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異小說

206t6人氣玄幻小說 《人間苦》-第1287章 身體最重要讀書-lwx9l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蔡根虽然身体上不能动了,好似昏迷一般。
但还有一丝意识残留,恍惚听到了二柱子的毛遂自荐。
真怕身边人被他忽悠了,竭尽最后一丝力气,抓住了水哥的裤脚,宁死也不想松开。
办完这最后一件事,蔡根开始神游了。
因为不是第一次,所以还算熟悉套路。
邪面
再次来到了那个充满大山大海的空间。
这次,蔡根所占之地,满眼都是黑色的泥浆,还很粘稠。
好似原油泼洒过一般,整座大山都被黑色笼罩。
怎么看,都有股不爽利的粘腻之感,而且很是压抑。
抬头看向旁边,那座火焰山还在熊熊燃烧,对自己这边视而不见。
多么希望,借点火,把这座山也给点上啊,烧干净了,也就利索了。
刚想朝着燧人氏求助,身边突然出现一个水人。
慢慢凝固身形,竟然是共康惠。
“呀,惠哥,你咋在这呢?
萬界降臨 紫青都帥
还欠你个仁心呢,你在就跑了呢?”
共康惠见到蔡根,二话不说就是一顿眼炮。
都市劍說
蔡根本来就没有共康惠高大,更没有人家的速度,所以这顿眼炮啊,躲无可躲。
九尾男狐 漠漣
也不知道目前的自己算是啥状态,反正被打以后,很疼,眼睛都花了。
“不是,你啥意思啊?
自己非要进来,后悔了也不至于动手啊?
都是体面人,咱们讲讲道理行不行?”
共康惠晃着自己的水蛇腰,无论前进和后退,异常敏捷。
那大拳头,就是不离蔡根的脸。
“还体面人,跟人沾边的事儿,你是一件也不干啊。
还讲道理,好,咱们就讲讲道理。”
自己说讲道理感觉没啥。
但是被共康惠一说,蔡根突然想起一件事。
上次做梦,好像就有人说过讲道理的本质。
拳头大就是道理,从来不是讲出来的。
就像现在,自己在共康惠手下,毫无招架之力。
即使自己有道理,也站不住脚吧。
哎,看样这一劫,比上次要艰难多了。
蔡根不断的鼓励自己,天将降大任,必先遭罪。
上次,人没遭罪,钱遭罪了。
所以整出个火焰甲,也没啥实际用处。
这次如果人遭罪,希望对自己的实力,能有更大的提升。
“惠哥,你说啥就是啥,你说啥都有道理。
咱们能不能先停手,你也打不死我,有必要吗?”
“有,我解气。
不打你一顿,我得后悔一辈子。
以后你成了苦神,我想打你,也打不过。”
嗯,说的还真没毛病呢。
安眠
趁人之危说得这么理直气壮,果然是祖巫,顶到头了。
蔡根觉得,自己无奈了。
也不再闪躲,原地一站。
但是想要打我发泄,想得美。
我要是随了你的心意,我就白窝囊这么多年。
“好,你打吧,打不死我,你是我孙子。
“爷爷我叫一下疼,算是你不够孝顺。”
“好,打的好。”
“再来,孙子,使点劲。”
“乖,爷爷我没白疼你。”
“加把劲,没吃饭啊?”
“要不你别动,我来动。”
重生紈絝子 千棵樹
“对,把拳头摆好,我来了。”
“……”
终于,在蔡根的主动配合下,共康惠觉得,索然无味了。
发泄,报仇,解恨,无论什么情绪的宣泄,都是需要反馈的。
无论是跪地求饶,还是承认错误,哪怕是赌咒起誓,也算是个积极地反应。
蔡根的反应,实在让人提不起兴趣来。
突然停下了手,共康惠点上了一颗烟。
指着脚下的黑色大山,开始了数落。
“蔡根啊,蔡根,你知道我为啥打你吗?”
蔡根给自己的情绪建设很到位。
一时间还没有拐过弯来,突然停止被打,有点不太适应。
“孙子打爷爷,需要理由吗?
只要你够孝顺,爷爷随时奉陪。”
共康惠气的烟头差点没塞嘴里,可是忍住了。
“你行了,我打你过手瘾,你挨打过嘴瘾。
还真不吃亏呢,死占便宜的货,跟你前任一样。”
骂你两句就算占便宜吗?
你要是不甘心,咱们可以换换啊?
感受着脸上的疼痛…
不,蔡根现在都感觉不到脸在哪里了,完全被打得失去知觉了。
嗯,这样也好,接下来无论自己说啥,都不怕丢脸。
“真的不打了吗?
那给我颗烟抽。”
共康惠没有给蔡根烟,而是开始了准备好的措辞。
“你还抽,还抽,才多大岁数啊?
咋把自己的肺子造成这样啊?
你看看脚下,这就是你烟熏火燎的肺,都被烟油腻住了。
还有心思抽烟呢?
你跟我说说,到底有多少难事啊?
你需要抽这么多烟解愁?
怎么就没有一点自制力呢?
身体完蛋了,毛都没有了,啥事都不赶趟了。”
蔡根其实也没咋意外。
異世之古武修魔 南天
異界重生:絕色逍遙仙 花似錦
有了上次肝癌的经验,这次由于窒息昏迷,肯定是肺子的问题。
如果上医院检查,肯定是肺癌晚期啥的,没跑。
共康惠说的是好话,蔡根无法反驳。
那么到底有多少难事呢?
需要依靠这种自我毁灭的方式来解压呢?
真的到了这一步,好像啥难事,都没有身体重要了呢?
蔡根好像突然想通了,身体垮了,啥事都跟你没啥关系了。
无论你有多少不甘,有多少迷恋,有多少遗憾,都没关系了。
可能,不站在这个角度,逼到这个恳节,一般人也想不了这么明白吧。
自己终究也只是个俗人啊,并不是那种天生大智慧大毅力大悟性的狠人。
我的絕色校花女友
“哎呀,惠哥。
你这就是上帝视角,理中客,一点也不客观。
沉浸在人间俗世,有几个能想这么明白?
即使能想明白,还不是浑浑噩噩,随波逐流,得过且过。”
无力的解释一句,蔡根突然感觉不对劲。
有因必有果,不能割裂的看啊。
自己是抽了不少烟,喝了不少酒,也没有个健康的生活习惯。
藥香美人心
可是,诱因是仁心啊。
虽然不良嗜好算是定时炸弹,但是四十岁炸,还是八十岁炸,有本质区别好不?
“靠,惠哥,你别忽悠我。
还不是为了给你族人一个归宿?
发了一百多个仁心,才把我干躺的?
你在这恨我不争,有点得了便宜卖乖,没良心吧?”
被蔡根一语点破,共康惠难得在脸上出现一丝尴尬。
这小子果真是不好忽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