像是在安慰着他们,他往后拉开了兜帽,露出了平凡的笑容:“柯林这个孩子呢。”
“柯林主教最近在教会那边主持工作,老主教荣休了……阁下,您来有什么事吗。”站在门里,做为欢迎来客的夫人脸上有些惊惶,她看着眼前的神明,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来见一位孩子,他身体很不好,时日不多了。”站在凡人面前的无名氏如此说道。
“您是说……那个叫素素的孩子?”做为修道院的管理者,这位夫人很快就从修道院里住着的孩子们之中找到了眼前神明所提到的那个孩子。
異聞筆記:我跟美女去捉鬼 農夫仙拳
“是的,是她。”神明说到这里看着这位夫人:“我能去看她吗。”
“可以,但是阁下,她的身体很不好,似乎感染了非常棘手的疫病,我们确认过,并不是纳垢的疫病,但是……她就是好不了,您能救她吗。”这位夫人眼中充满了乞求,她看着无名氏问得有些僭越。
她本以为她会得到这位仁慈的神明一个肯定的回答,她最喜欢的这个女孩会有一个幸福的未来,所以她看着他,直到看到他摇了摇头。
“能够救她的,只有她自己。”无名氏这么说道,然后像是自来熟一般走向孩子们的住所。
“阁下,您也不行吗,您是神明啊……”夫人追到一半停下了脚步,她有些茫然地转过身,看着同样茫然的侍从们:“你们怎么没有把门关起来,你们在迎接谁,冰冷的寒风吗?”
听着身后传来的抱怨声与道歉声,无名氏穿过长廊,走廊里的孩子们对他熟视无睹,只有个别灵感高的孩子往这边看了一眼。
来到走廊尽头的房间门口,无名氏推开了房门,看着房间里坐在床头,在炉火,灯光与黑猫陪伴下看着书的小孩子,他的脸上多了一丝人性化的愁容。
“素素,我来了。”
“啊,是你……看起来,我这一生又要走到尽头了,对吗。”这个女孩将额边的长发梳到了耳后,她看着无名氏露出了笑容,苍白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
她床单上的黑猫抬起头,直视着无名氏的小猫慢慢站了起来,慢慢开始炸毛,直到它的主人伸手将它抱进了怀里。
魔皇大婚-色絕天下 魅夜水草
这只小猫蜷缩进了自己主人的怀中,同时它的双眼死死盯着无名氏,随着他走过来的轨迹,一眨不眨地看着。
“素素,我想知道,你后悔吗。”无名氏站在少女的床前,世界树的根系在他身后织出了张椅子,它们的主人坐了下来,然后开口问道。
“我应该是第一千三百多少次来着?”说到这里,少女喘了两口,又咳了一声,最终她抬起头摇了摇。
“我不后悔的,无名氏,哪怕再过六个千年你来见我,也会做出这样的回答。”说完,少女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潮红,她微笑着将她自己靠到了床头的软垫子上。
“那怕每一世只能活六年,那怕每一次都会在痛苦去死去,那怕你的守护没有尽头……这样也行吗。”无名氏继续问道。
他死死地盯着眼前的少女,想要从她的嘴里获得了一个不曾听到过的全新选择。
少女用沉默做为答案,她看着这个神明的坚毅眼神同样在给予这位神明以最坚定的回答。
最终,无名氏叹息了起来,他伸出手,神圣的正能量治疗着他眼前的女孩。
后者终于满意地叹了一声。
“谢谢。”她这么说道。
“和我第一次见到你时一样,你还是那么回答了我,素素,这个世界对于你来说……就真的那么重要吗。”无名氏抚摸着眼前少女的脑袋。
“是啊,我记得在我召唤你的时候,你就这么问过我。”女孩轻轻地拂开了神明的手,她抬起头看着这位伟大的存在:“我辜负过一个人,本来说好了要与他长相厮守,本来说好了要和他一起白头到老,结果我却把他搞丢了……命运让我在大毁灭的前夕重新降生在这个世界上,也许就是为了让我有机会能够守护这颗我们曾经生存过的行星。”
提到了过去的时光,女孩的脸上多了一丝缅怀,更多了一些遗憾。
“你知道吗,无名氏阁下,每当我恢复记忆,我都在看着这个世界变得很好,因为一开始的时候,我只能在山洞里出生,然后在山洞里死去,我曾经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怀疑着文明是否还会有重燃的一天……直到有一次,我出生在木屋里。”
“我记得,那是差不多六个千年前了,你那一次在东部人类世界,泰南帝国的核心地带降生。”无名氏看着眼前的少女,他在持续地治疗眼前的少女,努力维持着她的身体:“我记得那一次,我来送别你的时候,你在你那一世的家人的环绕中离世,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你哭的样子。”
“因为高兴啊,我的牺牲有了收获,我的努力没的白废,这个世界中的生命依然在努力自救……这其中也许就会有他的后代,这么一想的话,我就开心,因为我守护住了他的孩子们,虽然我失约了,但我……但我依然爱着他。”女孩说到这里,看着眼中的神明:“你为什么老是想让我放弃。”
“因为……你一直守着誓约,我就没办法大刀阔斧地改变这个世界。”无名氏这么回答道。
“不要说得好像是堕落一样啊,阁下,您是此世之善,我拼尽全力召唤了你,就希望你能够保护这个世界的。”女孩说到这里,又沉默了起来。
整个房间里,只有无名氏治疗她时手中的正能量在发着光——炉火已经完全被这柔和与神圣的光芒所掩盖。
“我差不多还有半天的时间,对吧。”
“准确来说,还有半个小时,我的治疗能够让你的身体好转,但是誓约不容破弃,你最终还是会死的。”
来自无名氏的答案让这个女孩苦笑了起来,她一边抚摸着小猫,一边看着眼前的神明开口问道:“我如果放弃了誓言,是不是下一次轮回时,我就能够重活一世,但是会失去我之前所保有的所有记忆,对吗。”
“并不,你的灵魂会灰飞烟灭,你将会面对真正的永恒,但至少你自由了,我也自由了。”无名氏说到这里笑了笑:“我知道你为什么不想放弃,因为你想永远记着他,对吗。”
“是啊,只要我不放弃,我就可以永远记住他,永远记住一万年前的那段短暂时光,永远。”说到这里,女孩看向怀里的小黑猫:“我到现在还记得他的名字,我们在同一个孤儿院认识,一起长大,一起看电影,一起吃第一顿饭,那个时候我们没钱,两个人吃一个苹果,都能很开心……那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有着同样的喜怒哀乐的两个人约好了要一起走完人生的道路。”
她怀中的小黑猫喵喵叫了几声,然后起身,趴到了她的胸口。
“我听你提起过他一千三百三十九次了,每一次我来送你的时候,你总要提到他,但是你总是不说的他是谁,叫什么。”无名氏完成了治疗,他看着眼前的女孩微笑着说道。
而名叫素素的女孩抚摸着怀里的小猫摇了摇头:“一个万年了……他的名字还有意义吗,也许他和他的家族都已经被时间的长河所淹没,亡潮一次又一次的洗涤着这个世界,人类文明在风雨中飘摇……”
无名氏沉默着,直到他听着这个女孩的自言自语中的提到了一个名字。
“马林……他叫马林。”女孩提到了这个名字,这一次,她眼窝中的眼泪再也无法被藏住一般地落在了胸前。
无名氏微微摇头,他叹了一声:“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吗。”
“是啊,我没能守住与他的誓言,所以我在再一次醒来之后,就一直想要找到他的后代,但是大毁灭来了,我意外得获得了超凡能力,原本我可以用这种能力找到他,但是……我觉得比起浪费这样的能力去找到他,还不如……做一点更伟大的事情,所以我召唤了你,最善的神明无名氏,我用我的灵魂做为代价请求你挽救这个世界,我不知道那些邪神有多么强大,在那个时候我唯一能够相信的就是你……现在看起来,你守住了与我的誓言,谢谢你。”
“你不需要谢我,不过我一直很好奇,你说的那个马林,是不是个子有些高,看起来很木讷,脾气软弱,但是脑筋又很死板,很少会真的生气,但是凶起来的时候总是喜欢耷拉眉头把对手往死里打的一个家伙。”无名氏微笑着问道。
这个问题让女孩笑了起来,笑够了,她有些无奈地喘了几声:“阁下,不要从我的脑海里偷到答案啊。”
“我真的见过他。”无名氏笑了起来:“那是一个很矛盾的家伙,你想见他吗。”
女孩沉默了一会儿,最终摇了摇头:“不需要了,我不想见他。”
“为什么,你们好不容易有机会见上一面。”无名氏看着这个女孩,仿佛像是第一次见到她的倔强和别扭。
“我怕我见了他,就不想死了……我怕我见了他,却认不出是他。”说到这里,这个女孩露出了一个苦涩的笑容:“对了……他也转世了吗?”
“可以这么说,你真的不想见到他吗。”无名氏看着这个女孩,期待着她的答案。
在她的沉默中,他扭过头,看到房门正在被打开。
皇上,有種單挑本宮?
………………
悍妻當國
马林推开了房门,在北方战事正紧的时候,他原是不想回到南方的,但是柯林那边说,他们这儿有一个奇怪的重病孩子,有着无论如何都无法治愈的疾病,看起来人都快不行了,但是她一直都想见一见教会中的大英雄马林阁下。
出于对孩子的怜悯,马林过来了,推开门的时候,看到的是坐在床头,在炉火,灯光与黑猫陪伴下流着泪的小孩子。
金色的长发,尖尖的耳朵,有着明显的精灵血统,但是她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
房间里有着明显的正能量留存,应该是之前的治疗师来过并留下来存在痕迹吧。
想到这里,马林微笑着走到她的面前:“你叫,孩子,我是马林·盖亚特,你想见我,所以我现在来到你面前了。”
马林拉过一张椅子,坐到了这个女孩的床前。
她愣愣地看着马林,既没有见到明星时的尖叫,也没有见到传奇时的激动。
这让马林更为伤感,这个孩子,难道是失明了吗?还是说她失聪了吗,以至于听到马森说的这一切都没有任何反应。
狼暴 幽州白菜
“你说你想见我,对吗。”马林又一次开了口,而这一次,这个女孩笑了起来。
她看起来开心极了,她努力安抚着怀中的小猫,同时向着马林点了点头:“是的,我……我一直都想见你一面,今天,今天终于能够如愿以偿了。”
她说着说着哭了起来,不是那种很大声的哭泣,而是就那么笑着流泪。
这让马林更为心痛,这个孩子看起来只有五岁不到,非常瘦小,手臂上的皮肤因为没有肌肉甚至都已经起皱了,如果不是听说她是六岁,马林真的很难想象这个小丁点已经有六岁。
他伸出手,抚摸着她的脑袋:“别哭,我这不是来了吗,我可是大英雄,听说你生病从来没有哭过,你也是大英雄啊。”
这个孩子点了点头,她伸手,抓住了马林的手指,根本没有力量,但是马林还是听任着她。
最终,这个孩子将他怀里的小猫抱了起来,然后放到了马林的手里。
“帮我照顾好苏菲,好不好。”她这么问道。
声音很哑,应该是长期生病造成的,这让马林原本想要拒绝的话语到最后还是没能说出口。
这个孩子已经明白自己的时日无多,她想将她的小宠物托付给可靠的人,而马林·盖亚特这样的大英雄,一定会是最值得托付的可靠之人吧。
“交给我吧。”马林抱住了小猫。
“谢谢……谢谢你,马林。”这个孩子看着马林抱住小猫,露出了喜悦的笑容。
这个孩子在微笑中渐渐地呼吸渐急,像是完成了最后的心愿,她倒在了床上,马林伸出手想要给她治疗,却发现她已经超线,神圣的正能量无法再给她最后的关怀。
“我……我有点冷……”这个孩子说了这么句话。
马林伸手,将她抱住。
不知道为什么,马林的眼角有泪水涌出,像是回忆起了什么一样,他将小猫放到了她的怀里,然后用双手将他抱在怀里。
“我在这里。”
马林这么回答道,直到怀中的女孩不再有喘息,这才松开双手,扶着她靠在床头的大枕头上。
“晚安,孩子。”
抹去她眼角的泪水,马林起身,将小黑猫抱到了自己的怀里。
他走向房门,在推开门的时候,马林转身最后看了这个孩子一眼。
然后在叹息声中关上了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