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exci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璀璨王牌笔趣-第兩千一百零一章 三高戰之他們的驕傲鑒賞-orvm6

璀璨王牌
小說推薦璀璨王牌
“跑者起跑!?打者出棒了!噢噢!轰出去了!青道游击手仓持君虽然反应很快的扑向小球,但是仅是球套边缘蹭到小球,无法拦截下来的小球,直接弹射到更为深远的左外野草坪之上,完美的打带跑战术,刺激的攻垒战术,一垒跑者强行登上三垒,无人出局,一三垒有人!在继第二局得分以后,第五局上半,市大三高又是迎来了自家队伍绝佳的得分机会!!!”
“三高!三高!三高!”
“不是吧!?这都可以的么?”
“刚刚那一球投的不算差啊,这都可以轰出去吗?”
“差一点就接住了啊,可惜!”
“如果接住,那凭借着青道二游的默契,就是双杀了啊。”
“三高的攻击,太犀利了吧!”
“青道会在这里换投吗!?”
“暴君殿下会登场吗!?”
神經漫遊者
一下子又是跌入到逆境里的攻防局面,这所直接丧失掉的攻防主导权,所聚焦的核心问题,在看台之上的观众们一片惊呼时刻,球场之上,一垒板凳席里的青道选手们表情就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包括那在板凳席前侧位置上的片冈监督表情同样变得极度肃穆起来,本场比赛开战以来,片冈监督第一次出现了犹豫的情绪,换投?还是说让降谷继续投?
必须要说,这是一个极其考验总教练的时刻。
而也仅仅就是在那一秒。
片冈监督便是在内心里摇了摇头,坚定了自己的念头。
‘不能换投!!’
这个局面。
哪怕是换上茂野信。
你也无法说百分百确保不丢分。
而若是茂野继投登场,反而丢分的话。
对于青道高中的整体气势打击是极其恐怖的一件事情。
即使要换投。
也一定要让这一局结束之后。
况且接下来是要轮到第八棒,身为投手——天久光圣的打席。
这个出局数。
只要可以斩获下来。
青道高中在这一局里的攻防节奏就还有翻转的余地!
而一旁的落合博光看到片冈监督的表情细节便是知道自家这位总教练的决定,当下时刻,落合博光也是在内心里暗暗点了点头,自家这位总教练虽然说很年轻,但是在局势的判断和个人的果决性上是不会输给任何一所高校名门,眼前这个局势,是绝对不适合进行投手更换的,特别是自家王牌大人一旦登场,要考虑的风险和收益问题,于整个天坪上进行衡量,是谁都无法把握的局面。
此时此刻。
重回二零零五 獨釣長江雪
自家队伍要做的便是选择相信球场之上的自家选手们。
也是短短的几秒钟里。
在察觉到一垒板凳席里没有丝毫多余动静时刻。
看台上的那些普通观众们都是个个带着惊诧的表情,有且仅有少部分明眼观众即是点了点头,也是眉头轻皱起来。
换投有换投的风险。
但不换投。
同样要面临不换投的风险。
这实则是一个两难的局面。
“第八棒,投手,天久君。”
而于三垒板凳席里。
田原监督看着球场之上的局势,那所轻轻比划出来的手势暗号。
“是,监督!”
那从打击准备区里缓缓站立而起的天久嘴角也是噙着一丝淡淡笑意。
“居然还忍得住不登场吗?暴君殿下?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啊!”
余光所瞟了一眼左外野方向。
天久的瞳孔里浮现出一缕凌厉的寒芒之际,随后便是大踏步走上了打击区。
正面而立的身影。
“轰出去吧!天久!”
“一定要压制下来啊!降谷!”
“一本集中,王牌大人。”
“降谷!相信自己啊!进攻到底吧!”
“冲啊!市大三高!”
“青道,青道,青道!”
两侧板凳席里,还有球场之上的两队选手们都是各自为自家投手高声应援道。
蹲捕于本垒之上的御幸,那彻底紧绷起来的内心,但表面上还是一副放松的姿态。
“不要紧,降谷!只是三垒有人而已,放快一点,板凳席里没有任何动静,这正是监督对你的信任,这一局是交给你的一局!用你的力量来压制住他们吧!”
御幸那直接展开的双臂,目光炯炯的看向投手丘之上的降谷。
“是,御幸前辈!”
所注意到的视线。
降谷这明显可以感应到的氛围变化。
他已经不是去年那个菜鸟新生了。
降谷一样很清楚面前的局势对自家队伍而言意味着什么。
讲道理。
在被敲出第二支安打,跑者强行登上三垒那一刻。
降谷都做好自己会被换下场的准备了。
但没有想到自家板凳席里居然没有动静。
这样的一种行为。
就是在无声的表示信赖。
降谷那用力攥紧起来的右手,于内心深处里涌动出了无限的力量。
这一局一定要压制下来!
这是自家监督相信自己,所交予自己的最后一局!
降谷深吸一口气,那微躬的身躯彻底紧绷而起,于静谧之中,那将欲爆发而出的所有力量。
“嚯嚯!真是不错的眼神啊!豪腕后辈!但是,这一次打席!我绝对不会让你轻易通过的啊!”
投手之间,那所对上的视线,径直迸发出来的火花。
打造娛樂王朝
底下位置处。
天久那同样用力攥紧的掌心,带着一抹十分凌厉的眼神看向降谷的位置。
“playball!!”
高亢的喊声。
严峻的局势。
“第一球!”
所做好的一切的准备。
在御幸摆定好球套,比划出首球暗号的那一刻。
高点之上。
降谷深吸一口气,余光所瞥见的任意位置。
侧下之处。
“轰!”
感受着那凝聚于掌心之上的力量。
前踏的步伐。
用力摆动而出的臂膀。
“咻!”
闪烁的弧线。
迅猛驾临本垒高空角度。
“内角球!”
所直接贴入进来的小球。
“!!”
一瞬间的判断。
天久那迅速挥舞出去的球棒。
“唰!”
却是在空中偏差而过。
“咚!”
那所没入进去的小球。
耳边所响起的剧烈响声。
感受着那森冷的球锋。
令天久的表情愈发冷峻的同时。
“好球!!”
主审裁判的裁定话语也是高亢落下!
“首球,犀利的内角直球,哪怕是在三垒有人的情况下,青道高中投捕仍然保持着大胆进攻的态势,直接强压而下的进攻性直球,打者天久君出棒空挥,一好球!”
勇猛的攻击。
这没有任何怯弱的投球姿态。
不要说看台之上的一般观众。
那在左外野方位上的茂野也是暗暗点了点头。
越是这种情况下,就越是不能够怂。
一定要刚猛一点。
特别这还是下位打线。
‘一定要顶住啊,降谷!你和泽村的王牌之争,这才是真正的竞争点啊!’
茂野看着那投手丘之上的降谷在内心里暗暗想着。
于这一世里的茂野。
和前世的自己不同。
不管是降谷还是泽村都是茂野认为非常可靠的后辈。
二人谁担任王牌。
茂野都觉得可以理解。
这场半决赛。
自己没有登场。
一则是为了决赛考虑。
二则也是为了双投考虑。
真正的王牌。
是一定要能够顶住压力的存在。
市大三高是一支非常强大的队伍。
这里更是半决赛!
是降谷和泽村用来证明自己的最佳舞台。
“降谷!进攻!进攻!不要在气势上认输啊!总之,一定要攻击啊!”
那在一垒板凳席前侧位置上的泽村也是按着面前的栏杆,非常有气势的冲着降谷方向高声喊道。
是惺惺相惜的竞争对手。
更是需要相互扶持的同届队友。
耳畔所响起的各种声援。
还有那最为熟悉的洪亮嗓门。
高点之上。
“嗯!”
降谷那绷紧的面容。
“第二球!”
入目之处。
所看到的那一片场景。
“来吧!降谷!”
御幸那径直摆定在中央位置上的球套。
“是!”
侧前之际。
“轰!”
那便是倾尽自己全力所舞动而出的臂膀。
“咻!”
脱手而出的小球。
跳动的电光。
飞闪之际。
径直耀现的极影。
“轰!”
刹那间。
那猛然迫入进本垒上空的小球。
“!!”
满是光华的场景。
“来了!”
片刻之间。
所需要作出的决断。
“唰!”
打击区之上。
天久那瞳孔里所流露出来的一缕凌厉之色。
“不要小瞧我啊!小鬼头!”
那彻底调动起来的力量。
迅猛摆动而出的金属球棒。
侧上位置。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人生 黃杉公子
“乓!!”
交错的弧线。
重重而响的轰鸣声。
那极致传递而来的重压
“魂淡!”
天久那紧咬的下嘴唇。
下压之际。
“轰!”
那所炸裂开来的尖锐响声。
“嗖!”
绽放之际。
所径直倒飞出去的小球。
“砰!”
那极致瞄准的右侧位置。
重重砸在地表之上的球影。
“噢噢噢噢!?拉打出去了!?”
“右侧位置!?”
“跑者起跑了!?”
“这会成功吗!?”
“春市!”
弹射的小球。
飞奔的人影。
内野之上。
重生之動漫全才 斂鋒
这瞬间是乱成一锅粥一般的攻防场景。
“哒哒哒哒哒哒哒!”
这不算是非常迅猛的一击。
但这明显算是足够刁钻的打击位置。
小凑春市的飞奔速度已经非常之快。
那所拦截下来的正面轨迹。
然而!
意外再次发生。
弹射的球影。
地表上的细微尘土颗粒。
那所产生的微妙撞击。
所发生的致命不规则变化。
“什么!?”
原本的正向方位。
却是在不到零点一秒的时间里发生的折射变化。
“不好!”
来不及改变待球姿势的春市,只能是咬紧牙关,朝着小球弹射弧线的方位飞扑过去。
临空飞接。
“啪!”
在那十分惊险而又刺激的角度之上。
强行将这一球给拦截了小球。
只是这个角度,这个姿势,已经是不太可能朝着本垒方向传球了,强行要传的话,临空态势,春市在很难施力的情况下,甚至可能出现小球仍不到本垒的尴尬局面。
巫山雲雨記
转瞬即逝的战机。
“二垒!”
还有那本垒之上所响起的喊声。
一定要在最短时间里做出的判断。
束縛東 eru
掏出的小球。
春市单手一甩之下。
朝着身后位置甩射过去。
已经是极具默契赶到二垒之上的仓持。
“啪”
险而又险的在那一垒跑者高见紧逼到二垒之前,以着微妙的差距封杀了高见。
与此同时。
几乎就是仓持甩臂将小球扔向一垒那一刻。
“哒!”
本垒之上。
安达的脚步已经是稳稳踩在了本垒位置上。
“咻!”
“啪!”
“出局!”
“双杀!”
虽然说是二游再次出色的配合表现拿下了打者和一垒跑者的双杀出局数!
但这无法阻止的攻击。
还是让三垒之上的安达顺利返回本垒。
你有罪:詭案現場鑒證 劉真
“安全上垒!”
这所落下的裁定话语。
“噢噢噢噢!Nice!”
“哈哈,第二分!跑的漂亮啊,安达。”
“运气真不错啊!王牌大人!”
“光圣!这一击就算你打得不错了啊!”
“三高!三高!三高!”
被拿下双杀出局数固然是有些可惜,但这一样是实现的战术目标,直接翻现出来的‘1’数值。
第五局上半,市大三高这所追加的得分。
让分差扩大到两分地步。
三垒板凳席里的三高选手们也是在这一刻高声欢呼起来。
名门之争。
一分都会成为关键。
更加不要说这已经是两分领先!
面对着王者青道这样一支夏季最大卫冕冠军队伍。
三高可以在五局里取得这样的领先优势。
选手们没有理由不感到振奋、喜悦!
至尊狂帝系統 沒水的西瓜
而与此对应的则是青道高中这边,看到分差进一步扩大,情绪自然是变得更加沉重起来。
但好歹还是拿到两个出局数。
这已经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
两个出局数换取一分。
硬要说的话。
这波,青道高中也不算亏。
毕竟这可是无人出局,一三垒有人的局面。
现在的话。
“降谷,已经是二出局了!垒上没人!还有一个,直接拿下来!”
本垒之上。
御幸举起自己的右手,那所伸出的两根手指,声音极其洪亮的如此说道。
“是!”
降谷右手按在自己的帽檐上,深吸一口气,重重点了点头!
青道可以接受的局面。
三高是更加开心的局势。
只是这两分差距还是显而易见摆在青道面前的最大问题。
接下来是一定不可以再次出现意外的时刻。
“第九棒,二垒手,宫本君。”
二人出局,垒上无人。
所迎来的第九棒打者。
稳稳控制下来的局面。
“咻”
“唰”
“咚!!”
“好球!”
爆发到极致的力量。
“咻”
“唰”
“乓!!”
“砰”
“界外!”
用着最生猛的投球。
所强行压制下来的场景。
“咚!”
在追逼之后。
直接利用折角球路。
“好球,打者出局!”
斩获了宫本的三振出局数。
“三出局,攻守交换!”
这所终结下来的攻势。
降谷也是没有允许市大三高进一步扩大队伍的领先幅度。
将局势控制在了青道高中勉强还可以接受的程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