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8pgvz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諸天萬界典當系統-魔童哪吒2-第一百六十一章:宋家村熱推-1zr24

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敢问师尊,弟子下山后将何去何从?”姜子牙躬身拜道。
元始淡淡说道:“成汤数尽,周室将兴,你乃天生王佐之才,自当保西岐,克殷商。
如今你的诸位师兄们大多都在西岐,你现在过去很难建立功业,不如就去朝歌吧,看看有没有能够提前瓦解殷商气运的办法。”
姜子牙重重颔首,旋即拜别元始,转身踏出天尊行宫。
许是因为平常太不起眼,骤然得到天尊垂青后又引起众怒的原因,他自天尊行宫到昆仑山外的这条路上,路过的所有同门尽皆驻足,不约而同的以同样复杂的目光望着他,相同的是无一人主动和他打招呼。
寒风呼啸而过,吹扬起他的道袍,以至于令他的背影变得更加孤单冷寂,仿佛整个天地都将他孤立了起来!
“子牙师弟何去?”未几,正当他准备土遁离去时,一肥胖如猪的青衣道人骑着一只古怪木鸟俯冲下来,木鸟还未落地,浓香至极的酒味便扑面而来。
看着这胖胖的道人,姜子牙身上携带的孤寂气息瞬间散去不少,刻板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浅浅笑意,施礼道:“回禀太乙师兄,师尊说我可以下山了。”
太乙眸光一闪,不留痕迹地望了一眼对方身后的剑囊,笑着说道:“看来师弟此行便是要去建功立业了……愚兄多嘴问一句,可是前往西岐?”
姜子牙摇了摇头,对于这位有着阐教老好人之称的师兄没有丝毫提防:“诸多师兄都在西岐,多一个我不多,少一个我不少,因而我就不去凑这份热闹了。我想去朝歌一趟,看看那里有没有什么机会。”
太乙笑道:“不骄不躁,有自知之明,这就很好。赶紧去吧,等我忙完这一阵后,再去朝歌寻你饮酒作乐。”
“那我就在朝歌等你过来。”姜子牙挥了挥手,爽朗笑道。
不久后,太乙望着姜子牙遁地离去,神色如常的返回自家仙山,在洞府内足足睡了半天一夜,于翌日凌晨,悄悄离开了昆仑境地。
橴月亮 憶子玥
人世间,朝歌,国师府内。
邪魅王爺要誘愛
總裁,小心愛情 寂靜成歌
苏瑾刚刚带着众人落下云头,小侍女芍药便如同一只撒欢的兔子般跑了过来,梨涡浅笑,躬身说道:“拜见主上!”
“最近朝歌没什么怪事发生吧?”
芍药摇头道:“家里一切安好。”
“嗖……”
正当苏瑾即将开口时,国师府上空突然响起一道尖锐的呼啸声,只见一柄都快要摩擦起火的木剑划过虚空,砰的一声插在众人面前。
“刚回来就收到了飞剑传书……那死胖子不会一直在监视着国师府吧?”收了太乙的几次飞剑传书后,哪怕这飞剑来的莫名其妙,苏瑾也会第一时间联想到太乙这厮,毕竟除了这厮之外,别人基本上不会用这么风骚的传书方式。
“是师父的飞剑传书?”一旁,哪吒好奇地问道。
他对死胖子这三个字比较敏感,感觉除了自己师父之外,没人能被自家大伯如此称谓。
苏瑾摇了摇头,并未承认。
即便是他相信在场的所有人中,除了月下童子之外,其余人宁死也不会背叛自己,可若是想要将秘密捂的久一点,自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无论对方有多么值得信任!
伸手握住木剑手柄,强行将其从地面拔了出来,苏瑾使劲挥舞了一下胳膊,长长的剑身顿时化作光点飘飞,最终在半空中凝聚成八个小字:姜尚下山,欲往朝歌。
妖孽殿下乖不乖 貓小牧
“姜尚下山,姜尚是何方神圣?”哪吒双手插在裤兜里,好奇地问道。
“代诸圣以封神的天命之子,史上最惨的倒霉蛋之一。”苏瑾道。
哪吒眼中闪烁着求知光芒,饶有兴趣地问道:“天命之子和倒霉蛋,这两种身份好像完全冲突罢?”
苏瑾道:“放在普通人身上,这两种身份自然是相互冲突,但放在姜尚身上,这种情况就再正常不过了。等他来朝歌后,你可以找机会结识他一下,与其为友,好处大于坏处。”
哪吒真正将此话听进了心里,道:“我去打声招呼,以免有那不开眼的家伙冲撞了姜尚,为我们埋下祸根。”
苏瑾赞赏地望了他一眼,挥手道:“去罢,去罢……既然知道了姜尚要来,我也要提前准备一下,让他感受感受朝歌的祥和与美好。若他但凡是有点良心,在做毁灭这份美好的事情时,也会感到于心不忍吧?”
不多时,目送哪吒离开后,苏瑾命洪锦来安排月下童子的住所,自己则是辞别众人,缩步成寸,来到朝歌南门外。
他记得在封神原著中,姜子牙在朝歌南门外有一个叫宋异人的结拜兄弟,当他下山后不知去哪时,便来找其投奔。
话说这宋异人亦是一名义薄云天之辈,面对姜子牙的投奔,不仅送吃送喝送钱币,后来甚至给子牙说媒,娶了一个黄花大闺女。
嗯……只不过这大闺女的年级有点大,足足有六十八岁,倒是和他七十三的岁数甚是搭配。
思索间,脚步不停,苏瑾很快便来到了朝歌南门外三十五里,瞧见了一个宛若镇子般的村落,村头牌匾之上赫然写着宋庄村三个大字。
不可思議的末日 姐姐的新娘
葬龍穴 行年
“这位兄弟,请问宋异人住在哪门哪户?”抬步走进村落内,苏瑾伸手拦住了一名肩挑两担柴的健硕青年,笑吟吟地问道。
健硕青年对他同样报以笑颜,神情质朴,转身指向村落中最高的一座木屋道:“看到那座最高的房子了吗?那就是宋异人的家,也是我们宋家村最富贵的人家。”
“多谢兄弟。”苏瑾翻手间取出一枚铜贝道:“这些钱请你喝茶。”
看着近在咫尺,触手可及的铜贝,健硕青年脸色腾的一下红了,连忙推拒说:“不能收,不能收,我仅仅是指了指路,什么都没做……”
苏瑾将铜贝拍进了他的怀里,笑着越过他道:“收着吧,就当是我看你顺眼,赏你的。”
健硕青年手中死死攥着铜贝,一时间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好,直到苏瑾的身影消失在房屋拐角,才后知后觉的放下肩上竹担,对着拐角处磕了一个响头。
贵人赏赐,无以为报,唯有叩首以谢,方能心安……