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46zvs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撿到一隻始皇帝 ptt-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只是個卑鄙的小人熱推-n5yac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
项先的询问,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所有人都看向了马服君,他们无法理解,秦人怎么会在楚国内如此大力的宣传马服君的思想,也不知道秦人为什么忽然就改变了对占领地区的策略。或许是想到了什么,赵括的门客们停止了饮酒,悄悄围在了赵括的周围,警惕的看着周围的众人,赵傅和幸坐在了赵括的左右方,显然,只要有人想要对赵括不利,他们是要杀人的。
而狄微笑着,他坐在了项先的身边,他靠拢的很近,脸上满是笑容,双眼却紧紧盯着项先。
赵括却还在思索着项先的话,秦人真的在施行自己的思想?这让他有些惊讶,他知道自己身边有着秦人的奸细,秦人在这方面,做的比任何一个国家都要出色,他们有着最出色的户籍制度,将国内的百姓牢牢的拴住,首先,他们是有着户籍官吏,类似后世的户口本,记录了户主,以及他的妻,子,家臣等信息。
除此之外,秦国的每个百姓,都有属于自己的身份信息,上面详细的记载了姓名,年龄,身高,住所,职业等信息,想要派遣奸细进入秦国,是非常困难的事情,而秦国的亭长,也负责盘查奸细,可以说,在谍战方面,秦国俨然就是专家。可是在其他诸侯国,就是连一个县里百姓的具体数量都难以计算,想要混进去,易如反掌…
赵括并没有在意自己身边的那些秦人奸细,甚至,他的弟子里就有秦人…赵括看了一眼身边的杨端和,果然,杨端和如今异常的兴奋,听到项先怀疑赵括投秦,他几乎是要笑出声来,像老师这样的贤才,不去秦国怎么能行呢?赵括与秦国的联系,也只是与秦王的书信往来,只是,这马服书又是什么情况?
看到赵括许久都没有回答项先的质问,气氛渐渐变得诡异起来,韩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马服君投秦,这绝对是让他难以接受的结果,是足以让他惊惧的结果,这些天来,接受了马服君教育的他,显然是将马服君当作了申不害学说的继承者,将他当作如今天下的大贤,这样的大贤若是投奔了秦国,那韩国还有活路嘛?
赵括还是看向了项先,他说道:“我并没有投效秦国。”,众人听到赵括的言语,这才松了一口气,那种紧张的氛围也顿时消散,门客们再次笑了起来,除了赵傅与幸,其余人也都拉开了身子,不再围在赵括的身边。赵括看着面前的项先,说道:“我所说的道理,是拯救天下的办法,以百姓为本,施行仁义的制度,不去杀害其他国家的百姓。”
豪門小俏妻 清馨小璇兒
“听从我学说的国家,一定会因为这一点而强盛起来,违背我的学说的国家,再强盛也一定会在短时间内灭亡,我所说的施行仁义的制度,是减轻百姓的赋税,不会频繁的让他们苦于徭役,是因为百姓就是国家重要的组成,百姓的利益,也就成为了国家的礼仪,我说的不是孔子要讲的牺牲,也不是杨子的利己。”
“君王不是要为国家牺牲自己的利益,也不是要君王只重视自己的利益,君王的仰仗是他的国家,国家强盛的时候,君王的命令能够传递到各地,而国家衰弱,君王也只能削减自己的爵位,不敢强势起来,国家灭亡的时候,君王与农夫又有什么区别呢?都是国家被灭亡的可怜人而已。”
“故而,这不是牺牲也不是利己,是以百姓的利益为重,是以国家的利益为重,认可国家是由百姓所构成的…”
“在周天子强势的时候,天下很少会频繁的爆发战争,这是因为天下只有一位天子,诸国都听从他的命令。如今的战乱,持续了太久,也死了太多的人,想要结束战争,没有别的办法,只有战争,我不觉得人人互相亲爱,就能结束战乱,我也不觉得恢复古代的礼仪,就能结束战乱。当战争不断的继续,天下只有一个君王的时候,这种无休止的内战才能结束。”
“我所知道的战争,同一个民族的战争是不会有侵略者存在的,这是属于统一战争。只有另外一种文明想要兼并另外的地区,这才是入侵者与反入侵者的战争,可是我将秦国视为入侵者的原因,是因为秦国的意图并不是统一,他也不将其他国家的百姓当作是自己的百姓,他是将其他人当作被征服者,随意的践踏他们。”
这是赵括第一次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了自己的大一统思想,在之前,哪怕是面对自己的弟子们,他也只是委婉的说出七国一体的思想,就是希望自己的学说能够起到一点的作用,能减少一些统一战争里的流血牺牲,他之所以不说出大一统的思想,主要还是担心自己的这些弟子们回到自己的国家,就开始叫嚣着大一统,让战争变得更加激烈。
可是如今,他已经不担心了,秦国在散布马服书的时候,就已经完全的暴露了自己的意图,我们老秦人不跟二三子玩争霸兼并的游戏了,我们就是要统一!
赵括也就不再藏着掖着,比起让秦国来推广有可能被他理解错的大一统思想,倒不如让自己来堂堂正正的为众人讲述,赵括继续说着自己的学说,门客们是不太能听得懂的,而能够听得懂他的学说的那些弟子们,此刻皆是目瞪口呆,他们一直都在听着韩非含蓄的说着老师是想要拯救天下。
如今的显学,是属于三分天下,儒家,墨家,以及道家…或者说,是道家的杨朱学派。孟子曾无奈的说,当今的学问,杨朱学派与墨家平分,孟子非常的厌恶这两个学说,说他们是无君无父的禽兽。在后来,儒家也渐渐兴起,到如今,杨朱学派渐渐不行了,儒家与墨家还是比较强势,而赵括知道,再过上一段时日,墨家和儒家也会衰亡,法家就开始强盛起来。
摸棺詭談
如今的法家,并不强盛,主要就是因为…某个口吃的法家大佬还没有出山。
而显赫的三家,都有一套拯救天下的办法。儒家的办法是恢复古时的礼制,让群雄服从周天子,当然,如今这是不可能了,于是乎,又出现了孟子的民本思想,让君王把心思放在百姓的身上,不要老是想着去攻打其他国家。
而墨家拯救天下的办法,兼爱非攻,就是大家都别打仗了,把彼此当兄弟姐妹不好吗?
我的25歲契約嬌妻
腹黑媽咪呆萌寶(邪毒娘親乖萌寶)
陪睡的女人 千草
乍一看,墨家的兼爱与儒家的仁爱很相似,实际上,这两家的弟子遇到了,一定是一场生死斗。墨家的兼爱是毫无条件的爱所有人,儒家的仁爱是建立在对亲人,随后是对乡人,再是到国人的逐渐提升的爱。就例举一个最简单的问题,我跟你妈同时掉进…咳咳,不对,是一个陌生人和您的母亲同时掉进河里,您会救谁呢?
儒家肯定是不假思索,要救母亲。最爱父母,再爱兄弟,最后才能爱其他人。可是墨家,肯定就要思索很久了,因为墨家的兼爱,是一种极端的爱,是要爱所有人,陌生人与母亲,是一样重要的。因此孟子骂墨家,说他们是没有父母的禽兽,连父母都不爱,还想着要爱天下人??
如今赵括提出的七国一体,看似与墨家相似,却又完全不同,赵括的理论出发点是七国都是兄弟姐妹,他国的老者也是他人的父母,这爱还是建立在亲情,乡情之上的,而不是无缘无故的就要爱所有人。
杨朱学派当然也有拯救天下的办法,那就是…不爱天下人,只爱你自己。这个学派的精髓就是,把其他人都当作陌生人来对待,管好你自己。这样一来,自然就不会有战争,人人不损一毫,则无尧舜,人人不利天下,则无桀纣。
而如今,赵括又提出了一个新的大一统思想,这个思想,儒家也有过,不过儒家的大一统是要恢复古时的统治制度,尊王攘夷,诸侯共尊周天子,停止战乱,一起对付外面的敌人。赵括的大一统要更加激进一些,天下只尊一个王,再也没有其他的王,在这个王的带领下守卫自己的国土。
这…是后来法家想要拯救天下的办法,可以说赵括是当着提出这个思想的人的面提前说出了他的理论,不过,他的学说与韩非的学说也有不同的地方,韩非的大一统,依旧没有改变大一统国家与被统一百姓之间的关系,或许他还没有来得及提出,就已经死在了牢狱里。
听到老师真的有拯救天下的办法,弟子们的喜悦是无法言语的,无论他们是否认可老师的这种思想,无论这种思想会对他们的国家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可是,这也是多出了一条可以拯救天下的道路,战争,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喜爱的,除却秦国那种以战争为根本的国家,这些贵族少年们,大多还是厌恶战争的。
他们的亲人,很多都是死在了战争里,而那些出身不高的人,对战争的理解就更深了,那是人类最大的灾难,对人的伤害超出了旱涝蝗虫等灾害。
冷面醫生的狐貍小姐
而更多人却注意到,老师所说的办法…似乎行得通?儒家的尊王显然是不可能实现的,墨家的兼爱…杨朱的利己…这些都是追求,虽然也有很多人在贯彻这些道路,只是终点似乎太远太远,而赵括所说的大一统,虽然也有些不切实际,可是,好像是有可行性的,比起让国君们臣服于周天子,比起让国君们彼此相爱…嗯..还是让一个国家来灭亡其他国家是最容易的。
在当今,对于大一统,触及最深的,可能就是荀子。作为第一个去了秦国并且非常认可秦国制度的儒家学派的圣贤,荀子的心里,或许也是隐约将儒家的尊王攘夷,变成了自己所理解的尊王…故而,他教出了两个想要一统天下的学者,这两位学者都非常的痛恨儒家,从不停止对儒家的谩骂,可实际上对荀子又非常的尊重。
跟弟子们的欣喜不同,项先的脸色变得无比的苍白,他原先一直都是将赵括当作墨家学派的继承者,兼爱非攻,故而秦国进攻韩国,他会立刻带着人来救援,可是他如今发现,他想错了,赵括并不是墨家,甚至,他跟墨家这是完全对立的,他不是要停止战乱,而是要通过战争来结束战乱。
赵括也说出了自己为什么屡次阻止秦国的意图,那是因为,秦国并不将其他国家的百姓当作是自己人,要去迫害他们,也就说…秦国这次没有去屠杀楚国的百姓,所以,赵括也就不会再帮助楚国?
项先还想要说些什么,可是他发现,自己大概是无法说服这位刚刚提出了一种拯救天下的道路的圣贤的,像这一类的人,无比的倔强,无比的执拗,墨家的圣贤们可以忍受着贫苦,低着头行驶在自己的道路上,儒家的圣贤们感慨着礼崩乐坏,游走在一个又一个国家,告诉国君们仁爱的道理,哪怕他们的学说很少被接受…
项先苦笑着,询问道:“按着您的说法,难道我将自己捆绑起来,像狗一样匍匐在秦王的面前,就能算是拯救天下的贤者嘛?”
赵括看着项先,他摇着头,说道:“我并不是要帮助秦国来消灭其他的国家,我也不是劝说您来投降秦国…我所希望的,只是能停止如今的战乱,如果有一天,您被秦人抓住了,他们没有杀死您,有一天,您攻进南阳,抓住了秦国的百姓,您没有杀害他们,这就是我所希望的了。”
“如果我是一个真正的圣贤,或许就可以抛下一切,前往最强大的秦国,辅佐最有可能结束战争的秦王,帮着他一统天下,可是我无法舍弃自己的朋友,无法舍弃自己的家人,更是无法背叛那些信任我的人…我是一个卑鄙的人,一个自私的人。天下人都诉说我仁义的事迹,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仁义,只是小仁小义…”
“我没有办法去做到割舍一切,所以我也不会教导他人去放下一切。”
何妨輕佻
这是赵括第一次直视自己的内心,他看到的只是一个纠结,痛苦的年轻人,在天下人与亲人之中痛苦的嘶吼。赵括忽然落下来泪来,他看着项先,认真的说道:“我真的很想救下所有人。”
韩非看着面前落泪的老师,他看向了上位的韩王,眼里闪烁着痛苦,韩非同样如此,他知道怎么样拯救天下,可是拯救天下的代价,似乎就是自己国家的灭亡,韩国是不可能实现大一统的,最有可能实现的,只有秦国,他只有牺牲韩国,才能换来整个天下的和平,可是,他最初追逐的,不就是拯救韩国嘛?
宴席不欢而散,项先带着自己的军队离开了韩国,他要去救自己的国家,赵括不能指责他的行为,这是他应该做的。韩非浑浑噩噩的走在新郑的街头,他并没有跟着老师回他们的院落。韩非认真的看着自己的国家,在新郑,并没有击退秦人的那种喜悦,百姓们匆匆忙忙的朝着各地走去,他们还是胆怯,哪怕白起离开了,他们的灾难却并没有消失。
韩国的官吏说,这次国库支出了大量的粮食来救援各地的百姓,今年,大概是要提高税赋,来充实国库的。
在寒冷的天气下,失去了耕地的韩人不安的跪坐在街头,有士卒前来驱逐他们,韩国的新郑,怎么能出现这样的流民呢?若是让马服君等人看到了,韩王还有什么脸面?
韩国存在…韩人就会过的很好嘛?
我的艦娘我的鎮守府 折耳折耳根
韩非突然停住了脚步。
ps:昨天在网上对线了几个抹黑志.愿军的煞笔,说志.愿军帮助入侵者,是北韩侵略南韩,我其实不讨厌无知的人,可是我很讨厌无知却还要显摆的人,南北韩是一个民族,他们的战争是属于统一战争,北韩不是侵略者,当时的老美认定北韩侵略,国际不同意,老美也无奈,只好承认没有侵略,以平定地方和平的名义出兵的,志.愿军怎么就变成帮助侵略者了??这可真的是令人匪夷所思啊,说不过我就拿民族问题来辱骂我…去他么的。
昨天气的睡不着,今天起床就写了这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